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万人迷的穿书日常[快穿]——有歌

时间:2019-06-23 15:14:51  作者:有歌

 《万人迷的穿书日常[快穿]》作者:有歌

文案:
卷情舒是朵万人迷。
卷情舒原本应该是书中的炮灰人物,但他却活出堪比主角的完美人生,被系统绑定被迫穿越位面拯救其他书中的炮灰人物卷情舒。
系统空间里,卷情舒看着那一本一本的男男小说,不由有些烦恼,他一介直男要如何拆耽美里的男男CP?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卷情舒 ┃ 配角:各种各样的爱美之人 ┃ 其它:乱七八糟的病娇
 
  ☆、第 1 章
 
  红色的丝绦层层卷卷,如情人间缱绻的情话,飘飘散散,细□□密,触动人心底最深处的意念。
  阔大的心形床上,一具莹白而修长的身影跃然画中。
  白色的床单衬着他精致的锁骨,衬着那青青紫紫的痕迹,让周围的空气都显出几分糜糜。
  墨发男子长睫微动,睁开那双漆黑如深潭般冷静平和的双眸,他轻轻吻上身旁少女饱满的额头,起身穿起衣柜里备好的高级订制西服。
  纤长白皙的手指在蓝底白条纹的精致领带间翩跹,标准的领带结规整的束在衬衫领口,带好领针袖扣,叠好口袋方巾,齐整的放进西装口袋。
  镜子中出现一位极精致俊美的人物,一身浅灰色西装衬得他几分禁裕,几分睿智冷静,几分平和,镜中的俊美人物微勾唇角,一抹勾人的魅力倾泻而出,带着冷静平和一切尽在掌握的沉着,比精怪的妖饶,更让人为之沉迷。
  卷情舒推开房门,迈着沉着的脚步离开酒店,沿途有几位面容娇好的少女凭凭对他侧目,面颊绯红,眉宇间露出几分羞涩春情。
  情卷情舒,是谓卷情舒。商场肆意,情场得意,便是他卷情舒的完美人生。
  作为享誉国际的润达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卷情舒可谓是贵族中的贵族,年轻,极致的俊美,数不清的财富,无数痴迷他的女人,他似乎天生便带着主角光环,无论他走到哪里,聚光灯的光环都会聚焦到他身上。
  觥筹交错的宴会上,卷情舒漆黑冷静的眸光遥遥望着宴会中真正的主角,季思明。和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人生截然不同,季思明似乎天生幸运,自带运道,无论多荒唐的事,由季思明做便一定会成功,无论多无稽多荒谬的决定,由季思明做便一定是正确的。
  卷情舒的财富地位是他长期夜以继日的步步经营得来的,而季思明,他可以轻轻松松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季思明遥遥望着卷情舒,这个极耀眼极精致极有魅力的男子,在聚光灯下,在漫漫人群里,显得那样高不可攀。
  季思明冲着卷情舒举杯,一边用眼角余光仔细描摹卷情舒精致的轮廓,一边抬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卷情舒面容平淡,同样举杯,将杯中之酒轻酌细品,端是看着他优雅举杯的模样,仿佛就能闻到那让人唇齿留香的酒气。
  季思明看着那人微动的精致喉结,面上闪过一丝灰暗的神色,眸色渐深。
  宴会上,又有几位年轻貌美的女孩朝卷情舒走去,她们或明媚或优雅,恰逢人生肆意绽放的花期,正在向心爱的人展露自己含羞带怯的年轻美丽,季思明看着那些女孩,眼底的不愉越发明显,季思明嫉妒这些能在卷情舒面前表达自己心意的女孩。
  卷情舒漆黑的眼眸现出浅浅温柔,与漂亮的女孩推杯换盏,他紧抿的唇角微微勾起,显出几分摄人的魅力,让女孩们的脸色红了又红。
  那么多漂亮的女孩围簇着他,众人却独独会被卷情舒微勾的唇角吸引,仿佛在这个宴会上,他才是那朵真正的娇花,其他围着他的人,也只是为这朵娇花凭添几许绿意罢了。
  宴会结束,卷情舒淡然的面上染上几分酒气,白皙的面容添了几许薄粉,墨黑如寒潭的眸中闪现几丝敛滟的水光,接他上车的司机只是瞧了他一眼,便垂下头去不敢再直视他,只是时不时的抬头窥上一眼又迅速敛眉站好。
  司机扶着卷情舒精健的腰身,把他放进车里。
  “老板,直接回家?”
  卷情舒伸手揉了揉眉心,“不,先去简驭明那里。”
