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彼得潘综合症(近代现代)——干锅茶树菇

时间:2019-07-08 11:12:56  作者:干锅茶树菇

 《彼得潘综合症》作者:干锅茶树菇

 
 
文案
 
听说一个人倒霉的时间长了,会迎来绝地反弹,咸鱼翻身的一天。
 
太薇山庄的老油条,成绩万年吊车尾的明镜在单身狗第二十三年的时点,终于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子,成绩优异,人人垂涎的鲜肉小师弟。明镜被他带领着摇身一变,从人人嫌弃的丑狗变成了小天鹅,从此走上了令人艳羡的现充之路。现充和死宅的圈子原本八竿子打不着一块,难为老天爷眼瞎,非要一巴掌把两人拍一块,让他们成为同一面墙上的两块蚊子血。
 
尹峈峒:师兄师兄!没有丑男人,只有穷男人!我带你去玩!去逛街买衣服!
 
明镜:小哥哥,跟你出去准没好事,能不能拒绝!(外加捂紧钱包·jpg)
 
 
外出游玩时偶然遇到的过山车事件,将两人卷入一场持续了十五年之久的商业恩仇之中;太薇山庄的突发命案,更是让明镜无端背上杀人嫌疑。与尹峈峒结识的半年时间,发生的意外竟比明镜之前十几年加起来还要多。
 
所以遇到了那个人,究竟是自己的幸,还是一场灾祸?
 
 
 
低战力高智商攻X小妖精优等生受
 
 
 
1.现代武侠,武林门派势力转高校设定
2.武打和偏悬疑剧情出没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镜,尹峈峒 ┃ 配角:庄梓寒,喻含光,舒风卿,阿芜 ┃ 其它:
 
 
 
