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春眠晚觉晓(玄幻灵异)——闲吟和

时间:2019-06-22 09:29:18  作者:闲吟和

 《春眠晚觉晓》作者:闲吟和

 
文案
 
「初见,无话,默契…」
——
☆:这双眼睛,像是夜空,墨蓝深邃,如此好看…「垂眸喝茶」
——
★:他,如此无可挑剔。眼里的星月如灿「垂眸饮酒」
——
☆:看起来,他年岁并不大,可如此性稳,沉静。自顾自的饮酒,这周围的杂乱,皆不乱心。真是与众不同。不过,这杏花摇喝的方法不对…要教教他才是…
「见他抬眼,颔首浅笑,然后躲开视线」
——
★:这酒有些清淡了。他一直饮茶,许是不喜欢这味道,还是因为年纪还小,不会饮酒?「见他望向自己,露出浅笑,嘴角轻扯,颔首抿嘴回笑」
——
☆:糟糕,被他看见我一直偷偷瞧他…「紧着空中一抓化出一壶杏花摇,示意着左右摇了摇,倒在空杯里,教他这酒得摇着喝」
——
☆:如此,他便不会觉得我故意偷看他了吧。
——
★:糟糕,出丑了。我竟是不知道,这名叫杏花摇的酒是需要轻轻摇动几下才饮的。「点头感激,提壶学着他的样子,摇了摇,倒满杯,一口饮尽」
——
★:这酒的味道,竟多了一丝甜香,比之前好喝许多。
——
☆:不知道他叫什么…如此盛然之风,刚才眼里的那一瞬,却是好暖。「心里软了一下」
——
★:陆家二公子,青乔君,人温性雅。静默不语,解我尴尬,教我饮酒,真是感激。
「心间荡了一荡」
——
“各位,请随我去杏林赏花吃杏如何?” 
“好好好!”
“请!”
——
☆:赏花吃杏,还是夜静时独自一人才觉得惬意。「起身离去,回眸一眼笑然」
——
★:他不去吗?还想亲自跟他说声谢谢。等有机会吧。可我,这痴傻之病偶尔清醒,偶尔糊涂,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起身,随着众人而去,回首背影跹跹」
——
「剧透:攻受400年后,第二次见面,此后…不能再透…」
☆受:18岁,后知后觉型软糯受
攻:24岁,早知深藏型盛阳攻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青乔 ┃ 配角:蒲风别,青羽非,阿九,陆青离,止恒 ┃ 其它:
 
 
 
