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绝对炽热[肖根/POI疑犯追踪](英美剧同人)——焦糖白茶

时间:2019-07-12 16:36:17  作者:焦糖白茶

 =================

书名:绝对炽热[肖根/POI疑犯追踪]
作者:焦糖白茶
晋江2019-05-14完结
文案
《绝对炽热》
*哨兵向导/仿生人AU
*PG18
 
   起风了。
   她们的第一个吻,伴随着席卷沙漠的狂风。
   这个吻丝毫没有温柔的气息,只是嘴唇啃噬着嘴唇,牙齿磕碰着牙齿,舌尖与舌尖的互相纠缠,在亲吻之中,Shaw和Root都感受到了那种力量,一种迫切的、想占有对方的力量,它如同一根锁链,将她们紧紧捆绑在一起。
   有什么事情变化了。 
 
《City Invisible》
 
* 原作背景
* PG13
 
  Shaw抓住她的手腕,从上方注视着她,看着Root的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小小得意,她低下头,吮吻□□着她的锁骨。 
  她知道自己在渴求着什么,在那些激烈或者是平静的纠缠之中,被她占有或者是占有她,在那些动作和表情之中,被一柄利剑刺穿心脏。
  Root露出笑容,抱住她的脖子,手顺着她的腰线一路向下。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Shaw,Root ┃ 配角: ┃ 其它:肖根,Shoot,疑犯追踪,POI百合组
==================
 
  ☆、1
 
  *1
  从北极光离开后的第二个月,Shaw厌倦了在满是落叶的公园中散步,那些幸福家庭的宠物狗再也无法激起她一丝一毫兴趣。
  Shaw站在桥上,草坪上的那些人似乎离她很近,又离她很远。她的手指摩挲着风衣口袋中的名片,纸的边缘有一点锐利。
  她意识到是时候了。
  两次任务之后,戴着眼镜的男人将一个女人带到了Shaw的面前,他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介绍道:“这是Root。”
  Shaw咬着一只小面包,挑了挑眉:“这是做什么?相亲?”
  Finch没有责怪她的胡言乱语,依旧一本正经:“你是哨兵吧。”
  Shaw满不在乎的点了点头,这是多么显然易见的事。他该在看到她第一眼就已经知道了。
  如果他肯多观察一下她,还会知道Shaw从未拥有过正式向导,但她的精神体有曾被梳理过的痕迹,当然,这种梳理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Shaw将白噪音装置的按钮加大了一档,她确实已经开始难以忍受了,过于敏锐的五感给她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Finch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从Shaw加入小队第一刻起,他就知道Shaw为此所困,但他作为已结合向导,无法对她有任何帮助。
  他指指Root,说:“她是向导。”
  Shaw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Root,这个女人比她略高一些,表情是显而易见的不耐烦,Shaw注意到她有一双漂亮的手。
  “很好,”Shaw向Finch致谢,“谢谢你的好意。”
  下一秒,她拔出枪,将Root击倒在地。
  Finch适时向旁边让了两步,没有被硝烟席卷。
  地上没有一滴血,只有一些破碎的零件散落在Root的周围,一分钟前,它们还曾是Root的一部分。
  Finch以责怪的眼神看着Shaw,后者丝毫没有被这种眼神吓倒,只是耸了耸肩膀。
  “我不喜欢仿生人,”Shaw对他笑笑,“你知道的。”
  她的反抗没有起作用,三天之后,她又一次看到了Root。
  Finch没有出现,只有THE MACHINE的电子音在警告她:“不要再有任何过激行为。”
  Shaw无奈的翻个白眼,她还不想得罪这位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上帝。
  Root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轻笑道:“Sweetie——”
  她很少被这样俯视。况且Root的眼神中带着别的什么东西,不该出现在仿生人身上的神情,让Shaw感到不舒服。
  Shaw打断了她:“别这样叫我。”
  Root发出一阵愉快的轻笑,现在这个仿生人让Shaw更不爽了。这种不爽直截了当的表现在了Shaw的身上,她不得不将白噪音装置再开大了一档。
  失去她的临时向导,再叛走北极光之后,Shaw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压力一天比一天更大。她是优秀的哨兵,正是因为如此才更为脆弱。
  Root在她身边坐下了,沙发很长很宽,但Shaw觉得她离自己特别近,往沙发里缩了缩。
  Root再次笑了,朝她伸出手,说:“让我试试吧。”
  Shaw自然没理她,怎么可能会理她?她只觉得一阵怒火从心中冒起,让她一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哨兵就是这一点不好,感官过于敏锐了。
  一只雪豹出现在房间中央,不耐烦的踱着步,是Shaw的精神体。
  Root讶异的看了她一眼,迅速做出了判断。这并非Shaw的意愿,恐怕是她快到临界点的表现。
  一个即将到临界点的哨兵,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她的帮助,她对于Shaw的认识多了一层。
  这人绝非像外表看来那样鲁莽,她的意志坚定如海边的磐石,只有经久不息的海浪才有可能侵蚀。
  Root瘫坐在沙发中,完全摆出了休息的架势。她对雪豹招招手,露出逛动物园的笑容,对一位哨兵的精神体喊道:“过来。”
  Shaw饱含怒气的瞪着她,她确实需要一位向导,至少短暂的为她梳理一番屏障,但……
  如果这个人是Root?那还是敬谢不敏。
  雪豹没有听从Shaw的命令,而是走向了Root的方向。
  它将头放在Root的掌心,轻轻蹭了蹭,显示出一种温和的驯顺。
  Shaw看着自己的精神体,雪豹趴在了Root的膝盖上,仰起头,示意Root来摸摸它的头。
  Root迅速跟雪豹滚成一团,发出开朗的笑声。
  Shaw不想说话。事实上,她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在她的雪豹和Root嬉戏的过程中,她确实感觉自己轻松了不少,从北极光离开之后,终日压在她身上的重担,竟然奇异的减轻了。
  她看着Root,她很确定这个人没有帮她做梳理,她甚至连精神屏障都没有展开,Root只是在很纯粹的跟雪豹玩闹。
  Root抱着雪豹,坐在地毯上,与她的目光对视,道:“你真可爱。”
  Shaw以一种激烈的方式回应了她的赞美,她无视了THE MACHINE的警告,再一次拔出了枪。
  这一次,Root比她更快,在她动作刚起的瞬间,Root跳了起来,将她压在身下,一只手按着她的枪。
  Root对她甜腻一笑,说:“Sweetie,我们说过了,不能有过激行为。”
  Shaw看着她,慢慢收起了枪,抱怨道:“仿生人向导……真是奇怪。”
  Root拍拍她的手,笑道:“真听话。”
  
