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说谎精(近代现代)——张大吉

时间:2019-07-09 11:47:58  作者:张大吉

   《说谎精》作者:张大吉

 
  汪沐颜是一个omega,他婚姻幸福又和睦。
  直到他的alpha出事之后,才想起他是一个说谎精。
  骗回来的婚姻,都是假的。
  梁勋晨X汪沐颜
 
梁勋晨X汪沐颜
wb:尹软软好软
有小脑洞和废话精
 
第1章 
  汪沐颜是汪家的心尖尖。
  是汪家上下视若珍宝的omega。
  他年纪轻轻就嫁了人,家庭幸福,婚姻和顺。
  可是有一天,他的alpha受了伤。
  什么都忘记,只记得他是可恶的说谎精。
  ——————
  “病人的情况现在很稳定,我们预计今明两天就有很大的几率苏醒,等梁先生恢复意识,我们会对他的大脑功能进一步的评估……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需要时间。”温和的年轻医生连说话的声音里都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汪先生,你要相信你的alpha。”
  “谢谢你啊,连医生。”开口的人抹了把脸,他的相貌极为艳丽,即使他此时的脸色憔悴而苍白,也不过只是让他更惹人疼惜而已,“我会好好配合医生,配合治疗的。”
  病床上躺着的人是他的alpha先生,他们已经结婚快五年了,两个礼拜前他们在路上遭遇了一场车祸,一辆超载的货车强行超车,不慎撞上了他们的汽车。
  他的alpha先生拼死保护他,生生的调转了车头的方向自己承受了最大的冲击,至此还昏迷不醒。
  汪沐颜守着他,照顾他。希望他的alpha早日清醒,早日康复。他祈祷着,只要梁勋晨能够平安无事,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许愿得真心实意,后来想起来居然一语成谶。
  上天让他深爱的alpha康复了,而代价就是——抛弃他。
  ——————
  汪沐颜正拿着棉签润湿他的alpha干燥的嘴唇。
  自从梁勋晨昏迷不醒起,他便日夜照看着,为他翻身,按摩,擦洗。
  汪沐颜从小做惯了少爷,却死活跟着护工学会了怎么照顾人。
  在他看来,谁照顾都不如自己做事放心。
  梁勋晨是个英挺的alpha,他优秀而充满魅力,是最合格的爱人。
  可是这个为他遮风挡雨的依靠,为了保护他,就这么垮了,汪沐颜看着爱人苍白的脸色,眼里又毫无征兆的泛起酸来。
  明明还有五个月,就到了他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了,可这个说好要和他一起庆祝的人,如今却人事不省的躺在病床上,任凭他怎么努力也不愿意睁开眼看一看他。
  “你睡够了就醒一醒好吗?”汪沐颜放下棉签,又拧好热毛巾给爱人擦脸,他一边擦,却忍不住把泪落到了梁勋晨的侧脸上,他突然丧了气,整个人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唰的瘪下去,他一下子摔坐在了看护椅上,伸出冰凉的指尖握住了对方还算暖和的手心,他向来是一位骄傲且不可一世的omega,现在却懦弱得想把自己藏进壳里。
  “勋晨……”他的嗓子都跟着人一起打了一个颤,他垂下头埋进掌心里。
  “我好怕啊。”
  汪沐颜呢喃着,不晓得说给谁听。
  ——————
  等到他的大哥大嫂送饭过来的时候,汪沐颜却又收起了无人时那副脆弱样子,还有力气露出一点礼貌的笑来。
  “哥,阿源。”
  两手提着饭盒的高大alpha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被叫做阿源的是一位清秀纤细的omega,他的气质包容温和,令人非常舒服。 他走上前,给了汪沐颜一个拥抱,轻轻拍抚小少爷这段日子清瘦了不少的单薄后背。
  “晚上好啊,沐颜。”他轻握住汪沐颜的肩胛,露出笑来,“今天梁勋晨听不听话啊。”
  “听话得跟个死人一样……”
  “沐轩!”温和的omega赶紧出声打断了自己口无遮拦的alpha,甚至有些气恼,“胡说什么呢?呸呸呸!”
  “哥……”汪沐颜说不出话,看着自己阴沉着脸的大哥只能叹气,“他是为了救我,是因为保护我才出事的……”
  “当初就告诉你,你们不应该结婚……”汪沐轩气得胸口起伏不定,最后却只憋出了一句不置可否的话来。
  “简直胡闹!”
  “好了好了,先吃饭。”阿源护着可怜巴巴的小少爷,不让他家严厉的大哥再说上什么不中听的话来,他拉着汪沐颜去了小桌边,为他摆好碗筷,“都是家里做的,你吃一点,然后我陪你今天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再来,这里有你哥在呢。”
  “我哥他……”
  “他最是嘴硬心软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阿源慢慢劝他,“你都三天没回家了,团团每天晚上都哭着想你,好可怜的。”
  汪沐颜愣了愣,下意识的摩挲起手上的汤匙。
  对了,他还有团团小朋友呢。
  ——————
  汪沐颜到家的时候早就过了十点,可是玄关那里还有个裹着被单的小傻子,窝在小椅子上等他。
  小可怜已经扛不住睡着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看得汪沐颜的心化成了一片。
  他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弯下腰把蚕宝宝抱起来,这一动弹,小可怜就醒了。
  “爸爸呀。”团团半梦半醒傻乎乎的往爸爸怀里钻了钻,“团团想你啦。”
  “嗯。”汪沐颜抿了抿唇,压着脆弱的泪腺亲了亲宝贝的额头,“爸爸也想团团。”
  小宝贝清醒了些,勾着爸爸的脖子细声问:“团团还想大爸爸……”
  汪沐颜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大爸爸什么时候回家陪我们啊?”
  “快了快了。”
  他这么哄着孩子,也哄着自己。
  快了快了,他的alpha会好起来的。
 
