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月迷疏桐(出书版)——月佩环

时间:2019-07-09 11:49:23  作者:月佩环

   《月迷疏桐》作者:月佩环(出书版)

 
  文案: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刻意忽略狐王的无情,
  所以才会落得道行尽失,只剩一缕孤魂。
  而重生后,竟然再次遇到那个人……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君羡,寂桐(玄真)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这一夜似乎特别漫长。
  也不知是因为周围的草触碰到他的身体,还是因为有七、八只白狐在他身上窜跳撕咬,他感到浑身麻痒疼痛。
  身上的衣裳已被扯成一条条扔在一旁,四肢被缚仙索绑住,两边的大腿和小腿甚至被分开绑到一起,下穴被巨大的阳物进进出出,疼痛得几乎麻木。拖着三条尾巴的白狐一口咬在他胸前的乳首上,一边用尾巴扫着他的下腹,试图撩拨他的欲火。
  他想大叫,但嘴巴被强迫张开,两只白狐用爪子按住了他的头,他的口腔被塞满了灼热的液体,几乎直达喉间,眼睛也被白狐柔软的身体盖住,无法睁开。
  白狐是青丘之国中最尊贵的血统,自狐王以降,即是白狐一族,向来极为稀少,留在青丘之国的,也不过一百多只。此时那些原先看来极为尊贵美貌的生灵,宛如化作恶魔,要将他身上的所有纯阳道行吸收殆尽,让他陷入地狱。
  「啊──」他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过来。
  「寂桐师兄,你又作噩梦了?」睡在旁边通铺的两个小道童揉着眼睛打着呵欠,略有些不耐烦。
  「梦到以前的事,不好意思吵到你们。你们先睡吧,我出去走走。」
  如果只是偶尔作噩梦也罢了,偏偏三五不时地将别人吵醒,而明天还有更重的活要做,睡眠不足实在让别人的心情难以愉快。
  他向师弟们道了歉,披了衣裳下床,一瘸一拐地走出门外。此时已是四更,到丹房接替师弟的时间还有一个多时辰,但现在已睡不着,不如早些过去守丹。
  一路行着,便想起梦中的过往。
  那已是前生的事了,原本不应记得,却由于他兵解后轮回,记忆未失,那些事情仿佛还发生在昨日。上一世他身为清修无心派掌门,本已到达元婴之境,飞升有望,却爱上青丘之国的狐王,被骗得元阳尽失,道行尽毁,兵解之后肉身还被野狐分食,尸骨不剩。
  清修无心派将这一件事秘而不宣,视同千古丑闻,只对几个入室弟子告诫,不可妄动*欲,否则就会惨遭二十一代掌门玄真子魂飞魄散、尸骨无存的下场,但魂飞魄散之前发生的丑事,仍然被人含糊不清地带过了。
  他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或许清修无心派的同门并不知道,他并没有魂飞魄散,而且阴差阳错,再次回到清修无心派,作了一个最下等的守丹看火的弟子。
  兵解,即是死后元神得到解脱。
  修道时若非迫不得已,绝不兵解,只因兵解乃是肉身损毁,将功力注入到元神上,重新投胎,这其中危险重重,也许功力尽失,也许记忆全无,也许就连根骨也会变得下乘,不宜再修道,便如他一般,当年兵解后重生,除了记忆之外,功力全失,根骨奇差。虽然托生到一户富人家里,却因天生残疾,行走时一瘸一拐,虽然找过大夫,但大夫都说他腿上并没有疾病,乃是因为心疾。一个两、三岁的孩子有什么心疾?又加上他出生时不哭不笑,家里的人都当他是妖物,于是将他偷偷扔到了清修无心派所在的弥清山下。
