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师尊独爱我一人(玄幻灵异)——盈风而袖

时间:2019-07-09 11:51:42  作者:盈风而袖

 《师尊独爱我一人》作者:盈风而袖

 
文案
 
重来一次,他只想夺得师尊独一无二的宠爱。
 
-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朝(zhao),叶妄 ┃ 配角:原书主角与众多师父的爱慕者 ┃ 其它:
 
 
 
  ☆、第 1 章
 
  “听说了吗?那个十恶不赦的唐朝死了!”
  “真的?”
  “是啊,听说是被他害过的人打入九层塔经受炼狱幽火灼烧而死,据说被这火烧死的人将再也没有来生。”
  “哼,罪有应得!”
  唐朝被关押在九层塔的最底层,在痛苦到恍惚的灼烧感中,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神魂在一次又一次的灼烧中渐渐虚弱,被炼狱幽火烧死的人,连来生都不会再有。
  真是可笑。
  回望一生,他所作的一切都无愧于心,他也曾是个天真纯善的人,能走到如今的地步,全都是这些自认为正义的人一步步逼下来的!
  那些人自诩正义人士,实则不过利益熏心罢了,还有那个将他一步步逼入深渊的人......
  唐朝原本暗淡无神的眸子蓦然亮起,满满的都是滔天的恨意。
  如果再有来生,他定要将此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即使明知没有来生,但他还是想到了那人面色复杂对他说过的话:“唐朝,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他还记得他当时半开玩笑说的话:“我想回到八十年前,要是再重来一次,也许......”
  罢了,如今那人已飞升,他们之间仿如云泥之别,于他,自己只不过是他浩渺人生中的一粒尘埃罢了。
  唐朝看着面前滔天的大火,只觉眼前猩红一片。
  “听说了吗?玄天境的叶妄尊者要收徒啦!”
  “什么?是那位在十年之前联手其他顶尖势力将魔尊消灭,把魔族通往修真界道路封印的叶妄尊者?真的假的?我可是崇拜了他很多年啊!”
  “据说昨天叶妄尊者一出关就去见了境主,不过两个时辰,玄天境内就传出了尊者要收徒的消息,甚至还要在试炼时开放内境......你看我怎么样?”
  “就你?连玄天境的外境弟子都不如,怕不是大白日做梦失了神智吧!”
  “怎么说话呢你?我都筑基辟谷了,哪来的白日做梦?”
  “不是白日做梦怎么会肖想当尊者的徒弟,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子......痛痛痛,别打了!”
  “我看你就是欠打!”
  ......
  此时的玄天境外境一反从前的安静,所有外境弟子的内心都有些浮躁,无他,之前从未有过弟子的叶妄尊者要收徒,想到成为尊者徒弟后丰厚的修炼资源、炼虚期高手的悉心指导、能与境主同辈的尊荣与体面,谁不想一步登天呢?
  更不用说惊鸿一瞥时尊者是何等风华......
  外境角落的一栋小木屋里,一位看上去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年面色平淡地盘膝打坐,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无法打扰,与尚显喧嚣的门外形成鲜明对比。
  一段时间后,少年睁开了那双漆黑的眸,头也偏向了吵闹的方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距离他从那无边的地狱中重生,已经过了两年,在这两年里,他按照前世的轨迹,终于成功进入了玄天境的外境。
  少年名为唐朝,这是一个曾经让前世的他吐槽了很久的名字,重生之前是一本书的炮灰,没错,就是只有个名字的那种。
  这个世界由一本正统修仙文演化而来,而作为世界核心、天道宠儿的主角,自然也会是如今他们谈论的叶妄尊者的徒弟,前世他作为这本书的资深书迷,在达到收徒的条件之后,他本想近距离围观主角的成仙之路,却没想到他一个不小心,就成为了叶妄尊者的徒弟。
  在懵懂无知地成为叶妄的徒弟之后,只是个单纯社会里出来的他怎么会想到,这个看上去百利而无一害的身份,并不是那么好做的呢?
  从成为叶妄徒弟的那天起,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同。
  唐朝的思绪飘到了偏远的染春山之上,他的师傅,就如同玄天境中央伫立的染春山的雪那样,看似高不可攀,却一碰就化,直至在你的手心融成一滩水,谁又知道,他尤如高山之巅的雪莲一般高不可攀的师尊,其实是一个连路都分不清的小路痴呢?
  即使最后越走越远,实力也越变越强,但在染春山之上和师尊相处的那些日子光是想想就能让他无比激动和雀跃,在一次又一次的被烈焰吞没时,也能给他带来无比的慰藉。