 
  ☆、2
 
  *2
  一次寻常的任务之后,Shaw和Root走进一家食品商店。
  看着正在挑选意大利面的Root,Shaw随口问道:“仿生人要吃饭吗?”
  Root宽容的看了她一眼,说:“不用。”
  Shaw百般聊赖的将一罐番茄酱丢进推车,问:“那你买这些做什么?”
  Root仔细阅读了意大利面背后的成分,说:“你需要吃饭。”
  Shaw斜靠着推车,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看不出来你是家政款。”
  Root再次宽容的看了她一眼,保持着一种好脾气的耐心,否定道:“我不是。”
  Shaw提着购物袋,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两旁偶有落叶飘下,Root吃着一只冰淇淋,脚步轻快。
  Shaw忽然问道:“那你是什么……”
  她忽然找不到形容词,Shaw对于仿生人向来没有什么好态度,但她面对Root,说不出那些词语。
  Root没来由的说起另一件事:“你知道现在向导越来越少了吗?”
  Shaw沉默了。她当然知道这件事,近年来向导数量锐减,塔为了此事焦头烂额,北极光作为塔内最负盛名的组织,本应该在这件事上做出努力,但他们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一瞬间,许多旧事冲入Shaw的脑海。那些已经褪色的画面里,她曾经的搭档倒在一片血泊之中,而她抿紧的嘴唇宛如刀锋。
  有人评价过Shaw:“感情方面还不如仿生人。”
  这算不上什么赞誉,但Shaw欣然接受。
  在Shaw的沉默里,仿生人向导继续说了下去,Root声音甜腻,眼神毫无波澜:“既然向导越来越少了,那么,便制造新的向导。”
  Shaw想制止她继续说下去,但Root吃光了手中的冰淇淋,话变得格外多:“为了人类的傲慢,我应运而生。”
  经过一只垃圾箱,她将冰淇淋包装顺手扔了进去。
  太阳高悬在天空之中,连一丝白云也无。
  异变来得毫无征兆。
  Shaw走过转角,忽然退了一步,按着Root的腰,让她退回了刚刚的位置。
  她感受到风的气息,与平时有些不同。
  温度高了零点二度,或许是有什么□□正在附近,打开了它的触角,等待着吞噬路过的行人。
  Root向她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Shaw对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
  Root心领神会。同时,她察觉到Shaw的来源,这位哨兵曾在塔内,属于北极光。那是北极光的静止手势。
  北极光的哨兵,怎么会出现在一间图书馆?
  Root没有去思考这些问题,因为,Shaw将购物袋塞进了她的手中,接着大步走了出去。
  她的身姿宛如一只雪豹。
  Root在心里摇头,她难道从来没跟向导配合过吗?她的身边有一位向导,然后她一个人走了出去。
  诚然,Shaw确实是优秀的哨兵。她的判断力和行动力都无可挑剔,只是瞬息之间,她已经分辨出了枪声的来源,她向着那个方向开了一枪,希望将敌人从障碍物后逼出来。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Root展开了她的精神屏障。
  她眼前的情景变化了,原本只是在透明的空气中纠缠的精神轨迹,现在连细枝末节都清晰可见,Root能看见那些盘根错节的轨道像树枝一般,向Shaw纠缠过去,那只若隐若现的雪豹抬起前爪,优雅的避过一道攻击。
  对方有足够优秀的向导,Shaw当然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件事,但那又如何?她早已习惯在没有精神屏障的境况下战斗。
