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最爱你的那十年(最爱你的那十年同人)——妩媚成狐

时间:2019-07-06 09:56:50  作者:妩媚成狐

 =================

书名:最爱你的那十年
作者:妩媚成狐
 
文案
艾子瑜,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等你,只等你。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知书、艾子瑜 ┃ 配角: ┃ 其它:
 
 
  ☆、重生
 
  最后知书撑不下去了,他放弃了自己,“艾医生,如果有下辈子,我要是个女孩子,我一定等你,只等你”。
  也许是病痛的折磨,也许是心里这些年爱情的折磨,贺知书的灵魂都是无比虚弱的,孟婆看了看他,给了他一碗有点甜的孟婆汤,贺知书喝了一口,对着孟婆笑笑,那笑容如冬日暖阳,温柔缱绻。孟婆怜他魂魄虚弱,若是轮回必然病痛缠身一生不得安宁,她将这个喝过孟婆汤的虚弱灵魂投到了一个刚死的植物人身体里,以这躯体来温养魂魄。
  病床上,一个羸弱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茫然没有焦距,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一个护士推门进来,看到病床上睁眼的少年突然兴奋的跑了出去,不一会护士又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形销骨立的医生,面容憔悴苍白,眼底是怎么也遮不住的乌青,这副样子没由来的让少年心里一震。
  医生看到少年清醒,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情绪波动,两年前这个少年出车祸被送进了医院,艾医生便成了他的主治医生,当时伤势过重成了植物人,所有参加会诊的医生都判断这个少年不会再醒过来了,只是用仪器维持生命,不成想今天他竟醒了!
  艾子瑜凑近了才发现,这个少年的眼睛像极了贺知书的眼睛,乌黑又湿漉漉的眼睛款款温柔的看着他,若是蒙上了下半张脸,真的可以跟贺知书以假乱真了。艾子瑜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别人长一双跟小书一般的眼睛。
  简略的检查一遍,艾子瑜发现,这个少年基本没有大碍了,后续的具体检查需要有仪器来完成。“没大碍,下午安排脑部CT,并全身检查”声音不疾不徐的传来,沙哑又粗砾,像是许久未说话突然的开口,气流磨砺着声带强行冲出口一样。
  下午的检查艾医生也过来了,推着轮椅上的少年艾子瑜又走神了,九个多月前,他也总是陪着贺知书去化疗从病房到化疗室,是他跟贺知书走过最长的路,最终这条路还是没有走下去。“艾医生?艾医生!艾医生,到了”护士叫了好几声才唤回了艾子瑜的思绪。
  看到那些检查仪器,少年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表情惊慌又害怕,艾子瑜轻轻拍了拍少年抓住他的手,“别怕,就是检查一下身体,要是没有问题,你就可以出院了”
  艾子瑜废了很大的劲才把他安抚下来,但一直都要他陪着才行,也许是刚醒过来,对这个世界有着本能的茫然害怕,艾子瑜又是第一个近距离接触他照顾他的人,他对艾子瑜有着专注的亲近跟信任。
  检查结果跟艾子瑜检查的一样,身体机能恢复,脑中也正常,可以安排出院了。
  第二天早上艾子瑜去医院时,在医院大门口看到了那个少年,表情茫然的蹲在大门的角落里,艾子瑜有点奇怪的看着他,不是昨天就出院了吗,怎么现在蹲在这里?少年看到艾子瑜的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不再是茫然没有焦距,而是天地间唯他一人。
  艾子瑜被他那专注的眼神震的久久没做出其他反应来,直到那少年走到了他面前,有点无措的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胳膊,艾子瑜才回过神来。那孩子又黑又亮的眼睛里似乎有清冽的泉,一圈圈的透着涟漪,太像了,那双眼睛跟贺知书的太像了。艾子瑜发现他的心又开始密密麻麻的疼了起来,疼的他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极力的调整情绪,用了很大的心力才压下那让他发疯的疼痛。
