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一觉醒来我揣了崽(穿越重生)——狼妖慢回

时间:2019-06-24 08:35:43  作者:狼妖慢回

 《一觉醒来我揣了崽》作者:狼妖慢回

 
文案
 
穿成杨府庶子的杨凌只想当个背景板,然后找机会跑路,不想却遇上了宅斗小说里的标配恶姨太,从此生活的水深火热。
幸好府中夫人端庄大方,杨凌这才过得好些。
直到一天夜里,一男人从墙上跳下,“小公子,我回来了。”
杨凌:“……?”
 
一朝跳出火坑,杨凌仰天大笑,“我要当最富的地主,喝最烈的酒!”
大夫:“公子,你这是喜脉,不能喝酒啊!”
杨凌:“……??”
 
楚晏:“小公子,你走的时候,不把孩子他爹带上?”
杨凌:“……???”
 
媳妇怀孕了,要打我,怎么办!
 
内容标签: 生子 种田文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凌,楚晏 ┃ 配角:杨府众人,各位路人 ┃ 其它:
 
 
 
  ☆、第 1 章
 
  杨老爷是合阳城的首富,生意做的大,在附近的几个城里名声都很大,不少乡绅富商都想与之结交。
  今日杨老爷五十大寿,杨府一改以往的宁静,变得格外的热闹。张灯结彩,鞭炮声响彻云霄,门口宾客往来,络绎不绝。
  杨凌站在后院听着前面不断响起的祝寿声、鞭炮声、戏班子唱戏声、还有杨老爷带着大哥杨珏与那些富商寒暄的声音。
  被这热闹的场景感染着,心中也不禁有些喜悦,这府内已经许久没如此热闹了,上一次还是二姐出嫁时。
  可不知为何,每当这时都会有煞风景的人出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杨会,杨凌心中一阵无语,又来了。
  杨会趾高气昂的看着杨凌,“看的如此入神,可是在羡慕大哥?”
  杨凌淡淡的瞥了眼杨会,没有说话。
  杨会最讨厌的就是杨凌这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明明他们都是杨老爷的儿子,就算是庶子,比不得大哥,但杨老爷的家产他俩也是可以和大哥争上一争。偏偏杨凌就像个傻子似的,吃着大哥手指缝里漏出来的一点就满足了,简直懦弱!
  “杨凌,杨府这偌大的家业,你就不想争一争?大哥一人接手对我们公平吗?”
  “不想,公平。”杨凌的目的就是逃离杨府这火坑,对接手杨府的家业避都避不急,怎会主动凑上去。再说这古代就是嫡子继承家业,怎就不公平了?
  “杨凌!你别不识好歹!”说着像怕旁人听到似的,压低了声音,“你觉得大哥掌家我们还有活路吗?”
  “大哥仁厚,你别在背后造谣。”杨凌几乎要笑了出来,杨会他自己想借着杨老爷的宠爱,与身为嫡子的大哥争家产,却偏偏要拉上他,也是好算计。
  听着杨凌这话,夸了大哥不算,还损了他,杨会的怒气完全压制不住了,“杨凌,我找你是你的荣幸!要不是看你可怜,谁会找你?”
  “那…承蒙厚爱,恕我无法接受。”至于可怜……在杨会看来,不手握家产可能就是可怜吧,杨凌不愿与他多说。
  “你!你!”杨会指着杨凌,气得抬起手就想往杨凌身上招呼,可最终还是没落到杨凌身上,父亲的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不能做些事影响到父亲。
  看着杨会悬在半空的手,杨凌清楚他是顾及着什么,颇有些欠揍的往杨会身边凑了一下。
  果然,杨会的脸色一变,青黑青黑的,杨凌想着自己在杨府里好不容易才树立起的淡然形象,这才没做些更过分的事。
  绕过杨会往前院走去,杨凌理了理袖子,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好一会儿才止住了笑容,恢复如常,就像刚才只是幻觉似的。
  才到了前院一会儿,祝寿就开始了,“请寿星儿子儿媳上堂拜寿!”
  随着司仪的高呼,杨珏带着妻子站在前面,杨凌与杨会站在后面,一齐对着坐在主位的杨老爷叩拜,送上了各自的祝福后,这才退了下来。
  随后各位亲友也上去祝寿,热热闹闹好一会儿才结束。
  杨凌这才落座,就见杨会像打不死的小强似的,又凑了过来,“杨凌,我之前与你说的事你好好考虑,不要着急着拒绝。”
  杨凌正欲回答,杨珏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四弟,什么事要好好考虑考虑,不要急着拒绝?”
  杨会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这才讪笑道:“我…我问六弟去不去端午诗会,大哥你看六弟房里一个人都没有,也没见着喜欢什么人,就想带着他去看看…”
  杨珏拉下了脸,“这事你操什么心?母亲自有安排。”
  “…是,大哥我错了。”
  “嗯,知错就好,你与六弟好好相处,我还有事要忙。”
  待杨珏离开,杨会这才松了口气,看了杨凌一眼,就见杨凌眼中充满了笑意,满是幸灾乐祸。
  经过这一遭,杨会也不愿与杨凌计较,白了杨凌一眼就不再理会杨凌。
  杨凌见他不理自己了,也乐的高兴,拿起筷子品尝菜肴,这墨鱼可不多见,杨老爷为了这大寿也是下了血本了。
