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论炮灰如何成为团宠[穿书]——顾青词

时间:2019-07-11 16:09:02  作者:顾青词

   《论炮灰如何成为团宠[穿书]》作者:顾青词

 
  文案:一觉醒来,妇产科唯一的男护士谢元嘉就穿成了热门爽文小说《末代帝王》中的炮灰少年皇帝,不仅被男主ntr,还被软禁夺权,最后一杯毒酒放倒完事儿。面对这种虐文走向,谢元嘉表示愿意双手捧上皇位,求男神给条活路!QAQ!。
  而此刻大权在握的摄政王傅景鸿冷冷一笑:呵,我就不信,一个心智未开的小破孩能翻得出我的手掌心?
  嚣张狂妄的少年大将军季少炎:什么?这小娃娃就是老子要效忠的人?断奶了吗?
  斯文儒雅的美人丞相:啧,这皇上看着糟心。
  然而,真香定律是永远有用的,数年后——
  摄政王:本王的小宝贝呢?
  大将军:皇上,您看谁不顺眼,说打谁咱就打谁!
  丞相:啧,看摄政王就糟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元嘉 ┃ 配角:傅景鸿季少炎淳于雅 ┃ 其它:
 
  作品简评:作为一个妇产科男护士,谢元嘉一朝不幸穿进一本爽文中,成为其中的头号反派炮灰,结局必死大快人心众人唾弃的那种。这看起来是个无法逆转的死局,内心慌得一批的谢元嘉为了从男神主角手中苟活下来,只能处处小心谨慎,结果一不小心却凭借自身的人格魅力迅速扭转局面,吸引了一大波粉丝,甚至还一跃成了整个朝廷内外的团宠!本文轻松有趣,情节流畅,书中人物个性鲜明,尤其是主角温柔绵软的性格吸引了许多读者的喜爱。全文情节温馨可爱,不涉及复杂的宫斗权谋,且看一个小炮灰如何一步步成长起来,成为一代贤君。
 
