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全世界的动物都爱我(玄幻灵异)——东南偏南

时间:2019-07-11 16:09:46  作者:东南偏南

   《全世界的动物都爱我》作者:东南偏南

  仁心仁术手术狂魔受VS煮汤做饭最佳保镖攻
  庄慕从小就非常喜欢动物,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启了意想不到的天赋。
  从此,他勤学苦练,成为闻名中外的动物医生。
  ——
  大明星:“我这只猫很孤傲,平时连我都不稀罕,我请了很多医生过来,它都不理。”
  下一秒。
  庄慕走了过去,阿什拉混血猫立马跳到了他身上,在他怀里舒舒服服地躺着。
  大明星:“......”我是养了只白眼狼吗??!
  ————
  科威特王子:“我这只美洲虎凶得很,没有医生敢来,我又不想用麻醉药,等下你小心点。”
  下一秒。
  庄慕伸出右手,美洲虎乖巧地跑了过来,把脸凑过去,在他手心蹭来蹭去。
  科威特王子:“庄,你会魔法吗??!”
  ————
  富豪得意地说:“庄医生,我这个人不太容易相信人,所以我在庄园里面养了十几只藏獒,每只都是价值百万的獒王,我可以肯定的说,中央银行都没有我这里安全。”
  庄慕进去之后,所有的藏獒全部都对其摇头摆尾,浑然没有一丝獒王的高冷气概。
  富豪:“......”
  下一秒,拿起手机。
  “是安保公司吗?我现在觉得很不安全,你们赶快派人来保护我!”
  ————
  在一次捣毁盗猎集团,解救被捕动物的行动中,庄慕在36小时内成功完成了55次不同类型的手术。
  他以惊人的手术速度,堪称完美的手术成功率,以及近乎恐怖的术后存活率,在世界动物医学史上留下浓厚的一笔。
  从那以后,庄慕的名字响彻世界,其临床案例被各国动物医学界编入教科书。
  世界各地的动物保护工作者皆称其为21世纪最伟大的动物医生,真正的“动物守护神”!
  【指路排雷】天赋只是开发脑域,专业知识全靠主角自己爆肝学习!
  内容标签: 异能 打脸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慕,夏敬深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哇靠,草泥马
  东元市。
  乐宠动物诊所。
  庄慕正在给一只英国短毛猫做检查。
  眼前的英国短毛猫看起来无精打采,昏昏欲睡。
  健康的英国短毛猫体型圆胖,眼前的这只却显得有些消瘦,被毛蓬乱无光泽。
  “除了腹泻和食欲不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症状?之前有得过其他病吗?”
  庄慕询问英国短毛猫的主人,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孩。
  临床诊断的方法一般包括问诊、视诊、触诊、叩诊、听诊和嗅诊。
  庄慕虽然已经基本上可以判断这只英国短毛猫得的是什么病。不过,向其主人询问一下英国短毛猫的既往病史还是很有必要的。
  英国短毛猫的主人摇了摇头说:“没有,它之前没得过其他的病,就是最近一个星期总是时不时拉稀。一开始以为只是吃错东西了,就没怎么在意。”
  庄慕听完女孩的话后,点了点头:“你家里有新鲜的粪便吗?我需要检查一下。”
  “没有,都扔掉了。”女孩摇了摇头说。
  “粪便里面有什么其他东西吗?例如血或者粘液之类的?”庄慕继续问道。
  “有,大便里面有的时候会有血,庄医生这个有问题吗?”女孩想了想,说道。
  “这个需要检查一下才能知道。看它的样子,应该是得了毛滴虫病,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还是需要检查一下粪便才能确诊。”庄慕说道。
  “那怎么办?我都清理掉了,猫屎好臭,而且还是稀的。我是觉得清理干净才不会影响它的身体健康。”女孩皱了皱眉头说。
  “没事,你做得对,卫生方面是得经常清理。”庄慕笑了笑,想了一下,说道,“这样,你先把它放在我们店里,等我确诊之后,你再过来把它带走。可以吗?”
  还没等女孩回答,桌子上的英国短毛猫突然一下子就拉了一泡大便。
  “额⊙⊙!”女孩有些错愕,怔了一下后,她有些尴尬地对庄慕说,“庄医生,不好意思,它......”
