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气运之子(快穿)——mijia

时间:2019-07-06 09:51:40  作者:mijia

   《气运之子(快穿)》作者:mijia

  文案:新生位面爆发新问题,位面意识开始亲身上阵狂怼自己本该保护的气运之子。
  为了维护位面的稳定,孟晖不得不接手一系列任务,为气运之子保驾护航,引领他们重登高位。
  第一个位面——:
  气运之子:踏上科学巅峰,名垂千古;
  孟晖:功成身退,飞机失事遁。
  第二个位面——
  气运之子:开国皇帝,后宫三千;
  孟晖:功成身退,归隐田园遁。
  第三个位面——
  气运之子:踏碎虚空,飞升为仙;
  孟晖:功成身退,陨石遁(?)
  第四个位面——
  气运之子:高举反旗,登临帝位;
  孟晖:功成身退,中箭遁。
  第五个位面——
  气运之子:商业霸主,娇妻在怀……被火烧死了;
  孟晖:???
  第六个位面——
  气运之子:我觉得你有点熟悉。
  孟晖:?????
  第七个位面——
  气运之子:在下与君一见如故。
  孟晖:???????
  ……
  第N个位面——
  气运之子: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咱们结婚吧!
  孟晖:!!!!!!!!!!
  我辅佐的气运之子,为什么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变态、越来越……眼熟?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励志人生 甜文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晖,气运之子 ┃ 配角:太多 ┃ 其它:快穿,逆袭,气运之子
 