  “你不是出院了吗?怎么会在这里?有什么事吗?”连着问了几句,眼前的少年都没有回答他什么,艾子瑜有点奇怪的带他去了医院前台,等护士调出这少年身份的时候,艾子瑜发现有点头疼,这少年是两年前出车祸被送进医院的,撞他的人是个富商,送他到医院时就只留下了钱,连他的家人都找不到,现在醒了,除了富商留下的那张卡里还有剩余的钱外,看起来凄惨又可怜。
  秋季的天已经有些冷了,少年紧跟在他身后,穿着单薄,有点冷的瑟瑟发抖,艾子瑜看着他总有点不忍心,他看着那有点熟悉的眉眼虽不喜却也没真的表露出些什么,在办公室里翻出一件之前放的外套给了那个少年。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看着他摇摇头,艾子瑜这才发现,这个少年从清醒到现在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是还有什么病症没有被检查出来吗?”艾子瑜自言自语的轻声呢喃。
  挂号排队的人不少,等艾子瑜忙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了饭点了,那个少年坐在一旁,不出声也没什么动作,很安静存在感低的会让人下意识的忘记他的存在。“走吧,带你去吃饭”
  吃饭时少年有点拘谨,察觉到艾子瑜看他的目光后,抬起头认真的笑了一下。艾子瑜的手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那少年的黑瞳仁干净澄澈,淡淡的一层水雾看起来亮晶晶的,笑起来嘴角的那个小酒窝像是盛满了蜜糖那样甜。跟贺知书太像了,那笑容晃花了艾子瑜的眼,可能是又到了这个城市的原因,总是出现幻觉,眼前人更是三番五次的在他眼前幻化成了贺知书的模样。艾子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胸口的郁结吐出来一样。
  下午的检查也一切正常,做CT的医生悄悄对艾子瑜说“也许是心理原因,植物人刚醒过来对着个世界可能还很懵懂,存在抵触不愿开口很正常,过段时间就好了。人都醒了,跟咱医院也没多大关系了,你就别管了,别到时候好事没做到反而惹得一身骚”。
  艾子瑜其实也不太想管,但这个少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对着那双干净澄澈的双眸也狠不下心去说什么重话,也许过几天,他对周围环境不在那么排斥恐惧,就自己想明白了离开了呢。艾子瑜下班的时候带了这个少年回了他的房子,他不常住,家里显得有些冷清,冷清的心脏都在抽痛。
  给少年取了一双新的拖鞋,没有多余的浴袍便取了新的T恤跟长裤示意他去洗澡,艾子瑜收拾客房换新的枕套的时候少年擦着头发走到了他身后,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反倒是吓了艾子瑜一跳,转过身正要对少年说话,突然看到了他胳膊上的印记,像极了胎记,却又是一块牙咬的咬痕。
  艾子瑜像是被当头一棒,眼前有些发黑眩晕
  “我下辈子都是你的人了,你就不能装的开心一点啊”
  艾子瑜的心疼的死命揪了一下。人这一辈子,苦的无路可走时才能寄希望于渺茫的来生。
  后来的贺知书疼的实在忍受不了时,也只会在梦里轻轻啜泣呼痛,艾子瑜的睡眠很浅,几乎是贺知书动的一瞬间便醒了过来,看他咬紧牙关明显痛的受不了了。艾子瑜怕他咬到舌头,边诱哄边强迫的捏开了他的牙关,把自己的胳膊送了上去。
  牙关紧咬,艾子瑜的胳膊立刻出了血,但他像是没感觉一般,眼神温柔的看着床上的人,嘴角还带了宠溺的笑,似乎只有这样才会分担一点贺知书的疼痛,才会让他也能够好受一点。
  第二天贺知书醒来发现嘴里还有血腥味,平时嘴里偶尔也会有血腥味,所以贺知书并没有在意,意外的是医生居然没有早起,轻轻拿开医生环在他身上的手,拿的有点高了才发现,医生的胳膊上有一圈牙印,出了血有点惨不忍睹。贺知书的心狠狠的缩了一下,凑过去轻吻了医生的唇,医生突然清醒了过来,微微睁大了眼睛。贺知书轻笑了一下,“早啊医生\"。
  后来贺知书快不行的时候还对艾子瑜开玩笑,“你胳膊上的牙印估计是消不掉了,要不你也咬我一口,我体质容易留疤,你也留一个我们下辈子再见啊”。
  艾子瑜泪流满面的咬了贺知书一口,却没有用力气,更像是亲了一口,他舍不得,就算有这么充足的理由,他也舍不得这个人受一点点多余的折磨了。后来经不过贺知书软软的撒娇,艾子瑜在贺知书的胳膊上也咬了一口,轻轻咬破了皮,但贺知书的胳膊上还是留下了咬痕。
  贺知书看起来有点开心,“医生,我走了你不要哭啊,我们下辈子还能见”。
  艾子瑜眼前的眩晕缓了很久,耳朵里嗡嗡作响,来回都回响着贺知书那句“我下辈子都是你的人了,我们下辈子还能再见啊”
  不用下辈子,眼前这个少年,带着那黑亮又澄澈干净的眼睛,带着那小小的盛满蜜糖的酒窝,带着那被他咬过的胎记出现在了他面前。
 