  清修无心派见他根骨不好,即使修道也难有大成,原来是想将他养到十六岁成人,便将他送下山去,随他做个樵夫或是农民,也可安稳度日,后来见他做事认真勤快,虽然修道不成,但对同门师兄弟习得上乘道法也从无嫉妒之意,便也一直没有将他赶走。
  他对自己去哪里倒是十分无谓。别人或许会说他是因为经历了前世的事,让他道心不坚,但他却觉得,修道成仙与否,其实已经不再重要。这一生就此浑浑噩噩地过了便也罢了。况且他勘不破情关,仍然记得前世的事,即使根骨不坏也必然是修不成的,也不必浪费时间了。不如多炼些丹药,也可接济山下无钱医治的贫苦百姓。
  ※
  清修无心派的丹房设在弥清山的落霞峰上,据闻可接天上之水,采撷日月之精,乃是炼丹的绝妙所在。
  落霞峰上的丹房一共有三个。由于所炼制的丹药药材不同,各种不同的丹也要放到不同的丹炉里。最好的丹药甚至可起死回生,但也自然需要有道行的修道人用法术加持。
  寂桐所看守的丹房里炼制的自然是最普通的丹药,二十日便可出一炉,有医治跌打损伤,也有医治风寒杂症,而看火也极为简单,分丹砂,烧水劈柴,检药,二十年来所做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清修无心派目前只有五个字辈,按「清、空、无、寂、尘」而分,如今的掌门叫做空莹,老一辈的清字三师都已到达混元期,大多闭关入定,不理俗世。
  寂桐入门虽然早,但拜在无波道长门下,是寂字辈,比入门才十年的空叶晚了两辈,算起来要叫空叶太师叔。叫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师叔或者太师叔,这种现象在清修无心派和金莲寺等道法正派中都很常见。因为有天资的人均由门派中的长辈教导,而清修无心派中又多长寿之人,很多太师祖都还健在。
  修道有正邪之分,清修无心派分属正教,下又分太一道和正一道,其一偏重于丹道,另一偏重于符道。都是循序渐进的道术,且清修无心派讲究无欲无求,对修身养性极有好处,因此长寿的不少,前几年甚至还有「玄」字辈的太师祖,可惜毕生未曾到达元婴境界,虽然活了一百三十多岁,却是无法兵解。
  算起来那人还是他当年的师兄。
  当年旧识,隔世再见,实在是极为尴尬,于是便也没有相认。何况重生之后变得太多,仔细想来,也不过作了一场大梦,梦中的那人,仿佛并非自己。
  三年前烟浮宫宫主淡月痕上门求丹不成,一怒之下烧了清修无心派的琅嬛阁,大量经书长卷被损毁,他曾想过凭借自己的记忆查缺补漏,修缮琅嬛阁,但最终还是没有毛遂自荐。
  一来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没念过什么书,大字不认识几个,竟会知道琅嬛阁众多经卷,自然会引起别人怀疑,二来修道即使有大成者,大多在渡劫上死于非命,过不了情劫雷劫这两关。甚至大部分人根本到不了情劫这一关就已老死。
  清修无心派自称顺天应人,天命所归,但修道成仙本来就是逆天而行,经卷中很多修道法门都是诱人挑战自身极限,甚至游走于生死边缘。即使修道有成,也不过多活些乏味日子,还不如让人都放弃修道,下山去痛快活这一生。
  也许他的想法过于消极,而且多少修道的人前仆后继,自然是听不进他的劝解。
  卧房离丹房也有一刻钟路程,是因为有时丹砂的成分配得不对,会引起炸炉,波及无辜的人。炸炉发生时,如果有弟子就在丹房中守丹,则必然死于非命。因此在太一道中,守丹的弟子不在少数,不过大多都是刚入门的「尘」字辈的师侄。大多数「寂」字辈的同门再怎么天资不足,也已脱离寻常人的根基,达到辟谷的初窥境界。而其余的一部分,则已在多次炸炉中不幸殒命。
