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娶个男人当媳妇(古代架空)——柳诺诺

时间:2019-07-06 09:53:21  作者:柳诺诺

   《娶个男人当媳妇》作者:柳诺诺

  文案:有人说,娶个老母鸡还会下蛋呢,你娶个男人,连个蛋都下不了。
  还有人说,瞧他细皮嫩肉,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整个就一吃白饭的。
  更有人说,等他来日发达了,定会忘了你。
  这些,纪柴统统怒喝道:“我将他买回,他便是我媳妇。我的媳妇我乐意!我的媳妇我来疼!”
  看惯了宫廷豪爵,江湖武林,总裁富商的故事,突然想写一个小人物之间的故事。我想让主人公慢慢地成长,经过自己的奋斗与努力,过上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
  正在连载——《我们总裁好像有病》
  总裁在上学时期就暗戳戳的喜欢一个男神,可没来得及表白男神就转走了。
  时隔多年,总裁已经变成了总裁。
  一个偶然的机会竟然发现男神就在他的公司上班!
  为了顺利追到男神,总裁一直观察男神的喜好,后来发现男神喜欢霸道总裁这一款。
  于是,“正常总裁”化身“霸道总裁”,企图吸引男神的目光。
  可事情好像与他想象的不太对——
  男神:“我们总裁好像有病。”
  PS:晋江文学城独发,谢绝以任何形式的转载。写文不易,侵权必究。
  微博名:我是柳诺诺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柴,穆彦 ┃ 配角:白凤至,小晨,邱岳 ┃ 其它:
 
 
第1章 初遇
  纪柴今年二十有五,草房两间,薄地三亩,除此之外身无长物。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这纪柴生得忠厚老实,又是把干活儿的好手。但到了这般年纪尚未娶妻,原因无他,除了穷,还是穷。
  纪柴有个好友,名叫徐虎,二人年岁相当,家境相当,也没娶媳妇。
  这一日徐虎告诉纪柴说,葛阳一带遭了天灾,许多难民逃难到了川宁县城里,不免有许多卖儿卖女的。这灾民都饿得怕了,很多有口饱饭吃,就愿意跟回来。不如二人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买着一个便宜的女子做媳妇。
  纪柴一听也动了心思,翻箱倒柜地找出了积攒多年的四两多点儿银子,又去隔壁枝南嫂家借了二两。
  怀揣着六两银子,纪柴又借了一匹马,套上自家的牛车,子时便与徐虎一道去了川宁县。
  纪柴家住西泽村,距离川宁县县城大约一百里地。通常情况下,想要买什么的东西,西泽村的村民都会到二十里外的满柳镇去买。有些村民,甚至一辈子都没来过川宁县。
  天刚放亮的时候,纪柴与徐虎来到了川宁县。
  临街的早餐铺子蒸汽袅袅,如仙境般云雾薄薄。纪柴与徐虎狠狠地咽了口唾沫,坐在一个宽阔的街角,吃起了在家带来的干粮。
  太阳越升越高,街上也越来越热闹。
  经过打听,有人说那些卖子女的都在西市。
  纪柴与徐虎又来到了西市,果不其然,西市的地上坐满了头插稻草的人。
  那些人蓬头垢面,嘴里发出哀嚎之声。一见有人来了,马上拉着裤脚不让走。
  纪柴看着心里一阵难过,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人堆里,有一个站着吆喝的男人最显眼。大约四十多岁,穿得虽然也是粗布麻衣,但比周围的人要干净许多。
  那男人的身后瘫坐着两堆人,一堆男人,一堆女人,加起来大约十几个人。
  徐虎一推纪柴:“到那里去看看。”
  男人见有生意来了,忙赔着笑脸走了过来。
  纪柴和徐虎的眼睛都不住地往那堆女人脸上看去,那些女人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见二人看她们,都努力地扬起脸,想让二人看得更仔细些。
  其中有一个女人,只在纪柴过来的时候抬起头看了一眼,便迅速地低下头去。
  那女人虽然披着长发,脸上污秽不堪,看不太清本来的面容,但依稀能可以看出她长得十分俊俏,尤其是那双眼,如诗如画。
  纪柴只看了这一眼,便再也挪不开眼。
  经过讨价还价后,纪柴用了六两银子如愿地将那女人买到了手里。
  那女人看着纪柴用粗糙的大掌数着银子,数次欲言又止。
  男人将女人的卖身契给了纪柴,纪柴不识字,就算上面随便写些什么他也不认识。他将卖身契仔细地折好,郑重地放在了心口的位置。
  他纪柴终于有媳妇了!
 