  ☆、相知
 
  贺知书走后的这些日子,艾子瑜去的最多的地方是贝加尔湖,哪里有着能抚慰他心伤的人,景色很美,湖水平静无波的时候一派静谧安宁。其他时候他就满世界乱转,他想慢慢养好自己的伤,思念有时候很痛,但最多的还是夹杂在痛苦中的幸福与甜蜜。时间长了什么伤痛都会忘了的,人总是有趋利避祸的本能,最后剩下的只有那些点点滴滴的幸福。
  早晨清醒的时候艾子瑜有点自嘲的笑笑,贺知书啊贺知书,我怎么还是这么想你,我做了一个很美的梦,你来找我了,我还把你捡回了家里!
  卧室门轻柔的响动拉回了艾子瑜的思绪,少年门口拘谨的站着,似是想叫他起床但又不好意思的模样。艾子瑜起身毫无预兆的便泪流满面,他想失声痛哭,他想大喊大叫,他想发泄,但最终这些都没做,只是平静的注视着门口的少年,泪流满面却嘴角微扬。
  他的这些反应好像吓到了那少年,少年表情惶恐不安,默默垂着眸子。
  艾子瑜下床声音轻柔,“去洗漱,我给你做早餐”。
  其实他想抱抱这个归来的贺知书的,但怕吓到他的小书,他的宝贝是该被捧在手心好好疼的啊。
  小米粥清香甜糯,他看着这个少年吃下了一整碗。可能是米粥热气的蒸腾,艾子瑜红了好几次眼眶。
  “你还记得以前的事吗?”少年摇摇头却又点头,艾子瑜皱了皱眉,为什么他不能说话了。但这皱眉的神情落在对面少年的眼里被取错了意,少年急急想开口说话,说的急了嗓子里发出了暗哑的嘶吼,急的他眼眶都红了。
  “别急,慢慢说,不要怕”
  “我、会、做、事、我、会、打、扫、家、务,你、不要、赶我走”声音很小,说的急了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不会,你就留在这里,我平时一直都是一个人,多个人可以作伴,房子里也不会那么冷清。”艾子瑜默默地在心里说了句,傻瓜
  “以前的事记得多少呢?知道你是谁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吗?”
  “我记得,爷爷,茉莉花的院子,爷爷......叫我......小书,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是、从、哪、里、来、的。”一句话说的长了又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语音软糯,带着南方的口音。
  只有这些美好的记忆吗?其他的呢,蒋文旭呢?执念呢?那些爱恨情仇呢......我.....呢?都不记得了吗,不记得也好,这个新的人生与贺知书无关了。
  “小书,我叫艾子瑜,不记得以前了我为你取个名字吧,好不好”
  “嗯,好”
  “暂时跟我一样的姓吧,我叫你\\\'子书\\\'好不好?以后要是想起来以前的事了在改过来。”
  “艾子书......很好听,谢谢你,我会乖乖听话的。”
  艾子瑜默默地想,这是记忆只有小时候的心性智力也停留在小时候吗艾子瑜有点犯愁,十八岁的小男孩,是该上学读书的年纪。
  “我们下午出去转转好不好,给你添些衣服”他很听话的默默点头,艾子瑜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轻轻摸摸他的头,手下的触感柔软蓬松,十分舒服。
