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晋江皮皮虾

时间:2019-07-16 08:38:08  作者:晋江皮皮虾

   =================

  书名:塑料婚姻害死人[娱乐圈]
  作者:晋江皮皮虾
  文案
  身为盛兴电视台时尚生活频道最著名的生活栏目剧《爱情连连看》的演员,金来多以小三、小白脸、仙人跳老司机、狐狸精、骗子,凤凰男,身娇体软男女通吃一跃成为了盛兴市中老年人群中的顶级流量,并成为大爷大妈们教育子女的负面教材。
  同年,以盛兴市多年变迁为蓝本拍摄的时代剧《盛兴往事》让真。顶级流量周缙走入了盛兴市大爷大妈们的视野。
  2018年的某一天,普通观众张大妈在爱情连连看中发现了不对劲。
  2018年的某一天,普通粉丝秦小雪也在饭拍视频中发现了不对劲。
  “妈,金来多微信头像是啥样的?”
  “闺女,那个周缙啊,是不是上上个周四过生日?”
  母女俩面面相觑,新浪微博瘫了——
  “周缙承(bei)认(po)已婚三年。”
  周缙:“人气暴跌算什么??就算是没戏接,退圈,破产,饿死街头,我也绝不会和金来多发生事实婚姻!”——
  情侣套房哼着小曲照镜子喷香水ing
  死鸭子嘴硬偶尔骚一骚的真香攻X外表傻白甜其实略有些小坏的打脸狂魔受,同性可婚背景,先婚后爱,塑料假夫夫变真爱,两沙雕同居日常,纯小甜文~
  本文无原型,电视台及娱乐圈内容纯属胡编乱造,请勿对号入座。
  视角随便标的,写文偏爱受一点,介意误入。
  内容标签: 恋爱合约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缙,金来多 ┃ 配角:金大发,金大贵,金大富 ┃ 其它:甜文+HE
 
 
第1章 
  接到金来多电话的时候,正逢周缙到家,他腋下夹着一卷楼盘广告,电话铃声一响,正掏着钥匙的手连忙从口袋里缩出来,侧过身子去掏另外一个口袋的手机。
  本来烦躁了一天的心情,因为这个电话,变得有些跃然。
  有好消息了?
  好不容易掏出了手机,胳膊一抬,腋下的广告哗啦啦掉了一地,周缙也没时间捡了,拿起手机一看电话号码,心里骂了一句娘。
  这熊孩子能不能挑个时间?
  心里骂着,周缙还是接通了电话,当然语气也不怎么好。
  “什么事。”
  他最近才和这发小联系上,十多年不见,一不想念,二不打算再续全缘,两人平淡如水的交情,一周都通不了一次电话。
  只是最近因为想买房咨询一下金来多的意见,联系才稍微频繁一些。
  “缙哥,看一下微信。”
  还没等周缙说话,金来多就把电话挂了。
  “……”
  屏幕上突然推送了好几条微信,周缙看也不看,把手机塞回口袋里,弯腰去捡地上的楼盘广告。
  一百三十平米,地铁口闹市区,户型采光都好,物业公司靠谱,好房子。
  九十九平米,小三房,对口实验小学,升值空间高,便于换二房,也算好房子。
  两百六十平米湖景别墅,拥山抱水,推开窗户就是湖光山色,不用多说了,好房子。
  ……
  周缙蹲下来,把广告纸一页页叠好,默默叹了口气,房子都是好房子,可是他一处也买不了。
  倒不是因为他没钱,而是因为他单身。
  周缙今年24岁,毕业三年,不温不火的三十八线小演员,吃喝不愁,小有积蓄,只是房价年年看涨,家里关系日益紧张,周缙想在盛兴市安家了。
  个税缴纳了三年,在盛兴市也无房,符合了前两项条件,最后一个已婚,成了逼死他的稻草。
  他特意去咨询过中介,中介说:“您可以买公寓啊,最近荣业地产不是进驻盛兴市了吗,他家可是国内公寓开发的头把交椅,一开盘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开抢呢。”
  周缙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我不买商住房,更不会买荣业地产的房子。”
  中介很为难:“那就没办法了,要不,交女朋友了吗?干脆把证领了。”
  周缙说:“没有女朋友。”
  中介说:“那就去追啊,你看你这么帅一个小伙子,肯定有很多喜欢你的女孩子。”
  周缙有些烦:“来不及了,再等下去又要买在新高点了。”
  中介心思一动:“要不我给你介绍假结婚的对象?我这有路子,你付点辛苦费,等房子下来了就离婚。”
  假结婚??结了又离?
