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穷追不舍[古穿今]——下雷打雨

时间:2019-07-15 11:03:39  作者:下雷打雨

 《穷追不舍[古穿今]》作者:下雷打雨

 
文案
 
苏泓上辈子吞药自尽,终于摆脱了那个大魔头。
 
他好不容易过了二十几年安生日子,却又遇上一个小魔头。
长着那张一模一样的欠揍的脸,整天对着他傻笑。
 
傻到众狐朋狗友都看不下去,纷纷骂他简直不要脸了。
 
脸是什么?能吃吗?有苏泓好吃吗?
只要能追到他,我还真就不要脸了。——朗卓然
 
傻到苏泓不堪其扰,一边用力按下心动一边本能拒绝。
“朗卓然,你有才有貌,要什么人不行,何必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
就像上辈子一样,你有权有势,要什么人不行,为什么就非要折磨他?
 
朗卓然还是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你不是一棵树,你一个人,就是我的整片森林。”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在见到你的第一眼,爱上你。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穷追,以不舍。
 
一个上辈子强取豪夺求而不得,这辈子洗心革面好好攻略的故事。
前世霸道一时爽,再遇追妻火葬场√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泓,朗卓然 ┃ 配角:一干人等 ┃ 其它:么么哒
 
 
 
 
  ☆、第一章
 
  “苏医生,这边急诊有个车祸病人,需要您出诊!”
  苏泓刚从盥洗室出来回到办公室,接到了这个电话。
  擦净脸上的水珠,他应了一声:“马上过去。”
  几乎同一时间,他私人手机蓦地震动起来。
  边走边拿出来扫了一眼——他同事,尹余。
  他们两人同一科室,尹余比他晚来一年,平时关系不好不坏,属于下了班基本不会联系的普通同事。
  尹余这几天外出学习不在S市,现在这个时间点,没事也不会给他打电话。
  一边走一边接起来,苏泓还没说话,听到那头尹余急促道:“苏医生,我朋友出车祸了!应该就近送到咱们院,麻烦你多关照下,不管情况严不严重,帮忙先给他办个住院,给他扔VIP就行,他家不差钱,不占用咱们平民资源……”
  尹余巴拉巴拉说了一堆,说完苏泓也赶到了急诊室。
  值班护士已经迎了过来,“苏医生,病人在那边,暂时昏迷。腿部轻伤,初步判断是挤压导致的腓骨轻度移位,急救送过来的时候说是整个人蹿到了座位底下。”
  “我知道了。”苏泓应了尹余一声,挂断电话。
  听到这话眉头不禁一皱:“没系安全带?”
  护士耸耸肩,“系了也滑不下去了,大晚上一个人在外面,估计是开气车的。得亏是还有点分寸,开得不算快,不然没有安全带不可能这么轻。”
  “就一个病患?怎么会撞的?”苏泓随口问。
  护士:“好像是自己撞到了路边上……”
  自己往路边撞?
  苏泓哑然,没来得及问,说话间已经走到了病床前,帘子唰一下拉开,床上的人露出身形。
  苏泓先看的是腿,右小腿轻微变形,没有外部创口,应该不需要动手术,上个夹板应该就可以搞定。
  病人伤情的确不重,护士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还挺帅,大晚上跑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跟女朋友吵架了……”
  闻言抬头瞥一眼病人的脸,苏泓身体猛然僵住。
  手还放在病人的腿上,苏泓维持着微微弯腰的姿势,紧紧盯着那张脸。
  他永远都忘不了这张脸。
  护士没发现他的异常,兀自问道:“病人只有一个人,他身上的手机也给撞坏了,联系不上家属,咱们现在怎么办?”
  没得到答复,护士疑惑抬头,看苏泓呆在那里,叫了两声:“苏医生?苏医生?”
  回过神来,苏泓看向她,“怎么?”
  看到他的脸色,护士吓一跳,“苏医生,你……还好吧?”
  脸都白了。
  苏泓一怔,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轻轻摇头,苏泓目光重新回到病人脸上,他道:“先给他挂号安排拍片和脑CT,然后给他办住院,VIP病房,钱我来付。”
  “苏医生这是你朋友啊?”护士释然,难怪刚才看到人那个反应。
