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逆向时针 · Rewrite the Stars(快新同人)——南烟

时间:2019-07-16 08:44:59  作者:南烟

 逆向时针 · Rewrite the Stars 

 
 
 
作者:南烟
 
 
CP:黑羽快斗 x 工藤新一
 
 
 
Summary:
在食死徒一次针对霍格沃茨防护结界的袭击中,首席傲罗工藤新一与他带领的傲罗小组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住了局面并且阻止了事态的恶化。然而工藤新一却在最后一次确认周围安全的时候,不慎被一个漏网的食死徒偷袭成功,从此生死不明——或者说,除了他的死对头黑羽快斗,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被杀害,追悼的报道纷纷扬扬飘满了巫师世界。
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工藤新一在两周后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魔法虽然没有消失一分一毫,但他却莫名变成了15岁的身体、容貌也发生了细微却明显的改变,并且被一家好心的麻瓜收留了下来。工藤仔细梳理细节的时候,愈发觉得整个行动都有些蹊跷。相信着自己作为傲罗所培养出来的多年的直觉,他决定以15岁转学生的身份重新进入霍格沃茨。
但令工藤新一没有想到的是,他在这里遇到了从霍格沃茨到傲罗办公室都与自己不对盘的黑羽快斗,对方竟然还变成了自己的教授……
等等等一下?!
 
 
Notes:
我流快新,OOC是不可能不存在的,小学生作文
会填完坑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总之跳坑需谨慎!!!
有原创人物,有各种非原著设定,希望大家不要带脑子x
提前给大家拜年,祝大家春节快乐xD 
 
 
 
 
 
 
第零章    Prologue 序章
 
“他……他好像要醒了?”一个充满朝气和惊喜的女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工藤新一紧闭着双眼轻轻皱了皱眉头,意识逐渐从无边的黑暗中缓缓地苏醒了过来,分辨不出这是谁的声音,眼皮和四肢却沉重得像是被施了统统石化咒,连最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做到,更别提确认周围的环境了。
这是哪里?他下意识的想到,大脑一阵钝痛,记忆一片混乱。发生了什么?
 “真的吗?上帝,这简直是个奇迹!”另一个陌生的青年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是一串飞速离去的脚步声。
食死徒、霍格沃茨、禁林、混战、还有在自己独自检查遗漏的时候一个猝不及防的咒语……
记忆的碎片逐渐开始拼凑了起来,等工藤想起自己不小心中了一个阿瓦达索命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蓦地睁开了眼睛——
“快,快去叫妈妈来,告诉她他终于醒了!”
——自己怎么还活着?
坐在他床边椅子上的金发少女看他睁开了眼睛,一脸担忧地凑到了跟前,放轻放缓了声音:“嗨,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
工藤张了张嘴,嗓子却像是冒了火,半天才声音沙哑地说道:“我……怎么会……”他尝试着想要支起身子,手脚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能无奈地败下阵来。少女却贴心地伸手将他小心翼翼地扶着坐了起来,在他的背后垫了三个柔软的枕头,让他能够靠在上面而不会感到难受。
少女一边给他整理一边回答道:“你已经昏睡两周啦!爸爸和我去森林里打猎的时候捡到了你,那个时候你被一个黑色的袍子盖住了,天色也有点黑,差点没看到在你身上拌了一跤。哎,不看不知道,一帮你检查才发现,你一个十多岁小孩身上到处都有大大小小的伤口,血都已经结成了疤,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爸爸猛地一看都吓了一跳……唔,弄好啦!等等我给你倒杯水,你两周没怎么喝水,一定很渴吧?”
工藤眨了眨眼睛,大脑飞快地处理着少女只言片语中庞大的信息。他注视着金发少女一蹦一跳地在房间里忙忙碌碌,很快就给他到来了一杯水,手里还多拿了一块糖。少女自然地把玻璃杯递到了工藤的嘴边,却不料工藤有些困惑地看着她,看上去还有点惊慌的意思。
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少女大大地翻了个白眼:“愣着干嘛,喝呀!怎么,你还有力气自己拿起来喝吗?”
工藤窘迫地想起自己刚从一个不可饶恕咒里逃脱了下来,偷偷尝试了一下确实连抬起手腕的力气都没有,只好哑着声音轻声说道:“那麻烦了。”
少女挑眉,手却很稳地将水给他喂了进去。
清冽的水滋润了他干涸的喉咙,工藤清了清嗓子,再加上少女强硬塞到他嘴里的薄荷糖,没过一会儿他就觉得他恢复了点力气。
“谢谢——呃……”工藤的声音终于恢复了点温润平滑的感觉,不再像之前那般沙哑破碎。
“乔瑟琳,你可以叫我乔。”
“乔。”工藤顿了顿,不太敢确认对方是否跟食死徒有关系,斟酌了一下,想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作者,最终说道,“……我是柯南,江户川。”
柯南·道尔,江户川乱步。还挺合适。他满意地想到。
乔瑟琳很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工藤随后说道:“对了,你刚才说,十几岁的少年……?”
“哈?”乔瑟琳疑惑地打量了他几眼,“难道你不是十几岁?”
这回换工藤的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
乔瑟琳又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突然大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柯南,你要是告诉我你不是十几岁,我马上就叫迪恩哥。”说着,乔瑟琳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面镜子,放到了工藤的面前,打趣道,“就算亚裔看上去确实年龄会比较小一点,但是你绝对不可能超过二十岁。”
哈,真是抱歉乔瑟琳小姐,其实我已经二十五——
冷不防的,工藤与镜子中的自己对上了眼,脑中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剩下的话语也卡在了喉咙间吐不出来。
镜子里真真切切的,就是十年前自己的模样——不对,但又有些不太一样,乍一看些许相似,认真打量的话在细节方面又有很大的出入,活生生的就是另外一个人。博览群书阅尽千帆的首席傲罗工藤新一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脑子直接停止了运作,有些愣愣地盯着镜子中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稚嫩脸庞。
——梅林的袜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觉起来,自己怎么还变小了?
 
