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摄殓(第五人格同人)——toread

时间:2019-07-05 15:19:32  作者:toread

 =================

书名:第五人格同人-摄殓
作者:toread
晋江2019-07-02完结
文案
当卡尔捡到一只恶魔......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卡尔,约瑟夫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卡尔是这个国家里最出名、最厉害的入殓师,他有着一手高超的化妆技巧,能把所有面目全非的尸体修复到它生前最美好的样子。
  其实这项工作本来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工作,大家对卡尔都是极力躲避,深怕沾上些许死人的气味。卡尔自己又性格孤僻、偏好安静,害怕与活人接触,所以更不可能让自己出名起来。
  然而当战争来临,当无数的战死沙场的士兵尸体被送回到他们家人身边时,一切都变了。
  死者的家人无论如何都想让去世的人恢复原样,他们想通过卡尔的化妆术,再次见到已逝的亲人的样貌。
  卡尔每天都很忙碌。
  他带着小小的化妆箱,戴着白口罩和白手套,头发留得有点长了,只好用一根皮筋扎起了一个小尾巴,以保持整洁。
  他不停地修复、整理、清洁死者的尸体,让他们拥有最后的体面和尊严离开人世。
  于是渐渐地,卡尔是个很厉害的入殓师这件事就传开来了。
  有个年老的人找上卡尔,说愿意把自己的积蓄都给卡尔,想让卡尔在他死后给他入殓。
  卡尔当时正在要去工作的路上,他回答说,“我可以为您入殓,不过现在您不用担心这些事,还是好好生活吧。”
  老人说,“可是我的孩子也已经死在战场上了,我想我很快也会死去。”
  卡尔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样的老人,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好,我答应您。”
  卡尔接过了那笔钱,也留下了老人的地址。
  很多家庭都是这样,战争让他们走向了死亡。
  卡尔是这些死亡的见证者,但他无能为力。看过了那么多的死亡之后,他变得越发地沉默,即使死者家属的伤心痛哭也无法使他难过,但是还是会很累,心里会觉得无力。
  有时候他工作到很晚,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月光都没有,一路漆黑,他却觉得没什么可以害怕的,觉得生存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
  无人可诉,也无法倾诉。
  这天是月圆之夜,月光很亮,照得路面都是亮的,卡尔心情好了一些,一路披着月光回家。
  可是走近家门,发现角落里躺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黑糊糊的。
  卡尔是不怕的,他觉得那最多也不过是他整天打交道的尸体罢了。
  他走过去,发现那是一件深色破烂的贵族外套,外套下是个受了重伤的人。
  “喂,醒一醒……”卡尔喊了喊他,人没醒过来。
  他在门口纠结了下,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些许烦恼的表情。
  地上的人看年纪应该是个少年,他背上有很严重的伤口,血流不止,身上看起来也有其他伤,很狼狈,但也掩盖不了那张脸的好看。
  可这是个活人啊,又不是死尸,卡尔接触惯了冰冷的尸体,突然碰到温热的人体,心里慌得砰砰直跳。
  等了一会儿,少年还是没有醒,卡尔才镇定下来,把人背进了房子。
  少年身上的伤口很奇怪,不像卡尔平时见到的刀剑伤,反而像是巨大的野兽的爪痕,还带着火焰的烫伤,伤口的血不断地渗出来,惨不忍睹。
  卡尔拿出自己的化妆箱,抽出那些小工具,消毒好,夹起干净的布给少年擦拭伤口。
  像平时那样按部就班得把尸体…不,是人体上的伤口清理干净之后,卡尔发现血怎么都止不住。
  他翻箱倒柜地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里面是少量的绿色药粉。
  这个药瓶是一个濒死的人送给卡尔的,那个人说这里面的药粉很珍贵,是他从神秘庄园里带出来的药草磨炼成的。
  可惜那个人没办法救到他的爱人,选择了殉情。
  他死之前拜托卡尔,帮他们入殓,葬在一起。
  卡尔那时候还是很脆弱的,他只能看着两个人一起死去,一边掉着眼泪,一边为他们入殓。
  那些人好像都觉得,既然是入殓师,肯定就不会为别人的死亡而觉得难过吧。
  而卡尔现在确实成为了这样的入殓师。
  卡尔把珍贵的药粉轻轻涂抹在少年身上的伤口,因为剩得不多,少年身上的伤口又很多,所以卡尔没有省下来一点点药粉,全部都用在少年身上了。
