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狼子无心(玄幻灵异)——未必满座

时间:2019-07-13 10:20:25  作者:未必满座

 

 
 
《狼子无心》作者:未必满座
 
文案
仙侠背景人妖爱情故事part2.
稳重宠溺书生攻×傲娇炸毛狼人受
稳定日更,更新时间每天上午11:00
1V1&HE&甜
攻受互相陪伴,彼此温暖,然后顺理成章爱上对方,剧情俗套且甜但并不傻白,温柔治愈
排雷:第一人称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励志人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念君(字如玉),温言 ┃ 配角:反正就是有很多啦 ┃ 其它:甜文 
 
 
 
第1章 百年过人事已非昨
 
四下是无边的黑,周身是刺骨的冷。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方暗无天日的冰冷潭水下,被封印了多久。
 
  我们妖族虽与人类共居于世,但有头有脸的妖族都会圈出一片自己的地盘来避世隐居,并不与凡人来往。
  当今最著名的三大妖族——九尾狐族,鲛人族,还有就是我们雪狼一族。
  九尾狐仙居于东之青丘,鲛人族居于南之深海,我们雪狼族则选择了北之冻原——北荒。
  小时候,我对家乡这种极寒的环境颇为满意,因为几乎没有人受得了这里极寒的气候,所以我们总也清静。
  可现在,我却是恨不得这北荒能立马改天换日,变个四季如春的模样。
  ——因为我实在是冷的承受不住了。
 
  多年前,我曾与一位凡人公子相爱。而这,被我族的族长,也就是我的大哥,视为令家族蒙羞的不耻之事。
  于是,作为惩罚,我被封印到了全北荒最寒冷的地方——我现在呆的碎冰潭。
  我并不知道我的族人们用了什么法宝,竟封死了我所有的灵力。让我整个人悬浮在这冷的钻心蚀骨的潭水里,却不能运用灵力逃出这里,甚至是让自己稍微暖和一些。
  而更为可怕的是,在这煎熬无比的漫长时光里,我的意识一直都是清醒的。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丝丝阴冷的寒气像一条条毒蛇般疯狂的往我的骨头缝里挤,我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关节都像是有几万只蚂蚁在肆虐的啃噬,生不如死。
 
  可我周身的灵力都被封印着,这样让我连自尽都无法完成。
  我每个痛苦不堪的日夜都在心里哀叹,我的族人们,怎么会有这么狠的心。
  且在这生不如死的寒冷中,我还渐渐地发现,这邪门的封印居然还能驻颜。
  我虽然已经忘了在这潭冰水里泡了多久,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没有一丝老化。
  这么久以来,我所有身体机能都还和刚刚被扔进这潭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不老不死,就意味着我将要永远在清醒中慢慢的感受着这生不如死的痛苦,品尝着漫无边际的绝望,这岂不是太惨了?
  我当年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凡人,怎么就要落到这个下场?
  但绕是如此,我也不想放弃自己,不想放弃心里那丝万一还能再见到我的爱人的希望,我真的不甘心。
  即使,这丝希望渺茫如一缕挂在山洞口的蛛丝,一阵风过来都能把它吹的不知所踪。
  既逃不出去,又无法死在这里。
  我也只能日日夜夜的靠着还能再见到我的爱人这丝微茫的希望,苟延残喘在这黑暗无边的刺骨寒冷里。
 
  突然,我嗅到了一丝血腥味。
  狼的嗅觉是十分灵敏的,可一开始,我真的以为,这是我被封印了太久而出现的幻觉。
  直到我在水里抬起头,我看到有一支白玉.洞箫,落进了潭水里。
  那箫尾上系着一抹鲜红色的流苏,一下子就刺进了我的眼睛。
  想都没想,我就接住了它,待我看清了它后,我惊呆了。
  这竟然是我当年的法器——月华!
  我忍不住攥紧了它,端详了好一会儿。
  我发现在这白玉里竟然有一丝诡异的沁血,正慢慢的从玉的肌理中渗出来。
 
  我的法器当年自然是没有来这碎冰潭给我陪葬的,我的族人们把我封印在这鬼地方之后,也不知道拿我的宝贝做了什么,竟然把这上好的纯净白玉糟蹋成了这副模样。
  我正要恼,却突然想到,除了我们雪狼一族的族民,基本上没有人扛得住北荒的极寒,更别提还跑到这最冷的碎冰潭边来给我送法器了。
  那么外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正苦思冥想着,这箫身里丝丝缕缕的沁血竟然慢慢的渗入了我的手心里。
  再然后,不等我反应,我就感到了一股久违的力量充满了全身。
  我的灵力……解开了……?!
 
