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穿越重生)——照来

时间:2019-07-13 10:22:33  作者:照来

 《穿书后我励志当男主》作者:照来

 
 
文案
 
段望穿进一本书里,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为了超越男主不惜堕入魔道,最后被男主一掌拍死的炮灰反派。
段望穿过去后,表示他确实要超越男主,但要摒弃原主的智障方针。
男主正派,他就要比男主还正派,最后踢掉男主,成功上位!
但后来——
小姑娘受了伤,哭唧唧喊疼,段望抢着第一个跑过去哄。
男主:“你管她做什么?”
段望当没听见。
男主往胳膊上割一刀,清清嗓子:“小望,我疼。”
段望看着哗哗往下淌的血:“……你够了。”
 
穆正(男主)X段望
前期冷漠后期追妻火葬场的攻X属性不明爱抽风冲动的受
强调:攻的真身是上古神兽獬豸。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望,穆正 ┃ 配角: ┃ 其它:
 
 
 
  ☆、虚伪(改错字)
 
  神界天帝宫宴厅,宫外星河闪耀,在墨蓝的夜空中缓缓流动着,宫内亮如白昼,各神仙身着广袖羽衣,在轻歌曼舞间推杯换盏,有说有笑,好不热闹。
  “听说了吗,那段望又不知搞什么幺蛾子,非要去司法天神殿里,还冠冕堂皇说什么,要去请教学习,简直是笑话!”一位上仙一边举杯喝酒一边说道。
  “小声点儿,”旁边另一上仙往大厅角落处看了一眼,挡了挡脸说,“当心被他听了去,毕竟是天帝的外甥。”
  “听去又如何?说他的还少吗?还差本仙这一句?”
  “你,”这位上仙说着往刚才那方向指了指,“是不差你一个,可那些谄媚讨好他的也不少,你看看。”
  “看什么看?脏了我的眼,段望这等低劣之辈,最配那些恭维。”
  ……
  段望坐在最偏处,还是将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勉强抑制住心里即将奔腾的草泥马,叹口气将手里的酒杯放到桌上。
  “诸位都散了吧,本神今日喝够了。”他淡淡道。
  身边一直在给他敬酒找话题的仙子们听了,都露出不满的表情。
  “神君,你以往能陪我喝五杯呢。”
  段望面露不耐,捏了捏眉。
  ”都聋了吗?退下。”一位身着华服的神女走近说道,她是段望的养母嘉灵神女,曾在天帝身旁伺候过很长时间,神仙虽不老不死,但还是能看出她已有些年岁了。
  众仙这下很干脆地全散了,嘉灵很满意地在段望身边坐下,身上的香味让段望还没舒展的眉头又皱的更深。
  “小望,怎么了,不舒服?”嘉灵问道。
  虚伪。
  “母上,我说过多少次了,您不用管我。”段望往一边躲了躲,这香味熏得他脑袋疼。
  “你这孩子,母上怎么可能不管你,”嘉灵神女说着拉过站在旁边的一位姑娘,“这位是迎月上仙,是位药仙,让她给你瞧瞧?”
  段望抬眼看了那迎月一眼,她着一身淡紫轻纱罗裙,曼妙的身姿若隐若现。
  药仙出了名的保守,女子更是连脸都很少露。说她是药仙,打死段望都不信。
  “不必麻烦。”他拒绝后便准备站起身,却被嘉灵按住了。
  “小望,不能这么不知礼数,”嘉灵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迎月,可是一心想着你。”
  段望只好看向迎月,对方眼波流转,主动在他身边坐下,脸上绽开妩媚的笑:“神君果然是风流倜傥,小仙若说想留下伺候您,不知神君可愿意?”
  段望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这香味比嘉灵身上的更可怕,呛得他恶心。
  迎月见他这样,有些不满,但脸上的笑容没变。
  段望咳完后,有些嫌恶地看了她一眼:“你一个药仙,想来给我当丫鬟?”
  话一说完,迎月脸上的笑僵住了。
  段望见状勾了勾嘴角。
  “……自是可以,迎月为神君做什么都愿意。”她咬了咬唇道。
  段望突然笑出声:“当真?”
  迎月有些慌,看了嘉灵一眼,点头:“自然。”
  “那好,”段望嘴角留着一抹笑,“把你的灵力给我。”
  “什么?”迎月猛然抬头看他。
  段望挑眉:“你不是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吗?”
  迎月瞪他好一会儿,眼眶都发红了,站起来就要骂他,嘉灵神女见状教训道:“小望,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快给迎月陪罪。”
  段望缓缓站起身,饮完杯中残存的一口酒,看着迎月:“你把你的灵力修为都给我,我就考虑纳你当个丫鬟使使。”
  说完推开嘉灵,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后面迎月哭了起来,段望撇了撇嘴,今晚过去,明天又不知该传成什么样了。
  他来这个世界已经五六天了,他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跟他同名的,好吃懒做屁都不会的,神仙。
  他想起原主的设定就忍不住叹气,这几天已经不知道叹了多少次了。
  段望,从小就娇生惯养,横行跋扈。天资极佳却不务正道,虽然长得好看精致,却总是横着一张脸,看谁都不顺眼,在整个神界臭名昭著。
  这就算了,他还摊上了一个从头到尾都在惦记他的灵力的养母,原主已经不知道被这个母上坑了多少回了。
  这个嘉灵表面上装得对原主比对自己亲儿子还好,但暗地里却可劲儿坑原主。
  原因无非就是亲生儿子资质太差,而段望却天资聪颖,灵力深厚,时间久了,嘉灵难免生出些不正当的心思。
  啧啧,可怜天下父母心。
  但他也可怜。
  原主真的是什么都不会,从小被惯得出门都是云车,吃饭恨不得让人喂着吃。这在普通人中间还好些,但在遍地都是神仙的神界,未免也太弱了。这些虽然大多是原主自己的原因,但跟这个嘉灵也脱不了什么干系。
