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想当皇帝(古代架空)——莲蓬好吃

时间:2019-07-14 09:45:41  作者:莲蓬好吃

 《不想当皇帝》作者:莲蓬好吃

 
文案
 
世人都道夏明秋的命好生来就是皇帝命,但是只有夏明秋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想当这劳什子皇帝,每天都在期盼着赶快结束这使命,当个富贵闲人,优哉游哉的过着美滋滋的小日子。结果还没退位呢,就认识了芝兰玉树的传胪,不知道能不能拐上传胪一起退出朝堂呢?
李熠X夏明秋
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明秋,李熠 ┃ 配角:夏明清,喜福,沈长鸿 ┃ 其它:随便看看吧
 
 
 
  ☆、第 1 章
 
  世人都说当今圣上夏明秋命好,是天生的皇帝命。因为他既不是长子,也不是最有才能的那个,只因投在了皇后娘娘的肚子里,这才在先皇遗留之际被册封为太子,在先皇身后掌管一国运祚。哎,只可惜了那么有才华的大皇子夏明清屈尊于安平王的位置,虽说也差不多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总归不是权力的巅峰,而且上面还有个皇帝老爷管着不是,即使这皇帝老爷是个无能的草包,还是要事事依赖安平王才能保住这大陈哦!老百姓啊,不求这皇帝老爷一朝被点醒,做个盛世明主,只求他是个安安稳稳的草包,不要是非不分,忠奸不辨,尤其是不能觉得这大陈的守护神——安平王是自己皇位的威胁,而把安平王给咔嚓咯。
  世人的话,夏明秋多多少少有所耳闻,不过往往听了一笑置之,毕竟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只是世人不知,坐上这个位置实非自己所愿,也非母后所愿。自己这个皇帝只是先皇安置的一颗让大陈繁荣昌盛的棋子而已,不知何时就会完成自己的使命,从此消失在这以天下为局的棋盘上。
  母后是个心思通透的女子,虽贵为一国之母,却顶顶不屑于那些权利纷争,更不愿让好不容易诞生的夏明秋朝不保夕地困在这一方小天地里,而是希望他能安安稳稳逍遥恣意地过一辈子。所以为了摆明态度,母后责令太傅不许教导他一丝一毫的为君之道,而是任其发展他的兴趣爱好,同时也暗地里教授夏明秋一些自保之道。因此夏明秋那爬树捉蝉下河捞鱼的童年是他所有兄弟姐妹中最羡慕的时光。
  记得那天皇后看着自己傻笑着站在水中抱着一尾大鲤鱼像尊年画娃娃一样讨人喜欢的儿子,不由自主翘起了嘴角,温柔了心,可一丝忧愁也因着这幅天真的画面而涌上心头。夏明秋会不会被自己教导的太单纯天真,应付不来这吃人的地方,毕竟老话有云“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生在这吃人的帝王之家就是他最大的罪过。放下心思招招手让夏明秋过来,夏明秋乖乖的把大鱼放回湖中,湿答答的跑过来。皇后刚准备让一旁的侍女带着夏明秋去换下湿衣服,就看到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沉着脸急匆匆的走过来行礼。得到应许后,附在皇后耳旁耳语几句,然后就见母后的脸色一变,然后又恢复正常。大太监走了之后,母后亲自领着他去换了一身整洁的衣服,然后带着他去皇帝的寝宫。
  到了寝宫,粗神经如夏明秋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寝宫里站满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就连早已在外建造府邸的二皇兄也回来了,更不要说周围人们那沉重的脸色了。不一会儿,母后就从卧房里一脸愁容地走了出来,随后就有大太监让自己和大皇兄进去面圣。等自己和大皇兄出来的时候,结局已定,自己被册封为太子,大皇兄在父皇身后辅佐自己,而母后则因父皇网开一面,不用殉葬,随皇帝棺椁迁至皇陵清修,为大陈祈福,永世不得外出。                        
作者有话要说:  啊····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会不会因为太难看而被投诉,哈哈哈
 
