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快穿反派他有病(穿越重生)——栾云夏

时间:2019-07-11 16:08:00  作者:栾云夏

   《快穿反派他有病》作者:栾云夏

 
  文案: 沈如墨穿梭在各个小世界,勤勤恳恳帮反派治病,然后......反派把他当成治病的药,抱着不撒手了。
  这是一个(悲伤)可喜可贺的故事。
  第一个世界:你的血真甜(自虐倾向医生攻vs软萌乖巧吸血鬼受)
  第二个世界:上将,你人鱼掉啦(外冷内热瘫痪上将攻vs又怂又浪小流氓人鱼受)
  第三个世界:你好,狮子先生(暴躁症总裁攻vs小可爱仓鼠精受)
  第N个世界:......
  乖巧软萌脑回路清奇受VS霸道偏执真有病反派攻
  1V1全程撒狗粮,高甜无虐,请大家放心食用
  等更的小可爱可以戳专栏,收藏作者不迷路!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打脸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如墨顾叶临 ┃ 配角:小世界里面的配角们 ┃ 其它:
 
 
第1章 
  夕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夜色泼墨一般晕染开来。
  华灯初上,车水马龙,归家的行人步履匆匆,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晚风吹过,几片落叶在空中打着旋儿,又落到地上,被一双皮鞋踩在脚下。
  除此之外,一片静谧。
  饿。
  好饿。
  没有灯光的小巷中,瘦骨嶙峋的小吸血鬼蜷缩在墙角,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
  沈如墨饿的头昏眼花,稍微一动,眼前就是一片欢呼雀跃的金色光点。
  银色的弯月高高地悬挂在天上,宛若死神的镰刀,冰冷地注视着这个世界。
  饿晕的一瞬间,身体变得轻盈,温暖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传来,沈如墨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温热的液体从唇间灌进。
  他忍不住仰起脑袋,用力吞咽。
  好甜。
  真好喝。
  若有若无的轻笑自耳边响起,仿佛情人的呢喃。
  “呵。”
  沈如墨再也撑不住,就着进食的姿势,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鸟鸣声从窗外响起,宛转悠扬,沈如墨咕哝一声,在柔软的布料上蹭了蹭,想睡个回笼觉。
  无奈肚子唱着空城计,咕咕作响,只得无奈睁眼。
  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油画,墨蓝色的夜空缀满碎钻一般的金色繁星,一轮圆月在群星环绕下,散发出银色的光辉。
  枝繁叶茂的古树占据大半画卷,它肆意地舒展身体,绿色的叶片在月光下反射出点点荧光。
  树下放着一个长椅,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周围萦绕着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静谧而唯美。
  “醒了呀,小家伙。”温润的男声突然响起,沈如墨吓了一跳,朝着声音发出的地点望去,一个......巨人?靠在门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尖叫一声,沈如墨想要跑路,但是手脚不协调,吧唧一声,摔倒在巨大的床上。
  后知后觉低下头,对上一对黑黑的蝠翼,沈如墨,“......”
  啊嘞,差点忘了,他是一只吸血鬼。
  睡得太久,脑子都混沌了,沈如墨思考人生的时候,一双手轻柔地将他托起来。
  沈如墨只感觉身下一暖,然后视角转变。
  英俊的脸在眼前逐渐放大,最后在脑门上落下一记温柔的轻吻。
  沈如墨茫然的看着青年,瞪圆了如同红宝石一般璀璨的眸子,耳朵不自觉颤抖了两下。
  懵懵懂懂的小模样特招人疼。
  “饿了吗?”青年单手托着小蝙蝠,轻轻地点了点他的鼻尖,眼中满是宠溺。
  沈如墨眨巴眨巴眼睛,呆呆的看着青年。
  修长好看的手指在面前晃啊晃啊,鼻翼间满是香甜的味道。
  沈如墨用力地咽了一口口水,强忍住吸血的冲动。
  那只手指却是得寸进尺,不但伸进嘴里,还拨了一下他的舌头和两颗小尖牙,这就不能忍了!
  沈如墨特别有骨气的......舔了一下,然后用小爪爪捂住鼻子,阻挡鲜血的味道。
  他还没青年巴掌大,要是真的咬下去,青年一挥手,就能把他摔成蝙蝠饼,太可怕了!
  饥饿摔死,都是死,只不过后者死得太疼,沈如墨超级怕疼的!
  “怎么不喝?”青年有些疑惑。
  沈如墨将自己缩成一团。
  小小的,软软的,像极了毛线帽上的黑色毛球。
  青年挑了挑眉,看着手心的小黑团子,手痒,想捏。
  担心小吸血鬼饿死,他从床头柜抽屉里拿出一根针,在指腹上戳了一下,浓郁的甜香味蔓延开来,沈如墨吸了吸鼻子,眼冒红光。
  想、想喝!
  隔着皮肤,沈如墨还能忍住本能,现在却是克制不住,几乎在指腹伸过来的一瞬间,猛地扑上去,两只前爪抱着指腹,大口大口地喝着,小尾巴欢快地摇着。
  跟喝奶的小狗崽儿似的。
  好喝!
  他喝的太急,不小心呛到,直咳嗽。
  青年眼中满是宠溺,他点了点沈如墨的后背,“慢点喝,还有很多呢。”
  喝的肚皮圆滚滚,沈如墨才意犹未尽地砸吧砸吧嘴。
