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对照实验(悬疑推理)——H_mark

时间:2019-07-16 08:38:56  作者:H_mark

   《对照实验》作者:H_mark

  文案
  斯文也许败类医生攻x富二代警察受
  黎曜x杜宇生
  强强
  不好好在警队工作就要回家继承亿万资产的杜宇生,扮羊吃狼的医生黎曜。
 
  恐怖悬疑 探案追踪 推理 相爱相杀 强强对抗 HE
 
 
序章
  “真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杀人,没什么经验。“
  那不是杜宇生第一次见他,但,确是最后一次见他。
  “是不是给你们带来了什么困扰,我在这里给你们道个歉,真是因为我没有经验。”
  很诚恳。
  “要是有下一次,我一定做的比这次好。”
  也很真实。
  “……其实我这次已经做的很认真了,也很小心,可还是出了纰漏。还是我之前的方案没有设计好。”
  懂得反省。
  “您看方不方便告诉我,我错在哪儿了,这样,我下次尽量避免,争取一点儿破绽都没有,行吗?”
  却喜欢杀人。
  正是夜里,房间里没有灯,仅靠着从窗外投射过来的路灯映着,男人被绑在电脑椅上,绳子勒的不紧,他竟也没有挣扎的意思,老老实实的把手放在膝盖上,像个好好先生。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绅士而又温柔的笑容来。杜宇生靠在窗户上看着他,外面的路灯把他的影子拖得很长,点燃了一支香烟叼在嘴角,和那个人这样一对比,杜宇生觉着自己比他还像嫌疑人。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杜宇生缓缓的吐了个烟圈,俯下腰,沿着男人的眼睛边儿画了一个圈。
  “您说,我一定知无不言。”
  “那张写着对‘对照实验’的纸条。”杜宇生顿了顿,就着外面昏暗的灯光看着男人脸上的表情:“……是不是你喂他吃下去的?”
  男人笑了却没有立即答复他。
  像是在挑战他的临界值。
  杜宇生今天为了去见黎曜搭配三件套特意精挑细选配了一双皮鞋,临走的时候擦得锃亮,这会儿鞋子的主人正拿它用力的敲击着下面老式的木质地板。
  “是不是你喂他吃下去的?”杜宇生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这四个字,到底有什么含义。”
  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
  “不是。”
  “那就是另有其人?”
  “或许吧。”
  男人面露难色的摇摇头。
  “真的很抱歉,我就是杀了一个人,其他的,真的不知道。您看,要不您问点别的?”
  杜宇生看着男人眯起眼睛没有说话。
  许久,男人又笑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想拜托您,不知道肯不肯帮我这个忙。”
  杜宇生扬了扬下巴。
  “……麻烦您转告黎曜一句话。”
  “告诉他,我在下面等他。”
  男人的眼里满是笑意,可脸上却一点儿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黎曜?
  这个有些痞帅的男人平生有两件事别人碰不得。
  第一,是他的父母。
  第二,就是黎曜。
  杜宇生挑挑眉,露出一个痞笑来。
  “如果黎曜真的是个人渣,我就亲自送他下地狱,不劳您惦记。”
  被绑住的男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气音来。
  透明的玻璃镜片有些反光,即便看不清脸,杜宇生也知道,他在笑。
 
