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越古代养夫郎(古代架空)——海毓秀

时间:2019-07-12 16:11:27  作者:海毓秀

   《穿越古代养夫郎》

  作者:海毓秀
  文案:
  原野一朝穿越醒来,就被原主大哥二哥冠上丧门星的大名,赶出了家门。
  不过他不怕,空间也跟着他来了!
  看他卖糕点方子,做卤肉,开染坊,带着全村上下发家致富!
  ——那个救命恩人小哥儿,我对你一见钟情,请接受我的勾搭!
  赵小鱼:过日子要节省一点啊。
  原野:媳妇儿不怕,我的技能全点在挣钱了,每天大鱼大肉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赵小鱼:我哥喜欢赌钱,还被人骗了,又要卖我。
  原野(掰掰手指):大舅子不成器怎么办?当然是打!打着打着就有个人样儿了!
  赵小虎:∑(っ°Д°;)っ
  特别说明:本文防盗70% 防盗时间24小时
  ————————————————————————
  排雷如下:1.全民BL,有生子
  2.受是成长型的
  3.极品有的,也有点多,但不会全世界都是极品
  4.杠精请退散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原野 ┃ 配角:赵小鱼 ┃ 其它:空间,种田,美食
 
 
第1章 
  “醒醒,醒醒......”迷迷糊糊中原野感觉有人在轻轻拍打他的脸颊,他半睁开一只眼睛,只感觉头痛欲裂。
  一双粗糙的手将他小小地扶了起来,嘴唇一接触到对方喂到嘴边的清粥,立刻迫不及待地大口喝了起来。
  饥渴暂时缓解了,原野才渐渐看清了身边这人的模样。
  他穿着一身稍显单薄的夹衫,灰扑扑的衣裳上全是补丁,身量挺高却很瘦,皮肤微黑。梳着髻,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清澈见底。原野心中一动,还没等他看清,对方已经拿着那个粗陶大碗站了起来。
  “我...我该回去了,明天再来。”发现原野在看他,他有些局促地说了一句,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原野盯着那扇破烂的木门,心中震惊不已。他穿越了!
  根据这个身体的记忆,他现在身处大越国辖下一个叫做原家村的地方,今年是天顺十一年。
  令他惊奇的是这时候没有女人的世界,只有汉子和哥儿。当然他这个身体是个汉子,而刚刚那个人,根据他眉间的孕痣,原野发现他居然是个哥儿。
  原主也叫做原野,说起来他的身世颇为凄惨。六岁的时候随大哥二哥出门走亲戚被人贩子拐走,千幸万苦逃出来却发现已经不知道被带到哪个遥远的地方。
  好不容易一路流浪乞讨三年年凭着仅剩的记忆回到家,家中阿姆却因为忧思成疾,一个不小心太激动栽倒在地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父亲和哥哥们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几分怨他的,十一岁的时候父亲也去世了。
  两个哥哥比他大了不少,早已成亲,随着侄子侄哥儿们相继出生长大,吃饭的嘴多了,日子就越发艰难了,毕竟家里就十亩旱地两亩水田。
  原本他是个壮劳力,两个哥哥家的夫郎也没有太过为难他。谁知今年开始原野就老是身体虚软无力,下不了地干重活,偏偏他胃口又好得惊人,比干了一天农活的两个哥哥还能吃。一个游医诊治之后也只说治不好,只能吃药好好养着。
  不能干活儿,还要花费药钱,这是养了个祖宗啊!
  两个哥的夫郎就开始对他看不过眼了,在村里大肆传言他装病不干活,每天就知道吃白饭,是个彻头彻尾的懒汉。
  大哥原荣和二哥原贵也不想再养一个只知道吃饭的闲人,又不能让村里人指着脊梁骨骂他们赶走生病的弟弟。
  一来二去就生了一计,买通了一个道姑说原野是个丧门星,克父克姆克六亲,怕被他克着,两个哥哥哭着恳求村长和村里的长辈主持分家。
  原野拙嘴笨腮,怎么能说得过两个精明的哥哥,不仅被安上了丧门星的名声,还只分到了一个破茅屋和两亩旱地,一些粮食和吃饭的家伙事儿。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也不是没人明白,但这年头家家都穷,只要不是逼死人,村长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村长还算好的,如果不是他主持,原野连那两大袋能吃到春耕的高粱苞米都没有。