  他在丹房门外站定,推开门时,一阵热浪袭来。
  「师父。」见到在丹房内打坐练功的无波子道长,他打了个稽首。
  无波道长点了点头,说道:「这一炉乃是掌门要用的的生筋易骨丸,你们小心谨慎一些,切莫出了差错。寂桐,你给我好好看着,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
  见到寂桐应声,无波道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吩咐了几句,缓步出了丹房。
  会在末等丹房中度过漫长的三十年,无波道长的天资也有限,或许这就是他对寂桐特别关照的原因。
  「师叔,你今天不是休息吗?怎么过来了?」无波道长一走,刚入门最小的尘昕就蹦蹦跳跳地过来抱住了他。这孩子方得十四岁,是几个月前一位师叔在路上从烟浮宫手里救下的少年,生得花容月貌,雌雄莫辨。烟浮宫修炼的方法是合籍双修,所收的弟子大多貌美俊逸,相貌都是上上之选。但由于修炼方法实在过于邪气,向来为正道不齿。这位尘昕就是被烟浮宫的弟子强行掠夺回宫,被一位师叔救下后,再回家乡,发现唯一的母亲因思念他而亡故,于是拜在了寂桐的师兄寂灭的门下。
  「来看看你有没有捣乱。」他爱怜地揉了揉尘昕的头发。又朝丹炉看了一眼,此时看守丹炉的还有两个师弟,炉火也燃得正旺。
  「师叔,我听说,今天有一位散仙在大殿讲经,这位散仙已到了渡劫期,只要??顺利渡劫,就能飞升了。刚才太师叔一定是跑去瞧了,我们偷偷去瞧瞧罢!」
  「渡劫期的散仙不闭关渡劫,怎地还有空闲下山?怕不是骗子吧?」
  「太师叔祖们都见过那人,还切磋过道法,对那人心服口服,那人还送了三本失传已久的道门绝学。而且他和我们当年的其中一位曾太师祖是至交好友,怎么可能是骗子……」
  他微微一震,轻笑道:「他道号叫什么?和哪一位曾太师祖交好?」
  「好像是叫做什么怀真道人的,和哪一位曾太师祖交好他也没说,只说诚心讲经而来,讲完一部《太元经》便即刻离开。」
  《太元经》是道家修炼的经书之一,难以领会,琅嬛阁经卷大量烧毁后,更是令人难以琢磨,偏偏这一卷经书尤为重要,也难怪清修无心派的主事者不顾危险面子,召集所有的弟子,让一个外人在大殿讲经。
  如果是那人,多半是自称姓白,姓胡,或者复姓涂山,白狐虽多骗术,但在自己的来历上却极少隐瞒,因为源于对自身血统的高傲吧。
  他还在沉思,尘昕已扯了扯他的衣袖:「师叔,你到底去不去嘛!」
  「不去了,去了也听不懂。你去吧,回来再讲给我听。」他微笑道。
  尘昕见他态度坚决,也不好强拉着他去,嘱咐他不可告诉太师父,见他点头,这才欢欢喜喜地去了。
  此时当值守丹的两个弟子都是寂字辈的,看着尘昕的背影,都是又嫉又羡。尘字辈的或许前途光明,但他们这些寂字辈的守丹弟子若无奇遇,怕是一辈子都要过着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寂桐看到他们被火光映得微红的面颊,略一沉吟,便笑道:「天气炎热,丹房内难以久坐,二位师弟不如到外面走走歇息,此地就让我一人看守足矣。」
  寂念和寂因对视一眼,犹豫道:「多谢寂桐师兄,但这丹炉……」
  「生筋易骨丸只是用来治跌打损伤的,难道还会有人来抢?不必担心,你们去吧。」
  寂念和寂因当下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朝他行了一礼,便即夺门而出。
  寂桐只是一笑,盘膝坐到了其中一个蒲团上,捏了一个辟火诀。上丹房里的弟子大多都学会辟火诀,但在末丹房却没几个人会,他也只是这个小法术练得最为纯熟。他根骨虽差,成不了大道,但悟性奇佳,下乘法术在他也并不为难。
