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魔道考据史(魔道祖师同人)——Suzyn

时间:2019-07-05 15:20:22  作者:Suzyn

 =================

书名:《魔道祖师》魔道考据史
作者:Suzyn
晋江2019-06-18 完结
文案
直男考据大师VS腐女耽美写手带你还原魔道祖师(伪)历史
 
除忘羡外全员皆直,如果有弯,那绝对是後世误传。
 
故事发生在岐山射艺四甲宣布之後,真实历史上双杰和好。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忘机,魏无羡 ┃ 配角:蓝曦臣,江澄,金子轩 ┃ 其它:魔道祖师,忘羡
 
==================
 
  ☆、第 1 章
 
  岐山温氏射艺结束之後,温氏公布了四甲:一甲魏无羡,二甲蓝曦臣,三甲金子轩,四甲蓝忘机。四人听到唱名後,一同前往授奖地点,岐山观仙台。相传岐山温卯在观仙台有奇遇,自此成为修□□第一人。温卯在观仙台有没有奇遇众人不清楚也不想知道,时至今日众人对观仙台只有一个印象:温家歌功颂德温氏先人之地。只要是温家的清谈会,授奖地方必为观仙台,在进行授奖之前,必有一段漫长的温氏先人丰功伟业唱颂。
  江澄其实是很不想去观仙台的,但身为云梦江氏嫡子,如若不前往,是对温氏的不敬,江澄只好不甘不愿的走向魏无羡等四人,至少跟魏无羡再一起两人还可以私下骂骂温氏,藉此压下对温氏的恶心感。
  随着五人渐离比赛场地,周围雾气也开始渐渐升起。五人一开始不以为意。升仙台之所以称为升仙台,除了温卯那段不知真假的奇遇,最着名的就是终年仙雾缭绕,景色不若凡尘仙境,这种情况下,起雾只是正常的观仙台奇景之一。
  「这雾气也太浓了吧?」魏无羡道,周围雾气袅绕,可视范围竟不足五尺。
  众人也隐隐察觉这诡异之处,纷纷从背上拿下比赛用的弓箭横握在前,以防止突发奘况。只是随着众人缓步前进,雾气却又开始逐渐消散,直到雾气散尽,呈现眼前的却已不是岐山林景,而是一片的白,东南西北四方,除了白,再也没有其他的颜色。
  魏无羡用手肘戳了戳江澄的腰侧:「江澄,这地方好奇怪,是不是温氏设阵专门用来击杀射箭四甲,但这样不对啊,江澄你又没进榜。」
  江澄脸色一黑,一肘击向魏无羡的肚子:「都这个时候了你可以不要废话这麽多吗?」
  魏无羡双手抱着肚子缓缓跪下:「江澄,你怎可以......谋......杀......师兄.......?」
  蓝忘机一脸淡漠的看着两人在闹,金子轩则是撇过脸去,一脸耻与为伍的神情。
  蓝曦臣笑了笑:「魏公子,这应该不是温氏所设的杀阵,若我猜得没错,我们应该是无意间闯入了传闻中的升仙台秘境。」
  随着蓝曦臣的话语一落,在五人前方无尽的白中,隐隐出现了一点黑。那点黑如墨滴点上宣纸般,渐渐晕染开,黑色渐渐取代白色,直到纯白的天地中,独留前方一块黑色墙面,墙上隐隐浮现三个人影。三人之中,一男两女,男的身穿紫衣,面容俊朗,双眼锐利有神。两女则一人身穿鹅黄洋装,另一人则是浅蓝长裙配白上上衣。鹅黄洋装的女子一头及肩短发,面容娇俏伶俐,浅浅微笑挂在脸上让人一看就很舒心。至於淡蓝长裙的女子,一头直顺长发,气质高雅,仪表不凡。
