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曦澄】隐琳琅(魔道祖师同人)——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时间:2019-07-13 10:14:08  作者: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魔道祖师同人)【曦澄】隐琳琅》作者: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第一章 
  封棺大典结束后,聂家以慰劳之名,准备了相当盛大的晚宴,宴请各位仙门家主。
  蓝曦臣没有出席。
  据说他在封棺结束后,就立刻回了云深不知归处,留下一脸无奈的蓝启仁为蓝家代表出席。在座的这些玄门世家,无不在背后议论纷纷。
  不过,这些和江澄都没有关系。
  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扶持金凌坐稳了金家家主之位。金家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此时因金光瑶之事,名誉一落千丈,许多元老居然妄想趁此机会落井下石,利用金光善与金光瑶来攻击金凌,认为此脉血统不适合再任家主。另也有一些,虽无取而代之之意,但眼见金凌年幼,竟然起了控制金凌,来个垂帘听政的心思……
  思及此,江澄忍不住冷笑一声。
  “舅……舅舅?”
  一旁的金凌被他这一笑,吓得心下一紧。
  江澄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这倒霉孩子,偏遇上金家这些豺狼虎豹,现在也不知是该嫉妒蓝家那般全家上下一心的团结,还是要羡慕干脆如自己这般全家被灭得一个不留来的省事。
  正想着,聂怀桑捧着酒杯朝他们的位置走过来。
  “江宗主,此番辛苦了。”
  江澄起身回了一礼,饮了一杯。聂怀桑等侍女为自己重新乘上酒,便又笑吟吟去给金凌敬酒。
  江澄皱着眉头看着聂怀桑,竟是一点也找不出之前那般一问三不知的怂包样。
  可怕…………这个人,不得不防。
  酒过三巡之后,宴会的气氛也活络了些。宗主们也开始聊起了家常。有人问起:“怎么不见姚宗主?”
  “唉?我典礼前还看到他与蓝宗主和蓝先生在说话呢。”
  蓝启仁点了点头:“他道家中有事,先走一步。”
  此时另一位宗主说到:“他也是可怜,唯一的独生子,竟碰了那伽芙蓉之花!”
  席间顿时一片惊讶之声。
  “这伽芙蓉之花,早在温家那时候,就被认为是邪魔妖花而在全境根除……”
  “唉,沾染了这魔花,别说自己这辈子废了,往往会牵连全族,我看姚氏啊,还是尽快斩草除根…………”
  “唉,怎么可能,若不是姚家全家上下过分溺爱纵容,那好好一个仙门公子,怎么变成这样……”
  “咳咳……”似乎有些听不下去,蓝启仁咳嗽了几声,那几位宗主知道蓝家素有背后不可语人是非的家规,便也渐渐平息了。也不知是不是为了转移话题,蓝启仁向席间一位颇有盛名的老宗主问到:“请问,左宗主可有听闻,最近有哪家的孩子显了地坤之征?”
  原本对这些闲言碎语不感兴趣,只是默默听着的江澄,猛的喉头一紧。
  左宗主摇了摇头:“未曾听说。”
  修仙世家,自古以来,就将为修仙者分为三等。
  天乾,和仪,地坤。
  芸芸众生,多为和仪。生为天乾者,数量极为稀少。而生为地坤者,又比天乾少上一半。
  只有那些能在15岁前结出金丹的修道者,才会在15-16岁间显征。然而实际上,几乎所有修道者都不会经历这个阶段,因为只有天乾与地坤的血统结合,才有几率生下天乾者。若是父母中有一方为和仪,哪怕另一方是天乾,那么生下来的孩子,也只能是个和仪了。
  为天乾者,无论男女,修为、灵力、资质、力量容貌等等,皆比和仪高了不知多少倍。一个家族中若是有一位天乾,那很快就可以跻身高等的修仙世家行列,名扬天下。
  至于和仪,那便是一般修仙者的代名词了。修仙者在16岁后没有显征,便可知自己为和仪了。和仪中唯有女性能受孕,因此一些没有地坤配偶的天乾,最终也会和和仪女性结合,生下孩子。不过,即便是和仪,当中资质也分三六九等,天资高者虽然不如天乾,却也能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其中最有名的,莫过夷陵老祖魏无羡,虽是和仪之身,名号却比大多数天乾更响亮。
  而地坤,那可堪称是珍宝中的珍宝了。
  为地坤者,无论男女皆可受孕,若与天乾结合,十成有五成,能生下来天乾。即便生下的是和仪,资质也会比其他和仪高一截。地坤数量很少,也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生下地坤。天乾与和仪,和仪与和仪,和仪与地坤,皆有概率生下地坤。哪怕是最微末的无名散修,若是显了地坤之征,都能让那些高高在上的天乾家族来争得头破血流。最终往往是最强大,最有势力的家族,抢到了这个地坤,便轰轰烈烈,风风光光的接了回去,从此像宝贝一样藏在自家仙府最深处,一辈子只需生儿育女,不愁吃不愁穿,连着地坤全家都能成为各大仙家的座上宾。
  然而地坤数量之少,少到何种程度呢?
