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穿越重生)——小猫不爱叫

时间:2019-07-12 16:41:22  作者:小猫不爱叫

   =================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 》作者:小猫不爱叫
  文案:
  程欢当了二十多年的精英,意外死亡后,绑定“共享系统”,每个世界都有n个许愿人,但是执行任务的就他一个。
  然而最悲剧的还是程欢穿越的身份,一个赛一个的极品,就没有一个看起来能寿终正寝的。
  【豪门抱错之灰色生死恋】穿成吃喝玩乐五毒具沾的豪门假公子哥,转头看见身后跟着两个抹着眼泪盼我走上正路的老父亲。
  【八零年代扶弟魔】穿成整个县城最浪的二流子,发现家里有七个姐姐等着我给她们养老送终。
  【垃圾班的学渣校霸】穿成学校里好学生们口中校园暴力的噩梦,又面临学校劝退,我不得不带着我二十多个嗷嗷待哺的小弟一起考上大学。
  你所有走过的错路,都是我代替你登上人生巅峰的垫脚石。
  1v1,主受,爽文,怼天怼地颜好护短戏精受vs可盐可甜可霸气可糖精的温柔攻
  注:1,本文所有世界,一律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_(:з」∠)_,
  2,谢绝扒榜,作者玻璃心严重,谢绝ky和骂街,如果你骂我,我憋不住了可能会掏出祖传的表情包糊你,别说我没有素质。
  3,文中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文中世界,不代表真实世界,别自己脑补带入,这锅我不背!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欢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豪门抱错(1)
  “怎么办?会出人命的!”
  “完了,这下彻底完了。不逃就好了,快回去,我们快回去!”
  “程欢,你他妈就是个废物!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我弟弟要被你害死了!”
  嘈杂的吵闹一刻不停的传进程欢的耳朵,撕心裂肺的哭声里透出的绝望和彷徨几乎要把人的心撕开了再揉碎。
  程欢被人推搡着,后背重重的靠上了墙壁,剧烈的疼痛让他呛咳了几声。接着他睁开眼,却只看见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脸色青白却喘息剧烈的少年。
  急性心力衰竭,必须立刻急救!
  程欢是个很有名的战地医生,面对病人他本能的想要上前,却被守在床前的高个子少年一把推开。
  “滚!”
  又是一个趔趄,程欢手脚乏力,一个没站稳狼狈的摔到在地上。紧接着,一段陌生的记忆陡然涌入脑海。他终于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里不是他熟悉的世界,这个壳子也不是他的,而是他绑定共享系统后穿越的第一个任务世界。
  勉强从地上站起来,无力的手脚和混沌的脑子让他的思考能力变得极其缓慢,可这种无法抵抗的状态,却非常适合他快速接受原身的记忆以及这个世界的剧情。
  只能说,不是每一个作死的极品都是自己想死的。
  这个世界是由一本渣攻贱受狗血虐文搭建而成的世界,结局还是BE。
  整个故事围绕着一个叫聂晓的会所“少爷”展开。可惜程欢穿越的这个原身,既不是渣攻齐未明,也不是什么深情男配,而是里面导致聂晓和齐未明虐恋最终失败的同名极品炮灰。
  最终死无全尸的那种。
  而更坑爹的还是齐未明和原身之间的关系。他和原身竟然是豪门和平凡中医家庭彼此抱错的孩子。
  原身应该出身平凡,却意外在豪门娇宠长大。一直到他二十岁生日那天早晨第一次见到齐未明的照片,噩梦开启了。
  “看见了吧!这个才是舅舅的亲儿子,你就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
  孩子抱错这件事爆发的突然,原身还没反应过来,程父就因为想赶紧看见亲生儿子丢下了彷徨的原身,立刻出国去寻找正在国外听讲座的齐未明。而程家一个一直看程欢不顺眼的表弟为了讨好真表哥,干脆想了个法子,借着醉酒哄原身吃了几颗摇头丸,然后鉴定一出,不等人反应过来就把他抓上了去戒毒学校的车子。
  记忆里的阴暗让程欢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而不远处几个除了恐慌就只剩下崩溃的少年更是让他本能觉得悲哀。
  还有什么会比被家人舍弃更让人绝望?
  这几个少年都是原身在戒毒学校里认识的同学,也是拼了命和原身一起从戒毒学校逃出来的同伴。
  这所戒毒学校并不正规,只是部分违法之徒,打着戒毒的名义聚拢资金,行违法之事,满足私欲。
  进去之后,就是没日没夜的毒打羞辱,极尽变态。
  能够从戒毒学校里走出的,最后十有八九都疯了,可绝大多数家长并不在意,毕竟变成神经病,也比被毒品害死强。
  把原身送进去的表弟,毫不在意地当着原身的面,对校长道:“只要不出人命,使劲给我折腾!”