  杨老爷这五十大寿办的隆重,热热闹闹了一整天,将宾客送走,留宿的给安排好,都已经到了亥时。
  杨凌松了口气,从卯时起床,忙到现在,终于结束了。
  慢悠悠的朝着自己居住的小院走去,在经过假山时却被一丫鬟叫住。
  “六少爷,原来你在这儿啊,可叫奴婢好找。”
  “何事?”这丫鬟杨凌认识,是父亲身边的人。
  “老爷让您去书房找他,奴婢给您带路。”说罢便走在前面为杨凌引路。
  杨凌不禁有些惊讶,为何杨老爷十七年都没想着见他,怎么今晚却心血来潮的想要见他,杨凌实在有些不想去。
  但如今孝大于天,杨凌不想落人口实,只好跟上丫鬟。
  忽的闻到一阵清香,杨凌仔细闻了下,是栀子花的香味。可杨府并没有没种栀子花,怎么会有这花的香味?
  莫不是香粉的味道?可夫人不是禁止丫鬟在府内使用香粉吗。
  丫鬟带着杨凌绕了段路,杨凌先前没注意,这时一看,为何要从湖边绕?从假山那过去不是要近些?
  “为何走这边?”
  “回六少爷,假山那边有块大石头落了下来,将路挡着了,这才带着六少爷走这边。”
  “何时发生的事?”
  “奴婢不知,奴婢来找六少爷的时候见着的。”
  杨凌心中还有些疑惑,却也没再询问。随着丫鬟往书房走去,快到书房时又闻到了一股香味,这味道有些甜腻,显然和之前闻到的不是同一种。
  快走了几步,那香味又消失了,杨凌皱了皱眉,怎的今日府中尽闻到这些香味?
  进了书房,杨老爷却不在,“父亲呢?”
  “许是有事出去了,六少爷在这等会儿,奴婢去给您泡茶。”那丫鬟说着便退了出去。
  杨凌走到太师椅那儿坐下,看着香炉里袅袅上升的烟,杨凌觉着视线有些模糊。摇了摇头,再定睛一看,看的很清楚,就像方才那是错觉似的。
  那丫鬟将茶水端了上来,杨凌看着那丫鬟扭动的身姿,竟有些恍然。
  “六少爷再等会儿,老爷就快回来了。”丫鬟的声音就像钩子似的 。
  杨凌发觉不对劲想要离开,站起来时却腿软的差点跌回椅子上,那丫鬟发现杨凌想走,连忙上前将他手臂抱住,“六少爷,老爷还没来呢,怎的就要走了?”
  这时杨凌也明白了,这就是一个圈套,脸色沉了下来,想把那丫鬟推开,却没想到那丫鬟还有些力气,竟然没推开她。
  杨凌这时也顾不上什么怜花惜玉了,猛的用力,将那丫鬟推开。趁着丫鬟没站稳摔地上的空隙,连忙离开。
  倚着墙喘气,先前能出来全是憋了口气,如今一松懈,杨凌便有些站立不住,顺着墙滑坐在地上。
  还未完全放松,杨凌就听着身后有些声响,不一会儿,一高大魁梧的男人就从围墙上轻松熟路的跳了下来。不夸张的说,杨凌感觉地面好像震了一下。
  四目相对,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对视良久,还是杨凌先颤颤巍巍的开口,“敢问壮士大名……”
  楚晏顿了下,脸色也阴沉了下来,“我…叫我楚哥就行。”
  还有人叫楚歌?杨凌还没来得及疑惑,就见楚晏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来,身子一抖,不会是这窃贼一跳进来就被他发现,恼羞成怒了吧……杨凌觉着还是保命要紧,“楚歌,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的。”
  不想楚晏却没开口,径直的走向他,将他扶了起来,声音中带着戏谑,“你能给多少?”
  杨凌僵硬着身体,还努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正常些,“你要多少我都能给!”
  “真的?”
  “嗯!”杨凌说着还不断的点头,就怕楚晏一个不快将自己杀了,“要不你先放开我?”
  “放开?你站得稳吗?”
  杨凌正欲反驳就被抱了起来,还没发火就听楚晏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公子,我送你回去吧。”
  “这……就不用劳烦你了。”杨凌说着便挣扎起来,男人身体健壮,不管杨凌怎么挣扎都将他抱的稳稳的。
  最后杨凌也无可奈何,任凭楚晏抱他回去。
  第二日杨凌醒来,已经日上三竿,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杨凌脸色黑了下来,浑身似有黑色雾气缠绕,抬脚踢向林安,自己睡地上去。
  虽说昨日的罪魁祸首是那丫鬟,或是那不知名的在背后陷害他的人,但这并不妨碍杨凌迁怒这睡在他身边的男人。
  不料这一下竟然没踢动,反而被抓住了脚踝,“小公子,你想不认账?”
  “哈哈,怎么会,没有的事儿…哈…”杨凌讪笑两声,别怪他怂,同是男人,他察觉到了危险。
  幸好楚晏没与他细究,还起身下床将衣服捡起来穿好,杨凌刚松一口气,就见楚晏又走了过来坐在床边。
  这一口气就卡在那儿不上不下,堵的杨凌心口发慌,“你有事?”
  还没等到回答,脚腕就被抓住了,就见楚晏从怀里拿出了一根红绳,系在了他脚腕上,还系的是一个同心结。
  “你干嘛?”杨凌说着便伸手去解红绳,也不知楚晏是怎么系的,完全解不开。
  杨凌尝试了多次后也没了耐心,“你给我解开!”                        
作者有话要说:  这应该是前两章最后一次改了_(:з」∠)_
 