  少到这一代,竟然一个地坤也没有。
  是的,上至三大家族,下午流浪散修,在这二十几年间,竟然是一个地坤也没有显征。
  这可愁坏了那些有天乾的修仙世家们。
  此代未婚的天乾,虽然不多,却也有七位。
  其中最有名的三位,便是今天被彻彻底底封进了棺材的聂明玦,和蓝家那对美名于世的双璧。
  且不说聂明珏已成凶尸,而蓝家这对双璧,原本另其他家族羡慕不已,谁知其中一个蓝忘机,去和魏无羡搞了断袖,别说能不能生下天乾,这下子连孩子都没可能有了。
  也难怪蓝启仁急得头发都白了。
  但也别说蓝家,其他那几个天乾家族也是急得犹如热锅蚂蚁,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天乾,若不能娶个地坤延续上等血脉,那岂不是愧对祖先!
  “蓝先生不必着急,说不定是缘分未到呢?”聂怀桑连忙安慰道。
  其他宗主也连连称是,其中一位说道:“我说啊,保不准是那夷陵老祖搞了什么鬼。”被江澄和金凌同时瞪了一眼后,连忙改口,“不过现在他回来了,我看着又不像……”
  其中一位也说道:“必定是因为以前温家豪取强夺,惹怒了老天……”
  又有一位说道:“唉,泽芜君这回是被金光瑶害得够惨,若能有位地坤来为其冲一冲喜就好了。”
  听到金光瑶,金凌抿紧了嘴唇。蓝启仁叹了一口气,向在座的宗主们抱拳到:“若是在座各位,有了地坤的消息,不论身家根基,请一定来相告。我在此,先行谢过各位。”
  众人连忙回礼:“蓝先生客气。”“应该应该。”“义不容辞。”
  江澄默默的听着耳边的对话。他素来不喜欢加入这样的闲谈中,因此也无人对他的安静觉得奇怪。他只是冷眼看着这些仙门世家传杯递盏,相互敬茶敬酒,好不热闹。
  他也执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心中却在无声的大笑。
  倘若他们知道,在这席上,在他们面前,就有一位地坤,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第二章 
  时光匆匆。
  转眼间,封棺大典也已经是好几个月前的记忆了。
  暮色渐染,江澄坐在自己的书房,正看着眼前一封装饰华丽的信件。
  “宗主,该用膳了。”
  主事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位侍女,一位捧着江澄平时用餐的小桌,一位提着食盒。
  江澄朝她们点点头,让她们把饭菜放到平常的地方,然后将那封漂亮的信递给了主事。
  “你看看。”
  主事接过信件,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待侍女退出去后,才开口道:“重选仙督?”
  江澄点点头:“不错,商河贾氏召集了方山白氏等十多个修仙世家,要求重选仙督。”
  “他们还没吃够金光瑶的亏啊……”主事看着信摇了摇头,接着神色却严肃起来,“他们想要重选仙督,为何要联名送上拜帖,来云梦拜访宗主?”