  只不过原主傻不拉几的,什么都不知道,被嘉灵从头坑到尾。他既然知道,肯定不能再傻等着被坑。
  嘉灵偷了天帝的神器,专门用来渡取他的灵力,藏在了嘉灵宫里。
  她这五六天几乎都没有出门,这次天帝设宴,段望终于找到了机会,为了避免以后惹麻烦,先拆穿她再说。
  出了宴厅后,外面冷清了许多,嘉灵宫不远,段望也没让侍女跟着,迅速回去了。
  今日众仙神欢聚,宫里的侍女都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
  “公子怎回来这么早?”侍女围上来问。
  段望一声不吭,径直往前走。
  侍女们面面相觑,转而跟上:“公子,可有什么吩咐?”
  段望还是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加快了步伐。侍女们跟在他后面,越来越慌,等到他走到禁阁下面准备上去的时候,终于挡在了他面前:“公子,神女吩咐,这里不能进!”
  段望不耐烦道:“你们敢拦我便是死罪,现在去报信还来得及。”
  “公子!”丫鬟们都十分慌张,段望一把推开她们,径直上了台阶。
  丫鬟们确实不敢拦他,违背主子是死罪,尤其是段望这个最难伺候的主子,她们只好匆忙跑去通知嘉灵神女。
  嘉灵慌张赶来的时候,衣衫有些乱,来不及整理就匆忙上了阁楼。
  “小望!”嘉灵推开门,径直往里面走,看见放置在铜架上的玉匣时,还没松口气,脸上便又浮现出惊慌。
  她开始慌张在屋里来回翻找:“段望,你出来!”
  她将整个屋子都翻得乱七八糟,出了一身冷汗。
  “母上,在找什么?”段望这时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片玉板,语气关切地问道。
  嘉灵被他吓了一跳,看见他手里的东西时,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小望,你这是做什么?”
  段望看了一眼手里的玉板:“天帝舅舅找了那么久的玉匣,竟然会在这儿。”
  “什么玉匣,小望,”嘉灵脸上挤出温柔的笑,朝段望慢慢走近,“你说什么胡话呢。”
  段望瞥见她手心蕴满的灵力,迅速往后面退了几步,将手中的玉板伸到栏杆外面:“母上,我打不过你,但只要我手一松,这下面是什么地方,你也不知道吧?”
  嘉灵面露狠色,两人一时僵持着。
  “玉匣是神器,有盖子,则可以随意移动,没有,则不能,”段望笑笑,“没错吧?”
  嘉灵咬了咬牙:“你到底想怎么样?”
  段望收起笑容:“当然是揭穿你,做坏事,总得付出代价。”
  “你!”嘉灵脸上的笑意有些撑不住,“小望,我是你母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段望觉得好笑,嘉灵又道:“我平日里,对你百般关心,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小望,我是母上啊。”
  段望嗤笑:“那母上,你偷了我多少灵力?”
  嘉灵勉强掩饰着不可思议,深吸一口气,与他对视许久后,才颤着声音问:“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段望皱了皱眉,思索后道:“从你偷神器的时候?”
  “不可能!”嘉灵有些失控道,“不可能,你那时不过……”
  她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段望却笑道:“我那时不过六七岁,母上,都十年了啊。”
  嘉灵眼神复杂地看着他,还没做什么反应,下面突然嘈杂起来。嘉灵慌得头皮发麻,瞪大眼睛去看,只见下面围了许多神仙,都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嘉灵有些惊恐地看向段望,段望也往下面看了一眼:“还真是快。”
  原主十分会作,得罪了大半个神界,那些没被他得罪的,也都对他的英勇事迹耳熟能详。他还能在神界混成这样,也就全靠天帝对自己干妹妹那一点情分了。天帝也一直对这个干外甥一忍再忍,所以众神早就想找个够大的罪名给段望扣上,赶紧治了他的罪拉倒。
  那些侍女去报信,只需“段望擅闯禁阁”这一句话,就够带来不少看戏的。
  唉,这些神仙也是够闲。
  段望刚扭过脸,嘉灵却被逼急了,趁他尚未反应过来迅速朝他扑了过去。段望本就什么法术都不会,空有一身灵力却不会用,被她逼退好几步,后背磕在了栏杆上。
  嘉灵趁势去夺他手中玉板,段望反应过来堪堪躲过她的手,他没想到嘉灵会当着大家的面跟他动手,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母上,你这一动手,事情可就瞒不住了。”他有些吃力地说,他现在与凡人无异,嘉灵身上的灵力逼得他胸口闷疼。
  嘉灵却丝毫不惧:“儿子,他们是来看你的笑话,你说,你我之间,谁更像会偷神器?”
  段望瞪了瞪眼,嘉灵见他这个反应,面露得意:“你终究斗不过我。”
  段望却轻笑一声,随即松了拿着玉板的手。嘉灵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玉板迅速坠落消失在夜空的云间,下面众仙也跟着惊呼了一声。
  嘉灵一脸震惊,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扔神器:“段望!”
  段望被她吼得耳朵里嗡嗡响:“母上怕是忘了,匣子里全是我的灵力,一试便知。”
  嘉灵听了登时气急败坏,灵力一时变盛,竟逼碎了段望身后的栏杆,段望还没反应过来,便觉背后一空,整个掉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了,希望能把这个故事讲好。
感兴趣的小天使点个收藏叭。
 
