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世子每天都在求保命[穿书](古代架空)——陆夷

时间:2019-06-24 08:33:47  作者:陆夷

 《世子每天都在求保命[穿书]》作者:陆夷

 
文案
 
秦归慕穿进了一本宫廷争斗的书里,他是书里的大反派。大反派在将要成功登基的时候,被御史台大人一剑刺死了。
 
秦归慕不想做反派也不想被刺死,为了保狗命,他战战兢兢,刻意接近大人,各种套近乎。
直到他被传闻中清冷不近色的大人压在身下。
 
秦归慕:“?我就想捡条命。”
纳兰珏:“我知道。”
次日,秦归慕:“知道你还折腾掉我半条命?”
 
CP:秦归慕(又甜又辣又活泼的世子受)X纳兰珏(又冷又酷又爱吃醋的御史大人攻)
 
阅读指南:
1:睡前小甜饼;
2:没逻辑,锻炼感情流;
3:只为谈恋爱。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归慕,纳兰珏 ┃ 配角:睡前小甜饼 ┃ 其它:双暗恋
 
 
 
  ☆、保命第一天。
 
  秦归慕睁开眼睛的时候,很茫然。毕竟没人能轻易接受自己上一秒还在群魔乱舞的KTV里,下一秒就到温香软玉里。
  “世子,来喝酒呀。”一个长相娇媚,声音骄嗲,身着片缕的女子像没长骨头似的往秦归慕身上靠过来,纤纤玉指还捏着一盏白玉杯,杯里是琥珀色的酒,直往他嘴边送。
  秦归慕惊了一下,立刻跳起来,瞪眼看向吃惊的女子。
  站起来才让秦归慕有机会看清自己身处的地方。这里亭台楼阁高束,耳边丝竹之音不绝于耳,伴随女子与男子的嬉笑玩闹声,加上眼前女子颇为暴露的穿着,秦归慕很容易就猜出这是哪。让他迷惑的是,眼前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存在于二十一世纪,毕竟扫黑打黄抓很严,没人敢风头浪尖作祟。
  加上这古香古色的布置,都让他心生疑窦,这是哪?
  “世子?”被撇开的青楼女子犹豫了一会,轻呼道,“您怎么了?”
  “世子?”秦归慕重复了一遍,垂眸看向女子,“你是谁?”
  女子愣了下,接着捂着嘴笑了起来:“世子这是玩的哪出?让奴家猜猜,是不是想玩失忆啦?”
  大概是没想到这位不轻易进楼的秦世子,居然这么会玩,女子叹息了一声。
  “世子想玩这,大可与我先打声招呼,免得一惊一乍,让奴家伤到了您。”女子柔声道。
  秦归慕沉默,从这寥寥数语里,他得知,自己现在是个世子,听起来还不太正经的那种。真让人头疼,到底怎么回事?
  “世子,与奴家说说您想玩哪种失忆,奴家好配合您。”女子站起来,拢了拢纱衣,这婀娜多姿的身姿让秦归慕眯了下眼睛。
  “你自己玩吧。”秦归慕说罢,越过女子,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
  有两个做小厮打扮的人直接摔进来,秦归慕抱臂好整以暇的笑问:“听什么呢,好听吗?”
  那两人忙从地上爬起来,尴尬的笑道:“没听什么,世子,您这是……”
  秦归慕被问的脚步一停,偏头看他两:“天这么晚了,不回家睡觉吗?”
  这话听得那两人脸色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其中一个大着胆子问:“您的意思是打道回府?”
  “回家还有其他的意思?”秦归慕挑眉问。
  小厮立刻摇头,可脸上的表情却很纠结,看看里面花容月貌的姑娘,又看看笑着的秦归慕,他又问:“世子,今天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么走了?”
  秦归慕指了指房间:“如果你不想回去,就在这,我先走了。”
  说完抬脚就走,另一个小厮忙打眼色,接着不停歇的追上秦归慕的脚步,领着人下楼往马车走,小厮见状不情不愿的下楼,拖拖拉拉的跟上马车,心里一个劲叨默:世子怎么不听话了,以前可最听他的话的,今天怎么回事。
  秦归慕顺着小厮的动作上了马车,等车摇摇晃晃走起来,他才开始梳理眼下得到的线索。
  他来到了一个古代,具体到哪一朝代不知道,他是个姓秦的世子,脾气挺软,从刚才小厮的态度可窥见一二,估计有点包子。来青楼玩,说不定还是小厮教唆的。一来二去,让秦归慕不期然想起最近新入手看的一本gay向男频书。那本书叫什么名字,他没记住,就记得讲的是个叫秦归慕的软柿子,在经历过种种磨难后黑化了,一心要做皇帝。
  这种男频书里,如果不是主角,就是个笔墨多点的男配的话,一般下场都好不到哪去,就是给男主当垫脚石的。秦归慕记得,这位世子在将要当皇帝的时候,被手下虚与委蛇很久的御史台大人一剑刺死了。说来也怪软世子自己,贪恋美色,没事玩什么断袖,结果把自己玩脱了。
  看到悲惨世子领便当,秦归慕唏嘘不已。可当他自己变成悲惨的软世子的时候,唏嘘不已就变成了苦恼。