 
第一章 
  仁武十八年,桓帝驾崩。
  满宫都挂满了白色的幡布,所有宫人都要斋戒一百日为先帝守丧。此时正是严冬,刚过了新年大雪纷飞,只用了一夜就铺满了朱红的砖墙,将这座威严的皇城点饰的更加沉默。
  谢元嘉身为桓帝的第九个皇子,自然要跪在靠前的位置,在他前面的人除了他那体弱多病的三皇兄谢元哲以及行动不便的六皇兄谢元络外,就是一群身份尊贵的后宫女子。
  桓帝生前没有立下皇后之位,自从先皇后逝世后后位就一直这么空悬着,所以如今跪在最前头的就是李贵妃,先帝驾崩后的所有事务都是她在打理。从谢元嘉的角度偷看去,只能瞧得见她哭肿的双眼,以及面上沧桑憔悴的神情。
  今天是守丧的最后一日,过了今天,桓帝的棺椁就要下葬陵寝,和他的先皇后一起合葬,正合了那“生同衾,死同穴”的佳话。可是,有些事情并不会随着桓帝的逝世而解决,现在盘桓在所有人心中的一个最关切的问题就是——帝位空悬,谁来继承?
  桓帝缠绵病榻已经有三年多了,原本早该立下遗诏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何却一直都没有动静出来,直到他驾崩,满朝文武也没见着传位遗诏,到现在这事儿可就大条了。
  满堂跪着的文武百官以及前头跪着的那些身份高贵的妃子们都各怀鬼胎,心中不停地算计着什么,只有谢元嘉一点也不着急,仍旧稳稳地跪在那里,好像外界一点也影响不到他。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他悄悄地松动了一下自己的膝盖,悄悄地从宽大的袖子里摸出一块糕点塞进嘴里,然后不声不响以最缓慢的速度慢慢咀嚼,稍微安慰一下自己那可怜的肚子。古代人最不道德了,为长辈守丧就守丧,一口饭不给吃,一口水不让喝,也太过分了,有谁能一天不吃东西?
  谢元嘉将自己嘴里的那点糕点咽下肚还是觉得不够,那么拇指大小的一点糖糕,根本就没办法让他好受点,反而比刚才更饿了,但是他现在却不敢再动,因为他的眼角余光瞄到了远处正有一个人在往这边走来,他的心微微一动,知道马上重头戏就要来了。
  他忽然有些同情的看了看那些还在打着各种算盘的各路人马,心道马上就有大魔头要来戳你们一刀了,诸位保重。
  他把自己的膝盖放回原本的位置,重又做出一副悲戚的表情来,用自己的衣袖使劲揉了揉眼睛,看起来很是像一个为了去世的老爹而伤心的儿子。
  果然不一会儿,谢元嘉瞧见的那人影就走到了大殿正中央。守国丧这几天,大家都是穿得一身白,唯独这人仍然穿着那身惯穿的绛紫色朝服,与周围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堂下众人接旨。”那人也不多言,直接拿过一道明黄圣旨开门见山,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即便是毫无感情的念着圣旨上的内容,也让人觉得耳朵痒痒。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九子元嘉,人品贵重,谦逊贤能,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特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随着他念出最后一个字,原本安静的灵堂里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仿佛见了鬼一样的盯着那紫衣男人看,非常不相信皇位的最终胜利者居然是一个谁都没有料想的人。
  只有谢元嘉一点也不意外,甚至还微微的松了口气。
  但他还是装作一脸茫然的神情,好像根本没听懂大家在说什么,一动不动的跪在原地,一点也没有要起来接旨的意思。
  “九皇子元嘉,为何还不过来接旨?”那人见他迟迟不动弹,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语气中隐隐的有些不耐烦。
  身边的六皇子推了推他,小声提醒他:“九弟,皇叔叫你呢。”
  谢元嘉这才如梦初醒,忙磕了个头,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来往前头跑,结果因为跑太快还不小心绊到了脚差点摔一跤,狼狈的趴跪在地上。
  “抬起头来。”那人不满的皱了皱眉,似乎很是看不上这样一个人。
  谢元嘉依言抬起头,这才和那紫衣人对上视线。
  初见淮淩王的人大多都会在心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不光是为了他那张俊逸非凡足以让万千女子心生爱慕的面容,更为了他那一双分外好看的眼睛。汉人的眼珠大多都带了点棕色,但是淮淩王傅景鸿的眼睛却是纯黑的,一眼望进去仿佛都看不到底,深不可测。偏他又生了一身冷冽的气势,让初次见到他的人多少都会有些胆颤。
  谢元嘉知道这人冷漠的外表下隐藏的更深的城府心机,自然不敢露出什么破绽,努力的装出胆小懦弱的神态,不一会儿就低下头掩盖自己那点拙劣的演技。
  好在傅景鸿也不想盯着他看,生的也就一般般,既不美也不灵秀,甚至还哆哆嗦嗦的,多看他一眼都糟心。
  “九皇子接旨吧。”傅景鸿把自己手中的明黄玉轴放到了还跪着的谢元嘉手中,漠然的说道。
  谢元嘉手指接触到那冰凉的玉轴和丝滑的蚕丝绢布,忙又磕了个头,念了句“谢父皇恩典”,便起身站到了傅景鸿的身后,一句话也不多说。
  傅景鸿大约是对他这识时务的态度还算满意,转身看着跪在堂下那么多的人,冷声说:“明日待先帝下葬后,礼部的人就着手登基大典吧。”
  他的这句话让下头又开始喧杂起来,可是傅景鸿看也不看这些人,掉头就走,似乎是根本不打算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
  原本还空着的帝位,居然就这么草率的定了下来,纵然众人再怎么不服,也没人敢跟傅景鸿作对,谢元嘉就这么畅通无阻的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小住所,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了下来。
  他摩挲着手中的玉轴,属于小市民的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心思又冒了出来,就这种玉一看就很值钱,以后要是不当皇帝了出宫去,说不定能换好大一笔钱吧?
  谢元嘉心中有些高兴,小心地把圣旨小心地塞到自己的小盒子里收好,坐在桌边把自己知道的剧情又回顾了一遍。
  没错,谢元嘉当然不是纯的古代人,他来自现代二十一世纪,曾经在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做男护士,闲暇时除了画点没什么人看得漫画以外就是追网文,什么文都看,来者不拒。
  直一天,他追到了一本叫做《末代帝王》的点家,不算套路的套路。主角就是刚才见到的那霸气男人傅景鸿,而末代帝王自然就是谢元嘉这个倒霉孩子。整本书的剧情不算太复杂,大约就是一个昏君自己把皇位作死,然后被毒蛇一样盘桓在身边步步算计的傅景鸿给占了巢穴的故事,期间夹杂着大量笔墨描写傅景鸿如何用王霸之气震慑满朝文武,而谢元嘉这个不靠谱的皇帝又是如何荒淫无道滥杀无辜,当然还有傅景鸿的各种红颜知己出没……
  总之又是一个龙傲天,剧情看起来有些老套,但却大受欢迎,不仅受众多□□丝喜爱,甚至还有许多女孩子也喜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作者太擅长描写角色了,就说傅景鸿这个人,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智计双绝才华横溢,书里面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没有他看不破的阴谋诡计,登上皇帝宝座之路几乎就是作弊级的开挂,毫无对手。
  更重要的是,这里头还有个隐藏的伏笔。傅景鸿这厮虽然红颜知己众多,但他心中念念不忘的白月光,居然是已经去世许多年的前太子谢元真,虽然作者口口声声说他俩只是纯直男友谊,你们不要乱想之类的废话,但想也知道那些女孩子们是不会听进去的,毕竟就是直男间的那种钢铁友谊才让人热血沸腾,都说开了还有啥子意思?
  所以在这本书大火的时候,谢元嘉自然也屁颠屁颠的入坑了,并且对王霸之气满满的主角傅景鸿简直就是五体投地,忍不住一颗基佬之心要嫁给他,每天都嗷嗷的在书下催更。
  谁知这一催,就把自己催来了这要命的地方,一睁眼,他居然还是那个大反派大炮灰谢元嘉,初来古代的那种恐惧绝望还没来得及消解,就被更大的打击震慑的差点爬不起来。
  要说现代人心理素质都很强大呢,谢元嘉从惊惧到不得不接受这个身份,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当然,不接受也没什么用,总不能真的去死,万一真的就死了呢?
  于是,除了满肚子网文废料,以及不入流的漫画,以及扎针神技的谢元嘉,只能苦逼的在这吃人的宫里学着努力的生存,努力的看起来像一个古人,努力的不要从嘴里冒出现代用词,一晃就是一年。
  就在今天,他拿到圣旨的这一刻,剧情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正式开启,而放在他面前的将是一条无比艰难充满坎坷的路——
  论,一个炮灰,如何能在宫中全身而退,把皇位双手奉献到主角手中,以求得一个活命的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啦,第一次写穿书文,本文就是披着宫廷皮的恋爱文,算小甜饼吧,考据党轻拍,么么哒,喜欢的话就收藏与喜爱呀~~~
 
