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和月梨花瘦(古代架空)——激辣鼠女

时间:2019-07-08 11:04:03  作者:激辣鼠女

   《和月梨花瘦》作者:激辣鼠女

 
  文案:落水失忆的少年,阴差阳错入了宫。
  清冷矜贵的皇帝对他却是与众不同。
  谁的灵魂被深爱。
  清冷阴鸷美人攻x软甜治愈小美人受
  cp:赵弦思x颜暮雪
  白月光和攻的回忆杀会写,篇幅不长但设定是存在感不低的冷美人,介意慎入。
  皇帝的性格很扭曲矛盾/小美人受是乖乖软软听话好捏的小猫咪
  作品标签:古早味,先糖后刀,白月光回忆杀,失忆梗,略微玄幻。
 
 
第1章 
  你是谁?
  我又是谁……
  -
  “暮雪!”
  冰冷的湖水汹涌而来,一点一点侵袭着他。
  双手无助的挥动挣扎着却逐渐使不上力气。
  原本戴着的幂蓠入水后宛如密不透风的囚牢……
  连最后一点星光月影也被淹没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还有那一声最后听见的撕心裂肺的呼唤……
  ————————————————
  江湖传闻,烟波山庄那位病恹恹的小公子。不久前夜里与家人同游西湖的时候,失足落了水。人虽救了起来,可至今未醒,掐指一算已有一月余。
  颜庄主和颜夫人求遍了江湖名医,也未能有再世华佗令小公子醒转。
  即便颜家姻亲禹国太傅齐恬,向皇帝跪求了医术最高明的御医来,也未能救醒颜暮雪。
  山穷水尽之际,颜夫人只得冒险一试。
  那传闻中能续人性命的神物,琉璃雪灯。
  看外表不过是一盏普普通通的长明灯。
  可这灯原是北离国的圣物,传闻若将人的生辰八字写成流云笺,置于那琉璃雪灯内。能不受烛火燎灭成灰的,便能得到神的祝福。
  平安顺遂,百岁无忧。
  甚至起死回生之事,也有人说的头头是道。
  而这琉璃雪灯在北离国覆灭之时一并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即便新皇赵弦思登基之后如何大肆寻找,也能得寻得其半分踪迹。
  有人说此灯既为北离神物,定然是与北离命运交缠。
  北离灭,琉璃雪灯也绝于世间。
  ————————————————
  烟波山庄原为江湖世家,因与齐家结了姻亲,与朝廷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迷离起来。
  这宝物与其说是颜家找到的,不如说是突然出现。
  颜庄主原本受了齐太傅的请求,也在费劲千辛万苦的搜罗,可偏偏多年毫无收获。可一次偶然的凄厉雷阵雨,劈坏了颜家祖宅的一处屋子。
  翻修之际竟掘出了此灯,颜庄主当即便封了所有人的口将此事压了下去。
  虽然外表与平常的长明灯差别不大,可这灯即便是提在手上也能感觉到刺骨的冰冷。
  而且灯罩外边也不知用何物雕刻的,栩栩如生的神龙与玉兔的图案,与众不同。
  最重要的是,这灯被寻出来的时候,灯火竟不灭不散,长长久久……
  ————————————————
  原本颜庄主已经定了时日,八月十五搬迁至上京后办乔迁酒时,再将琉璃雪灯交付给齐太傅。让其献给禹国皇帝赵弦思的。
  可偏偏疼爱的小儿子出了事。
  颜暮雪原是颜夫人和颜庄主的第三个孩子。
  大女儿颜千凝已经嫁去了齐家久居上京。
  二儿子颜辰景也即将入仕当武官。
  偏偏这个小儿子,自小体弱多病,药罐子一般。颜庄主夫妇二人自是特别娇宠些的。
  颜暮雪甚至不能见着太阳,若是晒久了甚至还会起红疹和喘不上气。出门必然要穿戴幂蓠,也甚是麻烦。
  久而久之,也不怎么爱出门了。
  这么长长久久的捂着,他的皮肤白的近乎透明,虽带着些许病气,倒也是病如西子胜三分。
  小猫儿似的圆眼睛倒是又圆又亮,瞳仁带着点淡淡的棕。巴掌大的小脸,下巴尖尖的。眉眼孱弱,一眼看着便惹人心疼的秀美长相。
  如今也是十七岁的少年郎了,身子却单薄瘦弱得很。
  若不是那日西湖断桥游人太多,人挤人的,颜暮雪被挤散了也不会失足落水。
  虽然立马救了起来,可是他的身子实在是太差,当即就病了。
  ————————————————
  若不是无能为力,谁会寄心于神鬼之事呢。
  颜家夫妇还有颜辰景三人对着密室里的琉璃雪灯一筹莫展。
  可这世上哪有信笺置于烛火之中还不灰飞烟灭的,还是这不灭不散的明火。
  可偏偏这又似乎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颜夫人握着写着小儿子生辰八字的流云笺,颤抖着掀开灯罩,将那流云笺置入烛火之上。
  灯火阑珊,熠熠生辉,火光摇曳不定。
  当火舌吞噬了流云笺上边写着年岁的半边,颜夫人捂着嘴潸然落泪,颜家父子也是心里凄然。
  可是那烛火竟停下了吞噬,半边焦黑的流云笺半边完整的写着颜暮雪的生辰。
  七月初七……
  那流云笺浮在烛火之上摇曳摆动,却再未受烛火侵蚀。
  颜夫人止住泪,声音也止不住颤着:“这是……成了?暮雪,暮雪有救了?”
  颜家父子也大喜过望,而下人也在此时过来传话。
  说是颜暮雪似有醒转迹象……
  ————————————————