  “师尊......”唐朝轻轻摩挲着石床,眼里涌动着无数复杂的情绪,“原来你说的话都是真的......”比起巧合,唐朝更加坚信是他的师尊不忍,给了他另一种选择。
  话未说完,他便感到肩上一重,原来是一位比他长两三岁的少年将手放在了他肩上。
  见他回神,少年问道:“看了你好久了都没见你回神,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在回忆之前入定的感悟。”唐朝回答。
  少年一脸兴味地看着唐朝,“你感悟时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少年偏头看向染春山的方向,“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件事情可不止你一个人在想。”
  “不说这个了,我想知道你突然来找我做什么?”见少年对染春山满是憧憬,唐朝眼神一暗,转移了话题。
  “唐朝啊唐朝,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少年摇着头,看着唐朝一脸恨铁不成钢,“今天可是叶妄尊者收徒的日子!”
  “那你不去参加,来这里干嘛?”唐朝故作不知,眼神却越来越暗。
  “当然是来找你一起去,怕你迟到啊......”少年声音越来越小,似乎也是知道这理由不太服众,“我们也是好朋友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唐朝问。
  “如果你有幸被叶妄尊者选中,能不能在尊者面前提提我,让我在尊者面前露个脸?”少年面露期待。
  与所有人认为不同的是,在唐朝身边的他,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唐朝天赋的恐怖。
  十岁被收入玄天门下,明明只是一个灵根极细的五灵根,却在短短两年内从一个凡人到如今的筑基初期,两年筑基,如此恐怖的天赋,别说玄天境,就连整个澄明界都闻所未闻。
  因着唐朝的不经世事和不善言辞,在他的劝说下,唐朝在筑基时并没有上报宗门,而是选择准备等到快结丹再说明,从小便知道自己天赋不好的少年知道,好哄易骗的唐朝极有可能是他一步登天的机会。
  而现在这个机会,马上就要降临在他的身边。
  “我......”唐朝语气淡淡,“我怎么可能被选上呢?我修为低微......”
  “不会的,阿朝的天赋可是百年不......”少年想到了之前一直哄骗唐朝他天赋低下的事实,“万一呢?阿朝不要太过看低自己 。啊,收徒试炼马上开始了,再不去就来不及了!”说话时,代表收徒试炼的钟声响起,仍抱着一丝期望的少年听到便想要拉着唐朝向染春山走去。
  “你先走吧,我尚有些东西要带。”唐朝不着痕迹地避开少年的手,少年听了,来不及多说什么,便迅疾而去。
  “记得快点来,别迟到了!”
  少年走后不久,唐朝走出木屋,斜睥着少年远去的背影。
  少年名叫顾浩游,比唐朝早两年进外境,在唐朝人生地不熟的时候热情地为他介绍外境的一切,但谁知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
  当前世的他一如现在的天赋出众,便被顾浩游作为重点培养对象,着力与他培养感情,当时涉世未深的他还真的以为会有心地如此好的师兄为他着想,结果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对他别有所图,只有师尊、只有师尊是对他一心一意的......
  回忆着往事,唐朝与众多外境弟子一样,带着些将要重新和师尊见面的激动与兴奋,向染春山所在的方向走去。
  承载着无数人期待的染春山之上,伫立着一座古朴大气的宫殿,在一片茫茫的白中,这点黑便显得格外醒目,它就像一块光滑莹润的玉石一般,散发着微弱却不可忽视的光芒,宫殿空空荡荡,最里面的极品灵玉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也许是因为躺太久了的缘故,本就系的不紧的发带早已不知所踪,只余一头上好绸缎般的乌发散落到玉床各处,一缕墨发调皮地吻上那人的脸,堪堪到达他高挺笔直的鼻梁,似是感觉到了什么,他的眼睛蓦然睁开,露出了一双浅色的瞳。
  “试炼要开始了吗?”男人也听到了响彻玄天境的钟声,低语了一句便要起身,却没想到动作太急,扯到了一缕发。
  “......”男人淡色的唇微抿,不经意间露出了略微痛苦的神情。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霸总的虚拟恋人》(文名待定)
文案:
沈溱,小说中的霸道总裁,热爱生活,热爱工作,对谈恋爱不感兴趣。
突然他发现被子公司送来的AR机器里发现了一个无法卸载的恋爱APP,沉迷于生活和工作的他选择无视。
直到有一天,小小的人儿从APP里爬到现实中,气鼓鼓地问他:为什么你不玩恋爱游戏?!
沈溱:……
看着努力瞪大眼睛看他小人儿,沈溱感受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
他,恋爱了。
感兴趣的可以点点作者专栏,收藏一下,到时开文早知道哦!
 