  桌面上的猫粪,形状并不成形,刚好可以直接检查。若是成形的大便,虫体变圆,休眠不运动,反而会很难鉴别。
  “没事没事,我们都习惯了。”庄慕摆了摆手,笑呵呵地说,“行,这下就可以检查了。”
  说完,他便从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玻璃皿,然后用硬纸板将桌子上的猫粪刮了一些放进去。
  接着,他对坐在收银台的助手喊了一声:“悦琳,你把猫粪收拾一下。”
  “好。”徐悦琳应了一声,走去厕所拿清扫工具。
  庄慕来到检验室,把猫粪用生理盐水稀释后直接进行镜检,果然在粪便里面看到鞭毛和波动膜运动。
  再结合之前对那只英国短毛猫的检查,庄慕可以确诊这只猫得到就是毛滴虫病。
  “现在可以确诊它得的就是毛滴虫病。毛滴虫病的典型症状就是慢性腹泻。它的粪便里面带有粘液和血,刚才镜检的时候,也在它的粪便中看到了虫体。”庄慕来到办公桌前坐下,对那只英国短毛猫的主人说道。
  “那严重吗?”女孩问道。
  “放心吧!毛滴虫病只是小病,只要口服灭滴灵,每天3次,连续投服5天,一般就能痊愈。
  最重要的还是平时要多注意饮食卫生和环境卫生。毛滴虫会随饲料和饮水进入猫犬的体内,然后寄生在大肠里面。
  你及时清理粪便的做法很好,因为虫体会随着粪便排出体外,在潮湿的环境下,虫体可以存活几个小时,甚至长达8天也有可能。
  对了,你家里还有没有其他动物,毛滴虫病也可以感染其他的动物,人也有可能被感染的。
  所以,如果有出现相应的症状一定要及时引起注意。”
  英国短毛猫的主人一边听庄慕说话,一边不断点头。
  “我家里没有其他动物,平时光是养它就已经够费劲了。它特挑食,饲料不贵不吃,吃得比我还好。”女孩笑了笑说。
  庄慕笑着点了点头:“行,没什么事,放心吧!我给你拿点药。”
  说完,庄慕就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两盒灭滴灵。
  “你到前面柜台交钱就行了。”庄慕把药用袋子装好递给女孩说道。
  女孩接过药,抱起英国短毛猫放进猫笼里,然后来到柜台交钱。
  交完钱之后,女孩咬了咬嘴唇,看向了庄慕。
  “那个,庄医生......”女孩支支吾吾,有些不敢看庄慕,“可以加个微信吗?”
  “嗯?”庄慕抬头看她。
  女孩的耳朵尖立马就红了起来。
  “加下微信,这样以后有什么问题,我就可以直接问你了。”
  女孩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她的语速很快,显然还是很紧张。
  “噢,你加柜台上那个微信就行,那是店里的微信号,你有什么事发那个微信就行。”庄慕笑了笑说。
  “额,我......那个......”女孩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又不太敢开口,“......庄医生,那个......”
  庄慕微微皱眉,疑惑地看着她。
  女孩暗叹一声,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已经一泻千里了。
  “没,没事了。那庄医生,我先走了!”
  女孩说完,没等庄慕回应就急冲冲地离开了诊所。
  过了一会儿,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刚一进门就喊道:“庄慕,今天几例了?”
  “第五例了。”庄慕回道。
  “孟医生,你可真行呀!你这正主在家睡懒觉,却让庄医生来代班。不知道的还以为庄医生才是老板呢!”徐悦琳揶揄道。
  “我宣布明天开始,庄慕就是乐宠的老板了。”孟跃明笑呵呵说道。
  “你喝酒啦?”徐悦琳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你看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孟跃明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
  “你说明天起我就是老板,是什么意思?”庄慕问道。
  孟跃明转过脸,看着庄慕,叹了口气说:“是这样的,我爸让我回老家帮忙,所以这家店我没法再开下去了。”
  庄慕愣了一下,想问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一米九几的壮汉就走了进来。
  “请问一下,谁是医生?”壮汉喊道。
  “额,我是,怎么了?”孟跃明怔了一下,举了举手,那表情跟上课回答老师问题的小学生一模一样。
  “医生,你快跟我来。”壮汉说完就拽着孟跃明往外面走去。
  孟跃明虽然也有一米七多,可跟壮汉一比,就跟小学生一样。
  那种强烈的对比倒不完全是身高带来的,主要是气质上的差别。
  孟跃明只来得及‘哎呀’一声,就被拉了出去。
  庄慕和徐悦琳两人皆愣了一下,赶紧跟了出去。
  一出门,他们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后面还有一辆中型货车。
  此刻,壮汉和孟跃明两人正站在货车后面,司机正在打开车厢的大门。
  庄慕和徐悦琳两人一头雾水,立马走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到了近前,车厢门刚好全部打开,里面传出了一阵阵冷气。
  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羊驼正焦躁地在车厢里面走来走去。
  羊驼身上的被毛很长,庄慕一看便知至少得有两年没剪过毛了。
  不过,虽然羊驼的被毛很长,却很是柔顺,并不显得脏乱,显然是受到了很好的照顾。
  孟跃明一见羊驼,一下子就乐了,嘴里立马脱口而出:“嘿,草泥马呀!”