  ☆、陆二公子陆青乔
 
  一场灾祸毁了六大狐族居住的潭潇洞。各狐族掌尊带着子民,各自散开,另寻居所。
  白狐一族途径一片地博之域,见成片杏树铺地生长,大荒成林,一眼无尽。成片成片卷展雅淡,粉色夹雪的怒盛杏花覆盖肆意!轻风掠过,花枝抖颤,花瓣簌簌而落,仿佛置若梦境!美不胜收!浓烈袭人的花香扑进怀里拂在面上,迷醉痴然。
  斜阳红透,宠溺晕染花色,渡上金光为衣,闪闪灼灼。给这无垠美景,更添意境。地上淡淡鹅黄浅云伏着,有闲鹤信步,见人不躲,反而过来寻食。有白雀飞舞,落在人手,欢鸣雀跃。
  “这里,太美了!”云鸳眉眼都是醉色,喃喃而语。
  “夫人喜欢?”陆廷骁文雅一笑,爱怜轻问。
  “嗯。”云鸳柔美的眸子里映着花,迎着他,俏然眨眼。
  “我去与爹说,留在这里。”依然笑着,儒透俊秀。
  他喜欢她的喜欢。
  女子俏丽羞笑,眼里掩着月光,比花美不胜收。
  如此,白狐族陆氏,在此安了家。
  这片杏林之地,尽头之处,有一刻碑,上书:圣域不周林。旁边附有几行小字,大致是说了某位上古神尊曾在此地隐居,亲手种下了这百里杏花树。而后羽化散于天地间。
  于这里定居几百年后,不周林周围受天地灵华,日月精魄孕育,逐渐平生而出了不少大小不一的圣域之地。也慢慢的开始有各种仙族来此安居定身。因白狐族最早于这里定居,又是天地间灵狐,自上古时期就存在。而后于此的众仙家皆敬重他们,不约而同的以陆氏为首。
  冲天而望,这些腾空而悬的圣域,高低错落,云绕雾缭,仙气盈盈。
  最是明显的就是粉色包裹的不周林圣域和紫色萦绕的雾霖圣域。
  一方是杏花粉盈铺铺为华,一方是苍桐紫树阔阔而雅。
  这日,不周林圣域,陆府上空,聚起祥云,七彩笼罩久久不散。
  陆廷骁与云鸢喜得一子,取名陆青离。
  昆山圣仙镜灵子,受彩光吸引,来到不周林。一眼看中陆青离天生的仙骨。告知陆家人,三岁后,会收他为门下,带去繁水居,传课授业,修大境界!
  昆山是天地间一座灵山,镜灵子是任于天君之下,负责管理不在天宫入职的散仙,招收各仙族有慧根,有天资的子弟加以栽培。
  当然,他老人家只负责选,至于愿不愿意让孩子去,是自愿的。
  不过,各仙族,争破头都想去昆山。在繁水居,能修成天地之间最纯正的大境,修得最纯粹的修为!法灵纯然!一旦能进入昆山的仙族子弟,将来都是要入天职的!就算入不了天职,即便留在坤山,也会是受万仙尊敬,地位极高,仅次于天宫众神!再不济,学成业满,回到家族,也是无上荣光,被奉尊位,受人敬仰!
  昆山每年只收两名弟子。除了在各仙族自己设的学堂里挑选最为出挑的学生,镜灵子每年也会亲自出山到外边溜达一趟。若是遇到觉得合适的,得到父母同意,带回昆山,那便可以多一个名额入繁水居。  
  镜灵子一眼相中陆青离,让陆家觉得十分荣光。而陆青离也相当有天资,入了繁水居,不到三年便成了镜灵子亲自授业的八大弟子其中之一,颇为受宠。除了这八个人,其他学生都由他已经带出手的师尊授课。
  镜灵子看中陆青离的前一年,在雾霖圣域泫蛇族蒲氏蒲龄掌尊的孩子里,看中了他当年刚出生的第六子——蒲风别。那年他亦是被彩光吸引,赤色与墨蓝色的霞光萦绕也是七天不绝。而后,这孩子,三岁那年初入繁水居,就即刻被收了镜灵子身侧,做贴身弟子,尤为受重。
  话说这白狐族陆氏,自陆青离三岁去了昆山,原本就不太热闹的陆府,更加清冷。
  陆老太爷一直嚷着没有孙子抱,怕是活不长!撒泼不依地闹别扭!明示暗示的要儿子儿媳再生一个。
  陆廷骁理解爹的心情,自己和夫人云鸢又何尝受得了这与骨肉的分离之苦,想念之苦呢?
  隔两百年后,他们二人生了第二个孩子,还是男婴,取名陆青乔。
  此子出生时,不周林里仙雀盘旋陆府上空,仙鹤冲天齐鸣。百里杏花漫天轻舞,香气骤然浓烈,四溢袭人,久久不消。
  陆氏二公子陆青乔天生自带淡淡杏花体香,颈后有一指甲盖大小的琥珀色杏花胎记。一出生就是一副甜甜微笑模样,很是讨喜。
  他自小聪慧,对修行极有天资,本也是被昆山圣仙镜灵子挑中,可陆家人不想再忍受分离之苦,婉言谢绝让次子去繁水居授业。陆家长子陆青离已经是繁水居重要子弟之一,这等荣誉已经尊贵无比,次子只愿长留身边,承欢膝下。
  这陆青乔的命运,可是有些不尽人意。
  好日子只过了短短五百年,自他五岁开始,他的命运可就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圣域每一百年添一岁)
  那日是他生辰之时。
  陆青乔起了个大早,心情格外的好,走到窗前案桌旁,摆弄了一下插.在玉瓶里的几枝雪点粉透的杏花,淡雅之气融于自己之体香。
  甜甜一笑:“不知道爹娘给我准备了什么?”
  拿起静静躺在特制银盒里的草编小兔子,他眼里忽然闪了些失落:“大哥,你能来陪我过生辰多好…”
  “啊!”
  心脏骤然剧疼,手里的兔子甩了出去。他来不及反应的被窗外极速飞来的四色彩光穿了心!
  “啊!!好疼!!”稚嫩的面孔扭曲痛苦,脸色瞬间惨白!
  “爹!娘!救我…”
  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待醒来,发现自己化作狐身,抬眼见家人面色异样,震惊非常!
  “这!”陆廷骁看着陆老太爷:“乔儿他!!”
  云鸢焦急万分,抓着丈夫:“乔儿怎么会…这怎么会是真的!!?”
  “金色九尾?身生浅粉?脚踏坠白羽雪如意?左耳戴金尾钉?…这…这…?!”陆老太爷脸上难看极了,死死盯着陆青乔,句句不可置信!
  陆青乔听着爷爷所描述,看着自己,原本是为纯色洁白九尾之狐,为何变成爷爷口中这般模样?这不是《狐传摘录》书里画的那只狐……自己怎么会……一个踉跄不稳,左右晃身:“这不可能!这不是传说吗!!”
  ——————
  一千三百年后…
  不周林杏林,花漫遮天,绵延万里。月盈星盛,浅风拂送。
  一颗结满紫色小杏的高大粗树之上,一影浅色青衫倚坐着,修长双腿一曲一平。
  白皙长指掐一朵杏花,捻一片薄瓣,淡唇轻启,缓缓送入口中。四五下轻嚼,喉咙上下慢滑,咽下。
  嘴角浅浅一扯,甚觉满足,却转瞬消退。微张透齿,完美唇峰,弧度撩人。
  轻轻叹了口气。
  挥袖一拨,仰躺于枝,身轻如羽,无任一花叶颤动。眼前杏花四下散开,露出墨蓝夜空,映照细长淡淡褐色美目,满眼星月璀璨极致。长眉亦是褐色,整齐微微一动,密睫也染褐浓,根根匀均悠悠点眨,发丝深深褐沉垂垂而摇,及腰发带坠小铃悦耳。
  忽然胸膛频频起伏,喘声渐重,右手按压心脏之处,狠狠揉摁两下。又一声缓缓叹息,穿梭杏花之林,随风卷散…
  “我陆青乔,这一千三百年,受你圣元灵百般折磨,已经生无可恋…可我…又能奈何…”声音温软绵和,缠着凉伤。
  隐约之间,发后左耳之上,折闪一光…
  
