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帝在皇宫种田(穿越重生)——疯狂更新

时间:2019-06-22 09:28:45  作者:疯狂更新

   《废帝在皇宫种田》作者:疯狂更新

  文案:【一句话总结:我在皇宫里种田,顺便娶了皇帝。】
  霸道总裁韩山河一觉醒来变成了大楚皇宫里的痴傻废帝。
  废帝住在锁龙殿里面,日日不见天光,还有那作恶的太监来欺辱他。
  “欺负我?”韩山河冷笑了一声,大手一挥:“全都拉到梦里给老子种地!”
  一时宫里都说锁龙殿里的废帝是个恶鬼,天天摄梦害人!
  废帝作妖,前朝也不安,都进言一宫不容二龙,还是及早让废帝升天的好。
  可是端坐在龙椅上的大楚皇帝却揉了揉腰,抚着隆起的肚子说道:“已……已经晚了,朕早已被他用妖法摄了心魂过去。”
  总结:主攻,高壮俊美皇帝受,霸道总裁种田废帝攻,生子,甜文,梦里空间种田。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攻:韩山河,受:楚寒幕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主攻,强受生子,蛇精病种田攻
 
 
第1章 刚醒就打人
  韩山河睁开眼的时候,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他看到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一个穿着太监服的男人正在欺辱一个面上带着烧伤痕迹的姑娘!
  韩山河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底线还是有的,他走过去对着那穿着太监服的男人就是一板砖。
  “板砖?”韩山河愣了一下,他从哪儿搞的砖头,等他低头看自己手里的板砖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玉印,印上还沾着鲜血。
  “主……主子……您……?”那面上烧伤的姑娘惊颤的看着韩山河,她没想到痴傻了快二十年的皇帝竟然救了自己!
  韩山河看着这姑娘,他自己头脑沉的不行,嘴里说的话都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样。
  “把衣服弄好,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韩山河说完手里突然的一阵发烫,仿佛被火舌咬了一口一样,他的手哆嗦了一下,等他抬起手看自己手受伤没的时候,发现自己手里的玉印已经没有了。
  “你有没有……”韩山河刚要问那姑娘有没有看到自己手里的玉印的时候,却发现那姑娘正拖着那太监服的男人朝外走呢。
  “你做什么?”韩山河本能的问了一句。
  那姑娘转头看了一眼韩山河,说道:“这人是清瑶郡主跟前得宠的太监,要是让他回去了肯定会在清瑶郡主跟前告状,那到时候咱们就惨了,我看不如把他投到井里去。”
  姑娘看着瘦力气竟然也不小,说着就拖着那太监服的男人要过门槛,可惜不小心让那太监的头碰了一下门槛,跟着那太监吃痛的醒了过来。
  “啊……杀人啦!”别看那太监长的不怎么滴,可声音叫一个尖锐又亮。
  韩山河看那姑娘也是个生手,等他刚要说快按住的时候,姑娘已经吓得松手躲开来。
  那太监趁机挣扎着就朝外面跑,一边跑一边喊人,等那姑娘反应过来要追的时候太监已经跑走了。
  “主子……”姑娘看着那太监跑了,脸一下就惨白起来,绝望的跪了下来说道:“主子,都是奴婢无能,这下清瑶郡主过来,定然要百般羞辱主子,不过她还不知道主子已经醒转过来,还望主子再隐瞒一二。”
  “那个叫什么清瑶的经常过来欺负我?”韩山河肚子里饿的发烧,他左右看看发现一边的案上摆的都是馊臭的食物,已经生了白毛了都。
  “主子不记得了?”姑娘有些发愣的看着韩山河。
  韩山河侧头想了一下,说道:“只是听到这个名字就心里厌烦,其他的倒没记得什么。”
  姑娘略松了一口气,说道:“不记得也好,不过都是些言语上的羞辱,主子就莫放在心上了。”
  “嗯。”韩山河随口应了一声,他左右看看,发现这地方虽然大,但是东西却少的很,连床铺都简陋的不行。
  “你就睡在地上?”韩山河看着一片青砖上铺着破烂的被子皱起眉来。
  “以前楚帝在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可如今那楚帝离宫,咱们这边吃用的都被削减的不成样子,连带的被褥都给换成那些奴才用剩下的。”姑娘说着眼泪都垂了下来。
  “连吃的也不给了?”韩山河皱眉失望的坐了下来。
  “说是外面乱,楚帝体恤民情,宫里的吃穿用度也要缩减,咱们这边就更惨了。”姑娘看着韩山河说道:“前几日主子发烧,我好求呢也没求来药。”