  舔了两口指腹,帮青年止血,他卧在青年手心,乖巧地看着对方。
  “饱了?”青年揉了揉沈如墨的小脑袋,语气温和。
  沈如墨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
  发出的声音却是蝙蝠的吱吱叫。
  沈如墨有些苦恼,扑扇两下蝠翼,他沉睡了将近五百年,身体特别虚弱,现在还不能变成人形,怎么交流呢?
  沈如墨想啊想,灵机一动,两个小爪爪高高举起,然后弯曲,放在头顶,比了一个心。
  青年被他逗笑了,眼睛弯成两弯下弦月,“小家伙,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沈如墨有些不好意思,用小爪爪捂住脸,然后透过指缝悄咪咪的打量着青年。
  这个动作,简直萌死人不偿命。
  青年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揉了揉沈如墨的小脑袋,“小家伙,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你要跟我一起吗?”
  上班?那是什么东西?
  沈如墨抖了抖耳朵,想了一下,大概是工作的意思。
  他点点头,乖巧的看着青年。
  青年小心翼翼地将沈如墨放到外衣口袋里,他叮嘱道,“你乖乖的呆在我的口袋里面,不要乱动。”
  沈如墨双爪扒拉着口袋,探出小脑袋,听到青年的话,瞪着一双红宝石似得眼睛,懵懵懂懂的点头。
  “真乖。”青年轻笑一声,隔着衣服点了点沈如墨,拿钥匙下楼。
  “早上好,顾医生。”
  “早上好。”
  一进医院,打招呼的声音不绝于耳,沈如墨要是醒着,肯定要感慨一句,顾叶临真受欢迎。
  因为声音的发出者大多是年轻俏丽的女声。
  十个里面有十一个含羞带怯。
  上午有一场手术,顾叶临换上手术服,将外套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单人床上。
  口袋处鼓鼓的,沈如墨在里面。
  担心别人进来,不小心坐到衣服上,压坏小蝙蝠,他特意将衣服放在靠墙壁的一侧,十分贴心。
  做完手术,临近中午,惦记着办公室里的小蝙蝠,顾叶临匆匆换好衣服,打开门,衣服好好地放在床上,微微隆起,仔细看,还有一丝丝的起伏,嘴角轻轻上扬,青年眼中满是璀璨光华。
  他蹲到床边,探进去一根手指,戳了戳沈如墨,语气中满是宠溺,“小家伙,起床吃饭了。”
  沈如墨睡得香甜,迷迷糊糊闻到食物的味道,吸了吸鼻子,哼唧两声,闭着眼朝顾叶临的指腹挪。
  就跟刚出生没多久,找奶吃的小崽儿一样。
  不过,沈如墨确实挺小,身型只有成年蝙蝠的一半,还没顾叶临的手掌大,应该是一只没成年的小奶蝠。
  小爪爪紧紧地抱着顾叶临的指腹,半梦半醒间,沈如墨伸出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顾叶临的指腹,然后伸出两颗白色的小尖牙,轻轻的咬了一下。
  这感觉比针扎的还要轻。
  与其说是疼,更多的是一种酥麻。
  红色的血从咬破的皮肤处冒出来。
  香甜的味道包围着小奶蝠,他有些醺醺然。
  沈如墨轻轻地舔了一口,小耳朵抖了两下,小尾巴也欢快的摇摆着,直到喝的饱饱的,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来。
  打了一个饱嗝儿,沈如墨舔了舔嘴唇,用小爪爪揉眼睛,清醒了不少。
  对上顾叶临带着笑意的温煦眸子,他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往后一仰,咕噜噜滚了几圈,撞上顾叶临伸过来的手掌,堪堪停下来。
  沈如墨将自己团城一个黑色的小球,瑟瑟发抖,可怜兮兮。
  哎呀,他不是故意咬顾叶临的。
  这不是睡迷糊了。
  本能反应吗?
  怂唧唧的沈如墨低着小脑袋,冥思苦想,最后决定卖萌保命。
  他小心翼翼的蹭了蹭顾叶临的手掌,湿漉漉的眸子委屈巴巴地看着他,讨好的在指腹上舔舔,他小声说道,“别打我呀,我不是故意哒~”
  说完,沈如墨举起小爪爪,放到头顶,歪着头,比了一个心。
  他看到广告商女孩子卖萌就是这样做的。
  顾叶临不会蝙蝠语,大体能猜到意思,他轻笑一声,双手捧起小蝙蝠,在那毛茸茸的小脑袋上落下一记温柔的轻吻,语气诱哄,“小家伙,你怎么这么可爱?”
  沈如墨不好意思地捂脸。
  “要不要玩一会儿?”顾叶临问道。
  “好呀好呀。”沈如墨见顾叶临没有责怪他的意思,立刻精神起来。
  顾叶临坐到床上,点了点沈如墨小小的蝠翼,“会飞吗?”
  沈如墨点头,扑扇了一下蝠翼,飞了——两厘米,噗通一声,掉下来,顾叶临稳稳地接住。
  沈如墨有些不好意思,将小脑袋埋在蝠翼下面,脸涨得通红。
  好丢人。
  顾叶临轻笑出声,“真是一只小奶蝠。”
  他陪着沈如墨玩了一会儿你飞飞,我接住你的游戏,一点都没有不耐烦。
  直到敲门声响起,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
  顾叶临将沈如墨放在口袋里面,过去开门。
  顾叶临跟来人说了几句,去食堂吃饭,下午继续上班,给人看诊。
  他的声音温柔沉稳,如同山间的清风,淙淙的流水,冬日的暖阳,听着十分舒服。
  沈如墨打了个呵欠,蜷缩在温暖的口袋里,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某夏:萌萌哒小奶蝠已上线,请查收~
  阿临:现在给你喝血,以后给你吃棒棒糖~
  墨墨:棒棒糖是什么,好吃咩?
  阿临:当然好吃~
  墨墨:我要吃我要吃!
  某夏:没脸看了......
  推荐一波隔壁的文《今天也在努力打脸》(快穿),超甜!
 