 
第一章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门被酒店经理殷勤的拉开,孟晖将手机贴在耳边迈步而出,面上表情微微含笑,眼神中却充满了漫不经心。
  余光中,他瞥见一个狼狈的身影朝自己扑来,只是还不等那人靠近,便被几位守在旁边的酒店保安手疾眼快的拦住、用力向后拖去,生怕这莫名其妙的青年惊扰到酒店的贵客。
  青年的身材十分瘦弱,哪里能抵挡得了身强力壮的保安?他努力的挣扎,却身形不稳、被拖拽得坐倒在地,面孔尚能看出几分清丽的姿色,但那三分颜色却完全被颓败沧桑所遮掩。
  青年声声泣血般喊着孟晖的名字,祈求他高抬贵手,只是还没喊上两句,就被酒店保安手疾眼快的堵住了嘴,只能发出几声呜咽般的闷哼。
  孟晖随意瞥了他一眼,便不感兴趣的移开目光,在酒店经理诚惶诚恐的连声告赔下坐进了早已等候在外的车子,而他的助理和秘书也一前一后,跟着钻进车内。
  虽然孟晖并没有将突然出现的意外放在心上,但手机另一边的人却将青年的呼喊听在了耳中,语气微微带着几分担心:“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我刚刚听见有人叫你的名字?”
  “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孟晖随口应道,扭头看向自己的助理,以眼神询问他是否清楚始末。
  他的助理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与秘书对视一眼:“那个人……是徐立杰。”
  “徐立杰?”孟晖挑了挑眉,仍旧没有反应出这人是谁,反倒是手机另一头的人提高了音量,恍然大悟:“徐立杰?!他竟然还有胆子跑到你面前来作妖?!”
  眼看自己的助理、秘书,还有手机另一边的人都对这位徐立杰有所了解,孟晖沉默了片刻,终于努力从记忆深处将这个名字挖了出来,勉强接上了话题:“嗯,他大概是来求我放过……”顿了顿,他又想了片刻,这才扒拉出另一个名字,“邹明。”
  手机另一边的男人冷笑了一声:“活该,想得美!”
  孟晖觉得自己对于这个话题实在没有什么可聊的,干脆利落的结束了对话:“不说这个了,没什么意思。”
  “好。”手机另一边的男人低笑了一声,“嗯,我们不说他们了,实在扫兴。对了——”他顿了顿,情绪高昂起来,“我的结婚请柬,你收到了吗?”
  “嗯,收到了。”孟晖扭头看向车窗外,眼神冷漠,嘴角含笑,“恭喜你。”
  “谢谢!”男人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愉悦,亲昵的抱怨,“抱歉啊,原本这份请柬我是打算亲自交给你的,不过小歌这一阵子实在是太粘人了些,试婚纱什么的全都要我陪着,再加上公司里的事务,我实在抽不开身……”
  “我理解的。”孟晖声音温暖,“一辈子就这么一次的婚礼,你理所应当要陪在她身边。咱们俩之间是什么关系?还讲究这些虚礼干什么?”
  男人笑着应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些休息吧。”孟晖扫了一眼手表的表盘,“婚礼上见。”
  “好,婚礼上见。”男人答道,“到时候,咱们一定要多喝两杯。”
  “我可不敢灌醉你,省得上了新娘子的黑名单。”孟晖调侃了一句,便于对方互道晚安,挂上了电话。很快,他脸上的笑容便如潮水般消褪。
  助理与秘书安静如鸡的坐在座位上,偷偷望向孟晖的目光带着微微的怜悯。孟晖从车窗的倒影中看到他们的眼神,皱着眉转过头来。
  助理与秘书一秒变脸,严肃正直而又疑惑:“什么事?孟总?”
  孟晖:“………………………………”
  ——他的秘书和助理总是透着几分古怪,似乎私下里偷偷有着什么关于他的心照不宣的小秘密。倘若不是这两个人的工作能力实在不错、自己用得十分顺手,而且也没有什么危害公司的坏心思,孟晖当真想要将炒了他们的鱿鱼。
  头疼的捏了捏眉心,孟晖轻斥一声“没事儿别瞎想”,便心累的合眸,懒得再管。
  秘书和助理对视一眼,神色微妙。片刻后,秘书托了托眼镜,干咳了一声:“孟总,您看,之前辜负了您的,如今都得到了报应,李总也喜结连理了,您什么时候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
  孟晖有些意外于自己的秘书竟然跟自己闲话家常,还想要催婚,不由失笑:“这么急着给自己找个老板娘?”他挑了挑眉,随后话锋一转,“不过,我没有结婚的打算。”
  秘书沉默了下来,欲言又止。
  助理接过了话头:“孟总,天涯何处无芳草,您不必就守着一棵树啊。李总……都结婚了。”
  “这跟李昱什么关系?”孟晖莫名其妙,“他结婚,我就要跟着结婚?”
  秘书和助理又双双露出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孟晖:“………………………………”
  ——心累。
  为了摆脱车内尴尬的氛围,孟晖不得不想办法转移一下自己秘书与助理的注意力:“对了,那个……徐立杰,说让我放过邹明?是怎么回事?”
  ——邹明,是这具身体的前男友,而徐立杰,则是插足其中的第三者。不过,这一段狗血的三角恋关系对于孟晖而言没有任何影响。在接手了这具身体之后,他就快刀斩乱麻的摆脱了这两个人,专注于自己的主线任务,完全将邹明和徐立杰忘到了脑后。乃至于今天徐立杰突然跳出来,他还反应了半天。
  “我记得,我好像没把他们怎么样吧?”孟晖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似乎无辜背了口锅。
  “嗯……孟总您大人大量,的确没将他们这种跳梁小丑放在眼中……”秘书干笑了一声,“不过,邹明的公司破产了。”
  “跟我有关?”孟晖挑了挑眉。