  他不想死,哪怕穿到书里,他还是想好好活着,哪怕软脚虾一点,憋屈一点,那都还是活着。秦归慕绞尽脑汁的回忆那本书的内容,现在剧情刚走到世子进青楼寻欢,离他黑化还有十万八千里,有机会拯救。
  秦归慕放了放心,接着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不对啊,软世子进了青楼之后,第二天就被那位高冷美艳的御史台大人参本了。
  这朝代有个规定,那就是当朝官员和皇亲国戚不得寻花问柳,若是被发现,那就得罚。
  软柿子被参本后,罚了什么来着。秦归慕想了半天,没个头绪,只能放弃,揉着脑袋开始想怎么保自己。想来想去,他觉得保命的根本在那位御史台大人身上,只要和人搞好关系,熟悉了称兄道弟,那保命还不是小菜一碟?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怎么和纳兰珏套近乎?”
  第二天天刚亮,秦归慕就起来了,呆坐在王府大门口,两个丫鬟蹲在他身后。
  秦.王.府说是王府,但其实人口并不能撑起这个称呼,拢共就六个人一条狗,抛开秦世子,还有一个年迈的老管家,两个小厮和两个丫鬟。
  两丫鬟对秦归慕态度还挺好,就是说话不太中听,秦归慕问什么,都会被怼一句,两三句话后,秦归慕就有点想笑了:“两位姐姐嘴下留情,再说下去,我浑身都疼。”
  “世子爷,昨天你去杏花楼前我就说过,那地方去不得,你看看,让我说中了吧?”这说话的叫碧袭,模样身段都好,昨晚上听书墨说,这姑娘当初是老王爷按照侍妾的标准选给他的,直到他十八岁了,还没对人下手,弄得府内外看见二人怪尴尬的。
  “是是是,碧袭姐姐说的在理,以后我都不去了。”秦归慕笑着应下了。
  “嘁,世子爷叫谁姐姐呢?”碧袭脸上红了又红,“世子爷可莫要乱喊,我就是个小丫鬟,被喊住姐姐,要折寿的。”
  “姐姐谦虚了。”另一个丫鬟脆生生的开口,“我翠花看你就是个好姐姐,世子爷没喊错。”
  王府的人都知道翠花是个脑子不太好用的二傻子,能不置气就不置气,但碧袭总觉得翠花的这句话让她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鲠的她半天都说不上话来。
  翠花鲠完碧袭,转头傻乎乎问秦归慕:“世子爷,这天都没亮,咱们坐在这等什么呢?”
  “等个惩罚。”秦归慕抓过衣摆,一边无聊扯线头,一边回答。
  “啊?”翠花愣住了,“惩罚有什么好等的啊,如果是惩罚,咱们不该跑吗?世子爷,你和翠花一样,烧坏了脑子吗?”
  “跑了罚得更重。”秦归慕捋了几根线头,语气沉重的说。要是逃罚能让他保命,哪怕不停跑,他也愿意。
  昨晚辗转反侧半夜,秦归慕得出目前可行的办法就是,先顺着剧情发展走,等时机合适,他再去和纳兰珏套近乎。不然软世子忽然上门求交好,那真是诡异的要了老命。
  “那世子爷为什么不求助老王爷啊,他那么疼你,肯定不愿意见你受罚。”翠花肯定道。
  秦归慕抬了下眼皮子,丢开打好结的线头,懒懒的说:“要是被老王爷知道,我可能死得更快。”
  翠花愣住了,碧袭见状立刻想到昨晚的事:“难道……”
  ‘哒哒哒’自王府大街的另一头传来清脆的马蹄声,打断碧袭要说的话。马蹄声近了,骑马的人也在王府高挂的昏黄灯笼光下渐渐露出真面目。
  那是一个芝兰如玉,俊美无双又极为冷漠的男人。男人身穿藏青色官服,胸前绣孔雀,头戴顶戴花翎,面无表情停在秦归慕前面,薄唇轻启:“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纳兰珏奉旨请渊博王世子秦归慕进宫。”
  站在秦归慕身后的两丫鬟有点呆,没想到把名震京城的御史台大人等来了。
  秦归慕老神在在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抬头看向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俊美男人,笑问:“劳烦大人稍等,我让人备车。”
  纳兰珏冷淡颔首,目送秦归慕低头侧脸对身后丫鬟交代着,姣好的面容在昏暗灯光下,更添几抹朦胧美,秦世子这张脸委实无可挑剔,纳兰珏眯了下眼,若是只有一张脸看,有时候倒也不失为好事。
  马车来得很快,赶车的是较为听话的书墨,秦归慕也不用书墨帮忙,直接双手按在马车架上跳了上去,动作干脆利落,看得纳兰珏眼皮子一跳,直觉这软软的世子,哪里不对了。
  “走。”人都上马车,纳兰珏一身令下,跟他来的人转身掉头往皇宫方向走。
  车帘被撩开,秦归慕的脸露出来:“大人,不知此时,陛下为何要见我?”
  不说这还好,一提起来,纳兰珏的脸色更冷了,别开脸根本不搭理他。
  秦归慕讨了个冷脸色,讪讪摸了摸鼻尖,老实坐回车里。
  车外的纳兰珏在心里冷笑:自己干了什么事,居然还有脸问?!
 