  做了卷舒情四年的司机,他自然知道简驭明是谁,那是业界有名的心理治疗师,也是卷舒情的心理医生。
  司机把卷舒情扶进简驭明的公寓,便起身离开,重新回到车里。他不知道卷舒明有什么心理问题,但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卷舒明的这件事情,他不会同任何人提及。
  司机抽出一根烟,打燃火机,看着星火燃烧深黄的烟草,心头莫名烦躁。
  简洁整齐的公寓内,简驭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卷舒情,看着他微张的领口处暗红的痕迹,眉头微微皱起,“既然不喜欢参加宴会,下次便不要去了,于你的病情不利。”
  卷舒情伸手捏了捏眉心,“季思明准备的酒会,谁敢不去?”
  “你处处皆胜于他,何必委屈自己参加他的酒会。”简驭明说着,取出药箱,从药箱里拿出醒酒药递给卷舒情。
  卷舒情抬手接过,伸出修长的指头撕开瓶盖,抬头喝下药液,“你知道的,我不想得罪季思明。”
  一直用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看着卷舒情一举一动的简驭明温声调侃道,“你还怕他?”
  “或许吧。”卷舒情醉声回道。
  喝了醒酒药的卷舒情并没有更清醒,反而觉得脑袋更加晕沉起来,连身体都不可自抑的倒在沙发上。
  简驭明微勾唇角,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他静静地看着因酒气而神思不属的卷情舒,温声诱哄道,“你若把你的事告诉我,你的病很快便能好。”
  卷舒情微闭的双目现出纠结的神色,终是紧抿唇角,什么都不说。
  卷舒情是简驭明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也是他见过的最不配合的病人。
  无论多么漂亮多么完美的女人,只要和卷舒情滚过床单,便无法对那个女人生出情意,更别提身体反应。简言之,卷舒明无法同女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简驭明不止一次旁敲侧击的问过他病情的起因,却总被卷舒明含糊带过,简驭明对他的治疗也因此陷入瓶颈,不得寸进。
  “你是不是被女人抛弃过?”简驭明出言诱哄道。
  卷舒明素来清浅的眉心越皱越紧,显出更明显的挣扎纠结,“不,不是。”
  “真的没有吗?”简驭明继续诱哄道。
  似是想到一些不愉的过往,卷舒明眉间纠结的神色散去不少,睁开双眼,眸中虽仍是一片混沌睡意,却已经清醒了许多,连带着声音也不复刚才的湿哑,带着几分清明,他说,“没有。”
  简驭明骤然撞进卷情舒清醒的眼神,垂眸掩饰自己心中纷乱的情绪,眼角余光触到卷舒明渗血的掌心,暗叹一声可惜。
  简驭明丝毫没有做错事被当场抓包的慌乱的样子,他的神情依然平静,卷情舒松开掐着自己掌心的手指,抬头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我想简先生已经不再适合做我的心理医生。”
  简驭明在他身后,望着男子颀长的身影,勾唇轻笑,“若我都治不好你,便再没有心理医生愿意接手你的病例。”
  卷情舒眉头轻挑,“你在威胁我?”
  “是又如何?”
  卷舒情勾起唇角,露出几分轻嘲,“享誉盛名的简先生也不过如此。我的病,我不会再治,也希望简先生遵守起码的医师准则,不要把我的病情泄露出去。”
  “那是自然。”简驭明垂眸应道。
  卷舒情虽然尽量让自己清醒着,但他的身体依然控制不住的左右晃动,简驭明看着卷舒情跌跌撞撞离开了自己公寓。
  抽烟的司机看着踉跄的卷舒情,早已上前一步扶住了他,把他搀进车里。
  简驭明看着黑色的奔驰驶进更深的夜色,漆黑的眸色晦暗不明。
  简驭明不知道,卷舒情最讨厌被人下药。
  若干年后,润达集团成为世界百强企业,卷情舒也如愿成为一代金融巨鳄。
  卷情舒30岁生日当天,身着一袭丝绸睡衣,猝死在别墅的深灰躺椅上。世界上最年轻的金融巨鳄,一代娇子,自此,与世长辞。
  卷情舒死得十分突然,连卷情舒自己都没有预料到。飘在空中的卷情舒看着躺椅上自己神识尽散的样子,一向平淡的眼眸也浮现几许无法理解的荒谬感,他这是,灵魂出窍了?
 