 
  ☆、引子
 
  脚尖抵着脚跟,直走九步,左转,直走八步,能触摸到冰冷的栅栏。
  这方天地似乎变得更狭小了,以前他从床铺走到铁门边,脚抵着脚能走上十几步。这是他乐之不疲的游戏,因为走到铁门边上能摸到食物,他每天醒来后就和药儿比谁能更快够到早餐。药儿的房间比他的小,总能抢先一步拿到吃的,而最近他的房间似乎也慢慢变小了,有时候他能比药儿更快一些,然后就能从他那儿赢来一小块没放盐的,还有些温热的煎蛋。
  但今天一觉醒来,周围安静得过了分。他趴在铁栅栏边上,小声地唤着。
  “药儿?药儿?”
  没有人应他,只有风轻轻吹过空廊的声音。他等了一会,缓缓地贴着铁门坐下了,他摸到放着食物的餐盘子,里面只有一小块属于自己的煎鸡蛋。
  “药儿,原来连你也死了吗?”
  他嘟哝着,用手抓起那块冷掉的煎蛋,小口小口地吃掉了。
  他当时并不明白“死”是什么意思,听上去似乎是件叫人感觉轻松的事情。以前这里除了他和药儿,还有其他的人,但大家都不爱说话,也从来不愿意搭理他——他们经常会被看守的人带出去,回来后要么昏迷不醒,要么就一直在翻滚着□□,哭号,吵得人睡不着。但渐渐的,那些人的声音一点一点地消失了,他看不见那些人都到哪去了,于是问药儿:“其他人都去哪了呢?”
  “他们都死了。”药儿是这么回答的,“看守的人是这么说的,然后把他们运走了。”
  “死了是什么意思?”
  “死了,嗯……大概就是,你一觉睡下去,再也不会醒来。别人叫你,你也听不见。”
  “不会醒来的话,就不会再去做实验和手术,不用经历那些痛苦了吗?”
  “大概不会了吧。”
  “真好啊。”他一脸向往,“那我什么时候也能死呢?”
  “等你那块石头用完了,应该就会死了吧。”药儿说。
  “我已经画了一千五百零二划了,你呢?”
  “唔,记不得了,大概有两千多了吧。”
  他们那时约好,醒来在数步子之前,要先用石头在墙上画正字。数数字也是药儿教他的,那些划痕被留在墙上,随着时间的变化逐渐顺着墙壁向上延伸。他看不见那些痕迹,只能用手指一寸寸抚摸过去,交错重叠的,凌乱的,就如他看不见前路的生命。
  其实他没有告诉药儿,他的石头早已经被磨平了,在手心里断成两截,又摸索不到新的来代替,就只得在心里默数日子的流逝。今天他默数到三百五十二,一觉醒来,唯一陪伴他的人也死了,那人的数字终止在两千一百八十二。
  “真好,药儿也死了,很快就到我了吧。”
  他慢吞吞地吃着东西,明明肚子很饿,但又没有胃口。前几天试验了一种新的药水,这段时间他的喉咙都像含着一块炭般的痛,所以每一口都吃得很艰难。最后盘子里的食物都被拨弄到了地上,他以为自己吃完了,于是放下盘子,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等待再次被需要他的人叫醒。
  新的一天是怎么样的呢?也许是再一次被看守的人带出去,第无数次经历那些痛苦得无论如何也不能习惯的手术和实验,也许会像药儿那样幸运,一觉睡过去,就永远都醒不来了……但他想不到,再次唤醒他的不是下一顿“早餐”,也不是被看守人粗鲁地推搡着醒过来,而是钢铁交接的巨大声响,震得他险些从床上摔落到地。
  在墙上满布了一千两百七十三条刻痕,心中的数字数到三百五十二的那一天,牢笼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
  女人背着他,飞快地在建筑间穿行。他被颠得恶心欲吐,许多奇怪的,以前从未听过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入他的耳朵——人群涌动的嘈杂声,嬉笑声,有人在用听不懂的语言唱着欢快的歌谣——仿佛全世界的人都约在了今天,庆祝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只有他和身边的女人,他们似乎在逃亡,企图逃出这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世界。
  “你是谁?”他不安地捶打着女人的背部,“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女人并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背着他奔跑。他被巨大声响吵醒的时候,正是这个女人破开了铁门,二话不说就将他抱在怀里,轻松得如同拎起一只玩偶。看守们迅速地应声寻来,他们大声地叱问,似乎企图用武力将他夺回,他甚至感受到刀剑呼啸,贴面扫来的冰冷气息……然而女人的动作更快,他被猛地一带,晕头转向,头几乎要整个埋进什么柔软的部位,紧接着某种温热的,泛着腥气的液体溅到了他的脸上。
  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那么迅速,仿佛只发生在眨眼之间。不同于在实验中丧生的孩子们,血和体力缓缓地流尽,像是一只破了洞的沙漏,生命就慢慢地流出去了,那令他觉得死亡是件轻松的事情——现在他突然明白原来药儿口中的“死”,也可以如此迅疾而痛苦,恐惧一下子慑住他的心脏,让他下意识惊叫出声。女人却一把捂住他的嘴,强行把他从牢房里带出来。
  她一路上杀掉了不少看守,身上却也受了伤,她凌乱飞扬的长发牵起寒冷的风,拍打在他的脸上,风中带着浓重的血的气息。他伏在女人的背上,能听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和几乎要撕裂肺部的沉重喘息。后面的人仍在穷追不舍,他听到刀剑凌厉地割破空气的声音,铺天盖地地将他们包围。
  后面的追赶声愈发地近了,女人闪身不知窜进哪个角落,像拎只小鸡一样将瘦弱的他从后背提了下来。他的嘴被捏开,一颗滚圆的药丸顺着舌头滑了进来,女人捏住他的脸颊微微抬起,药丸就不受控制地被他吞进肚子里。对方另一只手同时抵在他的心窝,一股纯正的内力就顺着那只手源源不断地被送进他的身体里,带着足以抵御寒冬的暖意,仿佛能将人融化。
  “没有时间解释了,想要活命,就照我说的做。”这是女人将他抢出来后说的第一句话,低沉而冰冷,“你的视力应该很快可以恢复。我拦着后面的人,你就顺着下水道赶紧跑,千万不要回头,从下水道出去后拉开这个。”女人将冰冷的物件塞到他的手心,“大概会有人来接应你。”
  “那你呢?”
  一路被紧抓的手突然放开了,他莫名有些慌张。
  “这你就不必管了……咳!”她的喉间一呛,一股腥甜的血液径直溅到了他的脸上。女人赶紧用衣袖将他的脸擦拭干净,打开身边的井盖,将他往那个肮脏的下水道里塞,“快走,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回头!”
  “等一等!”他用力地抓住井口,不让对方把盖子盖上,“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出来?”
  耳边凛冽的寒风似乎因为他的话语猛然停缓,因此他听到了女人轻声的笑。那样地轻,悠悠然就化在了空气里。
  “我只是一个……”她弯下腰来抚摸着他的头发,“要赎罪的人而已。”
  她的声音骤然一冷,女人在他肩上一推,他便不受控制地掉了下去。他用力地睁了睁眼,朦胧之间,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背影,纤瘦的,不算高大,却如同将倾的山。她撕开裙摆,紧紧扎住自己受了重创的大腿,手中握住一柄剑,淋漓鲜血顺着剑尖蜿蜒而下,在雪地里浇灌出艳绝的花朵。
  那一夜,是他第一次睁开双眼,仔细地看清了这个世界。
  后来他才知道,那天是耶诞节,有信仰的人们为了庆祝圣子复生的节日。与他们仅有一墙之隔的大街上,充斥着正在欢度圣诞的人群,装饰灯点亮了寒冷的夜,摩天轮旋转仿佛永不休止。而他们身处的这方天地冰冷寂寥,后方是操持凶器的杀手追兵,前路茫茫,不知出处。
  有人复生,有人,正在死去。
  
