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两世:反受为攻(玄幻灵异)——清逆

时间:2019-07-14 09:46:57  作者:清逆

 《两世:反受为攻》作者:清逆

 
 
文案
 
一袭红衣的妖孽男人懒洋洋的看着树下的黑衣少年,“我拒绝。”慵懒低沉的声线如此动听,却让黑衣少年铁青了脸,堂堂九天战神,竟然被一个老魔头调戏了去。右手握住蠢蠢欲动的战镰小白,冷画抬手就掀了那颗粗壮的桃花树。
花瓣飞舞中,青时悠然落下,“小家伙,怎的不懂尊老?”左手环上冷画的肩膀,右手指尖轻点其薄唇,“身为长辈,是该好好教教你。”光芒闪过,那个气的两颊微红的黑衣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色的猫儿,小猫儿先是不可置信的瞪着自己两只肉嘟嘟的爪子,待反应过来后炸着毛向眼前一脸无辜的男人扑去,只想将这张欠扁的脸抓的连天帝都认不出来。
奈何力量悬殊,青时一把抱住恶狠狠扑过来的小猫儿,修长的手指不重不轻的揉捏着它的耳朵,“倒是懂得投怀送抱。”
“……”
 
内容标签: 强强 前世今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青时,冷画 ┃ 配角:婪,季非寒 ┃ 其它:两世,反受为攻,纯爱,古风,仙魔
 
 
 