 
第2章 
  他们的孩子才三岁,平日里八点多钟就乖乖睡觉觉了,像今天这样傻乎乎的等着他回家,又怎么可能熬得住呢。
  汪沐颜看着怀里一下子又迷迷糊糊睡过去的小家伙轻轻的笑了一下,他把孩子放回小床上,轻柔的捏上小被子。
  “做个好梦,团团小朋友。”
  安置好了孩子,他才有空从门廊那儿把带回来的东西拿过来。
  这是三天以来换下来的脏衣服,他把能机洗的扔进洗衣机,又把内衣裤泡进了盆里。
  其实他可以甩手不管都留给家政去做,可是他现在心里头空得厉害,只想给自己找点事做。
  ——————
  轰隆隆的洗衣机响声,盖住了些许的寂寥。
  洗衣液的味道是栀子花香,和汪沐颜的信息素味道一样。
  梁勋晨爱用这个,觉得衣服上有和他一样的香气,就像是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
  就连上次附近的超市没货了,明明家里薰衣草味的洗衣液好放着好几瓶,梁勋晨却还要专程带着他开车去邻区找,非买到不可。
  那个时候他不愿意出门,不情不愿的窝在副驾驶上,给了兴高采烈的傻男人一脚。
  “又不是非要今天用,你在网上买了,明天就送过来了,硬是要出来一趟,还不够油钱的。”
  “谁说的。”梁勋晨神神秘秘的笑了一下,揽过他低声说,“难得能找个理由把小包袱丢家里头,我可是赚大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温和的吻就落在了他的侧脸上,梁勋晨搂着他笑,笑得他的心里的烦躁都绕成了一丝一丝的蜜糖,整个人都是甜的。
  梁勋晨说,自己是他的omega,是心尖上的那个人,谁都比不过自己重要。
  梁勋晨说,他要加倍努力,一天比一天更爱自己,宠到孩子成家,他们老去,再拥抱着离开世界。
  梁勋晨还说,每一个五年,他都要办一次典礼,他要让他的omega风风光光的和他在一起很多次,让他们的孩子,孙子,重孙子,都见证他们的爱情。
  ——————
  汪沐颜洗衣服的手顿住,镜子里倒映着他青白的脸色和抿紧的唇瓣。
  他们的第一个五年还没有到,那个给他承诺的人,却临阵脱逃了。
  洗衣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了工作,唯一的响动停下之后,只有细细的水流声,几乎压住了汪沐颜沙哑的声音。
  他的眼眶通红,却没有半滴泪。
  “……大骗子。”
  汪沐颜的胸口起起伏伏,半晌又开始搓搓洗洗,不是连洗衣液都非要用和自己一样的栀子花香吗?
  为什么却把他的栀子花扔下了。
  ——————
  晚上在熟悉的床铺里,汪沐颜难得睡了个踏实的觉,他做了一个美梦。
  他的alpha醒了,还给他了一个踏实的拥抱,在他的耳边呢喃道。
  “我回来了。”
  所以当他接到来自医院的电话,告诉他梁勋晨清醒过来的消息,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甚至翻身摔下了床,穿着睡衣就往外冲。
  汪沐颜兴奋得过了头,除了“清醒”两个字,别的什么都没听清。
  当然也没听到兄长的欲言又止。
  他的alpha醒过来了,但是忘了一些事情。
  一些,关于栀子花的事情。
 