  ☆、第 2 章
 
  叮,系统参昴君启动中。
  叮,系统参昴君绑定宿主中。
  叮,系统参昴君启动空间跳转,《总裁的爱弟》小说世界开启,请宿主改变炮灰卷情舒的人生命盘,炮灰卷情舒的完美人生开启。
  叮,请宿主再接再厉,实现炮灰卷情舒的逆袭之旅。
  叮,系统参昴君友情提示,宿主精神力之强大世所仅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宿主收敛自己的万人迷光环,本着多不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与所接触的一切人物保持距离,避免眼神交流。
  卷情舒忍着浑身剧痛,睁开双眼,他这是在哪里?
  老旧的屋舍,灰败的墙皮,窗户上满是灰尘,阳光透过灰尘射进屋子里,零零星星,昏暗的光线,到处都是发霉的气味,视线所及,尽是摔碎的瓷碗和玻璃杯,还有七零八落无一处完整的家具。
  卷情舒看了眼远处蜷缩在角落里的枯瘦女人,忍着浑身的剧痛冲进卫生间,这才在那破损模糊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卷情舒打开水龙头,却没有一滴水流出来,伸手拽过一旁的纸巾,抹去额头上成片的血迹,镜子中出现的是和卷情舒十四岁时一模一样的容颜。
  卷情舒略有些失神,他这是穿越了吧,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卷情舒身上?
  识海中一片刺痛,原身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卷情舒的识海,卷情舒脑袋被这汹涌而来的记忆胀得生疼,初初醒来的卷情舒被这种刻骨的胀痛疼得晕死过去。
  角落里的枯瘦女人撑着身体,散乱着头发,摸进卫生间,她抬脚踢了踢自己这个便宜儿子,见他没醒,又加重力气踢向少年的腹部。
  倒在地上的少年闷哼一声,终于睁了睁眼睛,幽幽转醒。  
  卷情舒望着眼前蓬头垢面一身污浊连脸都看不清的女人,想着这女人应该就是这个身体的母亲。
  屋子里依然是一片狼藉,满是被催债的混混扫荡过后的痕迹,以前,这样的情况都是卷情舒在收拾。
  “收拾好屋子,做好饭,我睡醒了吃。”女人说完便回到自己的卧房,砰地闭了门,睡觉去了。
  卷情舒看着对自己颐指气使一脸冷漠的女人,仿佛刚才那个对着讨债的混混跪地求饶满面哭泣的懦弱妇女不是她。
  卷情舒翻开上衣,露出少年羸弱的身躯,苍白的上身连片好肉都没有,尽是些踢打的淤青红肿,有讨债的踢的,也有他母亲踢的,讨债的踢的重,那女人踢的频繁。卷舒情伸手摸了摸胸前凸起的根根肋骨,轻叹一声,这个身体怕是瘦得只剩骨头了吧。
  《总裁的爱弟》一文开篇叙述的便是原身之死,原身的母亲把原身卖给了会所,原身抵死不从,从会所里逃跑出来,被会所的人抓回去活活虐死。虽然故事概述里没说是如何虐死的,但卷情舒一点也不能把这简单的“虐死”二字想得轻松。
  原身作为早期的炮灰人物,在小说中的第二章被已身死魂灭。