  周缙心里很不高兴了:“我付了你这么多咨询费,你给我出这个馊主意?”
  中介摇摇手指:“嘿,这可不是馊主意,我哥们儿每年都要接几十笔假结婚假离婚的业务,赚钱吗?不赚钱,还不都是想着大家都是背井离乡挣的都是辛苦钱,给大家找点便利,你不买公寓,最近也不想结婚,又不走这条路子,那得了吧,我把钱退你,你攒着填房价的涨额吧。”
  周缙含着金汤匙出生,自小就是少爷脾气,话不投机半句多,和这家中介不欢而散。
  又换了一家中介,这家中介圆滑点,只是各种明示暗示假结婚买房,周缙当做没听见,让中介想好了别的办法再和自己联系。
  中介再也和他联系过。
  眼看着房价又连涨了两个月,周缙坐不住了,最近的古偶片男三被人截了胡,手头正好没有工作,便开始到处看房子,眼看都快一个星期了,能打听的路子都打听了,能找的朋友也都找了,收获依然为零。
  没房,没对象,合约也快到期了,眼看着就要成为三无人士。
  人生的低谷,他有房有车有编制在电视台混得风生水起的发小打来电话了。
  周缙把收好的广告夹在腋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迎面吹来一股潮湿冰冷的风,他白天出门时忘记关窗了。
  老房子就是这点不好,遇上下雨天没来的及关窗,潮气漫进房子里,一个礼拜都散不掉,周缙把钥匙和楼盘广告放在茶几上,走到飘窗处去关窗,还没伸手,电话又来了。
  周缙掏出电话一看,又是金来多。
  这熊孩子是和自己杠上了吗?
  在接和拒听之间犹豫了不到三秒,他就习惯性地把手机挪到了耳朵边:“什么事?”
  “缙哥,好久没和你聊过天了,我们聊聊天吧。”
  “很久是多久?二十四年?”
  “唔?我们以前没聊过天吗?”
  他们还真没聊过天。
  这竹马情实在太塑料了,周缙一点都不想继续聊下去。
  “缙哥——”金来多小声祈求,“就聊一会儿,一会儿就行。”
  “……说吧。”
  “最近我有点事,就……比较头疼,但是又不想放弃。”
  “嗯。”
  “最近吧,遇到了这个故人,你刚看了吗?就是微信那个。”
  “故人?哦,看了。”
  周缙压根没认真听。
  金来多说:“其实用故人也不太合适,但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反正就是这么多年没见,他还是我心里的样子吧。其实和他相似的我也见过不少,就是感觉其他的都不对。”
  “哦。”
  周缙在想买房的事。
  “我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好,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还是耿耿于怀,这事我从来没有给别人说过。”
  “然后呢?”
  周缙还在想买房的事。
  “我觉得应该放下了,可是看到他的照片,和他忧郁的眼神对视,就老想起来以前的事情。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妈就说了,小时候毛发就如此旺盛,以后肯定不会秃,你也知道我爸秃嘛,我妈看什么都先看头发。还说他的父母虽然性格暴躁,但是出身好,长大后性格脾气肯定也很好,最重要的一点!我特喜欢他的眼睛,每次和他对视,都有一种你在被守护的感觉——”
  “等等!”
  周缙这才回过神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汗毛,又对着窗户瞅了瞅自己浓密的黑发,再回想起通告上描述自己骑士般的忧郁眼神,以及故人,出身好,父母脾气暴躁这几个关键字,突然福至心灵——
  这是表白?
  操,我就知道金来多从小就暗恋自己。
  买房的事顿时被周缙抛到了脑后,这大概是这一个礼拜以来,周缙听到的最让他舒心的事情,虽然突然,但是金来多暗恋了自己这么久,也不能就这样给他发了好人卡。
  周缙假装没听懂:“你能说出来,还是很有勇气的,这点值得鼓励。”
  金来多很高兴:“缙哥,你同意了吗?”
  周缙的人生导师人设全靠演技,其实心里的那点小得意都快溢出来了:“这事不急,我现在说同意,你觉得我这个同意说得有诚意吗?那是在糊弄你,是对你不负责的表现。现在你还年轻,我也还年轻……”
  金来多问:“缙哥,你是不同意吗?”
