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徒弟他大逆不道(古代架空)——扶月而歌

时间:2019-06-22 09:30:06  作者:扶月而歌

 《徒弟他大逆不道》作者:扶月而歌

 
文案
 
【大逆不道魔宗徒弟攻X浪得飞起剑修师父受】
 
[文案一·师父版]:
徒弟他大逆不道,竟然攻了我!
我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从了……不!跟他断绝师徒关系!
 
[文案二·徒弟版]:
“师父,我早已经对这个世道失望透顶,早已……”
“往后余生,为师愿以剑证道,决不让你失望!给师父一个机会……好啵?”
 
——师父这么可爱,做徒弟的当然只能点头说,好鸭。
 
虽然往后余生,仍是人道剑道豺狼当道,黑道白道世间无道。
但……师父从未让他失望过。
所以,他也不能让师父失望。
 
阅读提示:
1*师徒,年下。1V1。HE。甜文。
 
——————————————————————————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无忧,魏轻尘 ┃ 配角:鹦鹉界第一小可爱阿花 ┃ 其它:
 
 
 
  ☆、死师徒
 
  “魏轻尘!你我师徒情分已尽,今日就此恩断义绝!”
  云州羿城,凤鸣山谷。
  片片白雪以曼妙舞姿坠向湖面,转眼便香消玉殒。漫山飞雪如絮如花,殷无忧一袭白衣,手持长剑,傲立于湖心亭上。
  执剑的手微微颤抖,他低垂目光看着亭前之人,冷冷道:“死师徒,今日必须死师徒!”
  断绝师徒关系似乎并未流传下什么特殊仪式,他便借用割袍断义那一套,长剑一挥,毫不吝啬地割下一大片衣袍,决然地往亭下一丢。
  而后气呼呼道:“喏,死了。”
  亭下。
  魏轻尘揭下糊了一脸的白布,揣入自己怀中,而后仰头望着站在亭子顶部的人。
  他师父乃天人之姿,此刻衣袂飘飘,翩若惊鸿。
  若不是狂风吹开他额前碎发,露出他额头上的一道黑红魔纹,任谁见了都会认定他是剑仙下凡。
  可惜。
  唉……可惜。
  寒风似刀,削皮刮骨。顾不上那些有的没的,魏轻尘踏前一步,双手拢在嘴边,朝亭子上的人喊道:“别闹了,师父。”
  隔三差五死师徒,有意思?
  他朝着那人伸出双手,做出接人的动作,用哄小孩般的语气道:“风大,你快下来。”
  殷无忧冷得瑟瑟发抖,却努力保持翩然姿态,他无视徒弟的呼喊,长剑重新抬起,复又指着自家徒弟,清秀眉宇凛如寒峰:“再问最后一次,你答不答应?”
  “师父,这于礼……”
  “不合”二字尚未说出口,一道剑光乍然而起!
  殷无忧二话不说,直接袭向爱徒。
  方才还在亭上的人,转眼就到了跟前,与自己面对面,眼对眼。昳丽容颜忽然逼近,狭长凤眸里更是满含怨怒,魏轻尘呼吸一紧,登时向后急掠!
  眼看着徒弟要跑,殷无忧手腕反转,长剑抖出层层剑影,挟风带雪封住他的去路。
  “谁赢了听谁的,”他墨眉微微上扬,挑衅道,“敢不敢?”
  “再好不过!”
  魏轻尘眸光一亮,遂并起食中二指,双唇翕动低念剑诀。眨眼间,一柄长剑从岸边雅舍飞射而来,穿透长风,震荡飞雪,于魏轻尘头顶盘旋一圈,而后悬于他身前。
  魏轻尘倒握长剑,朝着师父恭谨行礼。
  “得罪了,师父。”
  话音一落,他瞬间朝着师父攻去。身法之快,迅如雷电!
  殷无忧早已一个闪身,离开了原先落脚之处,避开徒弟迅猛的一击。他飞身而起,长剑引漫天飞絮,乱对手视线,而后于纷乱白雪中,伺机而动,长剑或刺或挑,剑势又快又猛,丝毫不给徒弟喘息的机会。
  二人本是师徒,平素又多有操练,对彼此的剑招再熟悉不过。此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风暴中翻飞不止,澎湃剑气不时激起滔天水花,斗得是难解难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虽无深仇大恨,但两人都是拼尽全力在打。
  毕竟这事关他二人今后该以何种关系继续相处——
  魏轻尘自是希望和师父继续做一对互相礼遇的寻常师徒。