  江澄没有说话,微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现下小金宗主还小,蓝宗主已闭关许久,各界皆传言他要步上父亲后尘,曾经的三大世家,现在就宗主您……”主事猛的抬头看向江澄,“莫非,他们是想要宗主您来…………”
  江澄迟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会,他们可没那么好心。只怕…………”
  说到只怕,江澄便停住了,只轻轻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主事也只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过了半晌,才又听江澄缓缓说到:“商河贾氏,我记得就在清河聂氏旁边,当年聂明玦死后,聂氏衰弱,商河贾氏便渐渐脱离了聂氏,这几个月,聂怀桑重振清河,想必是这只老狐狸,又夹着尾巴跑回来了,想要立功赎罪了。”
  自那日他们在云萍观音庙与金光瑶一战后,聂怀桑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是那畏畏缩缩,期期艾艾的模样。不仅将封棺大典主持得完美无缺,过后更是一件一件,将金光瑶当年犯下的恶事挖了出来,例如惨被灭族的何素一家,在他纵容下被薛洋满城变为尸人的义城等等,不仅为蒙冤者平反,超度阴灵,并且耗费大量钱财,找寻并照顾那些因为金光瑶而家破人亡,只能亡命天涯的幸存者。
  这些举动广受赞誉,街头巷尾无不交口称赞,因此许多能人志士也自愿加入聂氏,为聂怀桑办事。
  短短的几个月,聂氏便有了东山再起之势,恐怕用不了几年,他便能重回当年荣耀。
  江澄的心中微微蒙上了一层阴影,他不怕聂家重回仙首之位,但却必须堤防任何射向江氏和金凌的暗箭。
  啧了一声,江澄对主事说:“你去回信,说我江晚吟对重选仙督一事没有兴趣,看他们怎么反应,再来回我。”
  主事立刻点头,江澄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他们估计,也会送信给金氏和蓝氏。如果不是同时送,就是在我拒绝之后送。你派些人盯着,留意他们是把信送给金凌,还是送去给金家别的什么人。蓝氏那边……我想蓝曦臣应该也不会接受重选仙督的提议……然后你再安排几个看起来粗鄙一点的人,伪装成乡下的散仙,到这几个家族的地盘上去走走,看能不能探出点什么。速度要快。”
  “属下立刻去办。”得了宗主的命令,主事立刻答应,正要退出时,却又被江澄叫住。
  江澄拿起纸张,哗哗写了一排字,递给主事:“你派个人,帮我查查药房里这些药材还有多少?然后让他叫药房的人来回我。”
  主事接过纸张,退出房间。江澄又靠着桌案,一边思考着怎么应付近来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一边无意识的敲着桌子。
  只不过一会儿,药房掌事亲自将江澄写的条子送了回来。江澄随口问了几种药材,最后才绕到了他最关切的一种草药上头。
  “这一季的月宁草,都收到库中了吗?”
  “回宗主,”药房掌事低着头说到,“今年的月宁草已全部采买完毕,最后一批月初就送来了,质量很不错,属下已经妥善保管在药房中。”
  “好,下去吧。”
  药房掌事退下后,江澄才拿着条子,挪向书房旁边他用餐的小隔间。
  以前,家里还有五口人的时候,一家都在饭厅里用餐,到后来,只剩江澄一个人了,他也懒得独自坐在空空荡荡的大厅里吃饭,便在书房旁辟了个小房间,专门拿来用餐。
  江澄动着筷子,眼睛却没有离开那张条子……确切的说,没有离开上面的三个字。
  月宁草。
  对江澄来说,那是命一般重要的草药。
  修仙世家皆知这种仙草可平心宁神、去病驱魔,却不知它对于抑制地坤的情汛与气味……也有奇效。
  这么多年来,江澄就是靠着它,瞒天过海,隐藏住了自己地坤的身份。
  但这种草最有名的,不是它的疗效,而是它的成长环境。
  它只在虔州陡水湖中的小岛上生长。必须是干净的,妖兽鬼怪从没有碰过的土地。只能由待字闺中,没有与男人亲近过的女修才能种植。每七天内必须照到月光,若连着七日未照到月光,立刻枯死。这样照顾半年,由种下的女修亲自浇水灌溉,其他人不能接近。采摘的时候,也只能是那位女修,而且必须是月日交替之时,在月光还照得到的时候摘下,半个时辰内必须放到阳光照得到的地方,晒到当日太阳落山,才方可入药。
  这种草一年只长这一季,一季折腾大半年,稍有不慎便颗粒无收。因此,尽管药效很好,但少有人种植,大多数仙家都使用更平价,更容易获得的药草来代替它。
  当年江厌离为了弟弟,借口是自己需要草,好不容易在陡水湖买下了两块无人踏足的小岛,专门安排人种植月宁草。她过世后,这两块地便由江澄接手,每年花大价钱安排人种植照顾。
  抑制情汛和气味的药方,是从江澄的外婆那得来的秘方。其他草药尚可,唯独这月宁草,万不可缺。
  江澄反复确认了一下草药的数量,今年收成很好,如果只按照现在的用量,用到两年后都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样江澄便安下心来,心里想着几日后便安排配药。不料这一顿饭还没吃完,外面突然就吵嚷了起来。
  江澄立刻放下碗筷,只见一个门生冲了进来:“宗主!宗主!不好了!”
  “吵什么!”江澄呵斥到,“出了什么事!”
  “派去桐柏山的人回来了,但……但除了虞大哥!其他人都……都被杀了!!!”
  “!”江澄脸色猛的一变,立刻抓起三毒快步走出房间。
  此时余晖已散,莲花坞大门内却是一片不正常的喧嚷,江澄的脸沉得可怕,他刚走下台阶,就看到一群人扶着一位中年男子正缓缓走来,身后跟着几位门生,用竹床抬着几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每一个都神色凝重,充满恐惧。
  那中年男子抬头看见江澄,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宗主!”
  “到底怎么回事!”江澄面色阴冷,手却将中年男子扶了起来,低头一看,却发现男子的左肩缠了重重的纱布,整条左臂已经没有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