  可是这样原野也算是毁了,名声不好,干不了重活,只有两亩旱地一个破房子,谁家哥儿会嫁给他?
  为了防止原野借米借粮,两个哥哥还同他写了断亲文书,写明了不管生老病死,不再来往!
  原主算是气死的。
  原野撇了撇嘴,这倒是给他省了不少麻烦。为了尽快甩开他,两个哥哥也算是出了大力气了,两亩薄田的和破屋的契书,第二天就拜托村长给他送来了。
  原野翻出契书和断亲文书细细看了一遍,虽然是繁体,对他来说问题不大。没有发现问题,原野找了一个罐子,丢进了空间里,
  原野早发现空间跟着他来了,心中不由得庆幸,瞧这家徒四壁的模样,如果没有空间,他恐怕连这个家门都出不去。这个身体其实没有大毛病,就是小时颠沛流离,食不果腹,加之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营养也跟不上,有些过劳的症状。
  根据他的记忆,村里的人都穷,最好的人家,大半年也吃不上几顿肉。他日后挣了钱,还是要好好养养的。
  原野取了空间水出来喝了,就老实地闭上眼睛睡了,身体太虚弱了。
  第二天天不亮原野就醒了,饿的。昨天就喝了那小哥儿喂的一大碗清粥,空间水虽然有治愈功能却不顶饿啊。
  原野睁着眼睛继续躺着,想着昨天那小哥儿的模样,他长得就是原野喜欢的样子,在现代单身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一个合心意的,一穿越就遇上了、这难道是天作之合?
  原野摸摸下巴,原本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
  原主是在村里见过他的,却不知道名字。要不是怕吓着他,原野早爬起来了。
  这床下是铺的干稻草,盖的是脏兮兮的硬棉被,内里发黑的棉絮都露出来了。虽然他在现代过得也粗糙,也没有艰苦到这个样子。
  村里的鸡叫第三遍的时候,小哥儿终于来了。发现原野醒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你可是感觉好些了?这碗粥你拿着。”
  原野看着面前的粥碗,继续虚弱地躺着。小哥儿无法,只得上前扶他起来。
  原野心满意足地又被伺候了一遍,然后听见对方说话了。
  “我...我是偷着过来的,要是给人发现了不好,以后恐怕不能再来了……”小哥儿说完就要走。
  “等等!”原野赶紧喊住他。
  小哥儿高大的身子转过来,询问地看着他。
  “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哥儿诧异地看着他,一时没有说话。
  这是古代,一个汉子问一个哥儿的名字,吓到才是正常的。
  原野抹了把脸,赶紧补救道:“这两天多谢你照顾了,救命之恩,总要让我知晓恩人的名字。”
  “这...我就送了两碗粥,可担不起恩人的名头。”小哥儿赶紧摆手道。
  发现原野执着地看着他,他小声说道:“我叫赵小鱼。”
  “我叫原野。”
  “这我知道......”赵小鱼说到一半停了嘴,尴尬地看着原野。
  原野秒懂,前几天分家闹得沸沸扬扬,恐怕村外的人都听说他丧门星的大名了。
  发现原野的沉默,赵小鱼内疚了:“村里人喜欢嚼舌根,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相信你不是...”
  赵小鱼说不出丧门星三个字在原野伤口上撒盐,感觉自己的安慰颇为无力,又接着道:“别管村里的人说什么,自己把日子过好了才是正经,你不知道他们还说我……”
  赵小鱼发现自己说得太多,一时住了口,慌忙转身走了。
  原野心中颇为遗憾,两个人还没有说几句话呢。算了,既然在一个村里,早晚能看见的。
  其实原野知道缘故,赵小鱼这个名字,原野听别人谈起过,之前赵小鱼的哥哥赵小虎在赌坊输了钱,赵家为了还债,把赵小鱼订给了一个得病的外村人。赵家收了聘礼还来不及交换庚帖,那人就死了。
  婚事办不成了,对方家里就要求退还聘礼,哪知道赵家不还不说,赵王氏还道他们家汉子自己死了,连累赵小鱼的名声,坚决不退聘礼。那家气得狠了,到处说赵小鱼是个克夫的。之后不知怎么的那家不再闹了,但赵小鱼的名声也毁了。
  其实整个赵家在村里风评都不太好,赵家穷,赵小虎游手好闲还喜欢赌,借钱不还,几乎整个村里跟他们沾亲带故的都被借过了。赵小虎二十二了还没有说亲,他是汉子还可以拖一拖,赵小鱼已经十九了,一直嫁不出去。
 
