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雨雾小甜饼

时间:2019-07-13 10:23:15  作者:雨雾小甜饼

   《今天的黎总也没有变可爱[重生]》作者:雨雾小甜饼

  文案
  严若在街头被人捅了一刀,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三十年后,还成了一个二十八线的小艺人。小艺人要风没风要雨没雨,要金主倒是有一个。
  金主脾气不好,话不多,笑太少,分分要把他掐了的节奏。
  黎垣:“记住我说的话,不要有任何妄想的举动。”
  严若:“好的。”
  直到后来,严若发现,金主竟然是他好兄弟的儿子——
  严若:“记住你爸说的,以后好好照顾我!”
  黎垣:“……想得美。”
  黎爹:“怎么说话的?”
  黎垣:“好的。”
  再然后——
  黎爹气急败坏的看着床上的人。
  黎爹:“你、你……我让你照顾你叔叔,你就是这么把他照顾到床上的?!”
  严若揉揉眼睛,“谁在说话啊?”
  黎垣拍拍怀里的人:“没人宝宝,继续睡。”
  黎爹:“……”
  【属性】:深度洁癖自恋醋桶怕爹攻vs外表蠢萌武力值max的爱告状受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严若,黎垣 ┃ 配角:王立,顾远 ┃ 其它:甜,逗
 
 
第1章 
  严若醒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眼睛睁了一会儿,才从窗外透进来的幽幽月光看清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几乎没几样东西,他从床上坐起,身子一阵酸痛,往后一摸才发现床板硬得跟石头似的。
  “我在哪儿呀?这是地狱吗?”
  严若记得,刚才自己明明中了刀子,锐利的刀锋刺入肚腹的感觉似乎还在身上有着实感,他应该死了才对,怎么会还有意识?
  他把手伸进衣服,摸上偏右腹的位置,伤口没有了。
  他不禁诧异:“怎么回事?”
  严若正惊叹于这一切时,外面依稀传进来几人的谈话声。
  “李哥,这样真的好吗?”一个女声问。
  一个男人回道:“今晚是绝佳的机会!错过了就不可能有了。”
  女声说:“可严若始终没做过那种事,以前不也拒绝了吗,要是他中途反悔……”
  男人喝止了那个女声,“闭嘴!我告诉你,今天如果他不去,咱们这辈子谁都没办法出人头地!”
  严若听到了自己的名字,有些好奇说话的人是谁,“那种事”又是什么事?
  正欲起身朝声源方向去看看,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室内的灯光对着啪的一下亮起,将他的眼睛刺了一下。
  随后,两个陌生的面孔闯进他的视线。
  严若脑子昏昏沉沉地问:“你们……是谁啊?”
  为首的男人面露震惊,后面的女人则诧异的捂住嘴巴。
  ***
  男人自称是严若的经纪人,叫做李建。
  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严若就被李建带着上了一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车里,说是要带他出去吹吹风。
  在路上,李建告诉了他很多。
  比如说,现在是2019年,而不是1989年。
  严若才知道,原来他居然没有死。
  不对,他死了,但是他又重生了。
  重生到了30年后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男人身上,这个男人也叫严若,今年21岁,是一个身在娱乐圈中二十八线的小艺人,要风没风,要雨没雨,进入娱乐圈好几年还惊不起一点浪花,拍过一部不知名的网剧,严若不太懂什么叫网剧,李建告诉他和电视剧差不大,严若点头,虽然不太懂,但是再问李建好像要发火了,于是他选择了闭嘴。小艺人严若事业运一直不好,甚至连健康运都不太好,一直没接到合适他的剧,终于好不容易接了一部,前不久却又开车撞树上,伤到了头部,到现在为止住院了快一个月。
  严若不禁感叹,这人的命途挺多舛的。
  ***
  说话间,车子已经停下了。
  严若跟着经纪人小心翼翼的下了车,生怕自己磕着碰着了这辆“高档”的车子。
  严若对面前的环境很陌生,就好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尤其是在他被这两个人带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夜店之后。严若看着店里华丽的装饰,心中的感叹足足升起两米高,脸上写满了看到新世界的表情。
  李建走在前面,旁边的女人小声朝他嘀咕着:“李哥,严若的这脑子怕不会被撞傻了吧?”