  殷无忧却大逆不道,违背伦常,不顾千夫所指,想和徒弟断了师徒做道侣。
  四年前,他于这凤鸣谷中醒来,睁眼后发现自己重伤在身,且不记前尘。幸得上山砍柴的魏姓青年轻尘相救,贴身照料,他才逐渐好转。但身体上的伤逐渐复原,记忆却是丝毫没有找回,所幸他本能的想起了部分剑招,还能继续修习剑道。
  后来魏轻尘请求拜入他门下,跟他学剑。虽然这小子出身魔宗,且来历不明,但殷无忧向来开明豁达,并不介意对方的特殊身份,极为爽快地收了他做徒弟,此后倾囊相授,并悉心爱护。
  二人于湖畔雅舍朝夕相伴,剑影成双,日久天长便生了情愫。
  嗯,是殷无忧单方面对自己的徒弟有了想法。
  他家尘儿丰神俊朗,温柔体贴……种种优点不胜枚举,总之——这孩子给他当徒弟实在可惜,当老婆才更合适。
  殷无忧一心想赢了徒弟,跟他合籍。无奈他旧伤反复,不宜久战,他想直接祭出大招速战速决。不料,真气一动,他忽然似被人狠狠攥住了心脏,瞬间痛楚万分。
  长剑自手中脱落,殷无忧眼前一黑,直直坠向湖面。
  “师父!”
  昏迷前,他最后看到的是徒弟急奔而来的画面。
  *
  浓郁药香萦绕鼻尖,沸水翻滚声落在耳畔。
  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入口中,甘甜如蜜,殷无忧虽未醒转,却下意识地张开嘴,忍不住伸出舌尖去索取更多。
  不等他探到些什么,唇上的柔软忽然就撤了。
  殷无忧心中一怅,缓缓睁开双眼,入目便是徒弟微红的脸,以及来不及掩饰的一抹慌乱。
  他眼珠子费力地转了转,瞧见自己身处湖边雅舍,此刻正裹着锦被,被徒弟从后面拥在怀里,身侧是烧得旺盛的火炉,里头火星四溅,噼里啪啦。脚上还卧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傻鸟,又胖又沉。
  殷无忧动了动被压麻的双足,那胖鹦鹉掀开眼帘看了看他,马上用婉转清亮的声音叫道:“醒了!醒了!”接着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脚背,又压低身子,张开双翅笼着他的双足,继续给他暖脚。
  狂风拍打着窗扉,外头一片黑暗,殷无忧头昏脑袋,精神不振。他用脚趾头轻轻挠了挠鹦鹉柔软的胸腹,有气无力地问:“几时了?”
  “戌时。”魏轻尘伸手端起茶几上备好的汤药,送到了师父嘴边。
  殷无忧皱着眉头饮下,而后长长地呼气。不等他叫苦,马上有一块糖塞进了他口中。
  “咔。”殷无忧一口咬碎那糖,嘴巴里立刻尝到了甜味儿。
  他嚼着糖块吞咽糖水时,魏轻尘动作温柔地拨开他的额发,细细查看他额上印记。
  殷无忧见状也倾身摸到了茶几上的铜镜,对上自己那张苍白的脸。
  他额上的印记呈火纹状,稍显细长。现在已是红得发黑,透露出一股子邪魅的气息。得亏他长着一张端正清冷的脸,虽是染了魔气,倒也不显得多么邪恶。
  “我是不是要入魔了?”他漫不经心地问。
  “我不会让你入魔的。”魏轻尘帮他把额发理好,而后轻轻将他放下,拿枕头垫在他脑袋下,接着起身走到炉边,往药罐子里加了些药材,又拿细长的竹筷轻轻搅动,之后便跪坐在一旁低头翻阅一本古籍。
  他身穿玄色长袍,坐姿端正,侧脸写满专注,双眸紧盯着书页,嘴唇下意识地抿着,浑身上下皆透露出“认真”二字。
  这小子虽是正宗魔族血统,却不知从何处学来了秉节持重的做派。加上他五官端正,英气逼人,殷无忧每次带他上街溜达之时众人总以为他是剑道上的大好青年,没人把他和魔族联想到一起。
  殷无忧拥着被褥侧躺着,目光从徒弟俊朗的侧脸逐渐往下,最后落在了他拿着的书上。
  他瞧见书封上写着《芳草萋萋》几个大字,看书名像是剑仙书院出的烂俗话本,可能讲的是一个女剑修与三个男人的恩怨情仇。
  再看看徒弟的眼神,他看得那么认真,嘴角竟然难得的噙着一丝笑意。
  ——他果然还是爱看男女之爱的。
  殷无忧不无悲哀地想,我勉强徒弟喜欢我这个男人,是不是灭绝人性?
  是就是吧。
  他是真的希望徒弟能喜欢自己,就像他喜欢他一样。
