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带球就跑真刺激(穿越重生)——吃瓜的瓜

时间:2019-07-12 16:10:48  作者:吃瓜的瓜

   《我带球就跑真刺激》作者:吃瓜的瓜

 
  文案:江黎穿成了总裁文里假孕争宠的恶毒女配。
  原书中,原主不停作死搞事,想尽一切办法拆散男女主,最后输给了主角光环下场奇惨。
  江黎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决定珍爱生命,远离男女主,赶紧收拾包袱跑路!
  谁知道,男主居然辜负他的成全,放着女主不要跑来抓他!
  封铭看着逃跑的小娇妻,愠怒质问:“怀了我的孩子,还敢跑?”
  江黎熟练地从衣服里抽出假肚肚:“你的崽。”
  封铭:“……”
  他一把将想要溜走的某人拖回来,咬牙切齿:“小骗子,那就生一个真的!”
  江黎急得扯开衣服,“其实我是男人!”
  封铭的眸光发暗,“我说能生就能生!”
  江黎:害怕QAQ.
  身娇体软女装受X霸道总裁闷骚攻
  「食用指南」
  ①不喜请点叉
  ②本文有生子
  ③剧情狗血小白逻辑死,只为攻受谈恋爱服务。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黎,封铭 ┃ 配角:预收文《渣受选我我超甜》求收藏 ┃ 其它:带球跑,生子,穿书
 
    作品简评:江黎穿成了总裁文里假孕争宠的恶毒女配,决定珍爱生命,先收拾东西跑路!谁知道男主居然辜负他的成全,放着女主不要跑来抓他!封铭看着逃跑的小娇妻,愠怒质问:“怀了我的孩子,还敢跑?”江黎熟练地从衣服里抽出假肚子:“你的崽。”封铭:“……”他一把将想要溜走的某人拖回来,咬牙切齿:“小骗子,那就生一个真的!”本文是一篇沙雕甜文,节奏轻快,文笔流畅,情节有趣。讲述了两个主角相知相爱的故事,过程中发生许多爆笑事件。后期温暖治愈,甜到掉牙,日常解压,带给读者欢乐轻松的阅读体验,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文。
 
