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和孽徒真香了(玄幻灵异)——竹止

时间:2019-06-23 15:22:43  作者:竹止

 《重生后和孽徒真香了》作者:竹止

 
文案
 
宋迎上辈子是个名满天下的剑宗,就是有点短命
 
 
一朝重生,借尸还魂,来到他死后的第十一年,成了一个和他同名的宗门弟子
 
 
与生前堕入魔道的孽徒谢还再度重逢
 
 
发现孽徒不仅改邪归正,还暗恋他许多年
 
 
宋迎:我宋长留就是单身一辈子!孤独终老!也绝不会和徒弟结成道侣!
 
 
后来,真香。
 
 
 
口是心非毒舌徒弟攻×撩而不知耿直师尊受
 
 
剧情感情并重
 
 
1v1,HE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迎,谢还【huán】 ┃ 配角:一群小可怜 ┃ 其它:
 
 
 
  ☆、序章·始末
 
  
  宋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算起来,这四十多年,其实值得宽慰。他年少成名,师尊越灵真羽化后接任剑宗之位,门派继续稳坐剑道龙头的位置,收了一个徒弟,捡来一个女娃,有三两知己,已经差不多功德圆满。
  然而也只是差不多圆满。
  夜很安静,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丝从窗纱渗进来,打在案上将要燃尽的香炉间。
  一双年轻的手正在纸上书写。
  宋迎,字长留。剑宗一脉第二十四任宗师,仙门剑道魁首凤麟宗的宗主,外界人尊称一声宗师,或者仙师。
  他看起来很年轻,因为修道者往往能保持容颜不老,所以像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只是命数确实短了些。
  春夜飘雨,宋迎正写着遗书。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道者,到了该走的时候,是什么都拦不住的,遗书这东西,早写比晚写好,早写,哪天自己忽然崩了,后事也有个交代,写晚了,一堆人为了一颗金珠都要挣得头破血流。
  宋迎仔细思忖,说实话,他这遗书写得有点晚,不过还不至于太晚。
  剑宗都有两把剑,一把是祖传的,是剑宗身份地位的标志,名叫明意,宋迎在纸上写:供奉宗祠明堂之上。
  另一把剑是私人的,按照自己的心意打,想打成什么样就什么样,哪怕你打成个搅屎棍都没关系。当然,宋迎自觉审美还没有那么雅致,他的私人佩剑长得清新脱俗,轻盈小巧,像前人那样拿来陪葬有点埋没这剑,所以他又写道:赠与挚友邓淳如。
  桌子上还有一枚绿色的水晶梭子,颜色晶莹剔透,长如笔杆,酒壶粗细,中间似女子细腰,适合拿握,算个装饰品。
  这是早年宋迎在通天灵井里提炼出来的灵水灌进了水晶梭里做成的,瞧着赏心悦目,就送给那个大魔头白炼吧,那家伙总说这个好看。
  义女唐丫,送一块菱花护心镜,女孩子都爱美,这丫头总觉得自己长得丑,得让她多照照镜子,真不丑。
  又断断续续写了一堆交代,终于写到了最后一个要交代的人。
  他唯一的弟子,谢朝辞。
  纵观宋迎这一生,有两个魔修和他密不可分。一个是挚友之一的白炼,一个是徒弟谢还。
  前者魔骨道心,生性爽朗,是难得的知己;后者弃道成魔,阴郁偏执,暴戾恣睢,气得他心肝脾肺肾都疼。
  谢还成魔后,宋迎就一脚把他踢出凤麟宗,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但他始终没有对外宣布断绝师徒关系。
  所以到了现在,谢还虽然不在他身边,被整个道门辱骂唾弃,也依旧是他唯一的徒弟,剑宗嫡系一脉唯一的传人。
  宋迎想了想,他和谢还最初那几年的确情深义重,那小东西整天喊他师尊师父,虽然黏人得很,可天赋却惊人。
  只是可惜,谢还渐渐长大,开始寡言少语,急功冒进,与他、与道门都渐行渐远。
  他似乎没什么可留给谢还的,也不知道谢还喜欢什么。
  于是拿来一张崭新的信笺,草草写了几笔。
  一切都有了最好的安排,宋迎把遗书装好,拿镇纸结结实实地压住。
  窗外风雨飘摇,树林沙沙作响。泥土和草木的清香弥漫山岗,还有一片片昆虫破土新草萌芽的声音。
  宋长留坐在案前,夏雷殷殷,渐觉困意袭来,遂闭上了眼睛。
  次日,宋仙师羽化登仙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
  凤麟宗宗主之位由剑宗外系长老徐文引继承,而最重要的剑宗之位,宋仙师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至此,师徒相传的剑宗嫡系一脉,就此断绝。
  这件事,在仙门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风波停止,又是三年后的事了。
  