  ☆、第 2 章
 
  染春山是座雪山,明明常年被大雪覆盖,却以“染春”之名,让人光是听到名字,就可以想到这山的勃勃生机:散落在染春山上的雪松挺直腰杆,无言地承受着大雪的洗礼,偶尔可见的腊梅盛放,向这凛冽寒风展现着自己的芳华。
  来到染春山脚的少年们,一眼就看到了许多眼高于顶的天才们和平时对他们难掩倨傲的管事,更别说那些连面都见不到的大人物们。
  身居玄天境高位的大人物们站在地阶法宝浮空舟上,或慈祥或欣慰或冷淡地看着他底下欣喜雀跃的少年们,他们神态各异,但都对这场试炼的结果十分关注。
  “青木,你说在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子里,谁会成为我们的师弟呢?”穿着一身水色青衫的少女偏头看向下方的人潮。
  看面容少女不过才十□□岁,正是年纪最好的时候,但外表再年轻,但能坐在这里,便已彰显了她的实力,少女名叫玖鸢,是玄天境九大峰峰主之一。
  坐她对面的白衫男人面色严肃,“老朽也不知道。”
  “噗。”不止是少女,在座的另外八人也有些忍俊不禁,就连一向在众人面前保持威严的境主也忍不住瞥了青木两眼。
  看着在场九人想要笑却碍于下面各大管事和弟子们不能笑的样子,境主严厉呵斥:“笑够了没有,都什么年纪了还下面的小毛孩一样,可别被他们看了笑话!”
  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但配着境主那威严的脸,那宏大的气势,怎么看怎么不对。
  青木旁边,把玩着茶杯憋笑的觉期差点绷不住笑了出来,只能借着喝水呛到不断咳嗽,惹得境主又瞥了他好几眼。
  “阿弥陀佛,试炼马上要开始了。”面相苍老的和尚收了收自己有些奔放的嘴角,正色提醒道。
  众人也暂时停了说笑的念头,一齐往下方看去。
  下方,境主的亲传弟子、玄天境的首席大弟子赵云天看着底下攒动的人头,面上严肃,内心却有些悲凉。
  当年他入玄天境之时,就一直梦想着能够成为叶妄尊者的徒弟,但叶妄尊者从未收过徒,自觉自己的资质也不配让尊者破例,便拜在了据说与尊者关系最好的境主门下,想要多看尊者一眼,可谁知、可谁知不过十年,尊者就突然破例收徒了!!!
  只恨生不逢时,不然以他的天资,哪轮得到下面这些小毛孩子占这便宜?
  默默吞下一口心头血,尽职尽责的他还是选择把这场试炼举办好,正要开始,一位弟子便匆匆御剑而来:“大师兄,水月门首席大弟子携一众弟子来访!”,赵云天眉头微皱,正想吩咐些什么,另一位弟子也匆匆御剑而来:“大师兄,三清门首席大弟子携一众弟子来访!”
  赵云天正要开口,又是好几位弟子匆匆御剑而来:“大师兄,天璇宗首席大弟子携一众弟子来访!”
  “大师兄,无涯宗首席大弟子携一众弟子来访!”
  “大师兄,凌霄宗首席大弟子......”
  “大师兄,羲和派......”
  “大师兄......”
  澄明界共有“一境二门三宗四派”十大势力,玄天境也是其中之一,此时其他九大势力纷纷到访。
  站在下面的弟子见此情况,不禁窃窃私语了起来。
  “你说这是在干嘛?宗门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搞出这么大阵仗?”
  “我看倒是未必,你看其中一人,那不正是守境门的弟子吗?我看啊,这怕不是要和我们抢尊者。”
  “什么?岂有此理?!!”
  对此场面,浮空舟上的众位峰主面面相觑,身着玄色衣衫,看起来高大稳重的器驻捻着他短短的胡须:“吾观此情状,必有大事发生。”
  “得了吧器驻,你一个炼器的糟老头子,还真当自己是预师了,正牌预师可就坐在你对面呢!预师怎么看?”玖鸢斜倚在美人榻上,将器驻营造的高深莫测之感破坏得一干二净。
  器驻对面,一个双眼紧闭,额头上生着繁复花纹的女子摇了摇头,“浪费时间,不想算。”
  器驻抚摸着胡须,得意地看了玖鸢一眼。
  “阿弥陀佛......玖施主,冷静,冷静。”老和尚捻着佛珠,低声为器驻念起了往生咒。
  在得知各大门派的首席弟子都来了之后,赵云天就知道那些花花肠子在打什么主意了:尊者的徒弟之位,岂是他们能谋算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