  反正他也没有报复翻盘的可能了。
  原身一个娇养大的小少爷,又长得漂亮精致,送进去的瞬间就知道会发生什么。
  程欢下意识伸手摸上右脸,一道丑陋的疤痕从眼尾横跨到下颌。这是原身进学校第一天砸碎了盘子亲手给自己留下的痕迹。他宁愿死,也不受这份侮辱。
  所以原身逃了。
  他汇合了同寝室的几个刺头,其中有一个是在舞厅看场子的小混混苏烨,能打的很。加上原身还算有脑子,拼了命最后还是逃跑成功。
  可如果真的这么顺利那该有多好?
  在逃跑时,为了保护原身,苏烨弟弟苏韶的后背被电棍敲中。一开始苏烨背着他还没觉得,可等找到可以藏身的落脚地之后,就发现苏韶已经不行了。
  电击引起了急性心力衰竭,谁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偏偏一开始答应只要逃出学校就有人救援的原身,却怎么都联系不上程父。因为此时的程父正在国外陪刚刚认祖归宗的齐未明听一个学术报告。
  一群半大孩子,守着一个濒死的病人,最后的结局不言而喻。
  原世界里,为了保住苏韶的性命,最后他们不得不回到戒毒学校,可苏韶因为延误了最好的急救时机不治而亡。至于等待他们的也不是安慰,而是更加可怖的凌虐。
  苏烨疯了,其他几个没疯,也因为承受不住凌虐绝望自杀。所以等程父从国外回来发现事情不对把原身救回来的时候,原身的性格已经变得偏激而敏感。
  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窝里反找错了仇家。既没有让那个送他进戒毒学校的表弟付出代价,也没有推翻戒毒学校,替几个小伙伴报仇。
  不管是两位父亲和齐未明,原身对他们都没有半分感情,至于被救之后受到的纵容和关怀,也全然当做虚伪的补偿。回去之后,更是为了报复各种和齐未明作对。
  当然了,关于工作他也做不了什么,可感情上却能横插一脚。尤其当他知道程父之所以没有接到求救电话,是因为聂晓一直暂用程父的时间,试图像程父解释自己对齐未明是如何一往情深之后,更是对聂晓恨之入骨。
  最后活生生把两位父亲气死,拆散了齐未明和聂晓。可以说是书里最臭名昭着的极品男配,人人喊打。
  “共享系统正式启动,载入共享许愿者。一共三名,许愿者1,原身,希望保住同伴性命,彻底颠覆戒毒学校,变成一个好大夫,孝顺两位父亲。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想在看见聂晓,更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许愿者2,程父,希望原身能够变好,平安喜乐。许愿者3,齐父,希望能够帮助到原身,不要在错过以后的父子缘分。”
  随着系统提示音,程欢这个世界的任务随之开启。
  他快速的整理了一下任务内容,立刻心里有了成算。
  原世界里,所有的悲剧都从苏韶的死开始,那么这一次,他干脆直接将悲剧源头斩断。
  这么想着,程欢站起身,快步走到苏韶面前。
  “你又想做什么?”弟弟濒死,苏烨已经失去理智。看见程欢就想揍他,觉得如果不是替程欢挡那一电棍,苏韶根本不会出事。
  然而这一次,程欢却远比苏烨还强悍,“让开!别耽误我救人。”
  “什么?”苏烨十分惊讶,因为他从来不知道程欢竟然会医术。可程欢已经蹲下来仔细检查苏韶的情况。
  和他之前判断的一样,急性心力衰竭。然而到底还是耽误的时间太长。此时苏韶四肢冰凉,面色灰败,嘴唇还有指甲都泛起青紫色,程欢伸手感受了一下鼻息,十分冰冷。
  如果在医院,这种情况可以直接下病危了。
  “你到底会不会看?”苏烨是真着急。程欢检查手法看起来很专业,可他突然想起来,他们没有药啊!他以前看过别人急救,不仅是药物,器材也都很全。然而他们现在什么都没有。
  程欢依旧冷静,“去抓药!”