 
第一章 
  江黎没想到自己穿了。
  前几天他还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咸鱼富二代,无聊中点进某文学网看了一本名叫《霸道总裁俏女佣》的小说,今天就穿成了文中的恶毒女配。
  是的,没错,女配。
  江黎穿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可爱的大宝贝,发现还在的时候才悄悄松了口气。但紧接着他眉头一皱,很快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原书中,原主作为男女主真爱之路的合格绊脚石,想尽一切办法拆散两人,甚至想出了假孕争宠的手段。原主仗着假孕不停作死搞事,最后被女主拆穿,被丢进海里喂鱼,下场奇惨。
  至于原主为什么这么久没被发现假孕的真相……大概是因为作者的强行设定。
  而江黎穿过来的时间段,正好是原主假孕争宠的时候,他低头看着自己腹部绑着的假孕肚,脑壳有点疼。
  镜子里的人五官精致得不可思议,看起来雌雄难辨,这具身体是他自己的,而脑海里有一道声音告诉他,他和原主长得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真正的原主哪里去了,但既然他代替了她的角色,那么绝对不能走她的老路!
  江黎先充分地回忆了一遍关于原主的剧情,还没来得及制定求生方案,外面便有人敲响了门,告诉他封铭也就是男主回来了。
  他这才想起来,原主这个时候已经仗着自己“怀孕”又趁着封铭出差在外死皮赖脸地住进了人家的别墅,顺便欺负身为女佣的女主。
  江黎掂了掂腹前好几斤重的假肚子,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抓起两个厚厚的胸垫,往一马平川的胸口塞,最后昂首挺胸,波涛汹涌。
  大丈夫能屈能伸,女装算什么?没有女装过的男人是不完整的!
  做好心理建设之后,江黎视死如归地下楼,准备去见那位传说中的男主。
  客厅里,高大俊美的男人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面容冷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只差没有在头顶上写“生人勿近”几个大字。
  江黎心想男主就是男主,就连头发丝儿都带着主角的王霸气息。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对方的视线忽地扫了过来。
  江黎和他对视一眼,感觉到了嗖嗖的寒气,妈耶,难怪总裁文里都写男主的眼神可以冻死人,他总算是体验到了。
  他抖抖周边无形的寒气,捧着肚子慢慢走了过去。正准备坐下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却是忽然站了起来。
  对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仿佛在看一只小小的蝼蚁。
  “起来,去医院把孩子打掉。”
  来了来了!今天的剧情正是男主要把女配的孩子打掉!
  在原书中,因为作者的强行设定,男主以为自己真的和原主发生了关系,孩子也是自己的。但因为之前原主劣迹斑斑,还给男主下药,可以说是刷满了男主的厌恶度。
  男主厌乌及屋,不愿娶原主,更不愿要这个孩子,所以干脆让她打掉。在他眼里,这个胚胎只不过是一场龌蹉算计的产物。
  可是原主怎么可能愿意!
  别说是原主,江黎也不愿意啊!
  要是男主真的带他去医院流产,那他假孕的事情不就被揭穿了吗?说不定还会被发现真实性别……到时候怎么收场!他会完蛋的!
  见江黎沉默不言,封铭眉毛一挑,眼睛里含了一丝嘲讽,“怎么,不愿意?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江黎想了想,压住声音,试探性地开口,“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那我自己去医院做手术吧?”
  封铭顿时发出一声冷冷的嗤笑,“你当我傻吗?谁知道你会不会真的打掉孩子,到时候偷偷生下来算谁的?江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江黎心想你说的真的好有道理啊!
  可问题是我肚子里根本就没有货啊大兄弟!
  他努力回想着当时书里的原主到底是用什么办法保住这个“孩子”不去医院的,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封铭的耐心终于告罄,“江黎,把你那些心思和手段都给我收起来,我不会娶你,也不会要这个孩子。听懂了吗?”
  说着,他直接走过去把江黎拉了起来。
  江黎和原主一样有着一米七五的身高,在女生里算是高挑,可是在一米八八的封铭面前还是不够看。
  对方把他拎起来,就跟拎小鸡一样容易。
  江黎想到原主的下场,后知后觉地剧烈挣扎起来,脸上的表情像是要踏入刑场一般,“不要!我不要去医院!放开我!”
  “由不得你。”封铭的声音冷酷无情,夹杂着一丝厌恶,“在你使了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之后,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
  “我不去!”江黎原本以为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男儿身,用尽全力的话封铭应该没办法制服自己,但没想到他还是天真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还是他自己的身体,可是却比从前弱鸡了许多,力气变小了不说,痛感像是放大了无数陪似的,轻轻一碰都觉得疼。
  更别提封铭紧攥着他的手腕,他差点没怀疑自己的腕骨被对方捏碎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疼?疼得他眼泪都快掉了。
  真是一个不绅士的混蛋!
  江黎的眼泪说掉就掉,他干脆自暴自弃地多挤了两滴,捏着嗓子大声哭嚎起来,“封铭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这可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封铭还真的没有见过江黎这么毫无形象的样子,愣了一下,“你……”
  可江黎哪里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你不想娶我就算了,我认了,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这也是一条生命,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一把抱住了男人的一条长腿,宛若一个被抛弃的下堂妇。
  而封铭就是那个可恶的陈世美。
  封铭听得额角青筋直跳,他差点产生了自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渣男的错觉,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女人这么会耍赖撒泼?
  江黎不耍赖撒泼不行啊,他又打不过封铭,只能把脸先丢丢,待会再捡起来就是了。
  “封铭,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好不好?”
  一个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为了给他争取生的希望,苦苦哀求,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可江黎听着自己的台词却是有一秒钟的恶寒,他的眼泪跟不要钱似地往外流,忍不住想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毛病了,要不怎么变得娘唧唧的。
  封铭一低头便对上江黎像是兔子一样红通通的眼睛,长睫轻轻一眨,眼泪像是晶莹圆润的珍珠一样滚落下来。
  啪嗒。仿佛落在他的心上。
  封铭不想承认,他居然看出了一丝丝可怜的意味。
  江黎的长相无疑是漂亮的,就连哭起来的时候都有一种楚楚动人的味道,像是一只不谙世事的小妖精。
  封铭隐约能感觉到对方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但具体是哪里又说不上来,当然他也不屑去分析江黎的变化。
  他看得出来江黎很在乎这个孩子。
  也是,这是对方想进封家的筹码。
  想到这里,封铭的眼中重新恢复冰冷,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别装了,我没空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今天把事情解决。”
  江黎已经打算耍赖到底了,死死地抱住封铭的腿不放,“我不!我们可以签协议,以后我和孩子同你没有半点关系,我自己养他总行了吧?”
  封铭怒极反笑,“封家的血脉不可能流落在外。”
  江黎简直无语,没忍住吐槽,“你家有皇位要继承啊?还血脉不能流落在外,那你倒是负起责任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差点以为自己是真的怀了封铭的孩子,咳,不小心入戏太深了。
  封铭被他气得脸色发黑,正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了铃声。他冷睨了江黎一眼,毫不避讳地接了电话。
  江黎抬头看他,不自觉眨巴眼睛。
  啊,他终于想起来了!
  这通电话是封老太太也就是封铭奶奶打来的!原主之所以能够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是因为封老太太的维护!
  封老太太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最大的心愿就是抱曾孙子,所以对原主肚子里的“孩子”十分看重。这也是原书里封铭开始一直忍耐原主的原因。
  再到后来假孕被揭穿,封老太太欢喜一场空,受到打击重病了一场。这一下,原主可以说是引起了封家人的众怒,加上之前的条条罪状,下场才会那么惨。
  江黎感叹自己的金鱼脑子,他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早想起来他就不用这么又哭又闹地撒泼耍赖了!
  果然,封铭挂完电话之后面色更加难看了,低头一看,江黎跟只小狗似的正巴巴地瞧着他,一双泛红的眼睛亮晶晶的,隐隐还有些小得意。
  显然是听到了电话里的内容。
  不知怎么地,封铭莫名有一种想要摸他脑袋的冲动,甚至还想揉一揉。好在他自控力向来强大,很快把这念头压了下去,下意识地忽略。
  他冷着脸,沉声道,“放开。”
  “哦哦。”江黎这回倒是听话地放开,还顺便把眼泪鼻涕蹭在了男人高定西装的裤腿上。
  封铭:“……”
  封铭:“恶心。”
  江黎:“……哦。”
  封铭冷哼一声,“别以为老太太是你的护身符,我再给你几天时间,你最好自己考虑清楚。”
  说完后他转身就走。
  江黎差点没高兴得挥手说拜拜。
  等人走后,江黎拍拍屁股起身,正准备去洗把脸,没想到正好撞见一个在洗手间偷偷哭泣的女佣。
  对方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悲伤,还有一种独属女主的迷之气息。
  这就是女主了。
  可怜的女主显然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眼眶通红,却倔强地憋着眼泪不肯让它落下来,我见犹怜。
  江黎悄悄退出去,心里对女主说了一声对不起。
  放心吧,等我把“孩子”的事情处理好,立马滚出你们的二人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原女配没有和攻发生过关系,原女配是女性,不是女装大佬,受是身穿,和女配长得一模一样,顶替了女配的角色。通俗一点说就是,瓜作为《霸道总裁俏女佣》的导演不满意原女配,于是中途换了小受来演反串,所以小受并没有占原女配的东西,因为所以的东西都是角色标配。就解释到这,我已经尽力了…
 