  ☆、第 2 章
 
  夏明秋支着脑袋看着下面争吵不休的一群人,觉得这早朝实在是无聊透顶。自己完全不通治国之道,每每这时就像一个局外人旁观他们吵的热火朝天,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争论出哪个一二三来。这种无力之感常常演变出自暴自弃的颓唐,算了,自己这枚棋子就老老实实的做棋子罢了。
  好在夏明秋是一个很会开解自己的人,也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斤两,
  知道自己在棋盘上的位置,所以把位置摆的很正的夏明秋虽然即位,两年间却很少过问政事,毕竟打小就没学过这些东西,夏明秋也不敢胡乱批示,生怕惹出祸端。于是夏明秋很坦然让安平王来操心朝政。其实夏明秋看着大皇兄挥斥方遒的样子,偶尔也会萌发奋发积极向上的斗志,可是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懂后又无所下手之后便又开始萎靡不振。再偶尔又开始迸发斗志,接着继续萎靡,如此循环,三天打鱼,三百六十二天晒网,偶尔碰到个闰年还得多晒一天。夏明秋也知道自己这样子是很难有所作为,所以老实的接受了这个江山只能靠大皇兄,自己努力不拖后腿的事实。为了抱好大皇兄这根大腿,夏明秋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上朝,即使自己困的已经不行了。
  听着下面群臣争辩的声音,夏明秋只觉得是一首非常动人的催眠曲,眼睛已经不受控制地往一起眯,困意一阵阵袭来,一次比一次来的强烈。夏明秋觉得自己已经在一片迷蒙中见到周公的衣角时,却有一声轻咳传入耳中,虽然声微,但对于夏明秋而言却不啻一道惊雷。夏明秋一个激灵坐正继而清醒,偷眼瞄去,果然看到安平王面色不虞地望着自己,夏明秋不由地在心里吐了吐舌头,端坐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等下面的大臣吵出一个结果。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等得夏明秋都要按捺不住宣布退朝的时候,终于有个白胡子的礼部尚书江瑁一脸严肃地出列告知夏明秋今日早朝的议题和结果。
  “启禀圣上,昨日殿试已经结束,三甲名单已经筛选而出,只是这状元和榜眼的人选却实在不好定下,还请圣上裁夺。”
  夏明秋看着下面的江瑁,心中一阵无语,朝廷上下谁人不知自己的“才华”,竟然将这种大事给自己定夺,纯属为难自己。夏明秋本想把这事推给安平王,结果偷瞄到安平王的神色又没敢吱声,无奈的应下,道:容寡人稍后想想。夏明秋觉得自己一定是史上最怂的皇帝了。
  下了朝之后,夏明秋例行公事地来到了御书房,却发现安平王夏明清早已在门外等候。夏明秋无奈地招安平王进来,他就知道,今日早朝自己打盹的事一定被大皇兄发现了,所以一下朝就来找自己灌输些天子礼仪之类的烦人东西来了。