  苏泓没承认也没否认,低头又去看患者的腿。
  .
  值班室。
  苏泓倚在桌边,手中拿着一张薄薄的卡片,怔愣出神。
  方才接收的病人已经被送到VIP病房安置,这是苏泓从他身上找到的。
  卡片上有个小小的人像,是一个眉眼锋利的少年,和方才见到的那张脸相比年轻一些,还稍显稚嫩。但也能明显认出,这就是同一个人。
  照片一旁写着他的名字——朗卓然。
  苏泓的视线在那三个字上停住。太久没见到,已经有些陌生。
  他叫这个名字的机会不多,但每次叫的时候,都印象深刻。
  苏泓嘴唇紧抿,手上用力,捏紧了手中的卡片。
  原以为再也不用见到这个名字了,没想到还是逃不过……
  胸口突然开始隐隐作痛,苏泓下意识抬手按了按,闭上眼睛,他咬牙把那张小卡片往桌上一扔,轻轻摇头。
  “不,不可能。”他喃喃道。
  即便同名同姓还同一张脸,也不会是同一个人。
  即便是同一个人,这里也不是大景王朝。他不需要再生活在那个男人的阴影下。
  猛然站直,苏泓一把捞起桌上的卡片和深棕色皮夹,快步出了办公室。
  脚步略有些凌乱,不难看出主人心情不稳。
  VIP病房所在的楼层。
  苏泓脚步在一间病房门前顿住,手已经按在金属门把手上,传来一丝凉意,让他内心的纷杂稍稍冷却。
  也让他不禁迟疑。
  “苏医生?”
  住院部值夜班的护士刚查了一圈房,看到他站在门口,微微惊诧,毕竟现在不到查房的时候,这里也一切平静,没有意外发生。
  但看到苏泓已经非常开心,她欣喜地小跑过去,“苏医生怎么来了?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大家早已经很疲惫。
  走廊光线昏暗,即便苏泓面色很差,小护士也没怀疑什么。
  苏泓摇摇头,举起手中的皮夹,道:“我来把这个还给他。没事,你去忙吧。”
  “哎。”小护士羞赧地笑了笑,转身走了。
  周围又重新安静下来,苏泓定了定心神,手下用力,推门走了进去。
  房中开着一盏夜灯,光线暖黄,看起来非常温馨。
  S市六院的病房条件非常好,VIP病房更是好上加好。
  病人腿部患处已经上好夹板固定,也做过脑部CT,显示一切正常,目前只是暂时性昏迷,没有大碍。
  此时正安然躺在床上。
  苏泓走过去,将皮夹放在病床旁的矮柜上,视线不受控地飘到躺着的人身上。
  即便他此刻还处在昏迷中,闭眼不醒,那张脸依旧存在感十足。
  这是一张看过一眼就不会忘记的脸。
  张扬,凌厉,肆意。
  高挺的鼻梁让斜斜射过来的光线遇到了阻碍,在他脸上投下了一小片阴影,衬得他眉眼轮廓更加深邃。
  和记忆中那张脸重合了。
  苏泓双手下意识握紧,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被他深埋在心底二十多年的记忆潮水一般翻涌起来,重新将他淹没。
  胸口那里更痛了,他几乎透不过气。
  突然,病床上的人眼睑颤抖,睫毛不断扇动,似有醒来的迹象。
  苏泓心里一紧,他想要立刻转身离开。但是心底又好像有某个声音,告诉他该留在这里。
  也许……也许这人和前世的朗卓然没有关系?
  他必须要确认这件事。
  朗卓然迷迷糊糊地醒来,腿部骤然传来一阵细密的疼痛,他忍不住皱紧眉头。
  意识逐渐回笼,他终于想起来,他从家里出来,正跟尹余通话,突然灯光一闪,好像看到个什么东西蹿到他车子前,为了避免撞上去,他猛打了个方向盘,接着好像……车子侧滑,撞到了路边的路基?
  那现在……这是医院?
  除了腿,大脑也一阵一阵疼得发昏。
  朗卓然忍不住抬手按上额头,他张开眼睛,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影。
  人影清瘦,逆光站着。
  眼睛习惯了黑暗,不适应突然的光线,朗卓然不适地眨了眨眼睛,偏头转向那个人影。
  等他彻底适应光线,两人视线对上。
  昏暗的光线中,朗卓然看不清对方样貌,心跳却结结实实漏了一拍。
  他怀疑自己死了,而这里是天堂。
  否则,怎么会看见天使呢?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激动地搓手手
古穿今,酸甜口~
求收藏求评论求花花~
ps:攻叫【朗】卓然,读三声嗷,不要看错成二声的郎。
更新时间一般放在晚上九点,不出意外日更,出意外文案请假~
相关医学方面的知识,鉴于作者真的不专业,努力查资料了但肯定会有疏漏,如果有特别不能忍的错误欢迎大家指出,会努力改,但不接受杠。也请各位大大轻拍~
祝大家看文愉快=3=
 