 
第1章 
  杜宇生原来不叫杜宇生。
  原来叫做杜宇声。
  杜家老爷子虽然是个商人,可骨子里带着那个年代特有的文化气息,取这个名字寓意为,那堪日落红楼伴,更听萧萧杜宇声。后来杜太太觉着这个名字不吉利,听着有些悲凉,就改了末尾的一个字。
  从声变成了生。
  寓意为,绝处逢生。
  老话讲,人如其名,杜宇生也充分了印证了这句话,绝处逢生没看出来,活蹦乱跳倒是看出来了。仗着家里有点名堂,为非作歹,不把局里的规矩当回事儿,这是局里领导对杜宇生的评价。
  好在杜宇生本人并不是特别介意这些事儿,在局里仍旧自我感觉良好,待着风生水起。
  法医组的秦衍进门的时候,杜宇生正对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看得出神。
  秦衍咳嗽几声,杜宇生回过神来往秦衍那头瞄了一眼。
  “有事儿?”
  头不抬眼不睁的劲儿看的秦衍想打他。
  办公桌上放着三个茶杯,里面依次是不同的液体,茶水,白水,和黑色不知名的液体,秦衍估摸着是咖啡,里面的东西大都干涸,看着有些日子了。
  秦衍皱眉,挽着袖子把其中一个茶杯提起来。
  “能受累刷刷吗?”
  杜宇生挠挠鼻子打了个哈欠。
  “没事儿,不急,柜子里还有仨备用的。”
  秦衍看了杜宇生纹丝未动的样子,鼻子里哼出一声来。认命的把袖子挽到肘上,顺手把三个杯子扔进旁边的水池里冲着。
  杜宇生看着秦衍干活的背影咧开嘴角笑笑,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极品毛尖来。这个毛尖儿是杜老爷子上个月出去和那些牌友玩牌人家送给他的,据说几百亩的地就出这么几小把。杜宇生不懂品这些,把盒子打开之后就忘了合上,弄得这些价值不菲的毛尖都和空气里的水蒸气进行了充分的结合。不过杜宇生喝不出来,自己还喝的挺高兴。
  “正好,泡杯茶。”
  秦衍把刷干净的杯子扔在桌子上,环视四周。
  “热水呢?”
  杜宇生歉意的笑笑,看着远处的水壶:“……您也捎带手洗了吧。”
  秦衍翻了个白眼。
  “我想把你点了。”
  杜宇生砸吧砸吧嘴:“我上次水壶也买俩就好了……”
  热水还要烧一会儿,秦衍从抽屉里拿出张纸巾来擦了擦自己手上的水珠,顺势看着电脑屏幕,离得近,杜宇生的呼吸几乎都能听得见。他这人虽然生活邋遢,可平时穿的人模狗样,像个人似得。
  驴粪蛋子表面光。说的就是这种人。
  “……什么啊这是。”
  杜宇生抓抓自己的鼻尖:“匿名邮件。”
  电脑屏幕上是一张泛黄的老旧照片,照片很有时代感,黑白的。照片上是两个小孩儿,看着像是双胞胎,穿着一样的格子背带裤,手拉着手,站在一个广场上笑的开心。
  “你这么些年收到的匿名邮件还少吗?”秦衍笑道:“暴力的,*的,哪个你没收到过。”
  杜宇生点点头,从老板椅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是收了不少。但我没收到过我自己的。”
  秦衍笑不出来了。回头又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照片。
  很小的孩子长得都差不多,有时候是男是女都分不清,秦衍是个学医的,有些东西还是能看懂的,他看着老旧照片,又看了看杜宇生的脸。杜宇生有着十分好看的一张脸,五官单独拿出来哪个都不出彩,偏偏摆放端正搭配的好,组合起来就是一张说不出缺点的脸来。照片上的小孩虽然很小,可从还没长开的五官上可以大致推出来个一二。
  “你是双胞胎?”
  杜宇生鼻子里哼了声。
  “你觉着呢?”桌子上有盘不知道谁上次带来的樱桃,也不知道洗没洗,杜宇生拿了一个塞进嘴巴里:“独生子女待遇我都享受这么多年了。”
  秦衍摇摇头。
  瞧着秦衍认真思考的模样,杜宇生噗嗤一声笑出来。把嘴巴里的樱桃核吐在垃圾桶里。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一垃圾邮件,你还真当个案子办了,别瞎琢磨了。”
  秦衍不以为然:“你不觉得奇怪?”
  杜宇生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奇怪我也没辙啊,就一匿名邮件能说明什么?”
  那边的热水烧好了,杜宇生拿着带着茶叶的杯子过去倒了半杯热水,后来觉着烫,又去饮水机里接了半杯的凉水,兑了个温水。秦衍在边上看着不知道说什么,茶可不是这么喝的,心想他爸这毛尖儿全给糟践了。
  杜宇生似乎也看出来秦衍眼睛里带的鄙视,砸吧砸吧嘴。
  解释道:“我就是借个味儿。”
  秦衍摇摇头,别开脸。
  “哦对,从上面调来了俩人,以前是下面派出所的,给你分了一个,待会给你带过来看看。”
  杜宇生点点头答应的爽快,他办公室的确缺一个打扫卫生的。