 
第2章 
  赵小鱼走了之后原野也躺不住了,把破屋的东西归置了一遍,发现这个家里什么都缺!
  偏偏他一文钱都没有,原主在的时候心大得可以,每天只管吃饭干活,财政大权都在两个哥嫂手里,他完全没机会也没想过存私房钱。
  原野关门上栓,还找了些杂物把门堵上,然后闪身进了空间。空间里阳光灿烂,池塘边种了一溜儿的果树,一大片的蔬菜郁郁葱葱,旁边的药田也不遑多让,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原野翻了一下自己的财产,蔬菜种子还有五大箱,各种晒干的药材二十来箱。还有衣服一大堆,床一张,被子五床,水桶水盆各一个,大米十三袋,盐两箱,油十桶,还有各种调味料若干。
  原野是个爱吃的,亏什么都不能亏了嘴,所以厨艺很好。
  看着自己的物资,原野皱了眉,他到底该怎么挣钱呢,现代的东西都不能拿出去给人看见,他也不能住空间里,有些东西势必是要买的。
  药田的人参、田七、石斛等药材倒是可以卖,但他突然有了钱,不免引得原家人嫉妒,他才从原家出来,要是因为卖东西扯出纠纷就会给人把柄,空间又不能暴露,到时候恐怕会百口莫辩。
  突然他想起以前看过的穿越小说,主角卖方子这点他倒是可以考虑,为了吃他买了不少料理大全,试验过的多不胜数,随便做一个就可以了。
  做下决定原野也没有急着出门,他这身体太差了,还是好好养几天再说吧。
  这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原野一大早就收拾好自己出门了。往镇上的路他不知道,原主基本没去过,但他记忆中村里是有牛车的,就在村口。
  看到他慢慢悠悠地挪动过来,村口的牛车上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赶车的大壮叔招呼道:“原野,你这是要去镇上?不如坐我的牛车吧?”
  原野虚弱地摆手,“不了,大壮叔,我没有钱,还是走着去吧。”
  他就是故意的,果然,大壮叔豪爽地道:“没关系,后面有钱了再给也是一样的。”
  原野抿抿唇,“那就谢谢叔了。”
  不是他偷懒,他现在应该是病着的,一个病人能走一个时辰去镇里吗?难保不会让人看见说他以前装病。
  牛车顺利上路了,路上众人聊得欢,没人搭理原野,他也乐得清闲。
  眼看要到了,突然曹阿么问原野,“原家小子,你这是去镇上干嘛?”
  原野是挺奇怪的,没带钱没带东西,去镇上能做什么?
  “我想找安和堂的大夫看看......”
  众人面面相觑,又想起传言,看来原野说不定真病了。
  “你不是没钱?”曹阿么心直口快脱口而出。
  原野垂下眼皮,咬了咬唇,“会有的。”
  曹阿么和柳阿么交换一个眼神,不问了。这再问下去就不妥当了,原野也不会说。
  到了地方,原野道了谢,问清楚了回程的时辰,就一个人慢慢走了。
  路上原野随意找人问了路,镇上点心铺子还是有四五家的,原野松了口气。镇上的人都比较富有,也舍得出钱满足口腹之欲,若是都跟乡下一样穷,他的计划就必须改变了。原野辞别好心的路人,决定先去李记点心铺试试。
  “客官想买点什么点心,我们李记可是镇上最大的点心铺子了,芙蓉糕,红糖饼都是刚刚出炉的,客官要不要来点?”虽然原野一身满是补丁的旧衣,小二哥还是热情地招呼着他。
  原野扫了一眼店里的点心,都是些工序简单的,种类也就五六种,心里有了底。
  “小二哥,我有个买卖想同你们掌柜的商谈,不知他可在店里?”
  原野在现代见惯了装修精致、商品繁多的店铺,此刻站在这间古朴却堪称简陋的店里,一点都没有农夫进城的局促不安,反而温和有礼,面色坦然,小二哥瞧着不免就信服了几分。
  小二哥道,“掌柜的就在后面,客官请稍等片刻。”
  掌柜的很快就被请了出来,他客气的同原野见了礼,互相通了姓名,然后询问原野来意。
  原野道:“李掌柜请原谅在下唐突,我幼时流落异乡,曾跟一个京城来的点心师傅学过几个点心方子,不知道李掌柜有没有给贵店加些新鲜点心的想法.....”
  李掌柜皱眉,“这......”
  “掌柜的先别急着拒绝我,空口无凭,的确不能让人信服,可否借贵店的厨房让我做出来在下决断。我师傅曾说过这糕点在京城卖得极好,甜而不腻,还养颜,许多大官的家眷都是常客……”
  原野一边说一边打量李掌柜和小二哥的神色,发现两人都被自己画的大饼吸引,再接再厉说道:“掌柜的只要给我一个试做的机会,并不亏得什么,说不准日后李记的点心可以成为咱们镇的一大特色呢。”
  掌柜笑了,“好吧,原小子,你说服我了,试试咱们店里也不吃亏。来......”边说边迎着原野往后堂走,然后指着一间不大的厨房道,“这间厨房是我们平日里做饭用的,大部分材料都有,需要其他的可以让栓子给你准备。”
  听到李掌柜答应了,原野松了一口气,古代的人比较淳朴,像这种小地方,骗子几乎没有,要是在现代,就算原野说干了嘴,别人也不会相信他。
  这厨房面粉鸡蛋猪油什么的都有,原野只让小二哥找了一个老南瓜,一些红枣来备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