  果然安平王张口便道:“皇上今日早朝有一行为甚是不妥,还望改之。”
  看着眼前一板一眼的安平王,夏明秋特别怀念以前带着自己下河爬树的大皇兄,那时的他虽早已表现出不同与一般人的天资和沉稳,却依然保留着少年人的天性,最爱带自己这些小辈一起玩儿。谁知道那时那么活泼可爱的大皇兄自从六年前漠北一战之后就变成了这副板板正正的模样,再不复从前那般朝气可爱。
  安平王夏明清都不用怎么看就知道自己这弟弟又开起小差来,若是让他知道夏明秋用可爱来形容自己时,恐怕这板板正正地一张俊颜得出现裂缝来。为了唤回夏明秋的神,夏明清清了清嗓子,又大着声音唤了声“皇上,还请您尽快裁夺。”
  夏明秋终于被这一声唤回了神,却又不知道自己皇兄说了什么,只得厚着脸皮对夏明清说“抱歉,寡人走神了,烦请大皇兄再给寡人说一遍。”夏明清看着眼前这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小皇帝,一时心情很是复杂,耐着性子把自己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皇上,明日就是殿试发榜的日子,还请皇上早些定下状元和榜眼的人选,好让礼部尽早准备相关事宜。”
  夏明秋一听,苦着一张脸对夏明清说,“大皇兄自知寡人从小就对文章一点都不在行,这状元榜眼又都是关乎朝廷运祚的大事情,这种事情交给寡人,寡人相当棘手啊。还是请大皇兄帮寡人看看吧。”
  看着夏明秋一脸哀求的,夏明清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少年时代,夏明秋小自己六岁,那个时候才六七岁的像个年画娃娃一样可爱的幼弟一向爱跟在自己后面玩,后来读书时也最常向自己卖乖求自己帮他作业。夏明秋这一神情一下子就跟小时候的他重合了起来,夏明清无奈只得软下心来拿起桌上早已被人呈上来的考卷细看。真不知先皇是怎么想的,安排这小兔儿一样的人物来担任这样重要的角色。
  夏明秋看大皇兄虽然没有出声,却伸手拿起来早已呈上的考卷细看,已知他又无奈妥协,在心底得意的一笑,他就知道他的大皇兄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是个很容易心软的好人。
  “陛下,您看,这位考生,言辞华丽,对仗工整,切题直中要害,这张考卷做的着实漂亮。而这位考生,言辞虽无之前那名考生华丽工整,然而朴实精炼,足见功底,再加上其言辞犀利,句句直中要害,于细微中见真章。两份考卷各有各的优点,臣也实难断定,还看皇上裁夺!”
  夏明秋听了夏明清剖析,觉得依夏明清所见,两份考卷的水平应该是相差无几了,于是当下也不惧但凭自己的心意来了。辞藻华丽的没有朴实无华的让人感觉稳重,就做榜眼吧。就这么想着,然后拿朱笔写下状元宋之问,榜眼沈长鸿这几个字。写完之后示意夏明清看看,夏明清看过之后点点头表示赞同,又看到夏明秋的字清新飘逸,顿时对这夏明秋有点改观,都说字如其人,看样子自己这个三弟也并不如外面所传是个一无是处的草包。
 