  “咱们旗下的子公司,抢了邹明公司的好几笔大生意,还顺手坑了他们几下。”秘书微笑,“您懂的,这是正常的商业竞争。”
  “然后呢?”孟晖微微颔首。
  “然后,邹明的危机公关能力并不太出色,导致公司的经营越来越混乱,甚至资金链断裂。”秘书眼中透着几分轻蔑,“再加上,大家都知道他得罪过您,没有人愿意投资他、帮他渡过难关,反而为了讨好您,趁机捣捣乱,顺便瓜分一下他的市场份额,最后……”秘书耸了耸肩膀,“就这样了。”
  孟晖失笑:“看来,我这口锅背得还不冤?”
  “就算是没有您在,以他的能力,也走不了多远。”助理勾了勾唇角,附和道,“当初他的公司,未尝不是您帮着撑起来的,离了您,他还能做出什么成绩来?”
  孟晖沉默下来,他并不能说原身其实不懂公司事务,跟在邹明身边只是照顾他生活的“贤内助”,而商业能力则是自己的自带属性。
  ——毕竟,倘若真的是商业伙伴、有着一份利益关系的话,原身大约也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就被邹明抛弃,转而选择更加年轻、漂亮而又有“才华”的徐立杰。
  随意聊了聊原身前男友的悲惨境遇,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孟晖的独栋别墅门口。孟晖下了车,走进家门,刚换好鞋,就瞥见鞋架上随意放置的大红色的婚礼请柬。
  随手拎起请柬,翻开看了看上面两位新人的名字,孟晖突然恍然大悟了秘书与助理看向自己那奇怪而又怜悯的眼神。
  ——这是……将他当成暗恋的心上人结婚的失意者了?
  孟晖心里好笑,却又不知该从何解释。毕竟他对待李昱掏心掏肺,不求任何回报的捧着他登上青云路,而原身又恰好是个有着前男友的同.性.恋.者。
  轻哂一声,将请柬扔回鞋架,孟晖一身轻松的洗澡睡觉,安静等待着李昱婚礼的那一天。
  数周后,良辰吉日,天朗气清。
  孟晖端着酒杯,站在如梦似幻的婚礼现场,含笑看着台上身穿白色西装的新郎与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手牵着手,接受宾客们的恭喜与祝福。
  婚礼司仪巧舌如簧,时而庄重肃穆、时而诙谐幽默,松弛得当的引导着婚礼的气氛。在交换了婚戒后,新郎揽着新娘纤细的腰肢,低头亲吻她的红唇。众宾客高声喝彩,孟晖也随之鼓掌——因为离台子较远,他并没有看到在低头的一瞬间,新郎眼中划过一丝茫然与排斥,随后又迅速被幸福的笑意冲散。
  望着台上拥吻的新人,孟晖微微眯起眼睛,脑中暗暗发问:“球球,男主的气运值怎么样?满了吗?”
  “满了满了!”一个稚嫩的声音轻快的欢呼,“事业有成,佳人在怀,这位男主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那就好。”孟晖终于长长得松了口气,如释重负,眼中虚假的笑意也真心实意了不少。
  “接下来呢?晖晖是打算留下来继续度过这具身体剩余的寿命,还是死遁?”
  “先休息一下吧。”孟晖沉吟片刻,做出了决定,“这几个世界一直围着气运之子转,心累。既然现在他身上的气运稳了,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自己度个假,转换一下心情——我已经打算将公司重心移向海外了。”
  “好的~没有问题!”稚嫩的声音一口答应下来,“那就祝你度假愉快啦!我暂时休眠去了,有事情你再叫我!”
  声音与孟晖打了个招呼,便隐没无踪。
  孟晖心情颇好的将手中的红酒饮尽,思考着自己度假的第一个国家。
  这一场婚礼宾主尽欢。作为新郎的李昱虽然十分想要跟挚友好好聊聊,却实在分.身无暇,而孟晖也懒得与周围堆笑讨好的宾客周旋,和李昱聊了几句就告辞离开。
  回到家中,孟晖雷厉风行的开始收拾度假的行装——他已经提前做好了休假安排,只要男主身上的气运值满了、稳定了就能够随时拎包走人。当然,在得知他要请假“散心”的时候,他的助理与秘书那写满了同情的眼神,孟晖一点也不想回忆第二次。
  ——这一回,他这个暗恋者的误会大概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如此调侃的想着,孟晖收拾好行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便早早上床。只是当他刚刚合上眼睛,打算睡个好觉的时候,脑中却突然传来了尖锐的警报。
  “怎么回事?!”孟晖猛地惊醒,慌忙坐起身来。
  脑海中的声音也炸了锅,像是急得团团乱转的小老鼠:“不好了不好了,晖晖,男主、男主他——!!!”
  “男主怎么了?!”孟晖皱眉低喝,“球球,冷静!”
  脑中乱糟糟的声音静谧一瞬,随后传来一声细微的抽噎:“死、死啦……”
  孟晖:“………………???!!!”
  作者有话要说:开文大吉!开文大吉!!虽然一上来就死人XDDD
  咳咳咳,拖延这么长时间,终于开文了,让大家久等,不好意思啊(脸红挠头)实在是……拖延症晚期,一停下来……就浪得飞起,不想写文了OTZ第一章的标题是第五个世界,这绝对不是错觉或者错误XDD嗯,大家懂得~不懂就去看文案吧~
  感谢 森林都是木 扔的地雷,还有 Ashley 土豪刷屏一般的地雷和火箭炮=333=
 
 
第二章 
  孟晖懵了一下,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下意识反问:“谁?谁死了?”
  “男主,李昱,他死啦……”声音嘤嘤嘤的哭了出来,“晖晖咱们快跑,你的度假泡汤啦!男主死了,带着已经稳定的气运一起散了,这个世界就要乱套了!咱们快跑,晚了被卷进去可就糟糕了!”
  话音未落,孟晖只感觉自己的灵魂被猛得拉出躯体,下一瞬,便出现在空茫的中转空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