  他有意转移徒弟的注意力,于是接着先前的话道:“我乐得入魔呢。等为师入了魔,便自号‘剑魔’,而你就是本大剑魔的唯一亲传弟子,小剑魔。我们师徒二人便是这修真界最靓的仔!”
  魏轻尘修长的手指将古籍翻过一页,他语气平缓,重复道:“我不会让你入魔的。”
  末了,又补了一句:“你是要求得天道,成为剑仙的人。”
  “狭隘,迂腐。”殷无忧终于端起师父的架子,认真教导徒弟,“成魔成仙一念之间,魔道未必大逆不道,仙道未必尽善尽美。什么天道地道,黑道白道,大道小道,管那么多作甚?人生在世,自求我道即可。”
  魏轻尘不和他理论,继续沉默看书。
  殷无忧感到索然无趣,又提到了白日里未尽之事。“等天气好了,咱们择个好日子合籍。”
  “你没赢,”魏轻尘提笔在书上写写画画,似乎在做笔记,“此事本就于礼不合,师父往后莫再提了。”
  “你见哪家师徒像咱们这样互相喂口水的?”殷无忧心头火起,说话也没了分寸,“方才还趁我昏迷多有冒犯,这会儿倒惦记起礼义廉耻了……”
  魏轻尘面不改色,淡淡道:“徒儿那是在给师父渡魔气,挽救师父性命,还请师父不要乱说。”
  “魔气。呵。”殷无忧冷笑。
  他失去了记忆,也不知道自己先前造了什么孽,被人下了狠手,筋脉近乎全毁,五脏六腑皆有损伤,还被丢在了这幽闭的深谷。
  当初若不是魏轻尘给他续上一口魔气,他确实早就死翘翘了。但那口魔气虽然救了他的命,却也能要了他的命。他又不是魔宗人士,本就不能沾染魔气,一旦沾上了又无法轻易清除,时常内息紊乱,痛苦不堪,最严重的几次连呼吸都没了,又被魏轻尘用这以毒攻毒的法子勉强救了回来。他当初实在伤的太重,到现在也没好彻底,时不时就要徒弟嘴对嘴给他喂两口魔气,助他疗养。
  长此以往,谁受得了?
  时间久了,殷无忧口中砸吧出丝丝甜意,看徒弟的眼神也就变了。
  倒是他徒弟,年纪轻轻跟个圣人似的,任殷无忧如何作妖,他自坐怀不乱,端庄自持。殷无忧一边觉得惭愧,一边觉得有趣有趣,实在有趣。
  欺负正经人最有趣了。
  但正经人却道:“魔气。嗯,就是魔气。”
  魏轻尘合上书本,扭头看着师父道:“魔气性邪,能魅惑人心。师父看我眼神不对,全然是受到魔气影响,待魔气清除自会清醒过来。”
  他低头从茶几下取出一块蓝布,开始收拾行囊。
  “你要出门?”殷无忧一愣。
  “嗯。医仙谷的黄大夫正在求一株黄泉花,我明日启程为他寻找,待我找到后便可求他为你看病,助你清除魔气。”魏轻尘晃了晃手上那本《芳草萋萋》,将它放入包裹中,“花的踪迹我已有了线索,师父好好在家待着,徒儿会尽快赶回。”
  “哦……”原来不是在看女剑修和三个男人的爱恨。
  殷无忧心里一暖,忍不住眉开眼笑。
  他朝着徒弟勾勾手指。
  魏轻尘不明所以,顺从地倾身靠过去。他剑眉星目笼着柔和神色,静静等待师父发话。
  “敢不敢打个赌?”殷无忧躺在那里,抬起手用玉白的手指绕上徒弟低垂的乌发,“就赌……赌我即使清除了魔气也还是喜欢你。”
  他抬眼看向对方,双眸里满是期待:“敢不敢?嗯?”
  魏轻尘却是淡淡一笑,还是那句:“别闹了,师父。”
  说罢他自师父指尖解救出自己的发丝,而后回到桌边背对着他认真拭剑。
  殷无忧看着他沉默的背影,内心一阵窃喜。
  ——他不敢赌,很好,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藏~一个不佛系的故事。戳专栏可以看到。
《本座坚决不佛系》
【一句话简介:苦海无边,但我超甜。】
【不佛系强大腹黑攻X表演系超甜战斗叽受】
灵剑宗姬宴雪,天纵之才,斗鸡体质,人赠外号“叽霸天”。
一朝渡劫失败,叽霸天被劈成小菜鸡。 
死对头重见天日,上门寻仇。为保小命,姬宴雪装疯卖傻,卖萌打滚,扑过去就示爱三连:“爱你!想你!终于等到你!”
还拽着人家衣角,对人家甜甜地笑:“过去的事就算了吧。你修光明道,忌杀生,要佛系呀~”
 “劝人佛系,天打雷劈。” 薛照夜直接重拳出击,“本座睚眦必报,坚决不佛系。”
后来——
薛照夜:“苦海无边,小叽很甜。”
姬宴雪:“小叽再甜,与你何干?”
阅读提示:*架空,1V1,HE。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