  谁知道,他的话音刚落,车厢里的羊驼立马就朝他吐口水。
  啪叽一声,正中他的头顶。
  那准头就跟练过似的。
  “......”孟跃明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地看着车厢里的羊驼,怔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擦!”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对不住了医生,实在是对不住啊!它这两天情绪不好,有点急躁。”壮汉连忙向孟跃明道歉。
  孟跃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嘴角挤出一抹微笑。
  “没事,我是医生,有啥没见过,小事小事。”孟跃明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那医生你快给看看吧!看看它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两天它特别急躁。”壮汉赶紧说道。
  “行,那我上去看看。”孟跃明点了点头。
  说完,他便动身想要爬进车厢。
  结果,他的手刚摸到车厢的边,里面的羊驼又朝着他吐了一下口水。
  好在,他早有防备,一个转身躲了开去。
  “小样儿,哥也不是吃素的!”孟跃明站稳身子,得意地说道。
  然后,他又回身想要继续爬进去。
  结果,这次羊驼不知道是不是学精了,竟然趁他爬了一半,没法躲避的时候,再次发起了攻击。
  啪叽一声,又是头顶。
  “我擦!”孟跃明跳下车,对壮汉说道,“这我可看不了啊!太恶心了,你另请高明吧!”
  “别啊!我已经带它找了三个医生了。”壮汉立马拉住孟跃明的手。
  “大哥,不是我不想看啊!是实在看不了啊!”孟跃明指了指自己头顶的口水说道。
  壮汉一看见他头顶上羊驼的口水,下意识地就松开了他的手,同时脚下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孟跃明看见对方这两个明显带有嫌弃意味的动作,脸上的表情就更黑了。
  “要不,用麻醉药吧!”壮汉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孟跃明一听,点了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
  虽然,理论上来说,在诊疗的时候,最好是不要一开始就用麻醉药,能够用其他办法保定就先用其他办法。
  只不过......
  他摸了摸头顶,心里一阵无语。
  他实在是不想再被吐一次了!
  “行,那我进去拿麻醉针。”孟跃明说完就想跑回诊所里面拿东西。
  “先等等!”庄慕见状立马拦住了他。
  “让我看看吧!保定的时候,能不用麻醉就尽量别用,这样诊疗的时候比较准确。”庄慕说道。
  孟跃明听完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那你去吧!小心点哈!”
  庄慕点了点头,向车厢走去。
  徐悦琳有些紧张,咬了咬嘴唇,轻声地说:“庄医生,你小心一点哈!”
  她话音刚落,羊驼立马看向了她,吓得她一蹦三尺远,直接躲到路旁的树后面。
  孟跃明和徐悦琳两人万分紧张地盯着车厢,生怕羊驼向庄慕吐口水。
  眼看庄慕已经一只脚踏上了车厢,羊驼打了一个轻微的响鼻,徐悦琳干脆把眼睛给闭上了。
  被喷了口水的庄医生,想想就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拒绝,她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太影响观感了。
  结果,下一秒,孟跃明的声音传了过来。
  “嘿,真是奇了。它怎么不喷口水了?”孟跃明说道。
  徐悦琳一听,立马睁开了眼睛。
  看到,在车厢里面,原本急躁的羊驼正安静地舔着庄慕的手心。
  壮汉和货车司机也是一脸惊奇。
  司机就不说了,他之前已经被羊驼吐了两次口水,所以刚才打开车厢门之后,他就十分识相地躲得远远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