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十里人间(古代架空)——老草吃嫩牛

时间:2019-06-30 09:04:01  作者:老草吃嫩牛

   《十里人间》作者:老草吃嫩牛

  文案:
  十里老街,一根杆子,八扇门之后,最是人间万种风情。
  百年凿城,千年锦绣,双眀瞳之前,独有一幕自在人间。
  话说,那一日,江鸽子从地球而来,拄着一根奇怪的老杆子,立在老三巷的元宝桥头,他看到了很多人,遇到了许多事儿,认识了很多人……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异世大陆 业界精英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鸽子连燕子俞东池还有等等 ┃ 配角:邢旭卓周松淳四太太还有等等 ┃ 其它:艺术家穿越想起来再说
 
    vip强推奖章:
    江鸽子重生在了一个游戏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很奇怪,现代和古代的结合,科技与异能的碰撞,这是一个异世界。江鸽子一呆就是四年,一直也没有出新手村,却成了这个老街的杆子爷。有一天连燕子从天而降抢了他的机缘,也住进了他的生活里,一个关于巫的世界缓缓的展开……
    老草吃嫩牛时隔多年全新力作。全文设定新奇,各种文化相互融合,作者采用平实的语言为读者展现了一副古色古香的画卷。邻里的家长里短,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令人心生亲切。这里有现实世界与游戏世界的悬念,有街坊邻里之间的温情,一个全新的世界等你来探究
 