 
  ☆、生前身后事
 
  “呵,不过是说他两句就寻死觅活的,还是男人吗?干脆自宫去当女人算了。”
  “可别这么说,人家以前好歹也是宗主的得意弟子,任谁从天才变成一个庸人都有点受不了的。”
  “你也说了,以前得意罢了。现在他在宗主眼里算个屁?想想以前他那自视清高的样子,再看看现在,啧啧,报应咯。”
  砰——!
  “你们说够没有,说够了就滚出去!敬之都变成这样了你们居然还说风凉话,都滚!”
  “呀,生什么气啊江师姐,是他自己跳江寻死,又不是我们推下去的,别冲我等无辜人发火啊,杯子摔碎了要赔的。”
  “哎,师姐关心师弟状况嘛,发发火很正常,咱们走吧,出去透透风,这屋里酸酸臭臭的,闻着想吐。”
  “走走走,看看咱们到哪儿了,这海市可真够远的啊……”
  然后是门开的声音。
  宋迎皱了皱眉,觉得吵极了。
  还能听见那两个走出去的人小声说:“虚伪。当初江楼月被宋敬之抢了宗主亲传弟子的机会,要是宋呆子死了,这会儿最得意的其实是她吧,装什么装……”
  宋迎试着睁开眼,视线渐渐明朗起来。一间昏暗的房间,家具比较齐全,窗很小,透进蒙昧不清的光线,外面传来依稀水声,一切都在颠簸,似乎在某只船上。
  唯一的桌子边,是个正在拿扇子扇一张碗的白衣少女。
  碗里黑黢黢的,似乎是汤药。
  宋迎蒙了一下。
  他怎么……没死?
  环视须臾,宋迎试图坐起来。然而这身体浑身无力,软得像团棉花。又暗中运了运灵气,灵脉阻塞凝滞,十分的灵力竟然只能发出三分不到。
  怎么回事,他身体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宋迎咳嗽一声:“请问……”
  一开口,连他自己都愣了,沙哑虚弱,仿佛被铁砂磨过,完全不是他以前的音色。
  刚开口,那白衣少女惊讶站起:“师弟!你醒了!”
  说着端起桌子上的药:“快先把药吃了,总算醒了,我这就去告诉师叔。”
  药碗就在眼前,黑乎乎的汤汁,发出刺鼻的苦味。宋迎没接,一时有些迷糊,这女子叫他……师弟?
  他什么时候多了个师姐?
  见他没有反应,江楼月又拿来勺子,放进两勺糖,劝道:“你看,我放糖了,不苦,喝了你身体好得快一些。”
  宋迎微微摇头,只觉得船只颠得厉害:“我怎么了?”
  少女眼眶微红,啜泣道:“师弟忘了,昨天那几个混蛋奚落你,你气不过,就从船上跳进了江里,要不是师叔及时发现,你恐怕……怎么这般想不开要寻死呢!”
  什么跟什么。
  他分明是坐在自己凤麟宗的府邸中羽化的,何时寻死觅活要跳江了。
  沉默半晌,宋迎终于觉得哪里不对:“你知道我是谁吗?”
  江楼月手里的碗险些没拿住,她错愕道:“师弟,你是宋迎啊。”
  宋迎心道:没错。
  紧接着:“姓宋,名迎,字敬之,怎么了,这还要问?”
  敬之?
  宋迎喃喃:“我什么时候改字叫敬之了?”
  他的字分明是长留啊。
  声音虽小,江楼月却听见了:“原本你是没有字的,但因为和咱们师祖重了名,宗主才赐字给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宋迎只听到了“师祖”两个字。
  他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师祖……?哪个师祖?”
  江楼月道:“当然是长留师祖了,师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什么不知道了?”
  哦,这才是他。
  果然是死了。只不过如今好像又活了。
  “师祖他故去多少年了?”
  “十年了,师弟,你到底怎么了?”
  十年,那今年是癸丑年。
  宋迎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没。师……师姐,我就是忘了很多事情,能让我休息一下吗?”
  “忘了?莫不是伤到头脑了,我让师叔来看看,你等一会儿。”
  “不必麻烦。”宋迎叫住她,微微摇头,“我想先休息休息。”
  江楼月见他不胜疲惫,只好放下药碗:“好,那你休息,记得把药喝了。我晚上再来看你。”
  她一走,宋迎躺了下去。
  虽然没有这身体的记忆,可刚才听到的那些话,前前后后理了理,宋迎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少年灵脉根基上佳,先前大概是个优秀的孩子,但不知怎么灵脉渐渐阻塞,修为也跟着无法精进,所以逐日沦为旁人笑柄。
