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的助理貌美如花(近代现代)——月竹

时间:2019-06-24 08:38:07  作者:月竹

   《我的助理貌美如花》作者:月竹

 
  文案:远洋贸易的总经理梁亦为,至今已经换了八任助理,仍然觉得助理就是个累赘。
  某一天,公司给梁亦为请了个男助理,梁亦为第一感觉,好看,非常好看!可疑,非常可疑!所以,留下观察。
  三个月后,梁总认为,他没有助理和没有氧气没啥区别,助理一分一秒都不能从他视线里消失,且,助理必须是宋应。
  远洋员工:
  梁总办公室又关门了,大家有事勿扰,无事退朝!
  梁总说下周全公司分批旅游,地方大家说了算!!
  梁总下月结婚,每人年假加十天!!!
  ……
  梁亦为:我怎么能忘了你是我初恋。
  宋应:没关系,我的记性很好。
  忠犬耿直精英攻×看似一推就倒全能美人受
  年下~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亦为,宋应 ┃ 配角:陆井杉;何箐;顾呈;陈飞 ┃ 其它:爱妻狂魔&护夫双标狂魔
 
 
第一章 新来的男助理
  梁亦为早晨到了办公室就在发呆,他拧着眉,一脸严肃,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毕竟,身为远洋贸易的总经理,三年如一日都提前半小时上班的他,今天居然差点迟到,这实在有点违背原则。
  而他更困惑的是,自己上班时间一直在开小差想早上的事,有记忆以来,这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了敲办公桌,低声自问:“没道理啊,我不可能记不起他是谁。”
  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是人事的张姐。
  梁亦为回神道:“进来。”
  “梁总,陆总给您配的新助理已经在会客间等着了,您看,现在方便让他过来吗?”
  梁亦为顿时黑了脸,他冷哼一声:“这个陆井杉,可真闲。行了,你让新人进来吧。”
  “好的。”张姐松了口气,赶紧点点头退出去了。
  梁亦为心情更加糟糕了。他觉得陆井杉真的是游手好闲多管闲事。三年了,都说过无数次自己不需要助理了,可陆井杉倒好,就是不听。都换了八个了吧,怎么还是不消停?
  他是集团老板的儿子就了不起吗!是!了不起!妈的!
  一想起这件事,梁亦为就头疼。三十岁怎么了,男人三十而立,娶妻生子什么的着什么急,他陆井杉不也没结婚吗?何必跑远洋张罗来了。公司配过来的助理一个一个又一个,全是妹子,那点破烂心思,梁亦为早就看够了。
  所以梁亦为死都没想到,这次陆井杉转性了,竟然给他配了个男助理。
  重点是,这个男助理,自己早上才见过,而且差点迟到,恰恰也是因为他。梁亦为开始纳闷,是不是今天上班的打开方式不太对?
  远洋贸易说大不大,说小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隶属于新都集团旗下。公司上下几十个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不需要多余的人,相对的,在职的,各个都是精兵强将。他们为新都集团创造的价值年年攀升,已然是个不可或缺的角色了。
  所以,梁亦为对于选入公司的员工,才那么重视功能性,不实用就辞退。对待特权进来的新人,那当然更不能放水了。
  “梁总好。”男人弯着眼,淡淡笑道。
  梁亦为看似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嗯”了一声。
  然而……原则果然是用来打破的。
  在抬眼的瞬间,他捕捉到的信息是:这个男人,精致过头了。
  白皙的皮肤近乎透明似的,一双眼睛温柔如水,微薄的嘴唇形状轻巧又漂亮,颜色略有些浅,看上去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
  梁亦为被对方的笑容搞得有点晃眼。看那一身得体的正装,嗯,很顺眼。无故又想起早上碰上的时候……现在再仔细看看,真好看。