  ☆、第 3 章
 
  “嘿!放榜了,放榜了!快来看看今年的新科状元是谁?!”这边皇榜前面闹闹哄哄地争着抢着看皇榜,有的人看过一脸喜色,有的人看过一脸失落,当然,也有一些不悲不喜超然物外的洒脱人士——比如我们的状元郎,宋之问。
  今年的状元公宋之问其实已经过了用“状元郎”来称呼的年纪,年纪大了,看的事情也就多了,再加上可能是经历了好几次名落孙山,所以早已把这一切看淡了,只想着今年如果还不中,就回家忙时做个小买卖,闲时做个教书先生,安安稳稳地陪着自己那贤惠可爱的妻子,乖巧伶俐的大儿子和调皮捣蛋的小女儿过一辈子,再也不想这劳什子的科举了。宋之问的淡定源于他的阅历,而如果一个人年纪轻轻便中了榜眼,就算不是一脸喜色,也得是平静中透着一丝压不住的喜气才是。可我们这位榜眼的脸色比起喜来似乎更像是郁闷。榜眼名为沈长鸿,自幼饱读诗书,聪慧过人,不到弱冠就已享誉江南,使得人们只要听到“沈长鸿”的名字都不由地为他的才华竖起大拇指道一个好字。再加上早前连中解元、会元二元,名气在这群考生里最大。因此,沈长鸿颇为自负,觉得自个儿笔墨满腹,才华横溢,这状元之位之于自己应如探囊取物,加之临考之时还推测今上是个无能的皇帝,平时不问朝政,只贪图玩乐,估计喜欢的也是有着美丽外表的肤浅东西,所以把自己的文风变成投其所好的华丽文风,结果这状元之位却被名不见经传的宋之问夺得,因而无比郁闷。因此在后来的日子里得知,夏明秋就是因为觉得他文风华丽估计不堪重任才大笔一挥把他判为榜眼,一时怄的要死,宋之问也莫名其妙的受了他好长一段时间的白眼。
  转眼间就到了琼林宴当晚,琼林宴设在皇宫的后花园,各位新科进士穿着进士服鱼贯而入,彼此找着相熟的人小声闲聊等着皇上的到来。这其中,新科状元自然就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无论是同年还是已在朝为官的官老爷们都见缝插针地上前和他寒暄两句,以期提前搞好关系,或是看清派别。而我们的榜眼沈长鸿则一人坐在安静的角落里静静地观察新科状元,想看看他到底几个鼻子几只眼竟然半路杀出把自己挤下状元的位置,同时也在仔细地观察自己以后要待着的官场,理清其中的的党派,以免一朝不慎被这吃人的地方吃了个干净。
  “皇上驾到!”伴着一声尖细的男声唱喝,后花园里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保持着拱手肃立的姿势,直等到皇上坐到位置上,拜服在地,山呼万岁。
  夏明秋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头,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昨夜做了个怪梦然后一直辗转到鸡鸣,今天整个人都无精打采,却还要强撑出些声势来。
  “众爱卿平身!”夏明秋装腔作势的说完,又说了些烂熟于心的套话,就宣布宴席的开始。夏明秋百无聊赖地看着下面的歌舞,觉得挺没意思的,只想赶紧结束回去补眠,顺便看看喜福帮自己好不容易搜集来的民间话本志怪小说。是的,小皇帝夏明秋的一大爱好就是“读书”,龙床的暗格里放了厚厚一摞的新晋话本小说,本本精选,还经常更新。想当初夏明秋几乎每晚都要秉烛夜读,当初夏明清得知夏明秋夜读一事,甚为惊讶,只觉得先皇上天有知,让夏明秋转了性好好读书学习了。直到有一天夏明秋直接在早朝睡了过去,夏明清觉得夏明秋学习过于激进,应当适当放松,以免损伤龙体。打定注意之后,夏明清下了朝就直接到御书房去找夏明秋,结果在书案上看到了一大摞话本,一时血往脑袋里冲,恨不能把这些杂书全部扫下书案,顺便把夏明秋按到腿上结结实实地打上几巴掌!
  夏明秋看到大皇兄阴晴不定的脸色,动物的本能让他赶紧给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的喜福使眼色,让他赶紧把这些书都拿走。夏明清看到小皇帝的小动作,内心感叹,还有得救,也并非朽木烂泥。后来又有几次突击,发现再也没在御书房里看到这些话本杂书才就此作罢。夏明秋每每偷偷摸摸从暗格里掏出这些话本杂书的时候都不由的唏嘘自己这个皇帝当得着实憋屈,因此看书的时候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有的时候甚至会暗暗期待自己赶紧走完这盘棋,结束这样的日子。
  “咳咳!咳咳”就在安平王夏明清要把自己的嗓子咳出血来的时候,夏明秋终于回神,进行最后一个环节,给诸位新科进士簪花。夏明秋拿过喜福托在盘子里的花按照名次依次簪过去,轮到探花张敏琛的时候,夏明秋没注意瞥到旁边传胪,突然觉得耳边一片寂静,手不受控制地直往传胪李熠脑袋上去。等到簪好了花,细细看去时才发现李熠有些尴尬地赤红着脸。夏明秋看到对方红着脸,自己的脸不知怎的也轰的一下红了····这时耳边传来夏明清压的低低地咬牙切齿地声音“皇上,探花的花呢!”,夏明秋赶紧回神,发现自己确实把探花给漏了,好在探花也是个很有眼色的人,说了几句一团和气的场面话就把这事给圆了过去,使得坐在角落的沈长鸿不由地对这个看着平平无奇的探花另目相待。
  夏明秋赶紧顺着台阶把手中的花给张敏琛簪上,之后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顺顺当当地结束了琼林宴,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在之后的宴席上自己的目光老是被李熠给吸引了去,为什么当初传唱鲈名的时候没发现这么一个芝兰玉树的人物呢?是了,好像是当初自己觉得有点无聊打盹儿来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