 
第2章 回家
  徐虎上下打量着那女子,不以为意地摇头道:“这女子瘦得像小鸡似的,一看就不是能干活儿的料。”
  他在人群里又巡视了一圈,挑中了一个粗壮的女子,得意道:“像这样的一看又能干活儿又能生儿子。”
  纪柴反对道:“我的媳妇我对她好就够了,她要是不能干活儿,我们家那点儿活也不用她,我自己全干了。”
  回去的路上,纪柴与徐虎坐在牛车的前面,那两名女子就坐在后面。
  徐虎的眼不住地往后面瞄,慢慢地磨蹭到了他买来的那女子身旁,刚开始低着头红着脸,谁都不好意思说话。渐渐地都放得开了,甚至还传出一两声的笑声。
  只是纪柴买回来的那女子,一直双手抱膝,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回到了西泽村,徐虎二人先从车上下来,纪柴又送还了借人家的马,拉着牛车与那女子往家走。
  纪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离家还有一段路,你坐车上,我拉你回去。”
  那女子摇摇头,只跟在纪柴的身后走。
  一路上,村民们见到纪柴回来了,都笑着与他打趣:“纪柴啊,现在你也有媳妇了,可得请我们吃顿喜酒啊。”
  纪柴听了只是一个劲地乐,连连点头道:“一定,一定。”
  回到家的时候,纪柴推开那快要散了架的大门,把牛车放在院中,又拉开了房门。
  一股泥土味扑面而来,纪柴第一次为这个破旧的家感到难堪。
  进了房门便是厨房,厨房的左手边有一间屋子,屋子的里面还有一间屋子。纪柴平时就睡在挨着厨房的这间屋子里。
  纪柴带着那女子进了外屋,憨憨地笑道:“快坐,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打盆水洗洗脸。一会儿再给你烧点儿水洗个澡。”
  纪柴转身出去了,步子都比往常轻快许多,每一个汗毛里都散发出喜悦的味道。
  纪柴端回来一个坑坑洼洼的脸盆,放在一个摇摇晃晃的凳子上。
  那女子将双手伸入脸盘里,纪柴的目光随着她的手看去,双手纤细修长,真是漂亮得紧。
  纪柴的脸一阵红,害羞道:“你先洗着,我去给你弄碗糖水。”
  那人贩子特意嘱咐纪柴,回到家后一定要给那女子喝上一碗白糖水,至于为什么纪柴不清楚也没问。
  纪柴拿了个掉了牙的碗又去了枝南嫂家,要了一勺的白糖。枝南嫂打趣道:“呦,我说纪柴你媳妇好大的福气啊,一来就要喝糖水。”
  纪柴的脸越发红了,只一个劲地嘿嘿乐。枝南嫂也不好再逗他,只说:“一会儿我可要看看你媳妇去。”
  纪柴连连点头答应着,回到自己家,将碗中倒满水,给那女子端了去。
  那女子已洗好了面容,头发微微向后拢去,原本的相貌显露了出来,纪柴发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皮肤粉面似的白,眉毛墨染似的黑,嘴唇丹砂似的红,比他在年画中看到的人还要漂亮。
  纪柴又顺着她的脸往下看去,突然在她的脖子处看到了一块凸起——那是男人才有的喉结。
 
