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男主为我闹离婚(穿越重生)——糯糯啊

时间:2019-06-23 15:20:41  作者:糯糯啊

   《男主为我闹离婚》作者:糯糯啊 

 
  文案:林淼看了个雷文吐槽,攻灭绝人性,受渣而坏,堪称年度气人文,他跟风哈哈哈。
  结果第二天一睁眼他就穿成了渣受带回府中的又作又笨,最后被攻凌迟分尸的炮灰受。
  为求生存,林淼怂里怂气狂刷好感度,却不料渣坏受突然浪子回头要娶他,正牌攻亲自下场逼他给渣受戴绿帽??
  每天都被逼修罗场,唯有哭爆。
  1、怂包受X心狠手辣攻。1V1
  2、沙雕甜文。
  3、日更。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淼谢琰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林淼自诩是个直男,却没想到会在一次意外吃瓜中穿进了耽美文里,夹在两个男主中间成为惨死的炮灰。为了求生,怂包林淼只能变着法子刷两个男主的好感度,步步小心不敢犯错。却没有想到好感度也能刷过了头,两个男主一起反水,都表示可以和他谈一谈恋爱。林淼不仅没能成功脱身,反而每天被逼活在修罗场。文章文笔诙谐,语言幽默,对主角的心理与情感变化刻画到位。男主本都是有缺憾的个体,在相遇相知以后互相温暖。以男主之间的情感发展为主线,事业拼搏为辅线,勾画了性格鲜明,人设丰满的主角,与有血有肉的配角们。全文故事紧凑情节丰富,是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一章 
  窗外黑漆漆一片,连星星都看不见。如果不是客厅里传来小侄子以及哥嫂和父母的笑声,林淼感觉不到一点过年的气氛。
  他坐在电脑前刚和朋友开完黑,手感不错,正兴冲冲想叫朋友开下一句,朋友那边却说女朋友找出门跨年,不能再玩了。
  林淼心里凉飕飕的。他刚因为父母催着他找对象而满头包地躲回房间里头,结果到开黑还避不开吃狗粮的命,林淼起身往床上重重一倒,结果忘了家里的床板是硬的,差点儿给自己砸晕了,人一倒霉果然是喝凉水都塞牙缝。
  外面没有关怀,只传来一声痛骂:“小兔崽子,拆房子啊?!”
  林淼捂着脑袋没敢吭气,就怕他妈冲进来再给他上一堂教育课,从大龄未婚的八大危害念到老年光棍的悲惨生活,他听着就头皮发麻。
  林淼今年二十六岁,对男生来说其实是个不用着急的年纪。奈何他爸这个年纪的时候早都生了他了,而他哥这个年纪的时候女朋友都也换了三个,且和他嫂子处上了。对比下来林淼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就显得非常不正常,把他妈急得上火。
  可找对象这事儿着急又不管用,林淼反正心挺大的,自己揉了一会儿脑袋后拿起手机就刷微博,从网上寻找属于沙雕的快乐。
  往下一拉刷新,跳出来二三十条微博,林淼一条条看下去,直到看见了一条转发评论都近万的微博才停下滑动,第二眼仔细一瞧,是一条耽美雷文吐槽的微博。林淼自诩直男,平时并不看耽美文,只不过有时候这雷文吐槽很搞笑,所以作为快乐源泉被他给关注了。
  雷文吐吐吐:【图片】有人看过这本的吗,昨天熬夜看了,肉真香,可内容真毒哇!
  图片是一本书的文案,有大概的剧情脉络,而评论区全是书友吐槽。
  “看了!!看得老子肝疼。我本来想看一份轰轰烈烈的相爱相杀的神仙爱情的,结果相爱相杀是有了,神仙爱情变成魔鬼爱情了。其实这也没有问题,问题是作者标个‘甜文’是什么意思?这是那个宇宙的甜文?”
  “太毒了雾草,其实到最后我也没有看出来谢琰多喜欢陈宁,喜欢估计是有的,可是绝对没有他的野心高,如果把权势和陈宁一起摆在谢琰面前,他肯定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权势。不过陈宁也没有什么可怜的,反正他也是个三心二意的渣渣,都喜欢谢琰了还在外面搞东搞西,两个人真是毒得天造地设,千万别祸害其他人了!”
