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徒弟每天都在狂化边缘试探(玄幻灵异)——御崎渠

时间:2019-07-06 09:52:23  作者:御崎渠

 =================

书名:徒弟每天都在狂化边缘试探
作者:御崎渠
 
文案:
一日为师,修真界钻石王老五级某宗派弟子仙宫翎开启了尽职尽责的养孩带娃模式。
直到一天,小崽子把目光捻在了他师尊身上,并厥词放出了他的狼子野心。
扑克脸的师尊笑不出来了。
 
1v1,互宠,年下
 
两世纠葛前世今生未来修真乱的一批,由衷感恩到现在一直包容到了纵容地步的天使们QvQ
 
有过改文,两个时期画风,有画风碰撞不河蟹的时候,后期相对稳定,前面大工程尽量改,裹紧被叽,快被黑历史搞哭了……虽然不完美但仍然是白月光。
 
阅读指南
1.想开了,这是一篇没羞没臊谈情说爱的文_(:3」∠)_
2.年下文,但作者佛且空,看性别只是壳子的差别,宁逆攻受不拆cp,默认相爱与攻受无所谓,海纳百川求同存异天下大同(我在说什么?)
3.凡是不涉及无理取闹的客观意见都认可包容~毕竟作者也是被包容的那个
感谢 如年似水依山尽 太太的封面~
 
内容标签: 年下 仙侠修真 重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仙宫翎,月离弦 ┃ 配角:天元,芜秋 ┃ 其它:
==================
 