  那些药粉好像真的有神奇的魔力,每次涂到伤口上,都会发出微弱的光芒,然后被伤口吸收进去。
  等药粉都涂好了,少年的伤口也止住了血。
  卡尔给少年包扎好伤口,然后把自己的被子盖到少年身上。
  他摘下口罩,长长地松了口气。
  “加油活下来吧,少年。”
  他只能给予他这样的祝福。
  第二天一早,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暖呼呼地晒到少年的被子上,少年醒过来了。
  他的眸子是迷人的深蓝色,微卷的头发是浅灰色的,原本扎着个辫子,不过现在绑头发的绳子被解下来了。
  他身上的衣服也被脱下来,破破烂烂地堆在床头,现在身上就穿着个不是他自己的睡裤。
  少年有点生气,抿着嘴唇,环视了一圈房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在。他试着感应自己的伤口,居然好得差不多了,甚至以前受伤之后留下的伤口也开始修复了。
  他赶紧试着运用起魔力,发现魔力在慢慢恢复。
  少年想:看来,月圆之夜魔力紊乱的劫总算度过了,身体也完全掌握了魔力的流转,哼,以后就不会再被你们这些杂鱼偷袭到了。
  他将体内的魔力控制好,然后下床,开始打量起房间。
  房间里很整洁,但也很空,除了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个椅子,就什么家具都没有了。桌子上放着个小箱子,里面打开来是各种工具和化妆品,他还发现了一个空了的药瓶,里面的药粉味道跟他身上的药的味道一样。
  少年走出房间,看到外面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一个人,一下子警觉起来,他轻轻走过去,手靠近那人脆弱的脖颈,好像就要下手将它扭断。
  卡尔忙了一夜,现在睡得正香,不自觉地叮咛了一声,翻了个身,侧着睡。
  少年一下子后退,然后又赶紧重新做出威胁的样子把手靠过去,然后又自觉无趣地收了回来。
  他坐在桌子上,看着沙发上睡得恬静的人的面容,大概猜到了这是救他的人。
  这人在沙发的扶手边也堆放了几件衣服,好像是他自己的制服。
  少年想,这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救我?
  卡尔头发睡得乱糟糟的,刘海都遮住了一半眼睛,他裹紧了毛巾被睡着,突然觉得脸上被头发扎得有些痒,伸手抓了抓,然后就醒了过来,正好看到前方桌子边上坐着个好看的男生,上身裸露,大长腿撑在桌子边,即便如此,还是带着一种优雅的性感。卡尔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从沙发上摔了下去。
  “唉哟!嘶……”
  少年轻笑着,看到他慌乱的样子,觉得心情大好。
  卡尔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痛的屁股。
  “你醒了啊?”
  “嗯。”
  后知后觉的卡尔这才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活人,有着社交恐惧症的他有点慌,平日里与人打交道还能有个口罩当掩饰,现在他刚起床,什么都没有。
  “呃,那个……你……还好吗?”
  卡尔对自己说,没事的,他是病号,而且只是一个人,我可以应付的。
  对面的少年点点头,从桌子上下来,说,“好了。”
  卡尔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了看他,问,“我叫卡尔,你呢?”
  少年想了想,说,“我…我叫约。”
  “单名叫约?”
  “嗯。”
  “好吧,那我叫你小约吧?”
  “好。”
  卡尔看他好像不想说的样子,也不逼迫他,现在是战争时期,到处家破人亡的,他不想揭开别人的伤疤。
  “你不冷吗?”卡尔看着少年精壮的身材,有些羡慕。他虽然也年轻,但是总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一个老年人了,除了工作都没有其他兴趣,身体瘦弱,更加没什么动力去做其他事情,每天夜里都要裹着厚被子睡觉的,昨晚只盖着毛巾被,可算是坚持过来了。
  小约笑着回答,“不冷。”
  卡尔看着他蓝宝石似的好看的眼睛,越发觉得这是哪家的贵族公子,因为战乱被追杀,然后偶然掉落在他门口被他捡到。
  “你今年几岁啦?”卡尔好奇地问道。
  小约想了想,说,“我18岁了。”
  卡尔笑了,把毛巾被丢给少年让他披上,开心地说,“我21岁了,你应该要叫我哥哥。”
  “哥哥……”少年嘴里喃喃地念了念这个词,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人。
  卡尔回房间换好了制服,戴上了口罩和手套,整理好思绪,对少年说,“小约,你要现在回家吗?”
  少年摇摇头。
  卡尔顿了一下,问,“你…有家吗?”