  最后他想不开,跳江死了。
  他死了,自己却不知为何借尸还魂,代他活了下来。
  饶是宋迎上辈子见多识广,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这等奇事居然发生在了他身上。
  古往今来,仙门上下三千八百年,借尸还魂什么的,并非无稽之谈。只是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身边,多数人都觉得不过是奇闻异事,听听就好,当不得真的。
  直到这一刻,宋迎拿来一块镜子照了照,看到那张与自己俨然不同的清秀脸庞,才彻底相信他是借了别人的身活了过来。
  可这副身体不是办法。灵脉已经堵得相当严重,且有枯萎之势,若是平时静心休养,吃药调理,可能结果会好一些,但宋迎闭眼感知了一下,脉象微弱又有些暴动,脉壁薄如蝉翼,显然是这少年后来急功近利,拿身体开玩笑,才折腾到了这种地步。
  灵脉枯萎是修道者的大忌。
  这少年的灵脉显然已经病入膏肓,只能先慢慢养着,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能够治好。
  宋迎端起了那碗药,尝了一口,苦。
  且味道怪怪的。
  不管怎么说,这孩子跳了江,身体已经差极,经不起折腾,有药总比没有强,先喝了再说。
  喝完药,大概精力实在不支,宋迎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回他做了个梦,不过梦到的并不是生前,而是他死后的事。
  他梦见自己参加凤麟宗大选,成了宗门一员,天资聪颖,为人上进,深得师父喜爱。
  有个师姐和他差不多的天资,对他很好,经常给他送家乡的特产,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后来不知怎么,他的修为一天不如一天,渐渐被人赶超,连师尊都十分失望,唯有师姐对他不离不弃,情如往昔,还经常给他泡茶做些点心。
  直到有一天,他和师姐还有其他人奉宗门之命登船南下办事,船厢里,他在师姐的书籍中,发现了一张纸。
  纸上的笔迹是江楼月的无误,记的是一副类似药方的东西,最底下写的是,一次小指盖大小,混在饮食中,短则令人灵脉受阻,久则脉象枯萎,无力回天。
  书的下面,压着一个小小的瓷瓶,里面装的是细腻的白色药粉,宋迎取了一点,去问药师。
  药师给出的答案是断灵散。
  这一刻,梦里的宋迎绝望极了。
  一切的不公,挫折,折磨,都找到了根源。原来自己最信任的把他推入了深渊,最依赖的给了他致命的一刀。
  他痛苦,绝望,怨恨,崩溃,然后从船头一跃而下。
  浪水打船,阴风怒号,跳入江的那一刻,宋迎在一片嘈杂中猛的醒了。
  有人正大声敲门:“师弟?你在吗?师弟?”
  这声音一听就是江楼月。
  宋迎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门,还未来得及消化那梦中的见闻,脑子里嗡嗡作响:“……什么事。”
  门外江楼月大喜:“师弟,快去和师叔们会合,今夜起了暴风雨,师叔怕船出事,让我们人都聚在一起,你还走得动吗,我告诉师叔你醒了,他很高兴,要你现在就过去!”
  怕是有些人不高兴吧。
  宋迎微微一挣,抽出了被江楼月拉着的手,勾起一个略显苍白的笑容:“师姐你先去吧,我换身衣服就来。”
  江楼月连忙点头:“好,那你快点,我先过去了。”
  “嗯,师姐小心。”
  目送江楼月离开后,宋迎坐了片刻,彻底把那梦回忆了一遍,然后草草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就出了门。
  只是那梦到底是真是假,尚困扰着他。是以一出门,他没有按照江楼月说的去会合,而是循着梦里记忆去了另一个地方。
  江楼月住的单间。
  也就是宋敬之发现那药粉的地方。
  门内弟子互相看不惯,占地盘,有摩擦这些事,他生前都知道,一个门派这么大,年轻人之间有些磕磕碰碰实在正常,宋迎也从不多管,他继承宗主、剑宗之位几十年,门内从没发生过什么大事。
  除了有他本人严正无私,有过必罚的因素,还有就是宗门选拔弟子条件都极为严苛,天赋可以不高,品行必须当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