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寿数九千岁(玄幻灵异)——Y寿比南山

时间:2019-06-24 08:32:21  作者:Y寿比南山

   《寿数九千岁》作者:Y寿比南山

 
  文案:李思源是个安守本分的富二代。
  一不嫖,二不赌,作风良好,自认绅士。
  结果忽然有一天,他就被拉到了阴曹地府,被告知他将拥有九千年的寿数。
  于是绅士变神棍,从此出门死人,回家见鬼。
  最要命的是,他色胆包天看上了那个浑身散发着死宅气息的阎罗。
  ————————————
  明礼在天道的瞎几把指引下找到了他的接班人。
  但他总是觉得,这个接班人,脑壳可能有问题。
  .
  努力刷好感度的甜饼攻×贼会撩的怂包富二代受
  【看文不收藏,堪比耍流氓】
  单元式恐怖灵异,微娱乐圈。
  温馨治愈!互宠全文无虐!
  宝贝们放心跳坑吧~
  ★佛系写文,看文愉快。
  ★明礼攻·李思源受,不拆不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思源 ┃ 配角:明礼 ┃ 其它:灵异,虽然作者怂
 
 
第1章 
  灼热的阳光洒在爬满绿藤的老式居民楼,看起来随时要被强拆的几栋矮楼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一个穿着牛仔外套的男人看着这个地方,轻声叹了口气。
  男人戴着某轻奢品牌最新款的帽子,脸上被口罩和墨镜挡的严严实实,白色干净的皮质短靴,在身后垃圾堆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突兀。
  他从口袋里翻出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小广告,修长的手指整洁白净。
  男人低着头认真看着小广告的样子十分吸引人,即使是全副武装,也能感觉到这人出众的气质。
  然而小广告上的字,却与这个人极其不符。
  [点评风水,相面测字,专业驱邪,童叟无欺!曲恒山王牌天师等你来!地址长山路西斜大街1509号,电话*******  ]
  李思源再次看了看这个小广告,又抬头望向面前的危楼,最后认命般的迈开腿踏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霉味连口罩也遮挡不住,李思源皱着眉走上楼梯,心塞的看着墙壁上到处用红漆喷着‘拆’字,不知道是第几次想转身离开。
  但想了想最近的糟心事,李思源还是忍不住抱希望。
  反正来都来了。
  这栋楼显然已经没什么住户,李思源上了四楼也没见到个人影。
  阳光穿过没有玻璃的窗透落进来,已经钻进一半的爬山虎似乎都有些可爱。
  李思源却没心思去看,径直走到最里面的那户,直到看到门上贴着和那小广告差不多的广告词,终于确定了这是他要找的地方。
  抬手敲了敲门,门内很快传来了声响,一两分钟后便有人来开门。
  令李思源想不到的是,开门的是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包子脸少年。
  “你是上午打电话的人吧?来来来进来!不用换鞋。”少年十分热情。
  李思源向少年点点头,抬脚进了屋子。
  一进门,李思源就看到了三尊神像正对着他,他也只认得中间的那个。
  是财神。
  李思源:……
  而少年已经十分欢快的去沏茶了。
  又叹了口气,环视着这个充满了桃木剑黄符纸以及各种古怪东西的房子,他总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李思源是个勤勤恳恳的十八线演员,同时也是个小富二代。一不嫖二不赌,家教严谨,作风良好,自认绅士。
  但半个月前的一天,他忽然做了个梦。
  梦中他被小鬼拖到了阴曹地府,殿堂之上一个看不清脸的人对他说,他将通阴阳,寿九千。
  李思源醒来也没在意,直接跟着经纪人就去拍戏,结果到片场不出一个小时,他就看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人。
  那人跟在道具组一群人身后,傻愣愣的站在那。
  一开始李思源并没有注意他,直到他和男主角演对手戏,看镜头的时候不小心瞄到了摄影大哥身后的那个人。
  以及从那个人眼里缓缓流淌的血。
  嘀嗒——嘀——
  李思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而男主还在认真的演戏,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你不用留我,这里,不是我的归宿。”
  那人的眼珠开始翻涌,最后变成似要溢出的眼白。
  李思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男主角:???还有这段儿?
  “快喝点水,这里很难找吧。”少年端着两杯茶回到沙发前。
  李思源却顾不上喝水:“你……师父,不在么?”
  少年笑眯眯的拿出一张名片放到李思源手里:“没有师父,这里只有我,我叫黎见。”
  李思源楞了一下:“可我上午打电话,是位老先生接的?”
  黎见状似腼腆的笑了笑:“先生,变声器了解一下。”
  李思源:……
  告辞!
  深吸了口气,李思源起身就要离开,却被黎见手疾眼快的抱住了腿。
  “诶别那么死板啊!我真的很厉害的,要什么老头子!白白嫩嫩小年轻不好么!”
  李思源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像他家楼下的王大妈去上保健课一样的那种。
  最后李思源还是坐回沙发上,摘下了口罩喝了两大口水试图冷静。
  黎见变脸极快,立刻拿出一副招待上帝的样子,殷勤的要去拿水果。
  李思源阻止了他,黎见这才坐下。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没有什么真本事,但我碰到的事情十分诡异,如果你只是想糊弄我买什么平安符的话,那还是算了。”