 
第2章 
  沈如墨是如今为数不多的二代吸血鬼,吸血鬼史上教科书级人物。
  本来他应该是一个王者,笑傲一众吸血鬼的存在,无奈挑食,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入沉眠,降低身体消耗,实在撑不住,才醒过来补充能量。
  每一次,好友都会守在他身边,看着他进食。
  他这次苏醒,比预计时间提前了大半年。
  好友——还不知道在哪里。
  好友给他留了一份地址,无奈沈如墨是个路痴,还是阿宅,从未独自出门过。
  这次沉睡时间有点长,足足五百年,对吸血鬼来说不是什么,人类社会却是沧海桑田,从农耕时代进入网络时代。
  跑的方向跟地址完全相反,才在半路上饿晕过去。
  要不是顾叶临出现,及时给他喂了甜甜的血,沈如墨毫不怀疑,他会成为第一只被饿死的高等吸血鬼。
  这种死法,完全可以钉在吸血鬼的耻辱柱上。
  被所有的吸血鬼唾弃。
  沈如墨将小脑袋埋在蝠翼下,羞愧不已。
  这不能怪他,挑食又不是他能决定的。
  还特别怕人露出疼痛的表情,感觉被咬的是自己。
  小时候喝血,都要人看着,恨不得拿尖锐的木桩对着他的心脏,逼着他,才能艰难的吞咽下去。
  顾叶临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让他有食欲的人。
  顾叶临的血真甜,厨艺真好!
  中国有句古话,叫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他要以身相许吗?
  小奶蝠在梦里认真的思考这件事。
  再醒过来,已经到家了。
  饭菜的香味萦绕在鼻尖,小奶蝠砸吧砸吧嘴,迷迷瞪瞪的伸长脖子,嗅闻着空气中的香味。
  肚子咕噜咕噜,欢快地唱着空城计。
  察觉到口袋里的异动,顾叶临放下锅铲,熄火,洗了手,在毛巾上擦干净,这才将小奶蝠拿出来,放到沙发上。
  打开电视,他微微一笑,“宝宝,你先看会儿电视,晚饭马上好。”
  小奶蝠乖乖坐好,顾叶临调了几个台,认真地盯着小奶蝠的表情,给他选了一个喜欢的节目,这才回厨房继续忙活。
  没一会儿,顾叶临做好晚饭,端上桌。
  他洗好手,用面纸擦干净,递给小奶蝠,却发现小奶蝠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菠菜炒猪血,他挑了挑眉,“想吃吗?”
  吸血鬼能吃血以外的食物,但是不能从中获取饱腹感。
  低等级吸血鬼对人类的食物一点兴趣都没有,吃这些对他们来说味同嚼蜡。
  看样子,他随手捡到的小家伙,来历不凡呢。
  顾叶临摩挲着下巴,想到。
  顾叶临的血吸引力更大,但是小奶蝠很乖,知道咬人会疼,他对血的渴望没有那么深,可以用其他替代品。
  小奶蝠撅着小屁股,吭哧吭哧爬到菠菜炒猪血的盘子旁边,坐下来,眼巴巴的看着顾叶临。
  小尾巴时不时的摇一下,别提多可爱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