 
第3章 
  梁勋晨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以至于无法理解目前发生的一切了。
  他看着医生担忧的问他:“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梁勋晨。”
  “今年多少岁呢?”
  才苏醒的不适让他没什么耐心回答这种幼儿园的问题,可是他一向的涵养让他耐着性子开口。
  “二十八。”
  医生陷入了古怪的沉默,就连旁边臭着脸站着的汪沐轩都惊讶的睁大了眼。
  汪沐轩大步走过来,用一种夹杂着难以置信的荒唐声音问他。
  “你说……你今年二十八?”他侧过头暗骂了一声,“你最好是。”
  “你什么意思?”梁勋晨一向看不惯这个暴躁的alpha,根本没什么好言好语,“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弟弟呢。”
  “他……”汪沐轩的脸色更奇怪了,“你找沐颜干什么。”
  “如果不是你的好弟弟把我的脑袋开了瓢,我会躺在医院?”梁勋晨觉得面前的人莫名其妙,“我问问罪魁祸首,没什么不对吧。”
  “开了瓢……”汪沐轩的脸色变幻莫测,开始后悔之前的电话,他不该让沐颜这么久赶过来的。
  “勋晨!”
  汪家大哥看着已经风尘仆仆推开病房门的傻弟弟呼吸一滞。
  完了。
  ——————
  “勋晨你醒啦!”汪沐颜看到清醒着坐在病床上的人,就察觉不到周围奇怪的气氛了,他只知道高兴,奔到床边无法控制的喋喋不休。
  “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会不会很疼?身上难不难受啊?医生怎么说,还要做什么检查……”汪沐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不知道安稳了多少,他含着细碎的眼泪露出一点笑来,“老天保佑,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他说着,想用手碰一碰爱人干燥的脸颊,却被毫不留情的躲了过去。
  梦里的温暖拥抱并没有出现在现实里,他日夜挂念着的alpha皱紧了眉头,说出了陌生的话。
  “你在这儿猫哭耗子呢?”梁勋晨越来越觉得哪里不太对,“汪沐颜,你又在搞什么把戏。”
  “你说什么……”汪沐颜愣住,alpha陌生冷淡的语气让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却润不了他干涩的嗓子,“勋晨?你是不舒服吗。”
  梁勋晨冷笑了一声,甚至让汪沐颜胆怯的瑟缩了肩膀。
  “你在这儿惺惺作态什么呢。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躺在这儿?”
  “够了!”一直沉默着的汪沐轩打断了两个人的鸡同鸭讲,他拉过不知所措的弟弟,“跟我出去。”
  ——————
  医院空荡荡的楼梯间,汪沐颜正无力的靠在背后的墙上,他面无表情,听着兄长的忠告。
  “……他忘了这几年的事情,甚至以为自己只有二十八岁,你懂了吗。”
  他垂着头反复搓着手背,他之前赶过来的时候太慌张,磕破了一点皮,之前不觉得,现在只觉得丝丝拉拉的痛,怎么都止不住。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以至于他的哥哥都以为他会一直安静下去。
  可是汪沐颜突然笑出了声,开口道。
  “所以我的报应来了。”
  “颜颜……”
  他抬起头,泪从眼里滑下来,却笑得灿烂。
  他的alpha醒过来了啊,真好。
 
 
第4章 
  梁勋晨不懂,为什么他一醒过来,整个世界都变了样子。
  他还记得汪沐颜恶狠狠的用红酒瓶敲破了他的脑袋,还记得这个可恶的omega那幅总是高高在上得意洋洋的清高样子,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我现在……三十五了?”他这么说着,差点笑出了声,“我被那一酒瓶子砸得昏睡了七年?开什么玩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