  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箫里的沁血已经不复存在了,箫已经变回了原来纯净的冰白色。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来不及细想了,先从这鬼地方出去了再说吧。
 
  我运转着一股灵力带着自己开始往上浮,刚刚把头露出水面,我就又恨不得立刻钻回水里。
  虽然说北荒这破地方常年天寒地冻,根本没有什么四季之说,但硬要让我判断一下的话,这时候也一定是冬天。
  一阵儿小风刮过来,吹在我还沾着潭水的湿漉漉的脸上,就像是一片刀刃贴着我的脸颊在割我的皮肉似的,我就差惨叫出声了。
  但现在惨叫也不会有人搭理我的,我还是得自己硬着头皮往上游。
  我又浮出来了半个身子,勉强睁开眼睛瞅了瞅哪边的岸离我更近,说真的,在水下泡了不知道多少年,就算能见些光那也是极其微弱的,刚刚爬上来就面对着一望无垠的雪白色的冻土,我差点儿被晃的泪流满面。
  好不容易爬上了岸,我抖了抖身上的冷水,又尝试着运转灵力烘干了衣服。
  我真的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这种力量了,它让我觉得陌生,熟悉,震撼,又欣喜,复杂的感情混杂着灵力流如一只挣开了多年的束缚的猛兽般在我的血液里狂奔开来,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我这些族人真是够狠,他们当年把我扔到这湖里的时候,把我扒的只剩一层单薄的素色中衣,哪怕是现在消耗灵力给自己暖着身子,也还是有些遭不住,权衡之下,我决定还是赶紧跑回家去穿件大氅。
  我抱紧了自己,把我的月华别在腰间,加快脚步朝我们家——白雪洞的方向走去,却在半途中路过了我们家族的陵园。
  “……”
  虽然说我早就想和这群惨绝人寰的疯子们断绝关系了,但是路过家族的祖坟时,我还是很想进去看一看的,倒不是说祭拜他们,我就是想知道过了这么多年,把我和我苦命的爱人折磨的痛不欲生的那些人死了没有。
 
  走进去一看,我差点儿没惊得一个趔趄扑到离我最近的那块儿碑上。
  这些碑的数量起码比我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多了整整一倍,照这个架势来看简直就像是被人灭掉了全族……
  哎哟我的妈,我赶紧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朝那块儿差点儿被我撞了的碑石鞠了几个躬。这才敢凑过去看个仔细,那碑上刻着的主人名叫柒夜,旁边还刻着什么表弟陆离立,我寻思着这孩子混的可不大好,竟然是表弟给收的尸。
  不过我并不认识他,只好继续往前去看看。
  方才那害怕倒不是说我怕这里会诈尸什么的,这些人活着的时候折磨我到那种地步我都挺过来了,死了我就更不怕他们了。
  我的胆子还是很大的,都说什么熊心豹子胆,那绝对是愚蠢凡人们见识浅薄才编造出来的狗屁成语,作为一匹雪狼,真要比胆子的话熊豹虎狮都得叫我声祖爷爷。
  当然了,我的爱人他可不是这样愚蠢的凡人,他是这世间最有才气,风华无双的玉面书生。
  方才那个柒夜独占了最外层的一排,再往前走,我发现二三四排的人,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
  直到第五排,我才瞥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景宁。
  “……”
  景宁——是我大哥洆言的儿子。
  大哥是长子,一出生就担负着接任族长的使命,因此从小性子就严厉的很,景宁便常常不敢与大哥亲近,小时候总爱像个小跟屁虫似的粘着我,一口一个“三叔”喊的极亲。
  当年我被执刑锁住周身灵力,投入碎冰潭封印起来的那年,他才只有十一岁,也难怪他旁边的这些人我都不认识。
  果然,再往前看了一排,就是我大哥洆言和二哥沁言的墓了。看到“沁言”二字的时候,我感觉我的眼睛仿佛被刺痛了一下。
  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些碑应该是一排一代的吧……那么……
  “……”
  所以说,从我这辈儿往后数,后面那五排都是我的小辈吗?
  在我被封印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家族都已经更迭了五代了……?
  那我起码得在那见鬼的潭子里泡了一百年了吧……
 
  这么一想,我才发现我连自己现在几岁了都不清楚,被封印在碎冰潭里,根本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反正我只记得自己被封印的那年,才刚及弱冠。
  这么再一想,我刚刚认认真真鞠了几个大躬的那位,都已经是我来孙辈的人了……?
 