  苍白瘦弱的少年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身子微微陷落在锦被里。秀美的小脸上满是憔悴之色,眉眼微微颤着,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暮雪诶,娘亲的心肝啊……”颜夫人赶紧抓住了小儿子的手抵在额前,自己也伏在床边轻啜了起来。
  少年只是微睁着小猫儿似的眼,迷迷瞪瞪似醒非醒的。
  “斯幽,你快让开些,让王太医瞧瞧暮雪。”颜庄主先安抚了自己的夫人,这才让王太医过来给小儿子瞧病。
  颜夫人也起身拿衣袖拭泪,“是我失态了,只是见到暮雪醒了,我太高兴了……”
  那边王太医已经开始把脉。
  好一会儿过去了,王太医开始捏着胡子啧啧惊叹。把完脉又去翻颜暮雪的眼皮……
  “王太医,究竟怎么了?”颜庄主见太医这般模样,忍不住焦急问道。
  颜夫人和颜辰景在边上看着,也是心焦。
  “之前老夫为小公子诊脉,他的心脉还是药石无灵病入膏肓,可如今不仅这落水带来的病全好了。而且、而且……”王太医讪讪的而且了好半天才说道:“好些个沉疴旧疾,居然也都好了。只是小公子的身子还是虚了些,得用些药好好调理才是。”
  他诊完脉就开始写调理的方子,便写还边说:“颜庄主从哪儿寻的再世华佗,医术真是出神入化,令老夫惭愧不已啊。若能引荐一番,与老夫探讨些医术药理,倒也是此生无憾了!”
  王太医声音爽朗,求贤若渴的模样不似有假。
  可颜家人自知救了颜暮雪的可不是什么神医,只能顾左右而言他的扯开了话题。
  ————————————————
  颜夫人这边已经端了些小厨房做好的吃食,准备给颜暮雪吃。
  太医嘱咐说要清淡些,可是暮雪平日里爱吃甜。
  如今太甜的不让吃,微微加些糖的汤羹倒是可以。
  颜暮雪坐卧起来,背靠着小软枕,脑袋里还是有些一片空白稀里糊涂的。
  他叫颜暮雪吗?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家人?可为什么他自己一点都不记得了……
  颜暮雪乖顺的小口小口吃着莲子百合汤羹,胃里暖暖的,人好似也有了力气。
  吃完一碗汤羹,颜暮雪用小猫儿似的眼睛瞧瞧这个看看那个的。
  一个都不认得啊……
  也不认得自己。
  暮雪……
  少年一脸的愁云惨淡,纠结了半天还是怯怯地开口:“你们是谁啊,我又是谁,为什么我在这里……”
  许久未开口说话的少年声音有些哑哑的,但是更多的是原本的软糯。
  颜夫人惊诧的看看自己的小儿子,再看看自己的二儿子,最后看向自己的夫君。
  三人面面相觑,最后一齐看向了一旁书写药方的王太医……
  ————————————————
  “依老夫看,小公子怕是昏迷久了,虽新病旧疾好了,却不小心留下了失忆的毛病。”王太医又开始诊脉,思量片刻似是无果,只得摇头叹道:“若要恢复记忆怕是要些时日。若颜庄主你们每日都说些以前的事给小公子听,或许能有助于他恢复记忆……”
  待送走了王太医。颜家人才围聚在颜暮雪身边讨论起来。
  颜庄主皱眉道:“想来怕是用了那神物的后遗症,毕竟那也曾是北离圣物。”
  颜夫人抹着眼泪,附和道:“老爷,你没听太医说吗,暮雪的新病旧疾都好了,琉璃雪灯确实能起死回生。只要我们与他细细说些回忆,暮雪定能回想起来的。”
  颜辰景一屁股坐在床沿,伸手便掐了掐自家弟弟软软的脸颊,撇嘴笑了起来,露右边嘴角的虎牙:“是啊爹,如今弟弟活蹦乱跳的,不挺好吗!”
  活蹦乱跳的颜暮雪:“……”
  颜庄主看着醒转过来的小儿子自然高兴,可是如今他们动用了那琉璃雪灯。之前又和亲家通了气说要把灯带入上京,如今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颜夫人见夫君面露为难之色,心下了然,她定了定心神道:“那琉璃雪灯是圣物,如今又接纳了暮雪的流云笺,万万不可带去上京。”
  颜庄主长叹一口气,最后敲定:“我现在便把那长明灯放到颜家祖宅祠堂去供着。等暮雪身子好了我们便入京,这宅子和那些小产业清算下折了银子都卖了便是……”
  颜暮雪原本还在认真听着,可是听着听着便又倦了,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他卷着锦被又开始揉眼睛困唧唧。
  ————————————————
  颜暮雪自打醒后便开始喝药调理,没几日便能下床了,爹爹娘亲哥哥每日都会来和他说些之前的事。虽然他都乖乖的听了进去记在心里,可是脑子里真的没有这些记忆。
  他也很苦恼,但是乖软的模样都让颜家人以为他逐渐想起来了。
  这倒不是最要紧的。
  虽然王太医嘱咐颜暮雪要饮食清淡,可不知为何后厨送来的饭菜都是偏甜些的。虽然南方人爱食甜,可是颜暮雪总隐隐觉着自己没那么喜欢吃甜的啊……
  饭菜便罢了,这流水的甜点糖水的,他都只能吃个一两口便吃不下了。
  颜辰景见着自家弟弟食欲不振的样子,便无视颜暮雪抗议,一把抬手掐上了他软软的脸颊。
  “你这小糖罐子怎么最近都不爱吃甜的了,这些都是你以前最喜欢的东西啊。”
  颜暮雪好不容易把哥哥的魔抓揪了下来,一边揉脸一边小声的说着:“糖罐子?”是说他吗?
  既然被看出来自己已经不爱吃甜的了,颜暮雪干脆破罐破摔的说:“我不想吃甜的了,我想吃点面条,要葱花要蛋花要牛肉片……”
  话音未落,颜辰景又掐上了他另一边的脸颊。
  “娇气包。”
  颜暮雪委委屈屈的瞪他哥,他也只是想吃碗牛肉面啊,这也娇气吗?
 
