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剑出寒山(玄幻灵异)——好大一卷卫生纸

时间:2019-07-14 09:44:11  作者:好大一卷卫生纸

   《剑出寒山》作者:好大一卷卫生纸

  文案:
  霁霄真人神威分山劈海,通天彻地,人称‘寒山第一剑’。
  同道敬重他,弟子仰慕他,邪修畏惧他。若不是有个不学无术,不成大器,薄情寡义的道侣,他几乎是个完人了。
  孟雪里修行天赋平平,没有清贵出尘的气质,也不曾修炼蛊惑人心的功法,只是一个普通的美人。修行界不缺美人,普通近乎于庸俗。
  霁霄竟然喜欢这样庸俗的孟雪里,可见修道不会使人脱离低级趣味,他确实审美堪忧。
  直到霁霄真人意外陨落,孟雪里年纪轻轻守了寡。
  宗门变故,仇家上门,然后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推、推不动??!
  又名《升仙发财死道侣》
  《死道侣不死贫道》
  《死道侣是不可能死道侣的》
  闷骚假死攻X外软内刚受
 
  内容标签: 强强 恋爱合约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雪里 ┃ 配角: ┃ 其它:
 
  作品强推:孟雪里是一只落难大妖,命悬一线之际,被“人间无敌”的霁霄真人救助,两人结为有名无实的假道侣。孟雪里重新做人,从此摸鱼养花,不问世事。三年之后,霁霄真人意外陨落,人间风雨飘摇,孟雪里不得不再度出山,守护道侣遗产,查清道侣陨落真相……
  本文是一篇仙侠修真文,讲述重新做人的孟雪里,与重生而来的霁霄,如何解开误会、心意相通,共度难关。情节流畅精彩,文字诙谐幽默,插科打诨之间,淡淡温情流淌。
 
 
第1章 楔子
  太平年景,三界无事。
  霁霄真人前往天湖大境求药,求的是重塑肉身、脱胎换骨的灵丹。
  天湖隐于阴云之中,云涌如海,骇浪浮天,掩日韬霞。
  霁霄乘风而来,顷刻云破日出,湖畔彩霞灿灿,仙乐飘飘。
  天湖大境之主,乃霁霄同门师兄。神通大成之后自立门户,将整片湖泊升至南海上空,以阴云遮掩,阵法护持。
  两人相识二百年有余,交情甚笃。霁霄亲自登门,本该无事不成。但他求药不为自救,而是救一只妖。
  一只重伤濒死的大妖。
  境主听闻前因后果,迟疑道:“此妖杀孽深重,野性难驯。你与他沾染,不妥。”
  “他已答应过我,不在人间杀生。”
  霁霄面上冷淡,心里默默想道,而且他性情驯顺乖巧,活泼乐观。
  两人湖心岛茶亭对坐,相顾无言。
  待茶汤渐冷,青烟燃尽,境主心知此事不可转圜,只得献丹。
  “你打算如何待他?”
  霁霄不假思索:“供衣食、置暖笼,为他改名换姓。”
  境主亲自送客至湖畔,临别之际,忽问:“名字想好了吗?”
  霁霄真人沉吟片刻:“雪天相逢,前尘如梦。就叫孟雪里。”
  境主不以为然:“太俗。”
  霁霄道:“取个俗名,容易养活。”
 