  他的办公室不大,家具也肉眼可见。一张办公桌,两把老板椅,旁边有个大书柜,里面有若干大号的档案夹,标签写的很详细,黑色小楷,里面确是空的,都是杜宇生拿来应付检查的,窗台下面有个小柜子,放的都是杜宇生自己的东西。加起来五个手指能数过来的家具,杜宇生把他做出来五十个人在这里办公的乱劲儿,档案柜是造假的,他就把手头能用的资料全都摆在明面上,想起哪儿就放哪儿,远看像个废弃的造纸厂。
  这会儿法医组那边没什么事儿,秦衍带着刚调来的慕白去杜宇生那。
  慕白长着一张和年龄不符的稚嫩的脸,个子很高,看着人很正。
  杜宇生正在办公室冲咖啡,看见来了新人,一口气喝下一杯,随手把杯子搁在窗台上。秦衍眼睛一黑,得,刚刷完,又一个。
  “您好,我叫慕白,他们都叫我小白。”
  慕白也人如其名,人也白白净净的。
  杜宇生看着伸过来的白胳膊,小白手,一把握上去,咧开嘴角笑笑,这新人他还挺满意。
  “小白是吧。”
  杜宇生点点头,拉开抽屉戴了块蓝色的手表。
  “成,那你先去报道,回头给我这屋收拾收拾。”
  小白的眼睛在杜宇生的手表上停留片刻,而后略带尴尬的点点头。
  秦衍带着小白从杜宇生的办公室里出来,小白的脸色不大好,杜宇生这人虽然没皮没脸,吊儿郎当,可是你和他不熟的时候确实有点冷漠,有时候还会有高冷的错觉。
  “你别往心里去,他人就内样,在陌生人面前端着呢。”
  小白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秦哥,他那块表我见过,标价就好几十万呢……”
  秦衍愣了愣噗嗤一声笑出来,得,原来这小白醉翁之意不在酒,没准以为杜宇生受贿呢。
  “十几万,别说十几万的表。”秦衍拉着小白到走廊里的窗户那,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套新建的高档小区:“杜宇生家里的钱,都是按栋算的。早些年的时候,你在市中心走几步就有几栋楼是他们家的。”
  早些年的时候,房地产的生意刚刚兴起,杜家老爷子就玩起了那东西,狠狠的赚了一笔,在环岛是首屈一指的富商。后来房地产没有以前那么景气,老爷子就收了山,提早的撤出来,赔也没赔多少钱,开了家小公司,平日里投点钱维持日常的运转。虽说杜老爷子已经不做生意很多年,可说起环岛最有名的商人,杜家仍旧能排到前三,也就是因为这个,杜家在环岛有点名气。
  “啊?”小白眨巴自己的大眼睛不解:“那宇哥这么牛逼,干什么警察啊,出生入死的。”
  秦衍笑道:“煞笔呗。”
  这话他后来和杜宇生混熟了之后也问过,杜宇生回了他一句话。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小白的脸僵住,而后噗嗤一声笑出来,一句‘他有病吧’咽回食管里。
  “不过你也别觉着他是因为家里头有点背景才能爬到这个位置。”秦衍解释道:“他也有点歪门邪道。”
  小白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眼镜。
  “去年,有个瘾君子被我们逼急了,挟持警察家属到了天台,瘾君子手里有枪,精神很紧,握着不撒手,狙击手不敢冒然上,谈判专家谈了几个小时,没什么结果。”秦衍吸了吸鼻子“那个家属那会是杜宇生队里的,他被惹急了,就自己去赌场把那个瘾君子的家里人带到现场,当着瘾君子的面在他家属身上开了一枪,瘾君子急了,举着枪想崩了杜宇生,注意力转移到杜宇生身上,被狙击手一枪击毙。”
  小白咽了口口水,他明白秦衍为什么说是邪门歪道了。
  不过后半段秦衍没和小白说,后来杜宇生被全局上下循环批评,写了检查念了三天,停职了好几个月在家反省,差点连衣服都保不住。这么长时间,杜宇生只能挂个副队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队里也有怪事,杜宇生虽然是副队长,可那个正队长,谁都没见过。
  秦衍也问过杜宇生,人家说了,正队长人不错,言外之意,除了杜宇生之外,这个正队长谁都没见过。
  杜宇生在办公室里打了俩喷嚏,抬头看见秦衍和小白回来。
  秦衍指了指门外。
  “走吧,环岛别墅,一个,男性。”
  杜宇生抿抿嘴,骂了句。
  “谁?”
  小白插了句嘴:“就是那个地产富商,罗大亨,前几天还上过电视。”
  杜宇生原本正换着外套,听见这句话停下动作,看了看秦衍,又看了看小白。
  “这么巧?”杜宇生道:“我们家老爷子当年的死敌。”
 
 
第2章 
  当年杜老爷子看着风向不对,不想再玩房地产,可是手里的楼盘又一时半刻出不掉。罗大亨那会也是个人物,和杜老爷子在房地产上是并驾齐驱,两个人在商场上斗来斗去。杜老爷子想撤,就按照比市价低一点的价格卖给了罗大亨,罗大亨那会以为杜老爷子斗不过自己,还自己偷着笑,结果没过多久房产大跌,罗大亨狠狠的栽了个跟斗,好在罗大亨家大业大,缓了一年多就缓过来了,现在别的领域玩的风生水起。不过就因为那件事,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心里头都膈应对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