第1章 
  说,凡人出门,柴米油盐酱醋茶。
  江鸽子出门,猪狗牛羊,大红花。
  初春的冷雨,打在牛角巷的青石板路面上。
  眼睛看到的,是巷子口两棵古老巨槐下,雨雾缭绕小长街,人从里面出来,带着着三二分仙气儿。
  耳朵里听到的,是路口打牛奶的铜铃声,结伙上班的自行车铃铛声,附近工厂大喇叭播报新闻声,洋伞支开的彭彭声,还有儿童穿着小雨靴踩水的嬉闹声,高跟鞋儿踏在石板路的咔哒声……
  后,不知道哪位老先生打开了洋匣子,古老的戏剧丝弦远远近近,热热闹闹的这老三巷的一天,便慢慢揭开了幕布。
  一座旧城,总有时光眷恋舍不得抹去的痕迹。
  而常辉郡的老三巷,就是这城中人,无论最后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一说故乡,就能想起来的故乡。
  它足够老,也拥有足够多的故事。
  牛角头,牛角尾,牛角街巷合起来,就叫老三巷。
  据府志记载,五百年前,城中有乡绅集资在此地挖了一座莲池,建了一所书院,盖了一座文庙,砌了一个魁星塔。
  从那时候起,这里变成了周遭百里之内,读书人向往的圣地。
  五百年沧桑,书生意气。有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总不缺故事。
  那些读书人走了又来,而最后停留在此地的,却是那些南来北往的商人们。
  商人在此成家立业,从此,便有了这无门槛的三条老巷,以及极具商家特色的,古代建筑群落。
  老三巷宽度七米,临街的屋子大多没大门,没门槛,没院墙,而为了服务顾客,商铺门口往往还有遮阳避雨的两米半的长屋檐子,拴马喂料的迁入墙缝的老铁环子。
  后来,人不骑马,开始骑车,开车了,这老铁环儿与老街,就成了历史遗迹,总有那城中来的洋气先生,脖子上挂着照相机,对着老家老户,老门老环儿一顿咔嚓。
  大概八九点的功夫,打头牛街老戏台子抬眼一看,三巷入口热闹拥挤,人不知道打哪儿来的,总之悄悄的它就满当了。
  蹬三轮卖乡下土产的,推独轮车卖扫帚簸箕的,三五成群挤在一起钉鞋掌的,打芝麻酱卖小菜儿的……
  迈步往老巷子一挪,这一路,饭铺,发廊,磁带屋,毛衣店,杂货铺……那真是应有尽有,还很时兴。
  约上午九点多的时候,住在牛角尾巷三十四号的江鸽子才慢慢的卸下门口的两扇老门板,开始了他一天混吃等死的懒散生活。
  与别的老街坊不同,人家开正堂最少也要卸下六块门板。
  而江鸽子是个惰虫儿,他最多开两扇,开了门扇,他也不在堂屋里折腾,他就是挂起竹帘,拖出几条板凳来,再把三个圆桌面大的簸箩摆上去。
  这簸箩刚摆上,闲话就从正对门的二楼传了过来。
  “呦,鸽子起来了?”
  江鸽子一抬头,却是对门的段老太太,他笑着点点头应了一声儿:“哎!起来了,段奶奶您忙活呢?”
  这位,今年才将将十八岁,可是言行举止,却温和圆融,像足了四五十岁,有相当社会经历的成年人。
  他做事体面,从不失礼,算得上是难得的周到。
  “嗨呦!我的妈!这都几点了?还不起?我跟你说呀,打我嫁给你大爷那年起,就没睡过懒觉儿,我哪有那个福分呦,这一天儿天儿的,这都几十年了,没办法呢,欠了人家老段家的了么……”
  老太太按照惯例开始了从自己十八一朵花起始的年份唠叨,足足说了好几分钟之后,她才想起一件大新闻来。
  于是,便又扒在木质的雕花老窗上,提高了嗓子招呼到:“鸽子啊!”
  江鸽子只好放下手里的条凳,好脾气的回身又看向她:“哎!段奶奶您说!”
  “鸽子,你知道么?油条涨价了!”老太太伸出胖乎乎的三个指头,一脸气愤就像发生了国家大事儿一般大声说到:“涨了三文,你说说,前几年才五文,这才几年防不住的就到了十文,他们说,下个月要十三文,你哥一个月在码头才拿多少?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了?成天儿涨价,涨价!我烦那个啥……啥党?”
  江鸽子愣了一下,他对这个事情向来不关注,甚至方圆十里地,他都不会迈出圈子。
  甭说什么党,就是本郡的郡长叫什么名字他都不知道,他就知道街道办事处来发耗子药的那个小眼镜,叫刘办事员。
  这是已知最大的官了。
  老段奶奶隔壁的窗户被忽推开,里面慢慢支出一个脑袋,那人用带着憋笑的声音说:“奶,人家是全民进步党!”
  老段奶奶一摆手,一脸的恍然大悟到:“啊~对!就是这个进步……真真是进你妈的腿儿,打他们赢了这俩月,满世界的就一直涨价!
  他们给谁进步呢?物价?他奶奶的腿儿,缺德丧良心的,老百姓才赚几个?见天儿涨价没个完了……我烦他们!鸽子你说对吧?”
  能说不对么?
  江鸽子只能点点头,表示意见相同,咱们是自己人的态度。
  “老三,老四还说他们好?好你奶奶个凉鸭子,等熬过这几年的,熬过去谁再敢提进步,腿儿不给他们打折了,还选票,选他奶奶的祖坟塌坟顶儿……甭说全家的选票,半票都没有……”
  那小子一脸憋屈的看着自己奶奶,郁闷的张张嘴,想解释来着,后……到底是放弃了。
  这位,是老段奶奶的大长孙子,叫段翁连,他今年二十一岁,已经在家头悬梁,锥刺股的攻读了整整两年,并发誓无论如何都要考个官办的高等大学,他这才愿意进去攻读。
  这话听上去倒是好听,恩,也就是好听了。
  一条街到头儿,段翁连这样不上不下的考学子有的是,说白了,那是手里没有钞票,私立的大学如今多少钱?
  年收三十贯是仁义学校,他老子才赚多少?
  段启文十五公里之外的临海码头上,开车吊大包,辛苦死了一年也就是三十贯。
  他家里兄弟六个,再喜欢读书,那也是供不起他伟大的理想的。
  好在,段家小康,吃穿无忧,供得起他三五年吃闲饭的理想,这就不错了。