  李建摆出一个不好的脸色,小声回道:“管他傻不傻,能赚钱就行。”
  严若被带进了一间和外面一样装饰十分华丽,面积很大,但同时又很吵闹、充满了烟酒味的房间,他跟在李建身后,走到了一个正左拥男右抱女的男人面前。
  这人叫汪止,和严若一样是一名演员,不一样的是,汪止的名气是严若的无数倍,在娱乐圈里算是有着自己的一席地位。
  汪止没有什么演技,但是因为脸长得还算不错,所以拥有着一大批无脑爱护、维护他的粉丝。
  汪止靠坐在沙发上,俨然一副主角的样子,身上的扣子解开一半,衣服半敞着,左边的女人在他的胸膛上玩着画圈圈,样子妩媚到极致。
  严若看着这些画面,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伤风败俗。”
  李建笑眯眯地朝面前沙发上坐着的人说:“汪少,人我已经带过来了。”
  看到严若,汪止放开搂住旁边女人的手,身子不禁往前迈,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他右手指间夹着烟,另外一只手抬起严若的下巴,“之前喊你不是不想来吗,怎么今天又改主意了?”
  汪止是圈内男女通吃的类型,早先看到严若,就觉得严若的长相特别对他胃口,之前邀约过几次,每次都被严若严肃的拒绝了,还扬言“我不是那种人”。
  到头来,只是给的好处不够多而已。
  严若讨厌这人沾着烟味的手指,厌恶的将下巴从他手上移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李建就抢先道:“之前是严若不懂事,今儿不是过来给您赔罪了嘛。”
  汪止看着李建那幅狗腿样,满足的笑了笑,“行了,你走吧。”
  李建转身要走,严若跟着他也要走。
  汪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留下。”
  李建以为汪止在喊自己,转过身却看到跟着自己的严若,朝汪止狗腿的笑了笑,而后立马把人按在沙发上,小声道:“你不能走,你得留在这儿陪汪少喝酒。”
  严若有些急了,“那你呢?你不是要走了吗?我得跟你走啊。”他从一个陌生的地方转醒,第一看到的人就是这个自称是他经纪人的李建,对目前的他而言,李建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够跟随和信任的人。
  李建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面上却还是笑着,“你现在先陪汪少喝酒,我待会儿会来接你的。”
  李建好说歹说,严若才答应留下来。
  严若穿着一身薄薄的衬衫搭休闲裤,水灵灵的眼睛里带着困惑,皮肤嫩得好似要掐出水来,稍显单薄的身板让他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
  汪止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喝酒的初始,严若是自愿的,可到后面就不是了,汪止旁边的男男女女一直灌他。也不知道最后到底喝了多少,严若感觉自己的胃部开始翻涌,问了厕所的位置,捂着嘴巴就冲了出去。
  以前也不是没有喝过酒,也不是没有烂醉过,可现在和那时不一样了。
  那时有大哥照顾他。
  过多的酒精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头上的明亮灯光都开始恍惚,再宽阔的走廊都被严若走成了胡同小巷,突然间不知撞上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差点让严若往后栽去,幸好他及时抓住一条类似于带子的东西,他意识模糊的想看看自己抓住的是什么,抬头却看到了一个男人,男人脖子上的领带被严若抓着,深邃神秘的眼里透着十分明显的怒色,身体僵硬得很不自然,严若张嘴想说什么,结果喉咙却突然一阵发热。
  还没来得及说出完整的词,胃部就过度翻涌,几乎把今晚喝下去的酒全都吐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黎总!”男人旁边的小助理捂脸惊呼。
  黎垣看着溅在自己西装上的污渍,脸上的僵硬神色转变成愤怒和恐惧。
  黎垣,星宇娱乐老板,年纪轻轻就创办了星宇而且仅花了四年的时间就让星宇一跃成为同行业中的龙头企业,手中掌握着无数资源人脉,比任何一个一线明星都要有名;以及,有着无人能及的重度洁癖症!
  黎垣的洁癖,几乎所有A市的人都知道。
  小助理手慌脚乱的抽出大半包湿巾,黎垣颤抖着手接过助理递过来的一堆湿巾,下不去手,最后攒紧拳头将湿巾捏成一团,脱下外套,扔到一旁,声音里带着要戳死人的冰茬子,“烧了。”
  旁边的小助理颤巍巍抖着手,“好、好的。”
  吐过之后的严若胃里舒服了很多,想擦嘴手臂却被人架着,看着面前愤怒的男人,刚想说对不起,嘴巴刚张开就头一歪晕了过去。
  ***
  严若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淅淅沥沥的水声从不远处传来,他感觉头昏脑涨,眼前还有些模糊,但已不是烂醉的状态。过了一会儿,他的面前多了一个男人,是夜店里那个被李建喊作“汪少”的男人,只下半身围着一块白色的浴巾,严若正发着呆,这人就扑到了他身上。
  严若在心里懵逼了两秒,男人的手往下,就要钻进他的裤子,严若惊吼着将他推开。
  “玩情趣?”汪止挑挑眉,“也行,挣扎一点才好玩。”
  汪止又要扑下去,严若敏捷的滚开躲避开他,吼道:“玩什么鬼情趣!有毛病,你想干嘛呀?”