  “我还记得书里面有一个情节,到了剧情最后,在遇见危险的时候谢琰都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全。作者解释他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改不掉,这个真的巨雷啊!!楼上说的对,两个人是毒得天造地设,这篇文唯一吸引我的地能就是谢琰器大活好当肉文看了,唉。”
  “挺喜欢这个作者的……结果这本文怎么写成这样了。我理解他们两个人的人设,从各种角度都的确合理。但作者非要说他们是最合适的一对我不能认同,与其说爱情不如说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唉算了,反正我也不知道谁适合谢琰,他这种多疑又狠毒的人,如果不单身一辈子好像也的确只能和陈宁这种渣渣了,妈呀,我好想被作者的逻辑绕进去了。”
  “我就和你们不一样了,我喜欢林淼这种作精大美人,可惜不长命,作者描写他被凌迟分尸的那块差点儿给我看出心里阴影。”
  “林淼长得真是没的说,光看描写我幻肢都要硬了,但真的太蠢了,结局也是活该。”
  没想到书里面竟然还有和自己同名同姓的配角。在书外他是个相貌普通的单身男青年,在书里面好不容易成了个大帅哥,结果被还凌迟分尸了,林淼刚转发了哈哈哈的手看到这里僵住了。
  忧愁果然让人无处可逃。
  林淼长叹一口气将手机给塞到了自己的枕头下面,一把将被子蒙过自己的头顶躲进了幽暗的梦乡里,希望做个好梦以求慰藉。
  疲惫,昏沉,四肢酸软,种种感觉让林淼睡得十分不安稳,终于在一只微凉还带着臭豆腐味儿的手碰到了自己的上唇后,林淼费劲儿地转了转脑袋,想要甩开那只手。
  与此同时周遭的声音也渐渐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头。
  “哎,动了。”这声音是一道柔和的女声。
  “那便是没事了。”这是个上了年纪的女声。
  两个声音既不像是他嫂子的,更不像是他妈的。这一大早的,我妈不会带了姑娘家进我房间了吧?林淼想到昨天晚上他妈威胁他要给他准备相亲的话,林淼吓得一个激灵,猛然把自己的眼睛给睁开了。
  双眸所及,他的床边的确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妙龄女孩儿,只是头上不仅插着发簪,身上也穿着……汉服?最近好像的确挺流行,林淼有点脸红,自己指不定睡得怎么四仰八叉呢,这下要被对方留作第一印象了。
  他的心脏怦怦跳,觉得他妈带来的人竟然意外合他心意时,林淼的余光扫到了女孩周围的陈设,还没有来得及露出来的笑容就凝固了。
  屋里面的摆设比古装剧还古装剧,根本不是他家,更不会是他的卧室了。
  林淼吓得赶紧坐起来,结果一阵头晕又给跌了回去,一连串的信息也在这时候涌入了林淼的脑海里头。
  林淼年十八,生在小门小户,作为家中幼子,一家子是对他百依百顺,直接养成了林淼好高骛远且十分骄纵的性格。读书读得不上不下,又没有一技之长,只剩一处容貌绝佳可取。
  本来家里也还养得起他,平安一世没什么问题。却不料上月出门一趟就被晋王看上以知交之名给带进了府里头,名是知交,实则是男宠。家人愁也没用,谁敢和晋王胳膊拧大腿?况且林淼自己乐意得跟什么似的,旁人根本劝不回去,一家人怕林淼的性格惹祸,干脆直接举家搬到邻国去了。
  原主以为自己天下独一份,合该被晋王看成宝贝,却不想晋王后院里的宝贝多了去了。他还偏要玩点欲拒还迎的戏码,以至于连晋王的手指头都没碰过几次就被晋王给忘到了边上。
  没有晋王偏爱,更没有心眼或者长处,又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不用多久林淼就把后院里的姐姐妹妹基本得罪光了。也不知道是谁下了黑手,直接把他给闷进了池塘里,而后被恰好路过的张姨娘给救了上来。
  原身嗝屁,现代的林淼取而代之。
  林淼看过不少小说,更吐槽过不少小说。可没想到自己偏偏穿进了昨天晚上随手转发哈哈哈的文里面。给他一个龙傲天或者修仙逆袭的剧本也好啊,他一个直男传进了耽美小说而且是个小白脸炮灰受是什么设定?
  林淼躺在原地呼哧喘气,双目无声地看着窗顶的雕花,心里计算着自己该哭得多大声。
  退一步说,耽美小说他认了,成了男宠他也认了,为什么偏偏是谢琰和陈宁的剧本?这对夫夫一个变态一个渣,自己还是一个凌迟分尸的下场。
  他怎么这么倒霉啊!林淼呜咽一声把被子继续蒙过自己的头顶,说不定再一睁眼他就能从这里回到现实了,结果被子刚拉上去就被一双手给轻轻拉下去了。
  林淼从黑暗中露出一双眼睛,与张姨娘关切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张姨娘是陈宁的一个妾侍,因为性格温和不善献媚而并不怎么得宠。不过因为在陈宁身边的日子久了,在下人和其他姨娘面前也有几分尊重,如果不是她,林淼说不定就活不过来了。
  除了已经发生活的事情林淼是有原主记忆的以外,其他没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林淼只能够凭借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点吐槽内容自己慢慢琢磨出后面的一些时间线。
  原著里面,林淼被救活了以后养伤没几天就去陈宁那里大闹,彻底惹烦陈宁,而后又陆陆续续在谢琰那里刷了不少恶感,最后在男主们初生好感之际做了不知轻重的事情,这才被谢琰弄死了。
  原主目前还没有作死到那份上大概是林淼所知道的唯一好消息了。
  因为不受宠,林淼所在的院子很小。除了自己带来的丫头,连个多的仆从都没有,甚至这会儿受了伤也没大夫看。张姨娘身边的婆子满眼不耐烦,还一手臭豆腐味,也不知道哪个院子被随意差使来的厨娘。
  “醒了就好,”张姨娘扶着他坐起来,“我让璧如去抓药了,你休养上几天,待身体好了再做打算吧。”
  璧如就是那一直跟着林淼的小丫头,平时还算乖。
  张姨娘的声音轻柔极了,听得林淼心头酥麻的,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其实张姨娘说得也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林淼当然不打算在王府里长待,他还想活命呢。所以快点跑是必须的。
  张姨娘又从旁边拿了一碗粥,递给林淼自己端着喝。
  林淼的确是饿了,他连喝了两口粥,边喝边想,陈宁不算什么,谢琰才是关键,希望这会儿谢琰还不知道他这个小喽啰是谁,那他绝对不让这两个大爷心烦,麻溜滚蛋,到时候出了王府再找个生存下去的法子应该不难。
  也许谢琰还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个?林淼侥幸地想。
  结果张姨娘开口劝慰他道:“想开些,前头我来时遇见了王妃,他还问起你呢。”
  他问起我干嘛???