  ☆、第一章
 
  上界三千洲,各有应绝,晻霭裕氛,暮泽华醉,应如是。
  芸芸磅礴缭绕,恢弘乱云跌宕,护山大阵井然。罄灵宗在修真界无愧为佼佼上者,更有着仙宗之誉。眼见着新晋弟子大选的日子就要来临,诸多年轻修士摩擦拳掌跃跃欲试倍加期待之时,罄灵的诸位元老,自是也没闲着。
  “庭轩,怎生不见你徒弟?”
  那人些许奇怪,才多问了一句。虽说今日并非真正的大选之日,可这首席弟子,总得露面不是?待他瞥清二长老那模样,不禁又摇头叹道:
  “掌门未出关,你又是这副德行。”换容拟老就算了,审美还是这么的……不可言说。
  莫庭轩颇为嘚瑟的摸了摸被他编成一小撮的胡子,瞪他一眼:“我徒弟爱哪儿去哪儿去,要你这臭老头子管!”
  霂轻:“……”
  现在,究竟是谁更像臭老头?这师徒俩,真是够反差。跟了此人,果真是委屈了翎祀。
  莫庭轩一瞧对方那嫌弃的小眼神,就知道对方在腹议什么,登时就想拉住对方跟他好好理论一番。
  霂轻暗叫不好,这才不住的自责自己多嘴了起来。恰逢此时,也不知对方是发现了了什么,整个人攸的顿住,竟也不找他“讨教”了。
  霂轻奇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是个样貌好看几许的孩童。霂轻向来不看重外貌,自是稍稍打量,心道:想是不过为哪家的小童罢了,只是稍些冷清出尘了几许,更不似一般小童那股顺意。这倒是不禁令他多看了几眼。
  正奇怪着,身边的莫庭轩却是一反常态的不纠缠人了,直往前走去。
  霂轻虽好奇,却也不甚在意。少了麻烦更好,他可是不愿再多加耽搁了。这般想着,也便不作犹豫,连忙趁机快步离开。
  二长老的视线,仍旧不离那孩童。
  细看之下,那小童仍不似凡物,眉眼雅正,粉雕玉琢,仪步缓稳,清绝自现,更似画中人。
  而莫庭轩,自打看到那孩童,眼睛都直了。
  ————吓的。
  天神啊——!这小祖宗怎么出来了?!!
  要不是正好被他余光扫到,又要闹事了啊!这货是忘了先前被某峰主指着鼻子要收奴收仆惹得的一大通子事儿了吗?!!
  当时要不是他赶来的及时,他这张脸怕是都要被认得了!还敢出来?!真是不记吃也不记打,死性不改!!!
  不行不行,不能留这祖宗在这儿多待一会儿。光是想想无数个‘万一’的后果就让人头疼。
  那孩童显然同样看到了莫庭轩苦逼的神色,但也仅限于“看”。浅眸只是冷冷一扫,随即一脸漠不关心的就要走开。
  但在下一秒,果真是被拦住走不了了。
  孩童的眸里闪过明显的不愉。
  莫庭轩怒:还敢不愉?!对着你师父?!真是大逆不道啊大逆不道!!
  他也不管如何,上手就抄起孩童,浑然不顾对方的挣扎之意,直接开溜。
  ————开玩笑!这家伙要是真以这副尊容这般道级露面,可真是丢他们宗门的脸啊。
  莫庭轩自认一个堂堂正正铁血彪悍的大老爷们,不至于事事婆婆妈妈,可他的担心也不是多余的。
  毕竟这家伙幼时亲族覆灭,当初要不是他族门力护得以逃生,再加上后来在罄灵又有他一心庇护,他早就不知道要死上几千几百次了!虽说这人成长速度确实惊人,但也少不了让他这个做师父的挂心啊。
  仙宫翎看着眼下仍旧致力于把他藏起来,以防止自己丢人的莫庭轩,心下微叹了口气。
  莫庭轩的身量算不上多么魁梧,但却足够有安全感。孩童发闲似的轻抬起左手,细细端详着指上有些不甚起眼的淡金色纹络。那是由一串串神秘古朴的符文,宛如戒指一般环抱指上而成,与肌肤融为一体。周身的晦暗,为其镀上悄敛,拔丝抽离,则为磊落之征。
  这东西,自他出生之日起,便相伴于他。真正麟角之处并非外观,而是其所传达的讯息。
  他通过这种讯息隐约发觉,修真界,宛若被约束一般,被预先设计好的路线规划着。纹络所要传达的,便是如预知一般的存在。
  这一点,他自是把手于心。福祸相依,绝非玩笑话。
  孩童放下手,不再细量那纹络。抬眼看向身下,竟是被莫庭轩七拐八拐,再向前,就要直回他师尊的绝殇峰了。幸而,眼瞧着四下无人,对方终于肯把他放了下来。
  “说,来宗内瞎晃悠个什么。”莫庭轩颇为头疼的质问道,一脸严肃,显然是要个交代。
  只见孩童淡淡开口:“今日不同。”
  不同?
  莫庭轩上上下下扫了一眼他那小身板,就是嗤笑一声。
  嗬,还真是“不同”。
  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是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小玉郎来。
  但见少年仍旧颇为老成的虎着个脸,二长老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并有在少年脸色愈冷的情况下笑声加重的趋势。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取而代之的俱为诧异。
  “乖徒儿,你……”
  少年仍旧冷冷清清,无甚喜怒,但浅眸中,不乏不耐之色。他这一次没有掩饰,不甚在意的把气势外放。
  攸然间,给人的感觉就全然不寻常了起来。
  若是连同师尊也能掩瞒住,哪怕只是一时,这已然是够说明成效了。
  “我灵力充盈,功力未消褪。”孩童言道,不徐不慢。“本欲稍加探查,哪想你碍事。”
  好心帮忙被嫌碍事的莫庭轩:“… …”
  亏他见到这人这般幼儿形貌,还心心念念惦记着这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担心他因毓灵一脉族血遭反噬被欺负!
  可是啊徒弟,你当真未看到小声议论的女修,和那些个探寻的眼神?你是认真的吗?!
  在莫庭轩多多少少夹杂着气不过的愤郁目光中,少年同样目不斜视的淡定回应他。
  二长老内心飙血三升:这臭小子是认真的!且毫不认为自己有哪里错了!!!
  其实莫庭轩应该庆幸,自己的徒弟不甚通人情。倘若仙宫翎真的读懂了他的心声,此刻一定会更恶劣的应言开口:你怎么知道。
  不待英明的二长老崩溃,那人后退半步拉开距离,一副高风亮节的君子模样,顶着一张未成年的稚嫩小脸,气定神闲的道:
  “告辞。”
  小少年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高。光雾弥散,幼子的模样尽数消去,蜕变成一清隽之影。
  雪衣不染,长身玉立。一抹紫霆轻轻跳跃,指骨间金纹暗现。走之时,还故意的用那双冷凝的眸子意味不明的淡扫了莫庭轩一眼,与平素一贯展现的冷静自持不同,倒被衬得极为轻佻。
  许是画面太过美好,引得莫庭轩唇角抽搐,七窍生烟。
 