  打开了人事刚发来的简历后,他开口道:“先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吧。”或许是对面的人看上去很没有攻击性,梁亦为说话的口吻,不自觉的比平常温和了些许。
  “我叫宋应,燕南大毕业的,这几年做过一些行政相关的工作,所以才想来试试看。”宋应的声音像和煦的暖风,轻轻柔柔吹进了梁亦为冷漠了多年的心房。那眼角的泪痣,在梁亦为看来,分外显眼。
  没来由的,梁亦为脑中闪现了一些零星的画面,但实在太过破碎,无法拼凑起来了。他鬼使神差地问:“我们见过?你是谁?”
  宋应愣了半秒,又马上笑笑道:“梁总是说早晨吗?还真是不好意思。”
  梁亦为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早晨他们碰到过,按说宋应本也不认识自己,那么刚进门发现对方是自己上司,为什么他没有丝毫的讶异?从肢体到眼神,就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似的……理所当然。
  这个人……难道是抱着某种目的来公司的?看来得好好审一审陆井杉才行。
  梁亦为顿时摆起了公式化的笑容,微微颔首道:“没事,一杯咖啡而已,没关系的。”
  亲眼见证对方的表情似乎像失望落空了一样沮丧,虽然一闪即逝,但梁亦为看得非常清楚。他更加笃定了,这个宋应,不简单。
  梁亦为正好手边有一些资料需要整理,他刻意没有提示宋应需要怎么做,就丢给他道:“我让他们帮你收拾收拾办公室,这些资料麻烦帮我整理一下,中午前给我就可以了。”
  宋应的声音不大,轻轻软软的:“好的梁总。”
  梁亦为愈发觉得不对劲,宋应长得斯斯文文的,学历也很不错,还是国内前十的大学,他找什么工作不可,非得跑来当助理。如果说是在总部还说得通,可远洋贸易并不大,对宋应来说,前景没那么可观。而且,他还比自己还大两届,毕业这么久为什么还要继续做行政工作。等等……燕南大,自己傻了吗,刚才怎么没反应过来他是自己的校友,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自从陆井杉给梁亦为搞七搞八了这么多助理以来,梁亦为还从来没有给谁刻意安排过办公室,一般都是安排和人事坐在一起。今天库房的人突然被下通知,要把总经理办公室隔壁的储物间收拾出来,大家着实吃了一惊。储物间里,平时放着的,可都是他们梁总的宝贝红酒啊。
  当宋应坐进自己的办公室后,他潜意识朝隔壁方向看了看,无声叹息了一下,便埋头工作了。
  而这时,隔壁的梁亦为已经拨通了陆井杉的电话,正在一连串地质问:“说!这个宋应是什么人?该不会是给我公司安插/你的人手来了?你跟他什么关系?”
  陆井杉接电话的手非常不安定,食指不停地挠手机背面,他口气讨好道:“哎哎哎,你别误会。这是你爹原来的公司,你自己要去的,我没强迫你,哪儿敢随便安插人监控你嘛。这不是正好有个人来集团应聘,你助理都辞退八个了,最近公司又这么蒸蒸日上的,我就好心给你拨了一个能干的,真没别的意思。”
  陆井杉和梁亦为是发小,两家父母关系也非常好。在梁家发生了一场变故后,梁亦为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他现在是在为陆家打理公司。
  俩人本来就亲如兄弟,听陆井杉这么一说,他很肯定陆井杉没有对宋应调查过。多半对方给助理的定位就是打打杂,充当以前那些助理的角色。想来想去,梁亦为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揉了揉眉心,干脆挂了电话忙工作去了。
  一小时后,宋应送来了整理好的资料,顺便还帮他泡了杯茶。
  梁亦为闻到茶香味,抬眼看了看没什么表情的宋应,心中不禁冷笑,还挺会来事儿的,本该是人事助理冲好咖啡送进来,他倒是抢了先。不过,这股清冽的味道,莫名有些熟悉,还很对味,或许是见过别人喝吧。
  宋应整理出来的文件,让梁亦为觉得很舒服,或者说,是非常符合梁亦为的个人习惯,这让他对宋应产生了某种奇异的亲近感。也是八个助理以来,第一次有人做到。
  比如,梁亦为很不喜欢用回形针;比如文件的边角一定要整齐;比如他喜欢文件按照厚度来分类,在此之上还要根据部门等等区分开。部门主管漏签字的,宋应也都用便签纸标注过,这让梁亦为习惯到他以为是自己整理的。
  心中回想起陆井杉刚说的“能干的人”,梁亦为不禁勾起唇角,好像陆井杉选人,也并非一无是处。
 