  卷情舒正翻看着识海里的剧情概述,楼道里突然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之后便是铁棍敲打房门造成的砰啪巨响,这声音肯定不是一般的邻居能制造出来的,绝对又是一拔混混来找他的赌鬼妈讨债来了。卷情舒迅速直起身,抬手锁上卫生间的门,抬眼望着旁边锈迹斑斑的破败门窗,思索着逃离的可能性。
  卷情舒扒开窗户,纵身一跳,翻窗出去。
  终于逃出来的卷情舒踢蹬着脚上不合脚的破鞋,拼尽全力向外跑去。
  只是他刚刚跑到胡同口,便被两名穿着皮甲克的男人抓住,两人翻身扣住他的双手,卷情舒连挣扎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卷情舒腕上吃痛,知道凭着自己现在的力气定是挣不脱,只能任由甲克男拖着向那处破败的屋子走去。
  卷情舒刚进门就被人狠狠地推倒在地,卷情舒抬眼便看见重新蹲在角落里的邋遢女人。
  此时,邋遢女人也抬头看着卷情舒,看到卷情舒的那一瞬,她灰败的眸中现出死灰复燃的亮光,女人急急叫道,“我还有钱,我还有钱,你们别打我,别再打我了。这是我儿子,他会扫地,会做饭,会干好多好多活。人长得还漂亮,旁边好多小姑娘都偷偷喜欢他,我把他卖给你们,我把他卖给你们。”
  卷情舒愣了一下,他真的没想到,他穿来的第一天剧情就开始了,还要在他上任的第一天就“虐死”他。
  为首的一刀疤男子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用锋利的刀刃刮蹭着卷情舒稚嫩的脸颊。
  “长得是还不错,就是瘦了点。既然搜不出钱来,这人我就带走了,就当你这个月还上的利息。”刀疤男说着便去扭卷情舒的胳膊。
  卷情舒往后退了一步,躲过刀疤男伸出的手,面上一片平和镇定,抬眼望着比他高一头的刀痕男,静静说道,“这个女人欠的钱我来还。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把她欠你的钱全都还给你。”
  刀疤男听着少年清润的声音,愣了愣,“你这小子,倒是硬气,可惜``````”刀疤男说着便抬起卷情舒细瘦的下巴,认真打量眼前这个瘦弱的少年,“可惜长得比那会所里的楚溪容都俊俏,这般长相,自然是物尽其用最好。”
  卷情舒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知道再求无用,索性紧抿唇角,双手使了个巧劲,夺过刀疤男手中的匕首,反手朝刀疤男胸口刺去,猝不及防的刀疤男被突然袭来的匕首当胸刺入,不敢置信的睁圆双眼看着拔腿就跑的少年。
  “抓住他。”刀疤男说完便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一帮男人还没从陡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卷情舒已经跑到门口,在他开门的瞬间,守在门口的男人抬腿踢中他的腹部,尽管卷情舒已经抬手抵挡,还是被踢的生疼,倒地的卷情舒也顾不上腹部的疼痛,拔腿向外冲去。
  身后传来刀具破空的声音,卷情舒的后背和腿上传来被利物贯透的剧烈疼痛。
  但卷情舒不能停,他不敢停,他只能忍着浑身剧烈的疼痛向前跑去。
  红色的血迹洒了一路,星星点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