 
第2章 天下有雪 人间无敌
  霁霄真人陨落了。
  寒山剑派为他举行祭祀大典,供牌位入宗祠。修行界无数门派世家万里奔丧,齐聚寒山脚下听丧钟。百余位叫得上名号的人物,被接引上山,进祠堂吊唁。
  冬月北风紧,雪满寒山,天地缟素。
  钟声震落枝头积雪,刘小槐下意识打了个冷颤,双手抄在道袍袖子里,加快脚步。
  走过浮空吊桥,厚重积雪渐渐消融,露出潮湿的石砌山道。峰回路转,竟有暖风拂面,郁郁葱葱的碧色撞入眼帘。
  刘小槐搓手感叹道:“好暖和。”
  吊桥尽头,一方石碑刻着两个字——长春。
  霁霄真人的长春峰到了。
  眼前山门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石阶覆盖绒绒青苔,蜿蜒没入一片琼花碧树、杏雨梨云中。
  刘小槐回身,隔着摇晃的浮空吊桥,只见风雪肃杀,山峦皆白。
  这等奇景,无论他看过多少遍,依然觉得神妙无比。
  因为它与自然恩赐,天地造化无关,长春峰一草一木都由灵力蕴养。看不见的暗处,重重阵法悄然运转,使此地隔绝雨雪,日夜温暖如春。
  寒山地脉极寒,终年冰雪不化,霁霄真人原本住在最孤高的接天崖,洞府简单素净。
  但他道侣竟有畏寒的毛病,两人合籍之后,为了哄道侣开心,霁霄便另立门户,选一座灵气浓郁的孤峰,设阵法、引温泉。
  逆转天时,万古长春。
  刘小槐听前辈师兄说,此峰阵法每年要耗费上品灵石三万颗。三万颗到底有多少,他没有具体概念,毕竟他只是一位洒扫童子,每月在执事堂领三块下品灵石,生活也过得心满意足。
  霁霄真人‘人间无敌’的剑道有多厉害,他同样难以想象——所谓分山劈海,通天彻地,已是遥远的传说。霁霄不出剑久矣。
  只有长春峰烂漫的百花、轻柔的暖风,潺潺的泉水近在眼前,看得见摸得着。刘小槐想,能做到这种程度,大概就是修行者威能的极限了。
  至于霁霄真人的道侣,应该是……修行者好运的极限。
  霁霄生前没有徒弟,更无血亲后辈,只得一个道侣。
  他道侣名叫孟雪里,虚岁十九,是寒山唯一不会拿剑、也不用拿剑的人。
  对于这位孟长老,寒山剑派的态度很冷淡。
  修行者寿元漫长,道侣本是互相扶持的合作伙伴。大道在上,情爱为末流。
  就算霁霄真要合籍,也该意义非凡,娶位女道尊、或者魔族公主、妖族王子。为了寒山,为了三界和平,为了千千万万人的福祉……总之必须得为了点什么。
  但三年前大雪天,他带回来一个人,向世人宣布,孟雪里,成为与他共享气运的道侣。
  合籍大典高朋满座,钟敲九响,四海来贺。
  寒山退隐多年、不问世事的太上长老听见喜钟,叫来掌门训话:“霁霄自幼一心向道,谁知竟沾染上红尘俗事。否则有望更进一步,成为此界第一飞升者。”
  众人默默赞同。即使飞升只存在于传说,但人们认为若有谁真做到,便该是霁霄。
  被批为‘红尘俗事’的孟雪里,着实毫无可取之处。三年前他十六岁,引气入体不久,资质与寒山外门弟子相近。
  寒山剑道为苦修之道,戒律严苛。孟雪里畏寒喜暖,性情懒怠,与宗门气质格格不入。
  众弟子敬重霁霄,明面上不敢对孟雪里不敬,背地里夜夜上香祈愿,希望真人审美回归正常。
  但作为长春峰唯一的洒扫童子,刘小槐觉得孟长老不像外界传言中飞扬跋扈、恃宠而骄。
  每天喂鱼养花,不用练剑不用打坐,要说有什么罪名,最多是不劳而获。怎么传出去,就变成罪该万死了?
  孟长老笑起来眉眼弯弯,甚至会对他说‘谢谢,辛苦’,态度随和,与对待执事、执事长,甚至掌门没半分差别。
  刘小槐想到这里有点难受。如今这幅光景,孟长老以后怎么办?长春峰怎么办?
  胡思乱想时庭院近了,庭中花木繁茂,浓荫如盖,深深浅浅的绿意中露出一点雪青色影子。刘小槐收拾心思,上前行礼问安。
  池塘边,一人着雪青色锦衣,斜靠竹榻,坐没坐相。锦袍熠熠生辉,不像修行者,像人间富贵大户的小公子。
  他正在剥松子,眉眼精致,十指修长而白嫩,似池上盛放莲花。
  刘小槐低声道:“孟长老,掌门真人请您去宗门祠堂参加祭拜大典。”
  话音未落,远处又传来一声钟鸣。丧钟回荡,禽鸟惊飞。
  孟雪里抬头,神色茫然,池水粼粼波光映在他脸上,光怪陆离。
  刘小槐想说请您节哀,磕绊着说不出口。孟长老不会突然哭出来吧。
  “吃松子吗?”孟雪里平静地问。
  “啊?”刘小槐一怔,“不、不吃。”
  一把松仁被孟雪里抛进池中,像纷落的花瓣,碧绿莲叶间,三条金红锦鲤争食。
  小道童面色紧张:“掌门请您……”
  孟雪里安抚道:“我加件衣服就去。你且回去罢,不用你带路。”
  小道童如释重负,行礼告退。
  “哗啦!”
  池中锦鲤吃完松仁,腾跃摆尾,水花飞溅。
  “跳什么跳,你们也觉得霁霄死了?”孟雪里起身掸衣袍,松子壳噼里啪啦洒了一地。
  锦鲤无辜地吐泡泡。
  一个月前,霁霄真人出关,前往‘界外之地’封印转世天魔,临行前夜找到孟雪里:“我有一物赠你,且等我回来。”
  孟雪里心中警铃大作:“这话最不吉利。有什么值钱东西,不如现在就送我。”
  霁霄微微蹙眉,似是不解,容色冷淡地驾云而去。
  七天前,寒山掌门亲至长春峰,带来噩耗:界外之地崩塌,霁霄与转世天魔同归于尽,尸骨无存。
  孟雪里说:“我不信。”
  今天,寒山为霁霄举行祭拜大典,丧钟低沉,仿佛在对他说,事已至此,由不得你不信。
  孟雪里俯视水面:“三年道侣,也该处出感情了,他稀里糊涂地说死就死……”
  “总得给我个交代。”
  如果锦鲤能说话,一定大骂饲主不要脸——
  狗屁感情,三年见面三次,人家霁霄能记得你长什么样?就算全寒山死绝,也轮不到你这假道侣为他出头。
  世人羡慕孟雪里好运,霁霄心意,‘万古长春’为证。
  其实霁霄常年闭关,长春峰空荡寂静,唯一的洒扫童子还胆小如鼠。孟雪里守着孤峰,但凡有个能谈天的活人,他也不会跟鱼聊天。
  合籍之后,两人各过各的。霁霄一如既往沉迷修行,孟雪里自己跟自己玩,渐渐学会自得其乐。如果霁霄没死,以百年计数的漫长的时光,也就这般消磨过去了。
  ……
  孟雪里怀揣小手炉走过吊桥,刻有‘长春’二字的石碑被抛在身后。
  冷风扑面,忽然脸颊一凉,他仰头看着飘飞雪片。
  若从高空俯瞰,四野白茫茫,唯有长春峰绿得突兀,像座巨大、华美的暖笼。
  覆盖山峰上空的阵法,像只倒扣的琉璃碗,散发着淡淡光晕。
  孟雪里三年不知外界气候变换,春秋交替。乍见千岩俱白,山林冰挂剔透,竟觉得恍如隔世。
  他循着钟声与诵经声,心情甚好地漫步山道,看什么都新鲜。
  离长春峰渐远,终于见到人影。山道上偶尔走过身穿寒山道袍的外门弟子,或腰间佩剑、或捧着香烛或瓜果。他们步履匆匆、神色肃穆,却看不出半点悲戚。
  初闻噩耗时,无数崇拜霁霄真人的弟子以泪洗面,七天过去,众人已变得平静坚定。
  一切正如寒山掌门的教诲——“失去霁霄的寒山,反而要更团结,更强硬,绝不能自乱阵脚。让外人以为我们元气大伤,软弱可欺。”
  今天对寒山剑派来说,是一场不动刀剑的硬仗。
  孟雪里从长春峰去往祠堂,中途经过接天崖。
  崖顶最高处,据说是霁霄合籍之前的洞府,每天都有弟子前去膜拜,以最苦寒风雪磨砺剑心,感受霁霄真人残存剑意。
  但孟雪里怕冷,当然不会自讨苦吃,走正面翻山的大道。
  幸好半山腰有条僻静小路,陡峭栈道沿着崖壁修建,一半嵌进山岩,一半悬在空中。
  小路四下无人,他忽然不走了。岩石缝隙间,一株野梅颤巍巍立在风中,含苞待放。
  “咯吱。”
  孟雪里伸手,折下一截花枝,抖落枝头积雪。
  栈道那头响起一声呼喊:“孟长老!”
  只见刚才报信的刘小槐迎面跑来,惊喜道:“吓死我了,我以为您迷路了,咱们快走,掌门又催了!”
  小道童气喘吁吁小脸红扑扑,稚气又可爱,说着就要拉他手臂。
  孟雪里笑起来,将手中花枝递了递,像要赠给对方。
  道童毫不迟疑地去接,指尖触及他衣袖的瞬间,孟雪里手腕一翻,花枝自下而上,裹挟锋锐之气,直袭来者脉门!
  道童惨叫一声,惊愕疾退,眨眼间掠出三丈,衣袖卷起飞雪狂涌。
  孟雪里点到即止,垂手静立,破碎的红梅花瓣落在他脚边。
  “你不是小槐。”
 