  ☆、保命第二天。
 
  秦归慕靠在车内软垫上,手里拿着刚翻到的菩提珠,边数珠子边回忆纳兰珏的表情,很冷淡,冷淡中还透着几分小嫌弃。嫌弃什么呢,嫌弃软世子去了青楼。
  原著里御史台大人不仅不近女色,也不好男色,本来读者还把御史台大人和软世子拉郎配,结果到软世子被赐死,这位御史台大人都是冷若冰霜的模样,刺激的各路评论都在吐槽,浪费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
  “要真是这样,那我想和他套近乎,就难了啊。”秦归慕自言自语,“坏印象都留下了,我该怎么扭转?”
  真让人头疼。
  头疼没多久,马车停下了。秦归慕挑开窗帘一看,夜色笼罩下的高墙深院处处透着庄严,沉寂无声仿佛从院内蔓延出来,惹得来回巡视的御林军行走动作都极轻。这会儿马车停下,恰逢御林军的统领与纳兰珏相识,多说了两句话。
  御林军统领是个有意思的,瞧见纳兰珏领着渊博王府的马车过来,让手下人先走,自己磨蹭到纳兰珏跟前,二话不说先挤眉弄眼。
  “眼睛抽筋了?”纳兰珏冷淡问。
  “不是,你懂我的意思。”统领说,“听说今儿你在大殿上狠狠参了他一本,不怕被他惦记报复啊?”
  “嗯。”纳兰珏惜字如金。
  光是一个嗯,足以让统领刹那浮想联翩:“你啊,什么时候肯和他好好谈谈,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他又不是个死脑筋,你对他的好,还能被抹去不成?”
  纳兰珏睨了他一眼:“贺景添,管好你的嘴。”
  “啧,”贺景添觉得自己的好心被纳兰珏当了驴肝肺,“你我他三人交情多年,又不是不知道对方的品行,你今天这么说,实在让我太伤心。”
  纳兰珏不搭理他,驾马前行,马蹄子险些蹶到贺景添,贺景添‘嘿’了一声,嘀咕道:“真是的,明明心仪别人,非藏着掖着,迟早憋死你。”
  马车重新走起来,秦归慕就那么挑着车帘看着自己和贺景添的距离从远到近、再从近到远,他放下车帘,拨动几下菩提珠:“御林军统领贺景添。”
  贺景添在原著中是个笔墨不多但非常出彩的配角,因为单凭他一人之力,将软世子几乎推上了皇帝宝座,照此时情况来看,贺景添应该还只是个统领,远没到镇边大将军的时候。那么,一切都还有挽救的机会,相信只要他不顺着原著剧情走,那么,他就不会死。
  马车再次停下来的时候,秦归慕知道皇宫到了。
  “世子爷,到了。”门帘被撩开,露出书墨的脸。
  “知道了。”秦归慕应了一声,顺着书墨退出去跟着出去,下了车。
  一下来就看见纳兰珏等在宫门侧门处的身影,这人要是长得好看,那就是穿着乞丐装也能别树一帜。秦归慕觉得自己必须承认,这位御史台大人有让断袖疯狂的资本。就这张脸放到二十一世纪,妥妥的靠脸吃饭。
  “你就在这等着吧。”秦归慕挥退欲跟上来的书墨,抬脚走到纳兰珏面前,好脾气道,“劳大人等我。”
  纳兰珏轻轻颔首,看了书墨一眼,转身往里走。秦归慕再次得了个冷脸,没太放在心上。他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这点挫折不算什么。
  顺着长长的御道,秦归慕一眼看见朱红大门大开,门内世界看不真切,有些黑,透着几分吃人的狰狞面孔,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个动作微乎其微,与他一步之隔的纳兰珏却感受到了。
  于是这位连续甩脸两次的高冷大人开口问:“冷?”
  秦归慕愣了下,没想到纳兰珏会忽然开口,他摇了摇头:“不冷。”
  皇城六月的天,从何谈起的冷?这天不嗷嗷喊热已是万幸。
  “那你抖什么?”大人开口又问。
  这一问,让秦归慕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尖,小声道:“有些怕。”
  大抵是他的表情有些可怜兮兮的,亦或者是这瞬间纳兰珏心软了,声音竟有几分秦归慕意想不到的温柔:“别怕。”
  秦归慕怔了怔,想看清纳兰珏的神态,可那人说完话,就自顾自的转过脸,不再看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