  少年仍是摇头,说,“没有了。”
  卡尔同情他,对他说,“这样吧,你没地方去的话,要跟我一起工作吗?”
  “工作?”
  “呃,对,我是一个入殓师,也就是帮逝者的尸体化妆的工作,你如果现在不能找到工作养活自己的话,可以暂时跟我一起……”卡尔努力解释着,生怕少年听不懂。
  他不是要少年给他打工,也不是要逼迫少年离开,他是想给他一个生活下去的希望,尽自己所能去帮助无家可归的少年。
  “好啊。”
  “什么?”
  “我跟你一起工作。”
  卡尔没想到少年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不过,这是接触尸体的工作,可能会有些可怕,而且也很累,很脏,你……”
  “没关系的。”
  卡尔听到他这么说,放心下来。
  “那就好,你先在家里休息吧,过几天再跟我去工作,我现在出门去买早餐,还有买几件衣服给你。”
  “好。”
  卡尔走在路上,觉得今天的阳光似乎暖和了许多。
  和小约的对话很舒服也很流畅,这让他觉得自己似乎不那么孤僻了。一想到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会有人陪着他去工作,不用再一个人走阴暗的小路了,卡尔就开心得嘴角弯弯。
  他给小约买了几件日常的衣服,又买了一些早餐,打算下午再带小约去做一身制服。
  而此时家里,小约把毛巾被放下,用魔力幻化出了他最熟悉的礼服。
  他优雅地拍了拍衣服,说,“还是这样习惯一点。”
  然后他又幻化出一把佩剑,循着昨夜的踪迹,复仇去了。
  昨夜偷袭他的恶魔察觉到不妙,跑到了城外的山上躲避,可还是被他发现了。
  被剑抵在脖子上的恶魔害怕得发抖,那佩剑上的魔力能量那么强,分明不是他昨晚偷袭的家伙。
  他恐惧地说,“约瑟夫,你,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会毫发无伤?”
  恶魔原本还想着昨夜成功了,今天晚上就能占据约瑟夫的古堡,夺取他的魔力。然而现在,他只剩下恐惧。
  约瑟夫笑着,他自从成为恶魔,外表就一直保持着18岁时候的样子,这样笑起来好象天真无邪的少年人,可手上却没有丝毫的留情。
  他优雅又快速地把剑刺入了恶魔的身体,冷冷道:“这个你无需知道,你这种垃圾。”
  恶魔感受到魔力的侵蚀,蚀骨般的疼痛从脖子上的伤口蔓延开来,一瞬间吞没了他。
  约瑟夫挥了挥剑,佩剑变得干干净净,他一瞬间回到卡尔的家,又变回上身裸露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第2章
 
  
  卡尔带了衣服和早餐回来,一进家门就让小约赶紧换上。
  他给小约买了一件白衬衫,一条普通的黑裤子,还有一件跟他之前破了的外套有点像的礼服外套,小约比他高了一个头至少,他怕衣服买得不够大。
  约瑟夫把衣服换上,感觉还挺舒服的。布的质料很好,摸起来很软。
  “嗯,还行,挺好看的。”卡尔笑着说,他想,就小约这张脸,穿什么样的衣服都会好看的。
  约瑟夫点点头。
  “先将就着穿穿,等以后赚了钱,就可以买你自己喜欢的衣服了。”
  试好衣服只好,两个人坐下来吃早餐。
  “小约,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卡尔坐在餐桌前,问着旁边优雅吃着东西的人。
  约瑟夫吞下一口包子,抹了抹嘴,说,“好了。”他想了想,又站起来,走到他面前,说,“卡尔,你给的药很神奇,我的伤口都恢复好了。”
  他把衣服撩起来给卡尔看。
  约瑟夫暂时不想让卡尔知道他是个恶魔,他觉得卡尔身上似乎有自己哥哥的影子,那么温柔,可是哥哥已经死去那么久了,关于哥哥的记忆都淡了。
  他也觉得卡尔很有趣,想待在卡尔身边,看看他能为自己这个陌生人做到什么程度。
  卡尔有点脸红地检查了下小约的伤口,发现他身上的伤全都消失不见了,只看得到光滑的皮肤,还有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肌肉。
  看来那种来自神秘庄园的药草真的很有用啊,而且……年轻人的身材可真好。
  卡尔想摸一摸活着的人的肌肉,感受下生机勃勃的人体,不过还是收回了手。
  “嗯…是好了…不用看了。”卡尔把他的衣服放下来。
  约瑟夫重新坐下来,开始用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