  刚刚从那鬼地方爬上来,冻的像条狗一样,还傻了吧唧的上来就给自己的来孙鞠了几个大躬,这可真是丢人丢到祖奶奶家去了。
  我不敢再多想,深吸了几口冷气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后裹紧了我那单薄的有些可怜的中衣,快速的往白雪洞赶去。
  一路小跑着到了洞府门口,我又驻足在门前不敢进去了……
  就冲刚才陵园里看见的场景,我的来孙都已经入了土,那我现在跑回家,看到的恐怕得是我的晜孙或者仍孙了吧……
  我总不能一进去就直接喊我是你们烈祖爷爷吧……
  但想了想,我还是硬着头皮往里走了。
  我这可怜的单薄中衣真的是没法抵挡家乡这近乎变态的极寒,再不暖和暖和我可能会直接被冻到去世,要说一只雪狼被冻死在了北荒,那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下奇闻了,而且还是一个在碎冰潭泡了百年都没死,一上岸反而被冻的断了气的千古奇闻。
  不合适,的确不合适。这么一想我就觉得,比起被天下人拿来编成茶余饭后的奇闻笑料,我还不如直接去跟我的孙儿们套个近乎先。
  然而,待我进了洞,我才发现,这里竟然空无一人……
  我们的白雪洞很大,七拐八绕的像个迷宫,每个转角都被做成一间屋子,可我在里面转了个遍,也没发现这里还有什么生命的迹象……
  难道说,我们雪狼一族被什么人灭了满门……?
  我怕自己是在水里泡了太久夜视功能都废了因此看走了眼,忍不住燃起了一道掌心焰,想照个亮再看看,可火光映照下的景象与刚才并无不同,且这里怎么看都像是有激烈的打斗过后留下的痕迹,却又像是被人仔仔细细的收拾过。但我思前想后都找不出原因,索性就不想了,总之这些人活着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他们害死了我的爱人,还把我封印在寒冷刺骨的碎冰潭里那么多年,如今他们这样被人一锅端了老巢,我倒觉得是活该。
  凭着记忆,我来到了我原来住的屋子里。
  果不其然,朱红色的封条还紧紧的贴在我的门上,大抵是我那些族人认为我当年痴迷于一凡人男子是极其伤风败俗的事情,只处理了我们还不够泄他们的愤,就连我住的屋子都要封死了不许后人再居住。我叹了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多么不详的怪物呢。
  我揭开了屋子的封条,推开门走进去,发现我的东西竟然都没有被动过,这倒是让我颇感震惊。我原以为,他们怎么着也得把我的东西都砸个粉碎再烧成了灰埋起来最后盖个封印什么的呢……
  在这漆黑一片的老屋里,我并没有去点燃烛台,只是随手披了件可以称之为古董的一百多年前的大氅,然后抱着自己的膝盖蜷在了床上,随着无边的黑暗,沉没在了自己的回忆里。
  我的爱人,已经不在了。
  这世间最有才华的书生都不在了,已经没有人读书了。
  我还点什么灯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终于开啦嘿嘿嘿,撒娇卖萌打滚滚求收藏求评论~
  顺便给大家解释一下这个开头,那支白玉.洞箫叫“月华”,原本是我们温言的法器哈,这本是发生在同系列的第一部《狐言祸水》一百年前的故事,白玉.洞箫“月华”第一部里面的受受九尾狐仙投进湖里的,不过不影响这本的剧情,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我的专栏看看那本《狐言祸水》
  会一直写下去,永远爱大家
 
第2章 皎如玉树英气逼人
 
这日是十五,又到了族中每月一次的家宴了。
  我们每月都会办一次全体族民参加的家宴,听起来正规严肃,但其实具体流程不过就是中午大家在玉凉山脚下摆个席,吃肉喝酒,酒足饭饱后的下午就载歌载舞的联欢,等到了晚上再一起爬到山顶上,对着一轮又大又圆的月亮尽情的嚎叫。我们狼族到了月圆之夜,总是异常兴奋的。
  这么听起来,家宴应该是很爽的,但其实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
  反正我每次除了无聊和压抑,完全没有其他感觉。因此对这种毫无意义的聚众联欢活动,我是能逃则逃,每次都想方设法的溜到北荒外去玩儿一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