  李思源将那副墨镜也取下来,揉了揉眉心。
  黎见立刻道:“大哥,我真的不是骗子,货真价实的天师!你先说说你碰到的是什么。”
  死马当活马医,李思源只能跟这个大男孩说出最近诡异的情况。
  那个摄影棚翻白眼的兄弟,其实只是个开始。在那之后,几乎每一天,李思源都能在各种地方,见到各种各样的……鬼。
  虽然那些‘东西’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举止,但李思源还是胆战心惊的让经纪人联系了个天师。
  结果他吞过符水,花大价钱买了辟邪灵器,却依旧没有什么效果。
  李思源被这些东西吓到心力交瘁,直到前两天在自家楼道里猝不及防撞到了个全身是血的姑娘,实在不敢再回自己家,索性去了经纪人家里住。
  接着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当他们第二天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口多了一具猫的尸体。
  那猫被扒了皮半搭在尸体上,眼珠突在了眼眶外。
  李思源惊恐地觉得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于是他不负众望的冲到卫生间吐到差点虚脱。
  很快小区物业就处理了这件事,但接下来的一整天,他的脑袋里都是那血肉模糊的画面,以至于三场戏NG了十六次。
  导演吹胡子瞪眼睛,把李思源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最后晚上李思源还是去经纪人家蹭着住的,毕竟他的经纪人庄语是个一米九四的汉子,八块腹肌,看起来十分有安全感。
  结果当天晚上,李思源在客房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响。
  像是有什么人在房门口徘徊。
  他本以为是庄语,可紧接着,那声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挠门声。
  李思源瞬间睡意全无,抱着被子死死的盯着房门。
  就这样外面的‘东西’挠了大半夜的门,直到天色泛凉,才消失不见。
  庄语准时七点过来叫他起床,一推门就看到一个裹着被子死死盯着自己的人。
  面色苍白,眼底青黑,形容恐怖。
  于是庄语沉默的又将门重新关上。
  他的动作立刻被飞奔而来的李思源阻止了。
  李思源就像三九严寒看到了大火炉,危难之际见到了解放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他庄哥哭诉昨晚的经历。
  当然,在和黎见讲时,李思源是没把这件事一起说出去的。
  好歹他是个公众人物,也是要脸的伐。
  庄语给李思源请了病假,让他休息了半天,直到下午才押着人前去片场。
  至于黎见的小广告,也是在片场附近一个电线杆儿上撕下来的。晚上好说歹说跟着他庄哥凑活了一宿,第二天处理好别的事情就赶紧找了过来。
  黎见转着眼珠想了想,道:“按你说的,你做过那个梦后,只是能看到鬼,但是发生怪事,是看到猫的尸体之后。”
  李思源点点头:“没错,我这两天一直在想,这两件事会有什么关系。”
  “有关系也没关系,诶对!等着!”黎见喝了口水,转身起来去了厨房。
  也不知道这孩子鼓捣了些什么,转身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多出一杯橙黄色的饮料。
  黎见将饮料递给李思源:“喝这个。”
  李思源不明所以,还是接过来喝了一口,却觉得味道口感有些奇怪:“这是什么?”
  “高乐高。”
  李思源吐出一小块焦黑的物质:“这又是什么?”
  黎见一脸理所当然:“符纸啊。”
  李思源深吸了口气。
  很好,高质量符水,橙子味。
  等李思源喝完了一杯橙子味符水,黎见才让他拿着颗发白的木头珠子。
  黎见的包子脸变得十分严肃,口中念念有词,李思源也不知道这黎见搞什么名堂,只好等待。
  过了大概五六分钟,李思源才觉得这木头珠子在手心变烫。
  随着时间的推移温度越来越高,李思源觉得有些拿不住,接着那木头珠子便在李思源的左手上轰然燃烧了起来。
  这神奇的一幕并没给李思源时间感到惊异神奇,他被烫的快速抖落掉了珠子,左手手心立刻多了几个燎泡。
  而那被他扔到地上的木头珠子已经变得焦黑,火焰不见,冒着一丝丝的白烟。
  黎见皱皱眉,走到焦黑的珠子前蹲下身仔细查看,又拿起来闻了闻,随即嫌弃的拿远了些。
  而他这一晃,那珠子的味道就散开了来,李思源很快就闻到了一股焦臭味,其中还夹杂着一种让人作呕的腥味。
  “这什么意思?”那味道越来越大,李思源捂住了鼻子问。
  黎见离得最近,简直要喘不上来气,马上找到一块红纸将珠子包起来,又拿了个塑料袋封住,扔到垃圾桶里。
  “有点不太妙,我得去你住的房间看看才行。”
  李思源打了个响指:“没问题,现在?”
  黎见点点头:“越快越好。”
  两人立刻出门,转身下了楼,李思源有点狐疑的问道:“你未成年吧?家长呢?”
  黎见最讨厌别人说他小,气鼓鼓的回到:“我十九成年了,过完这个暑假就去大学报到,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小骗子!”
  李思源轻咳了一声:“没有。”
  黎见背着他的各种道具,吸了吸鼻子:“我可是身家几百万的人,怎么会骗你这点钱。”
  李思源打量了这个十分普通的小天师,觉得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还没感叹完,就听黎见换了个略悲伤地语气,指着身后的楼。
  “可惜几百万今年还不拆迁。”
  李思源:……
  然后只见黎见顿了顿,迅速的拿出一个小本,写着什么东西后递到了他手上。
  上书:符水200,驱灵珠500,待续。
  李思源的表情狰狞一瞬。
  待续你妹啊!
 