  ☆、是我
 
  他正想着该怎么办,却突然有一股力量扯着将他救了上来,扔在了宫殿外的平地上。
  来人正是天帝,面容是凡人五六十岁的模样,留着稀疏的淡白胡须的脸上满是不悦,正有些嫌弃地瞥着段望。有侍卫通报说事关神器,他正准备离宴,便迅速过来了,恰好顺手救下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外甥。
  “怎么回事?”天帝的声音浑厚透着庄穆。
  毕竟是神仙之躯,摔这一下不会受伤。但也好不到哪儿去,段望呲牙咧嘴站起来,连对方是谁也没顾得上看便道:“家暴,谋杀。”
  天帝冷冷喊了他一声:“段望。”
  段望身上的疼痛缓了缓,才注意到原来是天帝,心道来得恰是时候,对视几秒后,当即变乖:“舅舅恕罪,是小望失礼了。”
  天帝只是看着他不说话,段望又道:“舅舅,您一定要为小望做主。”原主才十七,还算是个孩子,只要卖卖可怜装得乖一些,他相信天帝肯定不会不管。
  天帝皱眉:“到底怎么回事?”一边说一边让侍卫过去将嘉灵叫来。
  段望往禁阁的方向看了一眼,嘉灵还站在阁楼上,一动不动。
  他道:“母上偷盗神器玉匣,渡取我的灵力给初沉……”初沉就是嘉灵的亲生儿子。
  他还没说完,天帝就打断了他:“你是说玉匣?”
  段望点头:“没错,您找了多年的玉匣,一直在那儿。”他往阁楼那边指了指。
  方才围观的诸位神仙这时都赶了过来,纷纷给天帝行过礼后,都站在旁边等着看戏。
  段望毫不介意,他从前就是被看笑话长大的,早就习惯了。
  天帝迅速命侍从去取,段望却道:“拿不过来,匣盖被我扔了。”
  “什么?”天帝瞪他,“你竟敢……”
  段望解释:“当时情况紧急,母上她恼羞成怒要抢,小望也是迫不得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