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古代架空)——温如寄

时间:2019-07-07 10:14:39  作者:温如寄

   《谢兄,你身材走形了》作者:温如寄

 
  文案:从前,江湖上有一对好朋(ji)友(you),人称南裴北谢什么的,有一天,一个惊奇的发现另外一个的肚子好像在慢慢变大。
  裴:谢兄,你最近好像身材走形了。
  谢:……
  裴:谢兄,少吃点,你的小肚腩都出来了。
  谢:……
  谢珉行打落牙齿和血吞,只想打死这个叨叨逼。
  ● 心大直男攻×隐忍剑客受。
  ● 不科学生子文。
  ● 微博 @啊啊啊阿寄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珉行裴子浚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1
  大晁天阑年间,海晏河清,江湖无事。
  南方出了一把名刀,叫做错风刀,北边出了一把名剑,叫做知寒。
  他们不是同一时期成名,却因为这一对名刀剑齐名,被江湖人并称为南裴北谢。
  天阑二年,在唐家三小姐的婚礼上,裴家七少爷裴子浚第一次见到知寒客谢珉行。
  可是谁也不知道。
  彼时,错风刀望着知寒剑,已经七年了。
  02
  谢珉行虽然只比裴子浚虚长三岁,成名却很早,谢珉行出生于漠北白鹿门,在孤寒的北邙山顶,整整三天三夜的苦战,谁也没有想到,魔教十二护法会惨败在区区十六岁的少年手下。
  至此,知寒客,一剑封神。
  彼时,裴家七少爷正在江南水暖山温的庭院里削一把木刀。
  那一日,他喝了一壶好酒,听人说一个故事,记住了一把剑。
  知寒。
  朔雪不知寒,错风暗回波。
  后来,他把自己的配刀取名为错风。
  又过了很多年,裴子浚下南疆,除五毒,才在江湖中崭露头角,那时,江湖上才知道有错风刀裴子浚,而不是宛陵裴门七公子,也是那个时候,他终于因为一双刀剑名和他心中心心念念的剑神有了一点蹩脚的牵扯。
  南裴北谢,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离自己的剑神靠得那么近。
  因为这一点荒唐的牵扯,他自己穷开心了很久,跟白捡了大姑娘小媳妇的便宜似的。
  那阵仗,吓得裴家父母都以为自己天资聪颖的小儿子就这么傻了。
  而现在,他终于见到了传奇话本里的少年。
  星眉剑目,举世无双。
  裴家七少爷凝神望了那漠北剑客半响,想着不愧是我裴子浚仰慕的人,皱眉的姿势都这么英气,身上的狐毛斗篷也是极好看的,推门的那一下简直帅疯了,好想跟知寒客说几句话啊,能不能让他给我写个名字啊,写手上好还是写脸上好?
  他想想着要以什么样姿势上前打招呼才不算唐突和失礼,不算轻浮和浪荡。
  他想了好几个时辰,一直到婚礼结束,还在原地怂着。
  宾客尽欢,就要纷纷散去各自回家去,裴子浚看着谢珉行也要跟着退场,不由得有些着急,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分开鱼群一般的人就往着谢珉行的方向而去。
  “谢……知寒客。”
  狐氅灰袍的男子立在月光和阴影的交界处,半是疑惑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什么事匆匆寻觅自己的锦衣公子。
  “阁下是?”
  裴七公子一哆嗦,嘴巴就把不了门,“你知道南裴北谢吗?我就是压在你上面的那个……人!”
  “……”
  谢珉行额头青筋直跳。
  谢珉行抬头望了一眼眼前的锦衣公子,仪表堂堂,可是脑子,却是八成有病的。
  可惜可惜。
  真是作孽。
  =====================
  第一次面基就给偶像留下坏形象怎么破?
  by 追星迷弟裴小七。233333333333333333333333
 