  才过了半晌,,寂念就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师兄!不好了,尘昕被烟浮宫的妖人掳走,寂因师弟也被打伤了!」
  「什么?在哪?」寂桐立时站起身来,问了寂念遭袭的方向,又让寂念去告知清修无心派的掌门,往落霞峰下急行而去。
  尘昕若是落到烟浮宫的弟子手里,结局可想而知。被人连番凌辱过后都会有生不如死的感受,尘昕又与他交好,他拼死也不会让这个少年再次落入魔掌。
  山道上一个弟子伏在阶上,身上血流汩汩,奄奄一息,正是寂因。看到他来时,指着右边一条山道,苍白的嘴唇动了动:「师兄,那妖人受了伤,往那边去了……」
  烟浮宫和清修无心派世代为仇,清修无心派的弟子若是遇到烟浮宫的弟子,大多都是烧死,而烟浮宫的弟子擒到清修无心派的弟子,遇到容颜俊美的,则大多都是奸*至死。只因清修无心派大多以童子之身修炼,一身元阳多年不泄,实是邪|教练功的上好材料。他当年正是因为一身千百年未遇的纯阳功体,所以才会遭到狐王欺骗。
  寂桐见他伤势无碍,从身上摸出一瓶伤药,嘱咐他好好疗伤,随即往山道上行去。他学道不成,便习武功,也可勉强算得上是武道双修,虽然走路的姿势难看了点,但并不慢。几乎过了一炷香时分,他才听到似乎有人在树林间挣扎喘息。
  原来那烟浮宫的弟子行到僻静处,便想行那苟且之事,破了尘昕的元阳,好绝了他的清修之念。
  他疾步赶去,只见尘昕已被撕破了衣衫,正在大哭大叫,那烟浮宫弟子相貌甚为清秀,眼角略带些许妖艳之态。
  他再不迟疑,拔出长剑,向那人刺去,那烟浮宫的弟子冷冷一笑,伸出两指,便把剑身夹住,扭头对尘昕说道:「你看,这人本事那么差,你还要拜在清修无心派门下吗?」
  尘昕满面泪痕,被他用腰带缚住手腕,仍在挣扎不休:「我宁死也不愿与你这妖孽为伍!」
  「同是修道,你又何必囿于门户之见?清修无心派是修,难道烟浮宫就不是修?」那烟浮宫弟子一边与尘昕争辩,一边与寂桐斗得旗鼓相当。
  「你们烟浮宫是邪魔歪道,我才不听你的话!」
  「小孩子知道什么。天地生万物,万物分阴阳,像清修无心派这种断情绝欲的修道就是倒行逆施,若是一朝被人破了功法,几十年上百年的苦心都会付之东流。你知道清修无心派十三代掌门是怎么死的吗?就是被人破了功法,吸了所有纯阳之力,枯竭而死,哈哈哈哈,枉费他天纵奇才,到最后不过弄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胡说!你胡说!」尘昕大叫道,「师叔,你快杀了这个妖魔!」
  寂桐听得他二人争论,正在吃惊此人不用法力便已不弱,听了对话后,心神微微一分,右腿剧痛,原来竟是被这人长剑刺中。他知道此番无法善了,一跃到尘昕身旁,割开他手腕上的绑缚。
  「快走!」
  此时那烟浮宫弟子伸指一弹,一道绿光从他指尖射出,在自己的长剑上绕了几绕,长剑断成几截,落在地上。
  绿光陡然消失。
  这是御剑术。功力越是精纯,速度越快。能到御剑的地步,这个烟浮宫的弟子至少已是混元期。
  烟浮宫竟有这等高手?他吃了一惊,那烟浮宫弟子一脚踏在他胸前,扯下他腰间所系的腰带,亦是将他反绑住双手,扔在一旁,右边小腿上鲜血淋漓,疼痛入骨。
  尘昕此时要逃跑已是来不及,被那烟浮宫弟子用剥下的衣裳撕成一条条地,绑住了手脚。
  那烟浮宫弟子看看尘昕,又看看寂桐,微微一笑,说道:「他是你师叔?莫看他一副道心坚定的样子,若是享受过*欲,定然乐不思蜀。」说话时拿出一个瓷瓶,晃了一晃,拔开塞子,忽然捏开他的嘴巴倒了进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