 
第二章 
  礼部的人动作很快,登基大典完成的非常顺利,谢元嘉只要背熟了各个步骤流程要做的事,要说的台词,就算完事儿。他提前一天认真地准备了很久,第二天几乎算是完美的完成了所有的仪式,半分差错也没有出。
  登基大典结束后,谢元嘉刚一回到自己的寝宫,原本就阴云密布的天就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落在还没消退的残雪上,给皇城的白色又添重了一笔。
  谢元嘉独自趴在窗前,他身着象征着帝王标志的明黄龙袍,仰头看着天上不断落下的鹅毛大的雪花出神,肩头被压了浅浅的一层白也毫无所觉,背影看着格外的孤独落寞,仿佛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不一会儿,他的身后就传来一个尖声尖气的太监的声音:“皇上,摄政王求见。”
  谢元嘉从漫天大雪中抽出神思,回头看向那个肥肥胖胖的太监,不是他身边原先跟着的那个瘦子了,“宣。”
  他走到前厅的龙椅上坐好,果然就看到摄政王傅景鸿穿着一件黑色的狐裘大衣踏着飞雪穿过厅廊走了进来,眉目如画气势逼人,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轻轻地拍落身上的雪花,也能带来一屋子的威压。
  他慢条斯理的把狐裘脱下扔到身后跟着的侍从手中,然后才缓缓地过来对着谢元嘉行了个不痛不痒的礼:“见过皇上。”
  傅景鸿丝毫不掩饰自己在谢元嘉面前的狂妄无礼,他也的确有这资本,整个国家的大半势力都在他手中,他还需要怕谁吗?
  谢元嘉知道自己必须要马上进入角色,他唯唯诺诺的对着傅景鸿叫了一声:“皇叔不必多礼。”
  傅景鸿从善如流起身,自顾自的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又漫不经心的问:“皇上新登基,可有什么缺的东西吗?臣让内务府立刻去备着。”
  “没有。”谢元嘉摇头,老实地说:“但凭皇叔安排。”
  傅景鸿眼中划过一丝满意的神色,虽说蠢是蠢了点,不过就是这样的蠢货才易于掌控,果然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既然这样,那臣就替皇上费这个心思了。”傅景鸿抿唇一笑,一双凌厉狭长的凤眼微微的转动了两下,又说:“皇上从前宫里的那些人,都撤了吧。如今您身份不比从前,跟着的人也再不能随意,需得好好地精心挑选。”
  “我待会儿让人送几个得心的人过来,皇上用着若是顺手就留下,不顺手的,臣再替您去张罗。”傅景鸿抬眼瞥了一眼在上位坐着的谢元嘉,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您说可好?”
  唉。
  谢元嘉在内心叹气,主角总是这么爱演戏,我们这些做粉丝的,除了惯着还能怎么办?
  “都好。”谢元嘉点头,反正他不同意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傅景鸿还是会找各种借口在他身边塞眼线的,他还不如自己躺下随便他来比较好,说不准还会看在往日他乖巧配合的份上,留他一条狗命。
  傅景鸿更满意了,看着这蠢货竟然顺眼了许多,虽然和元真不能比,但比谢元祺那些个货色倒是强上不少。
  “既然这样,那臣这就下去办,皇上还有什么吩咐尽管差人找臣。”傅景鸿一点也不想跟他多待一会儿,反正这趟来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他也不需要在这扮演忠臣。
  谢元嘉忙起身相送,傅景鸿眉间一挑,对他这种不着痕迹拍马屁的行为表示惊讶,但看这孩子一脸的纯稚,又不像是刻意讨好的样子,心中有些受用。
  两个人肩并肩踏出殿门,两个宫女立刻过来给他们各自系上大氅,又拿了伞过来,跟在两人身后小心地往前走。
  谢元嘉是很紧张的,他不敢随便开口说话,怕男主这个人精会发现自己的漏洞,只能低着头沉默的走在他的身边,一句话也不说。
  傅景鸿心情还不错,他目视前方脚下生风,他自小也是习武出身,走路比寻常人肯定是快的,像谢元嘉这种弱鸡如果不加快脚步的话,会被他落在身后一大截。于是,谢元嘉只能努力的让自己跟上他的脚步,却又忘记开口让他慢点,走的一头的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