 
第一章    Chapter 1:  Cedarwood & Hair of Unicorn 雪松木与独角兽的羽毛 
 
一连串的脚步声在这个时候从门外响起,工藤立刻从震惊的状态中抽出了神来,下意识地扭头看向了声音来的方向,手中正想摸向自己魔杖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现在在哪里,而自己的魔杖也不翼而飞。他因为这个想法而感到有些不安,这么多年来他的魔杖一直贴身伴着他,从未离身。
不过眼下既然他的相貌和身型全都变了,就算是自己的朋友同事见到自己大概也认不出,倒是让他稍微宽了宽心。
门被推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另一个金发少年,有着明亮的棕色眼睛——他应该就是迪恩了,工藤想到——看到他已经醒来坐在了床上的时候惊喜地欢呼了一声,后面跟着一个打扮精明、穿着西装踩着高跟鞋的金发女士也露出了一个笑容。
金发女士应该是这对姐弟的母亲,快步走到了他的床边弯下身来轻轻地拥抱了一下他,语调轻快地说道:“感谢上帝,可怜的孩子,你终于醒了,这真是主带来的奇迹!”工藤很久没有被人如此亲昵地抱过,身体都有些僵硬。好在金发女士似乎差距到了他的不适应,很快就放过了他,改为摸了摸他的头发,问道:“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可怜的孩子?看到汤姆森——我的丈夫——将浑身都是伤痕的你抱回来的时候我简直吓呆了,还有明显过大的衣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做出这种事情!”
她说着说着就有些气愤,声音也有些拔高,乔瑟琳不得不咳嗽了一声提醒一下自己的妈妈。金发女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可能过于澎湃,深呼吸了一口气,充满歉意地说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对一个无辜瘦弱的孩子下手——哦,自说自话了这么久,我还没自我介绍。我是艾拉,你可以叫我艾拉阿姨。”
……瘦弱。
工藤差点没把自己给呛到。
要是让他的傲罗同事们听到可能会爆笑十分钟并且觉得艾拉疯了。工藤新一大概是因为亚裔的原因,看上去比欧美人要瘦一些,一开始还有人小瞧他,但他打起架来却是利落又凶狠,防御攻击魔咒也锻炼得炉火纯青,除了黑羽快斗能跟他比试得不分上下之外,几乎没人能在他手里撑过十分钟,也就心服口服了。
这些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转瞬即逝,他露出了自己公式而礼貌的笑容:“艾拉阿姨,你好。我是柯南。”
——不能怪他,作为首席傲罗除了每天忙着处理各个地方的事件,他还要和各种各样的部门打交道,几年下来他也练出了一个完美而礼貌的公式笑容来和各方面的人交流。虽然他的笑容在自己看来不带任何温度,偏偏他长了一张极为清秀温和的脸庞,苍蓝色的眼睛弯起来带着笑意,黑发打理得服帖而自然,在旁人看来也是十分可靠体贴,不由自主地就会陷进去。
艾拉也不例外——就算是十几岁的少年工藤改版,也不得不承认底子是真的好,简单的一个笑容就能让对方卸下防备。她声音更温和了,像是说得再大声一点对方就会碎掉似的,让迪恩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自己专断的母亲:“介意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
工藤根据刚才的交流和对周围环境的观察已经能够十有八九猜出这是一个麻瓜家庭,心里的不安稍稍放下去了一点,表情却是有些痛苦地摇了摇头,低低地说道,黑发软软地垂在他的额前,看上去无辜又可怜:“抱歉,艾拉阿姨。我……我有些记不清了。”
艾拉一看马上就心软了:“没关系柯南,你可以暂时住在我们家,正好空出来一个房间可以给你落落脚。再说你受过这么多非人的折磨——”她又一次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正好可以在这里养养。”
“但——”
“没事的,柯南——我叫迪恩,顺带一提——你完全可以住在这里,既然捡到了你你就是我们的责任,至少得等你恢复了再去……嗯,找你的家庭。”迪恩说到最后脸色都有些不好,显然通过变小后自己身上披着的、25岁自己的衣服和袍子和身上看上去像是被刀划过(实际上是他和数量众多的食死徒互扔咒语而留下的伤口)的痕迹而推测出了他的家庭待他不好。