  [鹅黄洋装的女子首先开口:「大家好,我是这期历史考据的主播金浅。众所皆知,100年前因不明原因灵气彻底从这世上消失,而各大世家的藏书室又有禁制保护,非灵气不得开启,直接导致的,就是历史断层。可以说关於修真时期的历史除了口耳相传的部分,其他的我们一无所知。幸运的是,各大家族的藏书室虽然消失了,但一些不重要所以不存放藏书室的文件都还留着,像是小家族的藏书室丶不正规的夜猎笔记丶卧房藏着的日记随笔丶甚至三姑六婆的买菜开销或八卦纪录都有留着,而这些都成了珍贵的史料。随着过去20年严谨的考据,我们已经可以还原一部分的历史。今天要讲的,就是射日之征这段期间的历史。
  在我左手边的,是带领考据团队整理射日之征相关史料的江怼怼。江怼怼是考据学的权威,至今所有还原的历史都有他的参与,对历史的解说都有理有据,相当令人信服。」金浅左手边的紫衣男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金浅随後指了指她右手边的蓝裙长发女子:「至於我右手边的,则是文学大手蓝耽耽。大家都知道蓝耽耽是第一个把耽美文学写成大众文学的人,可以说上至八十岁阿婆阿公,下至八岁幼儿都看过蓝耽耽的酖美作品,至从蓝耽耽在文坛上横空出世之後,耽美文学开始成为显学,言情文学至此凋零。我们今天特邀蓝耽耽来此,就是希望蓝耽耽可以随着射日之征的考据发表来汲取灵感,甚而再造一波耽美文学高峰。」]
  「江澄,什麽是耽美文学?」魏无羡问了一旁的江澄。
  江澄一脸不耐地回道:「这我哪知道,静静看着吧。」
  蓝忘机静静的将目光放在蓝曦臣的身上。
  蓝曦臣看下蓝忘机,一脸不确定的道:「耽有沉迷之意,耽美取其字义,应该是言词华美可使人沉迷的文学。照墙上所述,要以射日之征当作素材,可见耽美文学应该不是诗词歌赋这一类短篇文集。忘机,依我猜测,耽美文学应该是偏话本一类的历史文学吧。」
  蓝忘机点了点头,继续把目光转向了黑墙。
  魏无羡听了蓝曦臣的分析,开心的笑了笑:「所以我们来这边是来听故事的?这还真不错,听故事比听千篇一律的温氏先人功绩有趣多了,真不知道射日之征是甚麽样的故事。」
  金子轩若有所思了看着黑墙,心里暗暗想着,不知这射日之征的射日做何解?
  [金浅继续道:「因为正规的史料的大量遗失,我们无法知道详细的历史,但射日之征还是有确切史料记载的。正规历史上对射日之征的记载只有十九个字,那就是"射日之征始於江家灭门,终於魏无羡灭温家门",至於其他的内容,我们无法得知,只能考据现有资料试图去还原历史真相。」
  「甚麼?」随着金浅的话语一落,江澄跟魏无羡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江家灭门不一定指的是云梦莲花坞江家,但又点名魏无羡,这不是云梦江家又会是哪个江家?
  「所以江家......没了......?」江澄眼框泛红,身体似支持不住这个噩耗,微微一晃,满脸不敢置信。
  「江澄,冷静点,继续看下去就能知道发生了甚麽事。」魏无羡也被这个消息惊的一时无法思考,但看了江澄的反应,觉得还是该说些甚麽。灭门取其意,就是满门灭绝,所以在未来,所有师兄弟丶江叔叔丶虞夫人丶江澄跟师姐都被温家杀了?
  蓝忘机一脸担心的看向魏无羡,左脚微抬,似乎要迈开脚步向魏无羡走去,又忽然一顿,停下了脚步,移开了看向魏无羡的目光,转头向蓝曦臣看去。
  蓝曦臣似有所感地转头看下蓝忘机。
  蓝曦臣: ...........
  蓝曦臣无奈的看了一眼蓝忘机。转头朝着江澄及魏无羡走过去道:「魏公子,江公子,天意让我们五人有这段奇遇自有安排,或许可以从墙上所示找出关键,避免事情发生。你们暂且放下心,静静观看墙上所示。」
  金子轩一旁接着道:「没错,尤其又说了魏无羡灭了温氏门,可以推论,射日之征的日,说的就是温家。虽然不知道射日是何时开始,但无疑的我们已经占了先机。」
 