  林淼吓得一口粥梗在了喉头,恨不得给原身这个小作精一个大嘴巴子。
 
 
第二章 
  张姨娘当然说不出来谢琰问起林淼的内情,她见林淼醒了,没一会儿也就起身离开。
  林淼一个人坐在床上冷静下来,将自己前后所知的信息在脑中做了个集合。
  他现在身处晋土,是一片鱼米丰沛的富庶地界。晋王陈宁虽然是皇帝的同母亲弟,不过年差很大,陈宁只大如今太子也就是他亲侄两岁,算上虚岁也才二十二,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皇帝自然对他有所忌惮。因而待陈宁弱冠便将他分到了南边这块远离京城的地方,且去年末又将宋国公之子谢琰指婚给了他,基本断绝了陈宁往后返京的可能。
  而谢琰今年二十一岁,传闻中已经六七岁才被找回国公府。本来宋国公膝下无子,将他找回去是当作嫡子养的,结果不想谢琰回到国公府三年后宋国公便接连得到两个嫡子,此后便将谢琰给忘到了一边,以至于最后赐婚时才被拉出来做牺牲。
  这些事情百姓之间早有流传,林淼的脑中自然也有记忆。
  去年末……林淼掐着手指头算了算时间,那么到现在应该是大半年左右。谢琰与陈宁两人还没有培养出感情,如今还住在两个不同的院子里头。
  所以起码谢琰应该不至于因为吃醋而现在就要用小刀子划拉自己的肉。
  林淼低头掐了掐自己的手腕,也不知道一个原主大男人的肉怎么养得这么白皙又细嫩的。
  但转念一想,林淼又觉得合理,要不是养得太好,怎么可能因为被人推到池塘里面呛了几口水就没了呢。好在他现在没有皮外伤,只是精神不太好,修养阵子应该就会转好。
  林淼盘算好了后头的事情,在这个地方呆得越久越危险,他当然还是尽快离开来得好。
  做好了这个打算,林淼的心绪也平稳了不少,他躺下闭上眼睛小憩。
  如果闭上眼再睁开时已经回到了他所熟悉的现代环境,那当然是最好的。但如果依旧在这里,林淼也无可奈何,他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在家的时候给父母带去的只有烦恼,而他爸妈还有他哥那样一个优秀且家庭美满的儿子,即便他们会因为自己伤心,但也不会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吧。
  想到这里,林淼稍微有些伤感地翻了个身。
  窗外间或传来几声鸟鸣,阳光穿过院中古树的叶片,在地上照出一片影影绰绰。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从门外一直延续到了门内的青石板上。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满头大汗地红着眼睛穿过院子,双手提着自己的裙子。等莽莽撞撞到了大门前才猛然收住自己的步子,抬手小心翼翼地将门给推了开来。
  来人是璧如,林淼身边侍候的小丫头。
  屋里小,除了一张软榻一张床和一方小桌,连个隔断的屏风都没地儿摆,璧如一眼就看见了和她离开时姿势差不多躺着的林淼。
  她家公子自小娇生惯养,哪里吃过这个苦头啊。璧如心疼林淼,鼻子一酸,泪珠子便坠到了地上晕出一朵深色的小花来。
  林淼听见有人推门的声音,便转过身睁开眼去看。他前面也在想家里人,眼睛免不了也是要红的,这会儿和璧如四目相对,一个比一个看着可怜。
  林淼张嘴还没等说话,璧如就绷不住呜咽着拿出手绢哭了起来。
  她生得娇小,眉目间又是一团稚气,乍然哭起来便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让林淼这个完全不会哄人的吓了一跳,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忍着猛然起身的头晕问璧如:“怎么哭了,你不是拿药去了吗?”
  一说拿药,璧如哭得越发伤心了。
  她快步走到林淼床边抹着眼泪抽噎着说:“没,没拿到,他们一听是咱们这儿要,便说没药,就是欺负咱们。”
  林淼对这个结果也不算太意外,他们在这王府里毫无依仗,之前原主还挺骄横,现在被人欺负一点儿都不奇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