工藤也不好跟一群显然是麻瓜的人讨论起魔法,只好在心中对工藤优作和工藤优希子说了一声对不起,没有去反驳迪恩的话。
“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工藤只好点头说道。
艾拉高兴地又抱了抱他:“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看上去还需要睡眠。”
困意在刚才就已经一阵阵地向他袭来,艾拉这么一说感觉反而更加的明显,全身上下都有些发酸,眼皮也又一次沉重地在往下坠。乔瑟琳立刻将两个枕头抽走放在了边上,帮他盖好了被子,这一家子才终于鱼贯而出,将门轻轻地关上了。
工藤这一觉睡得没有很安稳——事实上,除了昏迷,工藤已经不记得他上一个无梦无扰的睡眠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等他醒来的时候,窗外仍然是沉沉的夜色,而门外早已是一片寂静。工藤伸手扭开了床头的小灯,温暖昏暗的灯光亮了起来,让他能够看清楚床头时钟上显示的时间。
凌晨四点二十六分。
工藤掀开了被子,顺着床的边缘滑了下去,赤着脚踩在了木质的地板上。他正想往前走两步,却没想到卧床两周让他差点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好在他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床的边缘,这才没有狼狈地摔倒在地上。他缓了缓,有些无奈的想到要是圣芒戈的医生在就好了。
……不过也保不准他跟医生们坦白身份他们马上就叫来魔法研究院的老头子们,恨不得把自己解剖研究自己到底是如何“返老还童”的了。
他悄无声息地推开了门,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四处打量了一下才顺着大理石台阶往下走。
确实是麻瓜。他在客厅餐厅厨房都转了一圈,很快摸清楚了情况,并且把这一家人的挂在墙上和放在橱柜上的照片都看了一遍。等他转到衣帽间的时候,他突然呼吸一滞,紧紧地盯着挂在衣架上的一件黑色大衣。
原因无他,正是大衣口袋里冒出了一段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木头柄,上面雕刻着精致而优雅的花案以及他名字的缩写。
那是属于工藤新一的魔杖。
雪松木杖,独角兽羽毛芯。
永远忠诚,永远敏锐。
他的心跳开始怦怦地加速了起来,伸手将那一段魔杖小心地抽了出来。
体内的魔法开始欢呼了起来,他无声地念了一个荧光咒,幽幽却温和的冷光从杖尖处亮了起来。工藤新一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快速地给自己的伤口施了几个最简单的治疗咒,虽然比不上圣芒戈的精巧,却是最有效简洁的——至少他的肌肉不再酸痛了,他满意的想到。
既然他的魔杖有了,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那么……
他眨了眨眼,给自己加了一个无声咒,轻手轻脚地重新上了楼。
虽然他很感激乔瑟琳一家,但他是首席傲罗,他有他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回到魔法世界,并且想办法恢复自己原本的样子。
他在黑暗中沉默着注视沉睡的一家四口,片刻后抽出了自己的魔杖,对着他们轻声念到:“一忘皆空。”
 
 
 
第二章    Chapter 2:  The Death of a Hero 英雄逝世
 
工藤新一处理好事情后,心中默念抱歉手上却无比自然的拿走了那件挂在衣架上的黑色风衣,轻手轻脚地离开了乔一家的房子。凌晨的街道安静得几乎算得上是寂静,工藤将自己包裹在风衣里,确保周遭已经无人后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拉丁语流畅而优雅地流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忽得闪现,又在刹那后消失无踪,漆黑的街道上已然空无一人,只剩下金黄的落叶高高扬起,又飘然落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