  “没有钱。”苏烨更绝望了。
  可程欢好像并不在乎,他已经念出了药方,“我写下来,你找到中药房之后,必须一个字不差的念给那些人听。”
  “附子两百克,干姜六十克,炙甘草六十克,高丽参三十克,山萸净肉六十克,生龙牡粉、活磁石各三十克,麝香零点五克。另外,买一个烧炭用的砂锅,还有一套针灸用的银针,以及消毒用品。”
  没有纸,程欢干脆扯了一件衣服,从仓库最角落里的破笔筒里翻出来一个还勉强能写字的圆珠笔芯,将自己说的这些详细的记录下来,免得混混忘记。
  这是程欢唯一能想到的救人方式。
  心力衰竭病人的抢救策略一般讲求8个字“坐、吸、吗、尿、轮、管、强、碱”。
  然而眼下程欢他们在的地方是个小县城,医院的话,他们这个身份是不能去的。
  戒毒学校和当地不少机构都有关系,一旦住进去走漏风声很有可能就会被发现并且抓回。而急性心力衰竭需要的西药是不可能在普通药房买到,那么西医的方式就被掐死了。
  不过幸好,程欢在现实世界里本身是靠中医起家,他方才开的方子,就是中医针对急性心力衰竭的急救药方。
  与此同时,程欢拨开脸侧的头发,从耳朵上扯下一枚耳钉递给苏烨,“跑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街角处有一个收金器的店,你拿去卖了,然后买我说的东西回来。”
  “这……”
  “快去!”
  “好。”苏烨顾不上别的,直接跑了出去。而程欢这头,也开始了对苏韶的急救。
  “过来帮忙!”程欢招呼其他的人。
  一般情况下,针对急性心衰患者,有条件的需要马上吸氧,然而眼下他们没有条件,但是程欢有别的法子减缓心脏负担。
  “松开他的领扣、腰带。把人扶着坐起来。”
  “这,这行吗?”
  “别废话,快!”救命就是和阎王抢时间,程欢的语气也变得急迫起来。其他几个少年被他的气势震住,也赶紧照做。
  程欢没闲着,留着一个扶着苏韶,让剩下几个人都把腰带解下来。
  “把他的四肢用腰带结扎上,每一肢体结扎5分钟,然后放松5分钟。立刻!”
  与此同时,程欢找到穴位。阳溪、天荣主胸满不能息。没有针灸用的银针,程欢只能用指压暂且代替。
  “程哥,能救活吗?”扶着混混弟弟的少年看着程欢几乎要哭出来。他抱着人,更能清楚的感受到怀里同伴体温的下降。
  这是人命啊!他是真的害怕。
  程欢抬头看了一眼,却并不能给出真切的回答。能做的都做了,他在等。等苏烨拿着药回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众人都快被这种紧迫感逼疯了的时候,苏烨终于回来了。
  “买到了!现在怎么办?”
  “生火煎药,开水武火急煎!快!煎多少就送过来多少!”生怕苏烨不明白,程欢又多解释了一句,“武火就是大火!”
  “是!”苏烨立刻答应,赶紧点火生炉子煎药。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苏韶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刚刚平复了一些的喘息又变得更家剧烈了起来。
  “挺住,挺住啊!”手里扇着炉火的扇子摇得飞快,苏烨看着弟弟心都快碎了。
  “起开!”程欢看不下去,干脆自己接过来。
  苦涩的药味弥漫在小小的仓库里,如果是平时,一定会呛得人想要骂街。然而现在,这股子药味,在众人眼里却是能够保命救人的仙丹。
  第一次药喂进去的时候,苏韶已经不会吞咽了。脸上布满了死气。
  会死的吧!所有人都这么觉得。苏烨更是红了眼。
  接替程欢煎药的少年脸色惨白,动作都变得机械起来。他们从被送到戒毒学校的那一天起,就知道自己被家里抛弃了。如今逃出来也是一无所有,要是连同伴都保不住性命,他也不知道最后他们会变得如何。
  绝望一点一点在狭窄的空间里弥漫开来,可程欢却一直十分冷静。
  当第二碗药灌了进去,苏韶的呼吸依然没有变得平稳。
  第三碗药,第四碗……
  然而当第五碗药喂进去的时候,苏韶的脸色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起来。
  这……这是缓过来了?
  苏烨举着药碗的手都开始不停的颤抖。与此同时,程欢那头也给银针消毒,解开衣服之后,在缓解心衰的穴道上插上银针。
  喘息渐渐的平复下来,苏韶虽然还没有醒,但是脸色已经不在难看得像是个死人。
  “成了。”最后一根银针落下,程欢转头看着苏烨放松的笑了笑。
  “我弟弟活了?”苏烨狠狠地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疼得厉害,不是做梦,可应该高兴的事儿他却直接哭了出来。
  而剩下的几个少年,也都懵了一样的站在原地,过了好半晌,才全都咧开嘴笑了。
  “活了!活了!”
  “太好了,呜呜呜,活了……”
  一直过了很久,他们才渐渐冷静下来。与此同时,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们面对。
  苏韶只是脱离危险,人还没有清醒。另外,他们现在可以说是戒毒学校的“逃犯”。随时都会有被抓回去的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  程欢:辣鸡总局,早晚要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