 
第3章 狐朋狗友
  道童眼瞳骤缩,沉声问道:“哪里不像?”
  孟雪里:“他胆子小的很,大声说话都不敢。”
  道童神色似笑非笑,这笑容使他生出妖异之气。纷飞白雪中,他五官竟渐渐变化,眼尾眉梢更细长,鼻梁更挺翘,变作一张秾丽又煞气的脸。
  他伸着懒腰向孟雪里走去,骨骼舒展时噼啪作响,仿佛一支拔节的竹子,眨眼间身上道袍短了一截。
  孟雪里顺手擂他一拳:“就知道是你。”
  寒山戒备森严,又正值特殊时期,一旦察觉有不明身份的人潜入,必然就地格杀。
  但雀先明不是人。
  他是一只孔雀妖,自恃血脉天赋高强,精通变幻、迷惑之术。
  雀先明骂道:“老子冒着生命危险进来,在六大门派眼皮子底下接应你,你不感动得痛哭流涕跪下喊爹,你还有良心吗?”
  一生能得几个狐朋狗友,在你危难时救你跑路?
  孟雪里心中温暖,嘴上却不饶人:“接我作甚?我每天吃香喝辣逍遥快活。你这时候来找我,怕不是在妖界惹上杀身祸事,摸来我这儿逃命避难?”
  “我呸,你被霁霄养傻了吧?!”雀先明知道这人扯淡,懒得废话,祭出三张爆破符,“妖火会留下痕迹,只好用这些人界玩意儿……”
  孟雪里一把握住他手臂:“你干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