  ☆、第二章
 
  朗卓然看着眼前这个“天使”,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真的来到了天堂。
  自打他从娘胎里降世,活了二十几年,还是头回看见这么……美的人。
  对方微微低头看着他,眼睑半合,加之光线昏黄,朗卓然分辨不清他眼中的情绪。
  即便如此,他依旧觉得,这双眼睛当真是极好看的。
  终于回过神来,朗卓然一咬自己舌尖。
  “嘶——”
  爆痛。
  不是天堂,也不是梦,他还活着。
  眼前这个大美人,自然也是真实的。
  对方身上穿一件灰蓝衬衫,袖口虚虚挽上去,露出半截手臂,白得晃了朗卓然的眼。衬衫材质看起来像是真丝,垂感很好,熨帖地挂在他身上,衬得清瘦的身体更显单薄。
  衬衫下摆扎进了黑色的西装裤,腰带勾勒出一截劲瘦的腰身,很细。
  朗卓然目光一顿,喉结上下滑动。
  宽肩,窄腰,大长腿。
  眼前的人无疑很美,但对朗卓然来说,似乎又不单单是美而已。
  他身上的每一寸,都对他有着极其致命的吸引力。
  目光重回对方脸上,朗卓然心跳剧烈到他觉得有点失控。
  张了张口,他试探道:“你……叫什么名字?”
  嗓子滞涩,说出来的话声音也极其沙哑,哑得不像他自己。
  方才朗卓然的视线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透彻,苏泓双拳紧握,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强忍着才没有转身就走。
  此时听到朗卓然的话,微微一怔。
  他……不认识我?
  “我知道这样很冒昧,但是……”朗卓然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说话从来不过脑子,因为他不需要去顾虑别人的想法,此时面对这人,却罕见地顿了顿,似在斟酌措辞一般,“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名字。”
  苏泓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半晌,轻声开口,“苏泓。”
  “哪个字?”朗卓然感觉自己嗓子更紧了。
  “一泓清泉的泓。”
  声音如泉水叮咚,清冽澄明。
  朗卓然感觉心尖一颤。
  人如其名。美人的名字也一样美,声音也一样美。
  无一处不美。
  美到了他心坎上。
  他就好像一泓清冽的冷泉,从自己心尖上划过,然后勾出心底最滚烫的热液,烫的他难受。
  “朗卓然。”他定定看着苏泓的眼睛。昏暗光线下好像蒙着一层薄雾,看不真切,平白添了三分虚幻感,朗卓然担心他跑掉似的,声音急切:“郎朗君子的朗,卓然不群的卓然。”
  对方神色坚定,苏泓紧握的拳头却突然松开了。
  眼前这个朗卓然,似乎真的不认识他,也没有前世的记忆。
  而且,细看之下,他和前世阴鸷多疑的那一位,虽然长相酷似,但也有不同的地方。
  在同一副张扬肆意的皮囊下,前世的残废太子朗卓然,是阴沉的,而现在这个人,眼底有光。
  是不曾被生活苛待过的模样。
  苏泓,苏泓。
  这两个字在朗卓然心底滚了几滚,飘到喉咙口,念了出来,“苏泓……你现在是这里的医生?”他问。
  苏泓收回心神,随口应了一声。
  既然这人并非前世那个朗卓然,那便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是的,他早就离开了大景王朝,以前那个苏泓,也已经死了。
  没再多说什么,苏泓转身想要离开。
  “哎——”朗卓然下意识叫住他,然而看到苏泓停下后,又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愣愣地看着他,末了,朗卓然憋出一句,“你是我的主治医师?”
  这个说法让苏泓微微一怔,似是想到了些别的什么不好的事情,眉心蹙了起来。
  看床上的朗卓然两眼,却也没有过多解释,点头承认后便转身离开。
  一直看着苏泓走出去,直到听到门锁咔哒一声重新合上的声音,朗卓然才放松身体,长出一口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