  ☆、初遇
 
  千羽山的风景一如既往地美好,红色的曼珠沙华开满整座山,远远望去如同罩着一层美妙朦胧的红纱。不知是谁,在这红色花海中种了几里桃林,桃花放肆的开着,装点着如同仙境的千羽山。
  如果不是因为千羽山上有个魔,这千羽山必定会成为人们向往的仙境。是的,千羽山上有个魔,身着一袭红衣,生的倾国倾城,左脚脚踝上系着一个银色的铃铛,终日卧在桃花树上饮酒,倒是不会随意惹是生非。
  但人的心总是贪婪而不知餍足,总想把最好的东西据为己有。千羽山不止是美丽引人,山里大有乾坤,不仅藏着各种奇珍异宝,还孕育了数不清的灵兽,若是能好好搜刮一番,必定能得到众多好处。于是,人界的各大家族商量一番,派出了各自的精英子弟,希望能将这千羽山的宝物灵兽带回各自的家族。
  “喂,你们跟紧点,这山上可没你们看到的那样简单。”
  “哼,看你怕的,那个传说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觉得魔是不可能有的。”
  “这个我也不信,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妙。”
  “我倒觉得有可能是真的,不是说有好多人来过这里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山吗?”
  “好了,别危言耸听了,快找,手慢了就被其他家族的人捷足先登了。”
  ……
  各大家族的子弟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一双锐利的桃花眼中。
  “啧,又是一群贪心之人,婪,陪他们玩玩。”薄唇微勾,白皙修长的手温柔的抚摸着趴在他胸口的小兽,青时那双潋滟的桃花眼里闪着柔光。
  “哼,你这个坏老头,不是什么货色我都吃的。”小兽缓缓站起来,原来是一只通体白色长相奇特的猪。它的额间有一抹红色曼珠沙华的印记,两只耳朵圆圆大大的,甚是可爱。
  “所以……我来?”青时挑挑眉,指尖轻点小兽的额间印记。
  “……我来。”婪白了他一眼。如果让他动手,那些人估计连渣都不剩了,那它吃什么啊。哼,坏老头。
  ……
  树林这边。
  众人把一个刚刚分娩非常虚弱的灵兽抓住,正盘算着该给哪个家族。
  “按功劳的话理应分给我们,毕竟是我们抓住的。”
  “没有我们你们也抓不住,怎么不分给我们?”
  “见者有份,凭什么分给你们?”
  “……”
  “呵……”一声轻笑打断了人们的议论。
  “你是谁?”一名中年男子皱眉,看样子,他是某个领头人。
  “它的主人。”青时望向那只虚弱的母兽,“各位没有听过千羽山的传说?”他顿了顿,把视线放在那个男子身上,“千羽山的主人小气的很。”
  “千羽山的主人?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怎么不知道千羽山还有个主人?”
  “真是笑死人了,千羽山是大家的,我们自然可以随意捕猎灵兽,你算什么东西?”
  “对啊,我是大家族的子弟,我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现在也包括你,美人儿。”
  “哈哈哈……”
  青时的目光慢悠悠的掠过众人放肆大笑的脸,随即勾了勾嘴角,“往年的人可没你们这般话多。”
  话音落,笑声戛然而止。众人都没清楚他是怎么动的手,就缓缓倒地了,至死都还保持着笑的模样。
  “老头儿,不是不让你动手吗?你怎么……”婪轻轻一跃,蹲坐在青时的肩头,眼看着倒地的人渐渐化为灰烬。“你这样子会引来仙界那边的人的。”
  “他们太吵了。”青时压了压体内汹涌的魔气,泛着血光的眼睛微微眯起,“仙界的人能奈我何,不过是来给我添乐子罢了。”
  “老头儿,你会不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趣?”
  “悠闲得很,怎么,你寂寞了?”
  “……”坏老头!
  ……
  各大家族痛失子弟,自然是怒火中烧,纷纷集结各路高手一起讨伐千羽山之魔。
  不过,他们所谓的高手对青时来说连乐子都算不上。随手便给婪当了食物。
  地府突然涌入大批大批的鬼魂,终是惊动了仙界。
  仙界。
  “千羽山的那个东西越来越放肆了。”天帝皱眉,“本君再三忍让,他却肆意杀戮,根本不把仙界放在眼里。”
  “君上息怒,当初讨伐他,不料我们损失惨重,此等魔物没有十成的把握万万不能去招惹啊。”司命仙君捏了把汗,当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个魔物怕是只有战神才能勉强对抗吧……或许战神也拿他没办法。
  “毕竟是与天地共生的魔,我等确实没有那个实力与他对抗。”水神也皱起了眉。
  “本君还不信仙界没人能制服那个魔物。”天帝勃然大怒,“给本君把战神找来,告诉他,他若能给本君制服那个魔物,本君就把紫医上仙从魂狱里放出来。”
  “这……”司命仙君欲言又止。
  “不必多说,本君绝不允许一个魔物如此放肆。”
  “是。”
  ……
  千羽山。
  青时懒懒的躺在桃花树上,红色的衣袍随风飘动,两指还夹着一个木色的酒葫芦,阳光洒在他俊美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片扇形阴影,薄唇微扬泛着水光。
  婪乖巧的趴在他的胸膛上,蜷缩成一团睡得正香。
  “阁下请便,勿扰清梦。”突然,青时悠扬悦耳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吓得婪一个激灵。
  “老头儿,你又没有梦,怎么还说上梦话了?”婪不满的咂咂嘴,扰兽清梦的是你好吧?它动动两只爪子,准备继续睡。
  “嗯?谁?”婪一瞬警惕起来,突如而来的威压让它有些不舒服。这种程度的威压,让它浑身一震。“起来,不要睡了,来了个厉害的。”婪肉肉粉粉的爪子径直招呼在青时的脸上,“醒醒,收拾完再睡。”
  “……”回应它的只有一阵寂静。
  “……死老头喝那么多,醉死你算了。死老头,坏老头,臭酒鬼……”婪不耐的用两只肉爪子左右开弓,企图打醒这个醉鬼。
  冷画从天而降的时候,便看到了这样一副画面,一只通体雪白而且毛茸茸的猪在用两只爪子抚摸一个长得绝美的男人的脸。男人的脸颊泛着淡淡的红色,烂醉。