  ☆、第二章
 
  弱水尚可载舟,舟自需要此等助力,以至久远。宗门好比一舟,若求亘古,新鲜血液自是少不了。
  试炼竞选日,四月为限。对于诸准罄灵者而言,自是重要。究竟是入内门直接享受宗门资源待遇,还是暂为留守于外门,都将定夺于这期间。
  而今,台下又站了些即将入宗的新血液,毕竟还是少年心性,初入宗门,不禁交头切语,好不热闹,而他们讨论最多的,自然是罄灵宗令诸多修士敬仰的大弟子仙宫翎。
  台上,那人长身而立,墨发仅用一发簪简单束起,面冠如玉,眉目清冽,眸光落于虚处,且浑然不觉方才他正被些少年人议论的火热。
  待他一字一句宣告完着属于罄灵的金科玉律,底下空气仿若凝止,人们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与方才还热闹纷纷的气氛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似是被浇了一桶透心的冰水,煞是悄寂。
  但那寂声中暗自汹涌着的什么,也怕是只有那有目共睹之人才能真正体会明白。
  “刘师弟,新晋参选弟子里,可有一个叫做苏长明之人?”
  “不曾。”刘紫书思量一番,适才抱歉的笑了笑。“因师兄在上届弟子大选时提及此人,所以我留意过,参选名单上未有此人。”
  “多谢。”
  仙宫翎垂眸,不动声色的触摸着指节,那烙印无甚反应,如刘紫书所言,他要寻的人不在场。
  再留无趣,仙宫翎便径直回了磬竹峰。他不久前从蛶玖阁闯出来,那一番磨砺好在没把命交代,只是现在身体还没复原,更需得多加修养。
  想至此,他静坐了几个时辰,又置身温泉水中好一阵调息,灵气随水汽四处弥漫,又盘绕着水流聚散,泉水像是有灵性一般,漫过人的锁骨,径直又想淹上白玉脖颈,睫毛也被蒸腾上些许雾气,仙宫翎眼都不睁,只是稍稍侧脸,水就又下去了。
  这时候,时间都好似被拖慢,疲惫感渐渐消退,与之类似的松惓之意却逐渐涌了上来。
  “…哥,哥……”
  思维放松的那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线,看到了熟悉的人。
  深埋在记忆之中的东西,因为过了太久,难以让人分清真幻,时至今日,无论如何,早就离他而去了。
  只是现在,这种熟稔感好似拉他入了幻境,本以为早就记不清的人或事,这一刻却是重现在眼前,与记忆重叠,一如往常一般。
  只是他被魇住一样的不能动,当然也发不出声,只能看到,只能感觉。他看着父母镇定的分析好转与死亡的几率,那之后母亲就再没有出现,父亲则继续围在医疗床边观察,期间没有流露出一丝多余的情绪,最终,男人宣告了“冷封”。
  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即使是告诉他,这就是是他失掉意识后发生一切,仙宫翎也不觉得奇怪。
  徒然间,‘真实’的画面微微扭曲了一下,他看到了当初的弟弟,此刻竟让人觉得突兀无比,手里紧攥着一个针剂,眸光沉静,不冷不热,抬手触碰着他,像是告别,又像是绝别。
  仙宫翎只觉得耳畔翁响,脑海一片空白,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常见麻醉剂的一种,只是在这种情况下,针液一旦进入体内,如对患者进行冷藏处理,无论操作是否恰当,必死。
  只见那人慢条斯理的将针剂推入注射,自始至终,他的嘴微微张合,好像在说些什么,他努力去分辨,耳畔却萦绕着轰鸣声,始终听不清究竟。
  ……没关系。
  不管这是不是真的,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接受,只要你过得好就可以了,这是我的承诺。
  他没察觉的是,意识混沌模糊之际,自己紧闭的眼角似是滑落出了什么。
  前尘过往,他早就忘了,也早该忘了。
 
  ☆、第三章
 
  堂而开阔的走马路前,顺着阶堂向上投眼,一个刻有‘宫府’的牌匾清晰可见。
  作为一大世家的府邸,布局讲究倒是奢侈豪气,园林路佐泉流假石毫不吝啬。
  只是现下,发生的事却是不可谓之光彩。
  一个跟这里奢豪之气明显格格不入的破旧房屋前,两名衣衫华锦的少年身影显得尤为鬼鬼祟祟。
  反观屋内,幽暗的光线下,竟隐约可见一人被禁锢于此,似是在遭遇惩戒。
  少年的四肢被锁链牢牢禁锢着,以至于卡到了血肉里,留下遍布的血痕。被血浸透的破碎衣衫,早已看不出先前的颜色。
  鞭伤已然是算不上什么,还有一部分则是不知用什么折磨出来的狰狞伤痕。
  血迹早已凝固成暗沉的浓色,更有又被重新撕裂的伤口添彩。他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甚至连脸上都有深一道浅一道的划痕,更显得可怖,触目惊心。
  少年额边散发凌乱无助的垂落,映住了低垂的眸,稍稍挡住些了本该是精致面容上的不堪痕迹。
  能依仗的早就不存在了,他也早就知道。宫家的人把他祭醒,却并未捞到应得的好处。无地位,无血亲,身单影薄,可以说,他能活到现在,而且还有日子滋润过的时候,还真是个奇迹。
  潮湿的屋内光线透来的本就极少,身上的伤痛致使他意识早已不甚清醒,但还是敏锐感知到了些许屋外的动静。
  “四哥。”
  其中一名年岁较小的少年颇为不安拽了拽那人袖子,犹有畏缩:“我们还是别……”
  “怕什么。”少年一把甩开他,打断了未出口的话。
  “二哥说的没错,这个废物留在家中太碍眼了。我们家族这么多年也没有亏待他,前些日子还不是他自己不识好歹,竟然连周家少爷都敢得罪,被关在这里受鞭刑也是活该。”
  “大哥…还不知情吧,还有,周家大小姐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