 
第2章 
  03
  “所以阁下是想要跟我切磋?”谢珉行皱眉。
  他在北邙山长大,自小就养成了这孤僻又不善言辞的个性,实在不喜欢和中原武林人士有过多的牵扯。
  师父亡故后,各个师兄弟都回各自家门,只剩下他,孑然一身,无处可去,反而在北邙山住了下来。
  在北邙山上一个人待惯了,他也懒得下山来,如果不是因为唐师姐大婚,就算打死他也不会下山的。
  裴子浚心里想,当然不是啊,我怎么敢跟您动手呢,可是能得到剑神一招半式的指点,裴子浚一想起,心就酥了半边。
  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也未尝不可。”
  “……”
  谢珉行俊眉一皱,他不喜欢人亲近,可中原人最讲究虚礼,他招架不住,师姐就教他这一招,一定不会有人喜欢和他起正面冲突,只要搬出这句一定百试百灵。
  可这个中原世家公子怎么不按套路出招?
  “噗。所以你们竟然想在我的婚礼上打架?”一个动听悦耳的女声飘过来,声音温温和和的,却让两人都浑身一抖。
  却是唐家三小姐唐忱柔。
  ——这场婚礼的新娘子。
  唐门多英杰,到了这一代却日益式微,反而闺中小女渐渐长成能主持大局的模样。
  唐忱柔是个妙人,出生勾栏,十五岁拜入白鹿门,十九岁唐门认祖归宗,漂泊,苦寒,低贱,寄人篱下,短短数年,小小孤女仿佛已经过完了别人的一生,本以为会苦尽甘来,安心做个世家小姐,却在七年前诛魔大战中站出来,成了唐门史上唯一的女领袖。
  可如今唐三小姐如今要下嫁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
  只因为唐三小姐拿得了枪,舞得了剑,唯独提不动笔,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女文盲。
  “不敢,师姐。”
  唐忱柔不拘小节,虽然她是新娘子,却不盖盖头,不避讳宾客,一袭红衣就大喇喇陪着宾客们饮酒,看见自家师弟立在门边,就伸出魔爪来拧师弟的鼻子——长大了,还是这么高冷可爱呢。
  只有她才知道,自家师弟摊着脸的时候,其实不是高冷,而是害羞——他泛红的耳垂出卖了一切。
  她调戏完了师弟,又把苗头对准了裴七公子,“所以打架大王裴小七,你挑的头?”
  裴子浚也把头低下去,他曾经在唐家住过一段时间,这个世家姐姐的可怕之处,他当然领教过。
  “世姐说得什么话?我裴子浚怎么可能做……”他还没说完,就听唐忱柔拍了三下掌,愉快道,“好啊,我早就想知道南裴北谢谁上谁下了,你们俩快给我打一架。”
  “……”
  清冷的月光将整个院落照得亮堂堂的,谢珉行站在不远处的那棵白梅树下,认真摆出了迎战的姿态,身上都是细碎的花瓣。他的眉眼,他的裘衣,他的乌发,通通近在眼前。
  那是他话本故事里的神。
  只想到这,裴子浚就激动不已——他觉得自己已经不会用刀。
  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打起来,因为弱不禁风的新姐夫忽然咳嗽了,把唐师姐拽走了。
  只留下两个认真摆好姿势要打一架的人和其他围观的武林人士,各自尴尬。
  裴子浚想要跟谢珉行说几句话,可是谢珉行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唐世姐的身上,根本没有听到他说什么。
  江湖有传言,谢珉行痴恋师姐唐忱柔。
  传说当年唐忱柔离开白鹿门,他整整闭关了一年有余,才缓过劲来。
  这次唐世姐成亲,知寒客心里想必十分难过。
  裴子浚这样想着,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让他的剑神开心一点,他还没有喜欢过什么姑娘,不懂得那种相思刻骨的滋味,可是他不想要谢珉行不开心。
  “谢兄,第一次来洛京,我带你逛逛可好?”
  “去什么地方?”
  裴子浚说,“当然是你们关外没有的好去处啦。”
  “那是什么地方?”谢珉行刨根问底。
  裴子浚刚才只是信口,就认真想了想,“青楼好不好?”
  “……”
  =====================
  这货竟然要带我逛青楼,妈的智障。
  by 高冷宅男知寒君。
 