 
  ☆、明镜
 
  “这是人性的崩坏,道德的沦丧!我要提出控诉,你们处事不公,尽会欺凌弱小!”
  明镜骂骂咧咧地整理着手边堆成小山的资料,档案书页在他手里翻腾得比专业点钞员手中的钞票还要飞快。整理成叠,做好标记,搬过去存放好后,旁边的小姐姐纤纤玉手无情一伸,又被塞过来一堆乱七八糟的学生档案,在桌面上颤颤巍巍地保持着力学的平衡。
  “有完没完了?!”明镜嫌弃地捻起一份资料,“这哥们,就算是刚从武高考战场上拼杀下来,照片也没必要拍得跟死了妈一样!还有这位仁兄,写的什么字?!他当抓笔是耍剑?”
  “少抱怨点,要不是今年山庄扩招,学工处忙不过来,也不会让你过来帮忙。”大师兄帮忙将资料垒整理,顺手拍了拍明镜的肩膀,“有胆跟师父对掐,还黑掉他的电脑,就应该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我又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师父嘛。”明镜顿时像被针扎了的气球一样泄了气,嘟哝道,“那只是个意外。”
  明镜坚持认为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场意外。当然这个坚持他没敢在师父面前提,否则他要面临的惩罚,恐怕远远不止被丢来学工处整理新生档案那么简单。
  对于学生来说,八月三十一号算得上是个令人痛恨的日子,没有之一,况且它还恰恰好被安置在周日,连稍稍拖延的余地都没有。那天可谓是明镜新学年前的最后狂欢,他晃悠晃悠地睡到中午两点才起,寝室楼道里充斥着老生返校哐当哐当拖动行李箱的声音,他“咣”地一声把宿舍门关上,戴上耳机,音乐放到最大,再次把自己同外界隔绝开来。
  他在论坛里发了一篇战报——现实生活中与许多人一样籍籍无名的明镜,在太薇山庄游戏论坛上中ID名为“何处来风”,是个高达十五级的大神,操作和战略意识都无比风骚,江湖人称“迎风而逃”,解释为看到对方阵容里出现来风大神,基本可以交枪投降,颇有大军压阵的气势,因此这个称号深得明镜喜爱。
  他昨晚在《明日都市2》里怒搓一局,畅快淋漓,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赶紧截图剪辑视频,将攻略麻利地传上论坛。攻略贴五点钟内点击率就破了千,回复都是看惯了的溢美之词。
  “卧槽还能有这种操作?”
  “脆皮忍者当狂战士来玩,社会我风哥!”
  下面还有回帖跟着一长串专业的技术性分析,来自山庄内部游戏群“兄弟会”的群主六六大顺,同时也是风大神死忠脑残粉一枚,从手法到细节洋洋洒洒地一顿无脑吹。明镜看着受用得很,还特地切小号给对方点了个赞。没想到就回复刷新的一眨眼功夫,一个不协调的回复跳了出来。
  ——楼上分析是挺专业到位,但闭眼吹还是适可而止。
  他认出了那个叫做“老朽”的回复的号,就潜伏在兄弟会群中,素来寡言,极少冒泡,但偶尔在众人争论激烈时飞出神来两句,指点众人迷津,因此给明镜留下过不浅的印象。明镜三次元憋屈,但在二次元上哪都是被吹捧的料,当场就没忍住气,通过群列表私敲了那个人。
  “我的攻略贴有什么欠妥的地方,还请大大指点指点。”
  对方回得很快:“哦,我回复帖子还没有两分钟时间,正主就上门了。还以为是高冷大神,看来还是挺在乎别人评价的嘛。”
  “不要岔开话题。”
  “人道何处来风战略意识强,在我看来还是过于稚嫩。忍者的优势就在于潜伏和情报收集,你要玩成狂战士没什么所谓,毕竟倚天剑也是可以拿来切猪肉的,是吧?”老朽说,“如果不是你莽撞的行动,你的A13区也不会在后面被强制割舍。你总爱说‘真正的将才不应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但那不是出于战略的割舍,而是被你拱手送人的。”
  “……”
  “而且别人说你操作风骚,看来也不尽其然,至少对忍者职业并不精通。估计你开局选择忍者是为了练手,中途发现用着诸多不顺,才会强制切换成狂战士操作,我说得没错吧?”
  明镜被劈头盖脸说个正着,顿时老脸一红,但他向来是个不乐意承认错误的人,犟着脖子就是不低头:“就懂口头上BB,有本事跟我来一局?”
  “抱歉,我没有那个时间陪你玩。”对方竟然拒绝了。
  “呵呵,我看你是不敢。”
  “随你怎么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