  “战神冷画。”低沉喑哑,冷入心肺。
  婪停下爪子上的动作,警惕的盯着冷画。“婪,贪婪的婪。”
  “他。”冷画面无表情的看着烂醉的青时。
  “青时。”婪乖巧的答到。
  “很好,我要他。”
  “……”你要他?你有本事你就要啊,婪暗暗的想,当然,它不敢说出来,“我家主子醉了。”
  “……”冷画皱眉,“废话少说。”他自然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棘手,毫不犹豫的抓住了自己的神器。
  “老头儿,这个给你对付,我貌似吃不了他。”婪惊讶的望着那把巨大的镰刀,那可是九天战神的武器,它可吃不消。
  青时慢慢睁开眼睛,望着冷画身后那把巨镰,桃花眼微眯,这把镰上的气息……。“阁下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看到的意思。”冷画望着那双妖异的桃花眼,“不要浪费时间。”
  “……”青时的视线这才放在冷画身上,一身黑袍奢华高贵,彰显了他战神的地位。略显稚气的脸,精致而不失硬朗的五官,清冷卓绝的气质。虽然还是个孩子,倒有几分上位者的味道。
  “我不欺负小孩。”青时不屑的看着他,本来以为来了个高手,终于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没想到是个孩子。
  “小孩?呵……”冷画一愣,随即开怀大笑,“以貌取人。”
  “老头,你眼瞎啦?这是战神啊,虽然不如你老,但是活的也够久了,他跟天帝差不多的年龄,都是几千年的老头子。”婪一脸鄙视的看着青时,明明是世外高手,怎么活成了呆子。
  “哦?不好意思,是我以貌取人了。”青时朝着婪挤眉弄眼,大有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冷画看着青时这副模样,实在无法将他与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联系起来。不过,关他何事,他只负责将他带到九重天就好。
  “我听说这个战神总是待在战神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天帝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让他杀谁他就杀谁,听话的不得了,也单纯的不得了。总是一脸冷酷,寒气腾腾的样子。一百年前还喜欢上一个仙子,才开始忤逆天帝,不过还是单纯的如同白纸。”婪一本正经的给青时讲到。
  “……”青时愣愣的看着婪,“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
  “我又不是酒鬼,整天躺在树上烂醉。”婪不屑的白了青时一眼。
  “这样啊……”青时咋舌,他竟然被一只猪鄙视了?当然,不能让婪知道他现在的想法……
  “咳咳,冷画?”青时一本正经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嗯?”冷画下意识应道。
  “左右无事,就随你走一趟。”
  “……”
  “……”
  这次是冷画愣了,当然婪还是愣的。
  “老头儿?”婪不满道,“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坏人再来怎么办?人家还小,又那么柔弱……”
  “停。”青时鄙视的看着它,“管好你的嘴,不要乱吃。”
  “哦……”
  ……
  仙界。
  大殿的气氛让人不寒而栗,大家各自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想招惹这个大魔头。
  “天帝这是什么意思?”青时淡淡道。
  “青时,本君再三忍让,你却变本加厉大肆杀戮,一而再再而三的拂了本君的颜面,你让本君如何?”天帝强忍怒气,还没有谁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所以呢?”
  “交铃封魔。”
  “不可能。”
  “青时,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仙界不会放任你为所欲为的。”天帝皱眉,突然有一种无力感。
  “然后呢?”青时耸耸肩。
  “本君知你实力强劲,但本君亦有战神。”天帝看了冷画一眼,能把青时带上九重天,证明冷画和青时还可一战。但他不知,青时之所以跟冷画上九重天,不过觉得他有意思罢了。
  “战神吗?哈哈哈……你是在用一个孩子威胁我?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青时不屑的看了冷画一眼。
  “……”冷画咬咬牙,凤眸危险的眯起,他还从没被谁这么不屑过!这个青时,终有一日,他要打的他跪地求饶。
  “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去了,没事别派扰人清梦的家伙来,看了烦心。”青时朝天帝微微点头,一瞬便没了踪影。
  “冷画。”天帝咬牙,该死的青时。
  “是。”
 
  ☆、情始
 
  “怎么,真的想要我?”一袭红衣的妖孽男人懒洋洋的看着树下的黑衣少年,“我拒绝。”慵懒低沉的声线如此动听,却让黑衣少年铁青了脸,堂堂九天战神,竟然被一个老魔头调戏了去。右手握住蠢蠢欲动的战镰小白,冷画抬手就掀了那颗粗壮的桃花树。
  花瓣飞舞中,青时悠然落下,“小家伙,怎的不懂尊老?”左手环上冷画的肩膀,右手指尖轻点其薄唇,“身为长辈,是该好好教教你。”光芒闪过,那个气的两颊微红的黑衣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黑色的猫儿,小猫儿先是不可置信的瞪着自己两只肉嘟嘟的爪子,待反应过来后炸着毛向眼前一脸无辜的男人扑去,只想将这张欠扁的脸抓的连天帝都认不出来。
  奈何力量悬殊,青时一把抱住恶狠狠扑过来的小猫儿,修长的手指不重不轻的揉捏着它的耳朵,“倒是懂得投怀送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