  ☆、第 2 章
 
  “小公子将这带着吧,算是我……”
  杨凌这一下彻底压不住自己的情绪,这人怎么回事!昨夜的事当他吃了亏,就不计较了,这人却…却随意在他脚腕上套了根红绳!
  “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我叫你给我解开!”
  楚晏顿了下,却没听杨凌的话将红绳解开,反而凑近杨凌,将他抱在了怀里。
  杨凌不愿让楚晏抱,不断的挣扎,可是楚晏高大魁梧,力气也大,杨凌怎么也挣扎不开。
  “你放开我!”杨凌等了会儿,见楚晏还是没动作,“你是不是不放?”说罢便一口咬在了楚晏肩膀上。
  楚晏身子一僵,终究还是把杨凌放开了。
  杨凌感觉到楚晏把他放开了,也松了口,杨凌这是真的使了劲在咬,嘴中还残留着血腥味。
  “这玉佩给你,有解决不了的事便去县衙,这玉佩也是有些用处的。”楚晏边说边把腰间的玉佩取下,递给杨凌。
  可杨凌侧过身,目视前方,压根不想理他,楚晏拿着玉佩静默了会儿,“玉佩放这儿了,我还有急事…过些时日再来寻你。”
  杨凌看着楚晏离开的背影,脑内思绪万千,注意到脚腕上的红绳,猛的用力扯住它,但无论如何也解不开,徒在脚腕上留下了鲜红的印记。
  也顾不得脚腕上火辣辣的疼,杨凌忍着身体的不适,起身下床,准备找把剪刀将那红绳剪开。
  可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与木头的声音,“少爷,醒了吗?”
  杨凌连忙将亵衣穿好,这才开口道:“进来吧。”
  木头端着面盆进来,放到面架上,扭干了巾帕递到杨凌面前,杨凌接过,“木头,我昨晚回来怎么没见着你?”
  木头挠了挠脑袋,脸变得通红,很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昨天晚上有两护院找奴才喝酒,可是奴才不会喝…被他们一杯灌倒了。”
  “嗯。”杨凌把巾帕递给木头,走到镜台前坐下,等着木头来给自己束发。
  “少爷,你昨晚有听见什么响动吗?”木头一边给杨凌梳头发,一边兴高采烈的询问。
  杨凌顿了一下,“没有…发生了什么事?”
  木头见少爷感兴趣,便滔滔不绝的给杨凌讲诉,“昨晚可是上演了一场大戏,三姨太到夫人院子前哭闹,让老爷出来,说是在书房发现五姨太与野男人偷情,让老爷快点去看看,一行人便急匆匆的就往书房赶去。”
  “才到书房门口,就听见了屋内的响动,老爷脸色一瞬间就黑了,直接甩袖离开。还是夫人让小厮进去将那两人分开,关柴房去了。”
  说到这儿,木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昨日没离开,住南苑的客人听到了吵闹声,出来查看,正好目睹了整个过程。”
  书房、五姨太、偷情、三姨太……杨凌勾起嘴角,“你怎么知道的?”
  “奴才今早去大厨房吃饭时听见那些小厮丫鬟说的。少爷,早餐还在小厨房温着,等会儿奴才给您取来。”说着便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利落的给杨凌束好发,插上玉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