  周缙说:“现在我们还是别谈这件事了,我说了,不着急,慢慢来……”
  金来多急了:“缙哥,你如果不同意,我只有去找别人了。”
  ——找别人?
  表白不成就去找别人?
  周缙不悦:“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金来多说:“没有啊,缙哥,我是真心来找你假结婚的,我要领养一只金毛,刚刚照片都发给你了。领证这事我有些说不出口,所以就想和你你聊聊,聊一会儿再说。”
  “……”
  养狗?领证??假结婚???
  周缙那点小得意被狗字踩得碎成了渣,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了,他认为应该用震怒。
  他挂了电话,打开微信,竟然发现无数张金毛的照片,侧面的,正面的,素颜,生活照,登记照,带美颜的。
  每一张金毛的美照,在周缙的眼里,都是嘲讽脸。
  “你和我结婚是因为要养狗????”
  “对啊。”金来多又噼里啪啦发来几段长语音,周缙越看微信越觉得自己给金来多回的那些消息绿条就是金来多给自己带的绿帽。
  “小时候我就很喜欢他——”
  周缙的表情绷不住了:“你能不能不用一直用他,他她它都是一个读音,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人是狗。”
  “哦,那我再发一遍吧。”
  “事情是这样子的。小时候我家的金大发你见过吧?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梦里梦到金大发,总觉得金大发就在我的身边,就在前天,我在同城微博里里看到有人发领养帖,要领养一只金毛,我点进去一看,天啊,这不就是我家的金大发吗?”
  周缙问:“领养动物的帖子发什么多照片?你还存了这么多?你手机里对象的照片有这么多吗?”
  金来多说:“我没对象啊,我要是有对象,怎么还会来找你结婚。”
  “……”
  所以他就是一个连不存在的对象都比不上的备胎?
  周缙果断地说:“我拒绝。”
  “缙哥——”金来多的声音拖长了些,他比周缙小两岁,还是清脆的少年音,“真的,第一次看到那张照片我就觉得他就是金大发的转世灵狗,我也不想结婚这么麻烦啊,但是金大发的原主人就是这么要求的,她给领养人打分的,基础分四分,我是电视台的局聘员工加一分,本科毕业加一分,有户口加一分,有自住房加一分,就差已婚一分和有孩子一分我就是满分了,可以吊打其他人了。”
  周缙冷笑:“行啊,你今晚过来,我看今晚能不能给你造个孩子。”
  金来多说:“这种不讲科学的事情,咱们就不说了吧。”
  周缙懒得再理他:“你先去领养个孩子咱们再来谈这事。”
  金来多说:“不用啊,我是基佬,孩子这事和我没关系,而且不会因为怀孕生子抛弃金大发,原主人说也是加分项,但是他不信我是基佬,我一急之下,就说我已经结婚了,不信可以给他看结婚证——”
  “……”
  听到周缙半天不说话,金来多着急了:“缙哥,没事的,就领一个证,而且我有户口有购房资格,你前几天不也说那么多人劝你假结婚买房吗?那些人靠不靠谱我不知道,但是我是肯定靠谱的,而且咱俩这是真利益婚姻,绝对可靠,等你房子下来了金大发也接回家了,我们就去办离婚。”
  周缙说:“得了吧,领养一只狗而已,去办个假证不行吗?”
  “**的违法的。“金来多小声说,“违法和违规,我还是选违规吧。”
  “你去找别人吧。”金来多的提议让周缙有些动摇,但是远远没到让他动心的地步。
  “好吧。”
  周缙挂了电话,习惯性地打开房产论坛,走到沙发边坐下,房产论坛被一条荣业地产进军盛兴市的新闻刷了屏,有讨论商住房到底值不值的,有人问会不会改变盛兴市的房产格局,还有人在感叹,姓周的老头子可真有能耐,那么多家本土的房产商争这块地,竟然被他一个外地人拿下了。
  周缙只想笑。
  姓周的老头子当然有能耐,让自己儿子无家可归的,他是第一个。
  周缙闭上眼,头向后仰倒在椅背上。
  信息提示音又响了,但是他没有拿起手机的欲望。
  事实上,周缙已经很久没有看过手机信息了。
  这一个星期以来,伴随着他越来越强烈的买房欲望的,是他每况愈下的事业。
  他的公司不打算再和他续约。
  他努力争取的资源被人截了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