 
第二章 
  封铭去见了封老太太后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回到这幢别墅,江黎也乐得自在,琢磨着该找什么借口出去把这个假肚子给弄没了,而且还不能让人发现不对劲。
  倒是女主,每天都是一张苦瓜脸,任谁都能看出她心底的苦涩之意。
  有好几次,江黎听见别墅里的几个小女佣凑在一起骂他是不要脸的狐狸精,用下作手段抢走了女主喜欢的人。
  要是原主听到了指定要发作,用尽各种手段来折腾这些说她坏话的人,江黎对此却毫无兴趣,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不过她们之所以认为女主和男主是一对儿,还是有原因的。
  女主林落落的生母曾经做过男主家的保姆,两人从小相识,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后来女主生母因病去世,封老爷子看着她可怜依旧让她住在封家,供她上学读书。待到封老爷子去世,女主的待遇就没有原来那么好了,虽然依旧能够上学念书,但却和普通女佣没什么两样。
  女主自然是不甘心这样的生活的,她对于男主一直念念不忘,但男主自成年之后就不在封家老宅居住了,她想法设法到了男主的别墅中当女佣,只为离他近一些。
  在所有人眼里,女主温柔善良,纯洁得像是天使,除了身份差上一点以外,其他方面足以匹配男主。
  而原主江黎除了富家千金的身份以外,哪里都不如女主,不仅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而且还恶毒自私、卑鄙无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