  再一次被躲开的汪止颇有些不爽,他扭头看向严若,话语中带着不屑,“你问我想干吗?”他嘴角勾起一丝戏谑,“当然是想干你!”
  严若心中突升一阵恶寒,眼看汪止就要朝他扑过来,他迅速扑腾起身,将手里的白色抱枕重重砸向汪止,而后快速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跑去。
  好不容易跑到门口,手刚握住门把要扭开,一只带着蛮力的手便横穿过来抵住了门。
  严若颤巍巍扭头,身后离他只有不到十厘米远的汪止露出了一个让他胆寒的笑容,“挣扎play到此结束,正剧开始。”
  他被汪止一手拽着往床边拖去,眼看就要到目的地,想到将要发生的事,严若浑身就反射性的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恶心的感觉从脑袋开始窜起,延至全身,就要冲出体内。
  不能这样,绝对不能就这样!
  突然,他眼睛微眯,抬手往后,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反抓住汪止的手臂,瘦小的身板里爆发出一股熟悉的力量,另外一只抓起汪止的后肩,双手同时使力,一个稳稳当当的过肩摔将汪止重重往地上砸去,趁着汪止倒地的机会,严若奋力跑向门口。
  汪止嘶吼着从地上起来,骂了一句脏话,跑过去吃一把抓住严若的衬衫,恶狠狠道:“操!想跑?没那么容易!”
  严若靠着门一个侧身躲避开了汪止,打开门,两手抓住汪止,再一个漂亮的过肩摔,直接将汪止摔出了门外。
  汪止以一个极其扭曲的姿势趴在地上,这下是真摔得疼了。要是此时此刻被汪止的粉丝撞见,估计他阳光偶像的形象就不复存在了。
  严若反坐在汪止身上,大喘了几口气,以一副和弱小身躯不相符的口气骂道:“老子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呢是吧?啊!”说着还往汪止的脑袋上扇了一巴掌。
  “严若,你他妈是不是不想活了?”汪止怒喝,可状况与语气相反,此时他的双手正被严若反剪在身后,动弹不得。
  “我呸!不想活的人是谁呢?”严若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仗势欺人的人,想到汪止的恶行,严若擒住汪止的手就一个使力。
  汪止面部扭曲,“疼、疼!啊!我去你……”
  “还骂人是吧?”严若更用力了。
  疼怕了的汪止终于闭嘴了,严若才稍微松了手。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想再跟汪止在这里耗时间,料汪止也不敢再动手,严若这才松开了他,离开了这里。
  汪止嘴角带着淤青,脸憋得通红,气急败坏的蹲坐在墙边,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颗白色纽扣,将那颗纽扣紧紧捏入掌中,顿时咬紧牙关,眼里迸发出恶光,“严若,你等着!”
  楼层一个掩蔽的角落,抬着摄像机的男人翻看着刚才拍下的照片,嘴角划起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角度。
  ***
  严若走出夜店,吹着冷风,被酒精侵蚀了的脑袋霎时清醒了许多。
  遭遇了店里的这一出,严若算是明白了,李建根本就不是什么所谓的好人。他们那个年代也有这种事,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为了钱都可以出卖身体。李建就想让他跟他们那个年代的男妓一样,出去和别人睡,赚钱。
  想到这里,严若就忍不住觉得真他妈龌龊。
  现在李建和李建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不能相信了,那么他孤苦无依的来到这个世界,还能够相信谁?
  严若突然觉得迷茫了,在这个陌生而未知的世界里,他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一眼望不到边的汪洋大海,不知道位置,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无路可走。
  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是一条提醒话费的短息。
  严若脑袋一个激灵,突然生出一个想法。
  在来的路上,李建已经教给过他使用手机的方法,严若脑子挺好用,学东西也快。
  严若翻出手机通讯录,这个身体的主人应该有认识的人吧,好朋友什么的,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和他亲近的人,或许暂时就能解决眼下的问题了。
  手指慢慢往上滑动,在看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严若停住了。
  看着上面的名字和名字后面的备注,严若的眼里燃起了希望的火苗。
  找到了,身体原主人的好朋友!
  严若深呼吸了两下,随后小心翼翼的按下拨通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