 
第2章 
  无论如何,李思源最后还是带着黎见到了庄语家里。
  庄语开门后见李思源带了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微微楞了一下。
  “这位是?”
  话音刚落,黎见便恭敬的掏出一张纸,递到了面前看起来高大威武的汉子手里。
  庄语低头看了一眼。
  点评风水,相面测字,专业驱邪,童叟无欺!曲恒山王牌……
  不对,拿错了。
  黎见咽了口唾沫,伸手将小广告拿回来,换了张硬质名片小心翼翼的塞到了男人手里。
  这个人看起来,有点像……混黑的。
  黎见视线移了移,小手表到位,就差大金链子。
  李思源一句话都没说上,就看着庄语瞬间黑了一张脸。
  于是黑道大哥庄语冷冷的盯着李思源,‘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
  名片飘飘摇摇落到了地上,凄凄惨惨戚戚……
  李思源与黎见同时咽了口口水。
  盯了几秒地上的名片,李思源略微尴尬的蹲下捡起来:“别介意,我朋友是个唯物主义者,还不太能接受这种事情,我和他好好说一下。”
  黎见狐疑的看了看李思源的帽子口罩:“说实话吧,你们真的不是贩.毒的?”
  李思源还没想明白他们怎么像贩毒的,眼见着这孩子就想跑,赶快拉住黎见,再三保证了他是个演员,绝对不是坏人。
  黎见的防范意识极强,最后坚持用搜索引擎翻看了李思源的个人信息大半天才确信。
  “也没人认识你包那么严实干啥。”黎见无意中补了个刀,转头看向紧闭的大门:“现在怎么办。”
  李思源只能认命的上去敲门,足足等了十多分钟,庄语才提着把菜刀又开了门。
  黎见瞪大了眼睛,全身戒备,做好了情况不妙立刻跑的充分准备。
  然而庄语却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两人一眼:“进来吧。”
  李思源带人坐到了沙发上,给黎见倒了杯水,而庄语正在厨房做菜,李思源顺嘴说了句:“我要吃腌萝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