 
第3章 
  04
  “对不起,裴公子,我没有那种癖好。”谢珉行冷冷说。
  “嗯?”
  裴七公子自小家教甚严,二十多年痴于剑道,于情爱之事还未开化。青楼楚馆这种地方只在哥哥兄长口中听过,自己确实很少涉及,可是他不想在知寒客面前丢了怯,强笑道,“那种温香软玉的滋味,谢兄尝过了,便知道能解万般愁苦,真的不想一试吗?”
  谢珉行蓦然抬头,只觉得眼前的青年笑弯的眉眼即使好看,心道,这人脑子虽然有病,待人倒是十分诚恳。
  洛京多欢场,尤以观音渡为盛。
  花街千灯如昼。
  谢珉行和裴子浚一前一后走着,两个颀长的身影,一个锦衣风流,一个素裘青黛,虽然格格不入,却也十分好看,引来两边无数的目光。
  两边绣楼红袖招,是他不曾见识过的人间烟火。
  谢珉行却觉得别扭至极。
  谢珉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这个不靠谱的世家公子来逛花街。他想裴子浚有病,你也跟着犯病吗?
  可是他还真的跟着犯病了。
  不过很快,知寒客觉得自己招架不住。裴七公子也有所察觉。
  然而他们两个人的目标太明显,根本逃无可逃,躲无可躲。
  两个人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各自躲桃花,好不狼狈。
  等谢珉行好不容易气喘吁吁在一个小摊前面坐下来,他快躲了大半条花街,一抬头,对面那个衣发凌乱的公子。
  却还是那个人。
  还真有点可笑。
  裴子浚也在望着自己,桃花眼边的笑意都快要满溢出来,“谢兄谢兄,我这样算不算共患难过了?”
  这是哪门子患难?谢珉行哭笑不得,却又觉得这个青年眼神极亮,待他也极为不同,他是孤儿,在白鹿门中与其他师兄的年岁相差悬殊,只有年纪略长的师姐护着他,等到剑成封神以后,其他人都怕他,没有谁,会对他说这样的话。
  可眼前这个青年,不是北邙山上茫茫的白雪。
  他这样真切,又热烈。
  谢珉行觉得幸运,可以遇上这样的人。
  他们旁边的是一个书摊,出售的不是孔孟论语,却是街头巷尾贩售的《蒲松志话》《广厦蓬门歌》这样的闲志话本。
  谢珉行百无聊赖看了一通,许久,吐出几个字,“皆不若《白鹿英雄传》。”
  “你竟然知道这个?” 裴子浚一听,眼睛都亮了,“这是孤本啊,原来谢兄竟然想要这个么?”他觉得有趣,原来剑神想要不是盖世武功秘籍,心心念念的放不下的却是一本闲志话本。
  谢珉行脸色稍红了一些,有些恼意,“才不想要。”
  裴子浚看了红了脸的剑神,又多了几分生动,心中暗自好笑,嘴上却说,“谢兄说的是。”
  只不过离开摊子的时候,用五两银子强行顺走了摊主珍藏了许多年的《白鹿英雄传》未删减孤本。
  “他为什么这么看你……”
  裴七公子看了一眼摊主幽怨又肉痛的眼神,笑道,“谢兄放心,他再看,小弟还是喜欢姑娘。”
  “……”
  05
  观音渡最为著名的销金窟位于河边,每逢沐日,绣楼上就有花魁娘子待价而沽,说白了,来去都是一夜风流。
  “奴叫做柳诗送。”这一天二楼绣楼上婷婷袅袅的站着的是一个怯生生的少女,白衣绿绦,不像是艳名远播的花魁,倒像是刚入了勾栏的。
  “谢兄有兴趣?”裴子浚笑道,心里想着却是,哦,原来知寒客喜欢这样的女孩儿。
  “她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他想起那一年唐忱柔倒在白鹿门前,也是这样的年纪,像一朵嫩茎鹅黄的小花,风一用力,就掐断了。
  谢珉行看着那姑娘一会儿,也不往前走了,只看着楼下宾客们一个又一个的出价,喧嚣声一浪高过一浪,他用力握了一下手中的知寒剑,想着他们中原人都是这样的吗?这样争先恐后的欺负一个小姑娘?
  可惜他们都说了不算,他手上剑爷爷才说了算。
  他才想出手,却被一只手按住了。
  裴子浚笑眯眯的晃了晃手上的票子,“谢兄,何必脏了知寒呢。”
  “……”
  笑眯眯的公子举着银票,朗声上前,“五百两。”他展开扇子一摇,“这个姑娘归我了。”
  阁楼上的柳诗送看见是这样俊朗的一个公子,也停止了啜泣,讷讷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红晕偷偷爬上了两颊。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美人归属尘埃落定的时候,绣楼楼顶上忽然飘来一个声音,“我的美人,自然是归我的。”
  谁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衣乌发的小美人已经钳制在那个头戴白纱斗笠的神秘人怀里了。
  “阁下真是耍赖,那可是我的五百两啊。”裴七公子恨恨道。
  那个神秘人笑了,还故意在小美人手上摸了一把,“五百两么?手感不错。”
  谢珉行盯了那人几秒,知寒剑已经出鞘,他一跃而起,回头对裴子浚说,“裴公子,我帮你把五百两抢回来,如何?”
  裴子浚看着他的剑神对着他笑,心里噼里啪啦响了一阵,他想,知寒君的剑,竟然是为他而出的。
  竟是……为他……而出的!
  就在裴公子五迷三道之时,谢珉行已经和那人过了数十招,那人武功底子混乱,一时也看不出什么路数,只是轻功极好,带着大活人大累赘,面对知寒剑,竟然能过片叶不沾身,也是神奇。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