  ☆、第 2 章
 
  [金浅接着说:「依正史所言,射日之征的最大功臣无遗是魏无羡,不知江怼怼对这段历史有没任何考据资料补充?」
  江怼怼:「从各家散佚的文件资料尽皆显示,射日之征的最大功臣是魏无羡没错,除魏无羡外,还有另一功臣金光瑶,据闻温家家主,就是金光瑶所杀,至於怎麽得手,各种说法都有,但传最多的主要是两种,一为卧底暗杀,二为美人计於床上色杀,个人认为第一种说法更可靠,毕竟温氏家主虽多有恶行,但除了金光瑶这个桃色传闻外并没有与其他男子传出绯闻,可是温氏家主妻妾无数的传闻多有,可见温氏家主对男子并没兴趣。」
  江怼怼停顿了一下并看向蓝耽耽,貌似在寻求蓝耽耽的意见,後者优雅地笑了一下道:「为了美人丢江山这个设定太恶俗了,我也认为是卧底暗杀的可能性比较高,至於卧底时有没用美人计,又是对谁用美人计,这中间可以下笔的空白可多了。」]
  「所以这金光瑶是个小姐姐?还是个大美人?」魏无羡笑道。
  「得了吧你,可以好好听吗?不要说到美人就开始发骚。」江澄道。
  像是被魏无羡不分场合都嘻笑不正经的态度所恼,蓝忘机冷淡的盯了一眼魏无羡。
  可能视线过於冰冷,魏无羡有所感应,转头看了一下蓝忘机。「蓝湛,不要这样看我,我是真的觉得真要以长相来说,金光瑶若是男子一定比不上你,真要以男子之身进行美人计的话,你去的成率还比较大。」
  蓝忘机听闻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之後马上撇过头,彷佛再多看魏无羡一眼都是脏了他的眼。
  「魏公子对忘机外貌的肯定,在下代忘机谢过。」蓝曦臣一如既往地好脾气, 完全不在意当下被调笑的人是自己的弟弟。
  蓝曦臣真是好脾气,魏无羡心里想到,如果有人这样说江澄,他一定......他一定立马跟调笑江澄的人结拜为兄弟,然後狠狠嘲笑江澄。至於蓝湛的美人计,想到冷冰冰的蓝湛会使用美人计,魏无羡又乐了起来。
  看到魏无羡莫名笑了,江澄想也知道魏无羡脑里没啥好内容,眼睛继续盯着黑墙,完全不想搭理魏无羡。
  「这个金光瑶......会是我们金家的人吗?」金子轩迟疑的道。至於为什麽迟疑,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听到金子轩的低语,魏无羡收起笑容,对着金子轩嘲讽道:「连金光瑶是不是金家人你都不知道,我也很好奇你在金家莫不是纯摆设?」
  「你......」金子轩正待反击。
  「好了好了,继续听下去吧。」在金子轩接话之前,蓝曦臣抢先一步接了话。
  [江怼怼:「至於魏无羡如何成为射日之征的最大功臣,各家的纪录都相当一致,估计应该是确有其事,据闻魏无羡有以一敌百万大军之能,只要魏无羡上战场,都是只身前往,而魏无羡的对手令人惊讶的,无论是仙家名士或上万修士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无一生还。」]
  听到这里,四人齐齐看下魏无羡。至於魏无羡自己,则是一脸呆滞,他真不觉得他自己这麽厉害。
  [江怼怼:「魏无羡的武器,主要是一把笛子,据传魏无羡以笛音控制人的神智,迫使温家修士自相残杀,死掉的温家修士会爬起来,继续撕咬活着的人,这也是为何魏无羡一上战场必须只身出战,因为笛音一出,敌我不分」]
  金子轩惊到:「这已经是邪魔妖道了。」
  蓝忘机握了握拳,似是想说甚麽,忍了一忍,对着魏无羡劝到:「鬼道伤身,更损心性,自古以来,修鬼道者无一好下场。」
  魏无羡想了一想,回应道:「道理我都懂,可是如果江家都灭了,只有我一个人,只要能报仇,无论是甚麽下场我都不会在意。」