 
第二章 差别待遇
  梁亦为的工作并不轻松,下午还有新都集团的月例会,他临时起意想带宋应去。
  公司离总部比较远,梁亦为中午就带宋应去公司食堂一起吃饭,方便晚点一起出发。
  在这短短的休息时间,梁亦为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宋应点餐,拿水果等等,都是前面的人选什么,他就选什么。跟食堂大妈说话简洁到了极致,他会指一下前面那个人,说:“一样”。
  这和向来目的明确的梁亦为简直是天差地别……
  宋应吃饭非常规矩,小口小口的吃,几乎没有声音。梁亦为悄悄又打量了几次,他觉得女孩子都没像宋应这么精致。
  “有驾照吗?”梁亦为想到一个实际问题。
  司机老李今天请假了,他路上还想看一点文件,不打算开车。
  “有。”宋应秒答。
  梁亦为很满意:“那今天你开我的车。”
  宋应又是笑得柔柔的:“好的。”
  梁亦为真要被这个人搞糊涂了,前一秒看起来好像很懵懂,后一秒又干练的很。可一早上观察过下,宋应的工作能力和适应能力还真挺不错的。难道他是什么敌对公司派来的卧底?
  “你为什么要做行政工作?”这是临上车时,梁亦为问的最后一个问题。
  宋应当即收起了笑容,就像是受惊的小鸟,眼睛里充满了惊慌。他坐进驾驶位后,努力想了想,才低低回答:“听说……新都给的薪水比较高。”
  梁亦为呆了,这是什么理由……他觉得宋应光凭长相身材,当个模特都能捞一大笔。陆井杉是许给了他多少薪水,他这就能动心?
  宋应的睫毛很长,还有些上翘,这是梁亦为早上和他碰到时就发现的事,现在从后视镜里看去,愈发赏心悦目了。
  今天阳光不错,照在宋应那像漂白过的皮肤上,感觉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被照暖了,整个人被晒的有一点点发红。
  梁亦为不知道宋应有没有发现自己的举动,或者说他潜意识觉得宋应应该不会介意。
  所以,他还是会大大方方地看了一次又一次。他还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看过哪个男人,在后排座观察宋应柔和的脸部线条,还有那透着粉的耳朵。他深刻怀疑宋应有没有虚报年龄,竟然比自己大两岁,哪儿像了?一看就挺好欺负的……等一下,好欺负?
  嗯?这个用词……梁亦为陷入了困惑。
  新都集团的办公楼算是市内最有设计感又最高的一栋了,梁亦为记得陆井杉说宋应来面试过,按说知道车库位置。他让宋应去停车,自己在一楼大厅等。
  大约十五分钟后,梁亦为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梁亦为一路上心不在焉,文件没看多少,大多都在偷看,不,正大光明的欣赏宋应了。本想等宋应出来就上去再看一会儿文件,谁知道这时候会来陌生电话,他皱了皱眉头,接起来语气略有些不悦道:“喂?请问哪位?”
  电话那头信号似乎不太好,对方的声音不大,但那温温软软的腔调,让梁亦为马上识别出来,是宋应。
  “梁总,我……”宋应像是理所当然,又像是有些困惑地说:“好像找不到出口了。”
  梁亦为非常讨厌迷糊的人,可他今天意外的有耐心:“你在哪区?第几号?我过来。”
  宋应拿着电话,抬头瞟了一眼,然后报上了位置:“C14。”
  梁亦为说了声“好”,就挂电话了。
  他在找宋应的过程中,过滤了两件事,第一,宋应方向感差;第二,人事留存的电话号码只有他工作手机号,宋应怎么会打他私人手机,号码谁给的?
  梁亦为很轻松的找到了位置,他远远就看见宋应像走失的孩子一样,茫然地四处乱看。
  “我们不用出去,前面有电梯。”梁亦为没有责怪宋应,说话很平静,就像平时对待公司的其他员工一样。
  宋应略有点失神,但很快又轻轻说:“抱歉。”
  梁亦为笑了:“没事,走吧。”
  宋应点点头,走在了梁亦为的左侧,这让梁亦为有些讶异,宋应竟然不怕他。
  全公司的员工,包括从前那八个助理,没有人不怕梁亦为的。但凡要一起走,从来没人敢像宋应这样自然平淡的和他并肩走。
  今天中午因为宋应要取车,两人一前一后走,梁亦为还没察觉,现在倒觉得还挺有趣的。
  梁亦为心情莫名很好,他跟宋应说:“今天的会议记录,你先记好整理给我,有问题我会告诉你。”他怕宋应听不出自己的好意,又补了一句:“慢慢来,不难。”
  宋应弯眼,笑得还是那么好看:“好的梁总。”
  上了电梯也没什么好聊的,梁亦为是真得再看看文件了。他和宋应到会议室时,时间还早,于是,梁亦为找了位置坐下看文件,然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宋应本来是陪在他身边的,可宋应忽然看见有个人从门口晃了进来,是陆井杉。
  陆井杉和梁亦为可不一样,看起来可活泼多了,他进来手放在桌上靠近梁亦为的位置,敲了敲:“哎哎哎?这么刻苦?高考呐?”顺带的,他冲着宋应扬了扬下巴,算打招呼了。
  宋应说了句“陆总好”,听不出什么语气,这和梁亦为平时的语调还挺像的。
  陆井杉怔了一下,同时,梁亦为也出声了:“别吵,闲聊就出去。”
  陆井杉暗骂一声“靠”,梁亦为今天摆什么谱!
  以前来开会,梁亦为都是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等,如果他来找梁亦为说话,梁亦为一定会搭理他的,至少嫌他声音大,还会骂两句。今天这是疯了吗?居然赶他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