  艾子瑜看着身旁的少年,果然啊,小孩子心性,看到漂亮的棉花糖眼睛都会亮。跟在自己旁边不言不语,但艾子瑜发现小书看到喜欢的东西,眼睛明亮的似乎在发光,一路下来,艾子瑜买了很多小玩意,小书拿着一个棉花糖吃的一脸满足。
  逛到书店的时候,那颗巨大的棉花糖刚刚吃完。艾子瑜去翻找了一些高中书本,给小书找家教及早跟上课程,还这么小念书最合适了。挑好书后发现小书拿着一本简媜的诗集,看的专注认真。
  “有什么喜欢的书吗,都拿上买下来。”
  两人回去的时候买了很厚一摞书,都是买给贺知书的。书重,都是艾子瑜一个人抱着,小书拿着买的那些小玩意,其中还有一个黑猫耳朵的头饰,那是艾子瑜买的,他其实就想逗逗贺知书,结果跟个小孩子一样的他直接毫无压力的扣头上了。刚开始艾子瑜没注意到他把那个耳朵放头上了,到家门口让他开门时才看到,艾子瑜腿一软差点扔了怀里的书。
  “快取下来”
  “不好看吗?”贺知书无意识的歪了下头
  艾子瑜放下书面红耳赤的进了卫生间,他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要流鼻血了。
  傍晚的时候艾子谦送来了二狗跟四只小猫,小猫已经长成大猫了。放出来时都往贺知书那边凑,小书欢喜的那双纯净的眸子都像镀了一层强光,看的艾子瑜一阵愣神。
  艾子谦没有多问家里多出来的这个人,弟弟能转移注意力是再好不过的,那个人走后这些日子弟弟心里的苦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艾子瑜效率很高的请好了家教,平时自己上班的时候小书就在家学习。托艾子谦给小书上了新的户口,学籍,这些对艾子谦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用的新身份是艾子书,毕竟用贺知书这个已经死了的身份失妥。
  艾子书很聪明,读书也很用心,没用多久便跟上了进度。艾子瑜还担心他这样一副小孩样心智也会是孩子,没想到那些知识他接受起来很快。那些偶尔表现出来的小孩模样,可能只是自己是他刚醒过来第一个给了他安全感的人,把自己当成了亲人。
  亲人就亲人吧,人生两大无奈事,无法抗拒的死亡和无法拥有的爱情——他全品尝过。现在贺知书回来了,健健康康的,不用在背负痛苦伤痛就够了。他想把小书娇惯到再怎么胡闹都任性的理所当然,而不是一个沉默的,隐忍的永远自己默默承受的贺知书。
  艾子瑜在发现贺知书现在对自己的感情后,默默地收拾好了那份卑微的爱情,藏起来,心疼的有点发麻,他爱贺知书爱的想去死,不是不想占有,不是不想藏起来。但他不敢,现在能好好的只做他的亲人,能给他这一世的平安顺遂长命百岁,别的都不敢想。
  艾子瑜送艾子书去学校,由于是半途转入的,教室里所有同学都抬头盯着他看,艾子书拘谨的微笑,那笑容干净温柔,几乎博得了所有同学的好感。进入高考的孩子们都紧张的学习着,艾子书不是焦点,没过多的人去关注,但大家都很友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