  雪豹会为她挡住那些威胁,Shaw习得了一种技巧,让自己的精神体成为自己的影子。
  但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
  一道精神屏障在她的周围展开,温柔的包裹住了她。
  那些丑陋的、深绿色的精神轨道被全数拦在了外面,Shaw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前所未有的清静。
  她蹲在一辆汽车身侧,盯准了对方的哨兵。
  下一秒,她的脚尖点在那人的侧面,匕首已经刺穿了他的喉咙。
  失去生命的哨兵如麻袋一般倒在了地上,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对于Shaw而言,没有哨兵的向导不值一提,她已经知道了对方的位置,连步子都没有挪动,只是向着那里开了一枪。
  意料之中的倒地声没有响起,Shaw诧异的走了过去。
  Root已经割断了他的气管,抓着一柄餐刀,脸上溅了几滴血,抬起脸对她笑道:“有餐巾纸吗?”
  Shaw沉默的捡起旁边的购物袋,从中抽出超市的赠品,递给她。
  Root一边费劲的将向导拖动了两步,一边解释道:“原本只是精神体的事,他受不了我的精神攻击,本来想就这样算了,没想到他崩溃了反而更难缠,我只好动手了。”
  Shaw无言的看着她。
  这位仿生人向导刚刚做了些什么?她为她展开了精神屏障,挡住了对方向导的精神攻击,结果在将对方逼到崩溃后,她直接动手杀了他。
  她看着Root在对方的外套口袋中一阵摸索,终于有了发现。
  Root将一瓶药片抛给她,道:“收好,管制药品。”
  Shaw看了一眼药的名称,是一瓶抑制剂,用来预防精神紊乱和不受控制的精神体。看来是北极光的新制品。
  她将药放进口袋,重新提起了购物袋。
  Root正在用纸巾擦手,她的动作粗暴而嫌恶。
  Shaw静静的看了一会儿,问:“第一次吗?”
  Root飞快的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甜腻的回答道:“Sweetie,没想到你会在意这个。”
  Shaw对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上帝知道,她是指杀戮。
  坐在图书馆的沙发上,Shaw长舒一口气,向Bear招了招手。
  Bear热情的回应了她,扑上她的膝盖,在她的手掌下摇头摆尾,开心的汪汪直叫。
  Shaw从购物袋中找出刚刚给Bear买的零食,将肉干塞进Bear的嘴里后,终于有个问题后知后觉的浮现在她的脑海。
  刚刚在街道上,Root看懂了她的手势。
  Shaw可以肯定,那一刻她由于本能,做出了北极光的专用手势。
  按理说,除了曾与北极光有过纠葛的人,不应该有人知道这手势。
  那么……
  她观察着Root,她正哼着歌将刚刚买的东西放进冰箱,然后从书架上随意取下了一本书,躺在了她身边。
  她们距离很近,这样的距离里没有人能逃过Shaw的钳制。
  她俯视着身下的Root,问:“你是谁?”
  Root无视了她顶在她腹部的枪,胆大妄为的回答:“你的向导。”
  Shaw的声音更冷了,她几乎想立即扣下扳机:“我没有向导。”
  她没有向导,没有束缚,没有契约。这事实不容改变。
  Root轻松的耸了耸肩,说:“谁知道呢?”
  反正他们是这样向她介绍的:Sameen Shaw,她的哨兵。
  Shaw手上用力了一分,她看见女人因为她的动作,疼痛得皱起眉头,她的唇中吐出了一个提示词:“北极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