  难得的,一向喜欢怼魏无羡的江澄沉默了,似乎也默认了只要能杀温家人,无论怎样都可以。
  [江怼怼:「射日之征确切开始时间我们无从考证,不过江家何时灭门,我倒是知道一二,毕竟我是江氏後人,江氏灭门案件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就先祖口耳相传,似乎是温家想将莲花坞改成监察寮,直接闪电战杀进莲花坞,除先祖江澄跟魏无羡外,其馀江家人全死於温家之手,先祖江澄当时才勘勘十七岁。」]
  这段讯息有点大,第一,江澄在灭门之祸下还活着,这对魏无羡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第二,江澄快十七了,换句话说,江家快迎来了灭顶之祸。
  想到江澄目前的年纪,五人面色开始沉重。看来,射日之征已经近了。
  [金浅道:「原来江怼怼是修真时期四大家族的後人阿,真巧,我也是,先人正是兰陵金氏。」
  金浅转身看了一下蓝耽耽:「说起来蓝耽耽你姓蓝,该不会是以雅正闻名的那个姑苏蓝氏吧?」
  蓝耽耽浅浅一笑:「没错,我出身姑苏蓝氏,但我想你对我们蓝家有点误会,我蓝家现在最有名的并不是雅正。」]
  听闻蓝家在未来最有名的并不是雅正,蓝曦臣险些无法维持住笑容,至於蓝忘机则是一脸神魂离体,万事皆与我无关的神情。
  「我还真想知道不以雅正而闻名的蓝家,到底会以甚麽而闻名呢?不会是三万家训吧?」魏无羡左手环胸,右手摸着下巴思考道。
  江澄丶金子轩也同意般的点点头。他们也很好奇未来的蓝家会是怎样的存在。
  [金浅问道:「不是雅正,那是什麽?」
  蓝耽耽笑的异常灿烂:「文学上的成就,给点提示,最近达成的。」
  江怼怼听闻吃惊地抬头看了一下蓝耽耽:「姑苏蓝氏最有名的不是雅正而是文学,你的意思难道是说,最近风头无限,考据上认证的第一本耽美文学《景仪的夜猎笔记》是蓝家所出?」
  蓝耽耽开心且骄傲的点头。
  金浅疑惑道:「抱歉,可以针对《景仪的夜猎笔记》说一下吗?我有点状况外?」
  江怼怼:「这麽震惊文坛的消息你不知道?你平常该不会没在看书吧?」
  金浅尴尬的点点头。
  江怼怼:「这样啊,所以你不知道《景仪的夜猎笔记》也是情有可原。随着蓝耽耽的横空出世,耽美成为显学,耽美文学风也卷进了考据圈,我们也开始考据史上的第一本耽美文学,可以确定的是,《景仪的夜猎笔记》是史上的第一本耽美文,但景仪是哪家人我们无从得知,毕竟景仪这个名字并不少见,也因为这个名字很常见,各家都争说《景仪的夜猎笔记》是出至自己家。」
  蓝耽耽骄傲地抬起头来:「没错,史上第一本耽美正是出自我蓝家,而带领耽美文学成为显学的,也是我蓝家,我蓝家要说是文学上第一世家,想必没人敢反对。」]
  蓝曦臣听闻松了一口气,不以雅正闻名,而是以一个文坛巨擘世家闻名也是好的,甚至这个开启耽美文学的後辈蓝景仪,他也好奇了起来,不知有生之年能否见到这位闻名後世的後辈?
  蓝忘机似乎终於神魂归位,表情一如以往的冷漠。
  魏无羡无聊的撇撇嘴低语:「不是雅正,就是家训,之後还成了文坛巨擘,这蓝家真没意思。」
  江澄丶金子轩沉默不语,似是默认了魏无羡的言论。
 
  ☆、第 3 章
 
  [江怼怼:「说到江家灭门,必定会被提起的,就是射日之征跟温家灭门,历史上被灭满门的到处都是,但你们知道吗?历史上灭门後又重回光荣的有两家,你们猜猜是哪两家?」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