 
第3章 答案
  纪柴的眸子不由地睁大了许多,面上全是惊讶之色,身体微微颤栗着,端着碗的手不由地微微发紧。
  嘴巴几次张了又合,最终只说道:“快喝吧。”
  女子接过糖碗水一饮而尽,喝水时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纪柴怔怔地看着她,终究是忍不住道:“你,其实是个男人吧?”
  那女人喝水的动作一顿,又气定神闲地将剩下的水喝完,将空碗端端正正地放在手心上,道:“大哥,如你所说我确实是个男人。但我不是有意欺骗与你,我被那人贩子下了哑药,只喝了这糖水方能解了。”
  纪柴从来不知道男人的声音竟也能这般好听,就似那山谷中的鸟,婉转诱人。
  纪柴不由地将他手中的碗接过,又指着他身后的土炕让他坐下,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男子道:“我也不知怎回事,只记得饿得昏了过去。等再醒来后,便与那人贩子在一处了。刚开始那人贩子把我当成男人来卖,可来买的人见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卖了几天都没卖出去。他这才想了个法子,把我装成了女人。”
  纪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掏空家底,又欠下外债,原以为买回来的是一个美娇娘,却不想是个伪装成女人的男人。
  这心情从云霄跌到了谷底。
  纪柴认为自己会是恼怒的,生气的,对那男子破口大骂甚至暴揍他一顿。但当他看着男子那半含着愧疚,半含着害怕与不安的美目时,心里竟一片柔软。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只说了句:“我去给你烧洗澡水。”便落荒而逃,似乎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大约一刻钟后,水烧好了。纪柴搬来一个半大的木桶,大概像平时洗衣服的那么大。
  他把桶放在了男子所在屋子里的地上。
  男子站起来想帮忙,又不知从何做起,只在一旁呆呆地看着纪柴做。
  纪柴将一切都弄好后,道:“我家也没个正经的浴桶,你先凑合着洗洗吧。”
  那男子轻轻地道了声多谢。
  又从衣柜中找出一套衣服,放到炕上,又道:“洗好后就穿它吧。”
  纪柴走到房门口的脚步微微一顿,扭回头来道:“我叫纪柴,你叫什么?”
  “穆彦。”
  纪柴小声地重复了几句,转身出去了。
  昨日夜里便去了川宁县,今日的院子还未打扫。纪柴拿着扫帚一下一下地划拉着地面,心里乱糟糟的。
  房门响了一声,纪柴顺势望去。门口处站着一个束着发的男人,面如冠玉,唇红齿白,正是穆彦。
  纪柴与穆彦的身高差不多,只是这体型却相差许多。纪柴终日干活,练就了一身的肌肉。穆彦却瘦弱如弱柳。
  纪柴的衣服穿在他身上虽然长短合适,但肥瘦却相差许多。因为衣服肥大,穆彦在腰间狠狠地系了一圈的麻绳,才使这衣服看起来不那么不合体。
  他俊美的脸庞丝毫没有因为穿着这粗布补丁的衣服而黯然失色,反而更加的熠熠生辉。
  纪柴突然觉得,穆彦就似天空中的太阳,光芒而耀眼。整个小院在他的衬托下,愈发沉在了泥土里。
  总觉得这样的穆彦应该再有些东西配他才好,便问:“你想要些什么?”
  穆彦双眼看向远方,脸上似悲似喜,缓缓地道:“我想活着。”
  纪柴的心竟生生地疼了一下,看着穆彦洁白无华的脸庞,纠结许久的心,突然有了答案。
 
 
第4章 拒绝
  纪柴虽然肚子里没什么墨水,但他总觉得穆彦说的活着并不是字面意思这么简单。想问又不知从何处去问,总觉得自己的嘴原来就笨,见到穆彦后就更笨了。
  最后只憋出一句话来:“我陪你一起好好活着。”
  院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高喝声:“纪柴,你媳妇呢?”
  那女人四十左右岁的年纪,穿着一身绛色衣服,边说着边推开院门自己进来了。她正是纪柴的邻居枝南嫂。
  纪柴挠挠脑袋,红着脸看着穆彦,又看看枝南嫂,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枝南嫂一眼就瞧见了站在房门口的穆彦,上下打量了他几下,笑道:“呦,这是哪里来的小哥,长得这般俊俏。”
  穆彦拱手道:“在下穆彦。”
  纪柴不好意思地道:“这就是我买回来的媳妇。”
  枝南嫂诧异道:“这是怎么回事?”
  穆彦帮着纪柴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
  枝南嫂一拍大腿,痛心疾首地道:“我早就应该知道,你长这么大也没进过几次城,难免会被人骗。当初就该跟着你一起去的。现如今,想必就是再去,那人贩子早已跑了。”
  枝南嫂也不管穆彦在不在场,直接道:“现在还有一个法子,明日我陪你再进次城,将他再卖了。”
  穆彦神情倒没什么变化,自从被人贩子抓住后,他对自己以后的日子便没抱什么希望。
  倒是纪柴急了,摆着手道:“我已将他买回来了,他就是我媳妇了。”
  穆彦的脸稍稍变了几变,但终究是没说话。
  枝南嫂倒是噗嗤一声乐了,笑过后道:“你说得这是什么浑话,还从来没听过男人娶男人的。”
  纪柴这次答得倒很快:“男人娶男人怎么了,你以前没听过,现在就知道了。你们就等着喝我和小彦的喜酒吧。”
  纪柴不自觉地只将穆彦的名字叫了最后一个字,叫过后方后知后觉,但心里觉得这么叫还挺顺口的。
  枝南嫂只当他被人贩子气急了,说的只是气话,也没多作理会,转身回家去了。
  但穆彦却看出纪柴所言绝对出自真心,他疾走几步来到纪柴面前道:“纪兄,我被卖给了你,理应任由你处置。可是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是让我与你作妻,这却是万万使不得的。”
  纪柴以为是刚才枝南嫂之言让他有了想法,便安慰他道:“你莫管别人怎样说,我对你好便是了。”
  穆彦知他误会了,又见他是条憨厚老实的汉子,家里又没什么钱,想必买了他也是倾尽家财了吧。本不该说重话,但是如若不趁此将心中所想尽数说出,那以后便更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穆彦道:“这事与他人无关,我是个男子,以后自然要……”
  娶妻生子的,穆彦把后半截话咽到肚中。这话说到这个份上,纪柴就算再愚钝,也该明白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