 
第2章 
  虽然颜暮雪突然不爱吃甜反倒更喜欢吃些面食是有些反常,可是颜家人都是见过琉璃雪灯奇效的,便将一切归于使用神物的后遗症了。
  只要小儿子平平安安的,爱吃甜还是爱吃咸,又有什么关系呢。
  烟波山庄是江湖世家,也是世代习武。
  颜暮雪倒是个例外。一来他身子骨太差,二来原先见不得太阳,沾个寒风就得生病。而且他也不是习武的料子,他二哥颜辰景倒是个天赋极佳的习武奇才。
  颜暮雪便如此歇息养病闲了两月有余。
  烟波山庄小公子病愈的消息也传遍了江湖,两月间也不知道来了多少人登门拜访道贺。只是都被颜家夫妇挡了,小儿子病恹恹又娇气,万一见了生人反倒冲撞了。
  颜暮雪百无聊赖的待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晒太阳,一边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娇气了。
  他这次病愈后,原本见不得阳光吹不得风的旧疾竟也全好了。
  如今颜暮雪没事便坐卧在小院子里梨花树下的美人榻上,懒懒散散的晒太阳。
  像一只餍足的小猫儿似的。
  ————————————————
  头顶忽然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骨节分明的大手往下一揪。
  颜辰景笑着捏住了自家弟弟的小鼻子。
  在收获了好大一个白眼之后才肯放手,可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又看上这美人榻了。就那么一滚便躺了一半去。
  颜暮雪平白无故被他哥占去一半的位置,心里委屈可又敢怒不敢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