  段奶奶一脸愤然,吐沫星子横飞,虽然她老段家一个月也不一定买一次油条,然而只要涨价……这就必然触及老太太的底线。
  不,也许这一条巷子的老太太的底线都会被踩踏了。
  老太太三五段话,江鸽子家隔壁就立刻蹦出俩老太太,一个抱着孙女儿,一个用绳子牵着孙子,怕孩崽子乱跑,还得用腿儿绊着那淘小子。
  那小子挣扎着,脸上涨红的也没挣扎出他奶奶的那根栓狗的绳儿……
  抱娃这位奶奶仰着脖,就迎合上了:“老奶奶哎!您不知道吧?于氏奶厂的通知了,下月牛奶一斤张一文呢!!”
  “哎呦!这不对吧,这姓于的做买卖咋就做回去了,他祖爷爷活着那会国家内乱打仗都没涨价,怎么现在涨?”
  “那谁知道呢?缺德玩意儿,这才挣几个啊?这一天天的,不是这个涨,就是那个涨……”
  “再涨啊,都别活了!!十文两包的上等耗子药,全家官老爷家大门口吃药去得了……”
  “成呀,到时候喊上我们,咱姐几个一起去……”
  得,她们这一开始,就没江鸽子什么事儿了。
  被丢下的江鸽子无奈的摇头笑笑,其实老太太哪儿是找他抱怨。人老太太就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才拿他做鱼钩的。
  这不,刚两句就钓出两个小伙伴来,这一唠,没个一两个小时不算完的。
  春雨还在下着。
  有老太太冒雨聊天,也有三五少妇举着带花边垂幔的油纸伞四处溜达,她们穿着绣花的两节儿袄裙,踏着翘头防雨的皮履子从门前婀娜走过……
  偶尔看到挂在袜店门口的新款袜子,便雨伞一收,十分坦荡的坐在店门口,伸出白生生的纤足在那边试穿起来。
  江鸽子就又恍惚了。
  这里是哪儿啊?
  似乎熟悉,又那么陌生!
  它乱的不成体统,却有自己绝对的规矩以及规律。
  你可以触摸到他们,她们,它们,这就是现实,如今的现实。
  好半天儿,他才将目光转移,看向自己足前……
  足前,是个年不过四五岁,胖胳膊肥腿儿,还头梳冲天辫儿,身穿红肚兜儿的小娃。
  他叫小柱子,是巷口裁缝李大嫂的儿子。
  李大嫂的丈夫被草原敌寇杀死,成了李寡妇,再然后,城中霍氏武馆里的霍舍师傅暗恋她,常给她写情书,表心迹,每天还送她一朵大红花求欢?
  等等,等等?这不是说现代社会么?
  敌寇是什么意思?
  草原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就是江鸽子如今的意思。
  简单的形容来说就是,此人非本乡本土,本时间段,本时空之人。
  有关于他的故事简而言之,就是有一天他死了,又活了,老天爷用力过猛,他就活在了一个一分为二的新世界。
  所以,他也不是他,这里不是家,过去不是他的过去,现在,谁管现在是谁的现在,总之他的世界彻底崩坏了。
  他从现世走向异世,行囊里还放着一个游戏世界,这就是江鸽子如今的人生。
  小柱子常驻江鸽子家门口,虽然他的表情在笑,却非人类那般,情感发自心声。
  游戏NPC么大多就是这个样子的,到了异界也没见这些游戏角色,发育出更大的智慧。
  小柱子的台词无声的,只脑袋顶慢慢升起一个对话窗,窗里浮现着千篇一律的游戏台词:“大哥哥,大哥哥,我迷路了……我要找我娘……呜呜……”
  翻页。
  “呜呜……送回我家,我就把我的这条鱼送给你……”
  “好的!”
  江鸽子嘴角微微的勾了一下,顺手取过他脑袋顶上的那条大鲤鱼揣进游戏包袱,一只手拖着这个肥小子开始了自己千篇一律的,绕着家后巷元宝河两岸,看似遛弯的慢跑……刷任务的一天行程。
  他与小豆子这番交流,身体,语言是有行为动作的。
  而且他也没遮掩。
  可是现实的人,至多看到他发呆,别的那就看不到了。
  先将胖小子送到巷子口大槐树下,在槐树下站着的李寡妇会千恩万谢的教他基础缝纫术,由于江鸽子基础缝纫术满级了,他现在刷一次任务,可以得到两匹布,粗布。
  也可以在李大嫂的随身商店里,花上十个铜钱或者更多的铜钱,可交易到粗布,棉布,花布,甚至一般的有色绸缎。
  新手村就是这个待遇,有钱你也花不出去。
  将两匹布收到包袱里向北走,会看到一位疲惫的大将军,他说,外敌就要侵入,然而他的战甲却破了。
  得了,给将军补战甲吧。
  补完,将军会把他家传的什么杨家拳,杨家刀等等一系列基础武学教给你。
  由于江鸽子这些武学已经学完,他现在每次能得到钢铁材质铸造的拳套之类的随机武器奖品,也不固定,有时是大刀,有时候还发金钱镖。
  也可以花上十个铜子儿,或者更多的钱在将军这里买到蓝色品质的好武器。
  等到将军一任务完成,还有将军二任务。他说,我的刀锈了,要抵御外敌,你给我修修吧……
  所以?将军,您以前都干啥了?
  回身还得去山下面的凉亭找王铁匠学习打铁术……
  王铁匠说:我打铁没木炭了。
  山下放羊娃说:我的羊狼叼了。
  齐先生说:天地有正气,勇士你可学?
  霍师傅说:小先生,此处有私信一封,红花一朵,可表我情,少侠能否帮我送至李寡妇家,有重谢……
  边境小城二十五个NPC,新手村一套任务做下来,江鸽子可以学会连同生活技等二十五个技能,其中武学技能大约十                             种,剩下的皆为生活技能。
  一套任务做下来,他要弄死一群狼,二十只牛,三十只鸡,四十只鹿……还有两只女鬼……一条眼镜王蛇。
  任务完结,他能得五十斤牛肉干,基础钢铁打造武器随机一种,窄面儿布匹两匹,银子五两,铜钱五百,新鲜的兔肉,鸡肉,鹿肉,牛肉,羊肉,猪肉若干,木炭五百斤,新人帐篷一顶,内气清新丹一瓶,解毒丹一瓶……
  现代社会,有事儿找郡府警署,没有当兵的理想,学这身武学干嘛?拿这么些非法武器干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