 
  ☆、镜灵子密谈蒲龄
 
  不周林陆氏阔府大宅里,花园凭澜苑,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奇花吐艳,万芳齐展的花海之上,腾空铺远祥云荡荡!各仙族着盛服华衣,立于云上。谈笑风生,三两一聚。
  每人身上淡淡光晕环绕,为示身份,显露本元之灵。
  为何今日,陆府如此盛景?
  原来今日是不周林百年举行一次的品杏仙会。
  圣域所有仙族身份尊贵之人齐到。而今日更是难得,昆山圣仙镜灵子也突然驾临!着实让众仙为之一振!
  圣仙何等身份?一般仙尊请都请不动,见一面都何其困难!连天君都要与他说话客气半分!这陆家何德何能,可以让他老人家不请自来?
  众仙族不得而知,只是对不周林陆氏更加敬仰,崇拜!
  随镜灵子而来的,还有陆家长子,陆青离。
  入了昆山繁水居,须得四百年才得假三天可归家探视。今日也刚好正好是归家之日。
  品杏仙会,顾名思义,就是吃杏子了。不周林这一方杏林,经年花开不落,茂盛香远。第一百年果熟,甜传圣域。整年不落不坏,随时摘下可食。
  此杏大而饱满,脆蜜汁多,肉厚核细。一口称绝,两口爱不释手!吃完流连忘返回味无穷!
  品杏仙会,除了在陆府做宴席招待众仙族,届时杏林大开,繁花硕果,供游玩,供采摘,供带回。
  此时已至仙会末尾,许多仙族已是迫不及待前去杏林。镜灵子忽然在纷纷离去的仙群中,唤停一人。
  “蒲龄掌尊。”
  身着藏色阔袖之盛服之人,走在人群最后,听见被点召,回身恭敬行礼回答:“小仙在!”
  镜灵子点头,转身腾空。蒲龄赶紧跟起。
  两人周围凭生一片轻纱围裹,与外界隔绝。
  蒲龄有些不解。
  “蒲先生,我有事相问。”
  蒲龄扣礼:“圣仙请问。”
  “前段时间,你家中是否出了些事。”
  蒲龄神色一荡,家中确实有事不曾外传,暗惊圣仙如何得知。
  镜灵子又说:“你不解之事,我有答案。”
  蒲龄更惊,脸上诈显些许疑惑。
  镜灵子一笑,捋捋银须。
  “你可知,我曾经的得意门生,你的第六子—蒲风别,那次离开繁水居归家探视后,就经年时而痴傻,时而正常是何原因?”
  “圣仙如何知道我家中秘事?”
  蒲龄按耐不住心中好奇,小心而问。
  那年蒲风别得假,回来雾霖,第二日就出了事,恍似幼童,痴痴笑笑不懂人事。就此退学繁水居,但是并未说实话,只说家有变故不得继续学习。对外也是封口不提。没人知道他已不在昆山,更是没人知道他得了这病。然后每过四百年,如果恰好他神智正常,就带他出门见见人,装作是他从昆山归家之样。
  也瞒过了这许多年,相安无事。
  镜灵子不答,逗弄一下右肩上的幽昌鸟。
  这鸟羽紫色亮,尾比身长十倍,三色长翎挂着,着实奇特。
  他话锋一转,说起来另一件事:“雾霖圣域百里之隔的横绫圣域血魑族,一直与你族不睦,且对泫蛇之宝砂鳞心存不轨。”
  这事,倒是不足为奇,众圣域皆有所闻,蒲龄叹一口气,脸上浮起一些厌恶之色:“正如圣仙所说,那血魑族常常偷袭我泫蛇族人,而后却总是装作不知,不认。也总是找借口与我族挑起纷争。”
  “血魑族可是惧怕你二子蒲风庭与失踪的六子蒲风别?”
  蒲风别失踪之事可是比他痴傻一千三百年藏的还深,绝对不会有半点消息泄露出去,镜灵子此语可是足足让蒲龄尤为震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