  “所以那个太监就借这个要欺辱你?”韩山河看着那姑娘,穿的也是破旧的宫女衣衫,一半脸都是烧过的痕迹,可是另外一半确实清秀美丽,实在是可惜。
  提起这个姑娘倒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浮动,说道:“奴婢怎么样都没关系。”
  “胡闹!”韩山河见她这样说反而有些生气了,说道:“既然是我身边的人,就没道理给人这样欺负了!”
  “主子……”姑娘倒是感动,可是又想了一下,急忙试探的问道:“主子对以前的事儿还记得多少?”
  韩山河想了一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干脆一挥手说道:“都不记得了。”
  姑娘点点头,这才细声给韩山河说了一下现在的境况,原来韩山河魂穿这人竟然是个前朝的废帝,因为是痴傻倒没多少杀伤力,就一直被关在这锁龙殿里面了。
  之前这个楚帝在宫中的时候吃穿用度虽然俭朴却还像回事,可是前些时候楚帝离宫之后,那些太监什么的就开始欺辱人了。
  尤其是那个清瑶郡主,仗着自己是个什么皇亲国戚有事儿没事儿的就过来辱骂这废帝一顿,所幸废帝痴傻倒不会在意什么,不然岂不是要气死。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继续装傻,然后夹着尾巴做人?”韩山河皱眉看着那姑娘问道。
  “为今之计只能忍辱负重,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将您醒过来的消息传给宋贤将军,到时候设法将您救出去,再图大业才是正经。”姑娘低头轻声细语的说道。
  韩山河思索了一下,他发现听到宋贤这个名字,他心里倒是不烦的,可是也没有多喜欢,想必是个不大亲近的。
  “我自有章法。”韩山河从来都不是个等着别人救的,他也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要相信被人还不如信自己。
  “主子……”姑娘还要再说什么,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有人过来了。
  “韩山河你这个废物!竟然敢伤我的人!”一声嚣张的女声传来,跟着三四个小太监打头先跑进来,然后才看到一个穿着华丽的青色衣裙头戴珠钗的女人走进来。
  她看到韩山河看到自己还坐在那边,转手就从一边的宫女手里拿过来一根鞭子,对着韩山河的脸就抽了过去。
  “郡主不可啊!”韩山河这边的姑娘急忙跪下来要拦,可是早有太监防着了,伸手抓着那姑娘给按到了地上。
  “啪!”一道鞭子打在了韩山河脚边的小凳子上,凳子掀翻开来,可是清瑶郡主却发现韩山河并没有似以前一样,听到鞭子声音就吓的哇哇大叫,面色惨白又恐惧的看着自己,反而是一脸的淡然眼里都是嘲讽嗤笑之意。
  “你这蠢货废物东西,你敢看本郡主,你这脏东西不要脸的!”清瑶郡主气的大骂起来,挥着鞭子又朝韩山河身上打过来。
  这一次韩山河站了起来,他轻松的就躲开了鞭子的抽打,清瑶郡主到底是个贵女,没什么力气鞭子挥了几下抽不到韩山河,自己反而气累的不行。
  “你们……上去给我按住他!”清瑶郡主扯着嗓子叫了起来,几个太监宫女急忙朝韩山河这边跑过来。
  往日的韩山河都是吓的不敢乱动,甚至还会跪下磕头,但是今日不同了。
  他不但不害怕还会绕着桌子跑,一两个宫女过去抬手就赏一人巴掌,太监上去更危险了,反手拎起小凳子就朝脑袋上砸。
  “哎哟,哎哟,这傻子要杀人了!”那几个宫女太监的转头就被韩山河一个人追着跑。
  “你……你们!都是废物,废物!”清瑶郡主气的自己朝韩山河跟前跑了过来。
  不过她这一次过来,韩山河却不动了,一直用眼盯着清瑶郡主,最后连手里的小凳子也丢开了。
  “到底还是怕我的吧!”清瑶郡主心里得意的笑了一声,她看着韩山河面上露出狠意来,手里的鞭子刚抬起来。
  “啪!”一声脆响响起来,整个锁龙殿的人都傻了,因为那声音并不是鞭子抽打人的声音,而是韩山河竟然打了清瑶郡主一耳光。
  “第一次见给人打耳光还这么开心的。”韩山河比清瑶郡主高,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清瑶郡主,伸手点了一下清瑶郡主的脑门说道:“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韩山河声音低低的却十分的顺耳好听,说起来是嘲讽的话,不过听着还是酥酥的。
  “你……你……”清瑶郡主看着韩山河的面庞,这废帝之前痴傻,虽然面庞不错可是眼里无神,今儿却似寒潭一般幽深,看的人心里发颤却又挪不开。
  “我去跟太后娘娘说你欺负我!”清瑶郡主竟然就这样哭着离开了。
  “郡主……”门口一个头上包着布的太监惊慌意外的看着清瑶郡主。
  “滚开!”清瑶郡主赏了他一脚,自己飞快的就朝外面跑去,那些宫女太监自然也是要跟着出去的。
  韩山河走了两步,等他出了殿门就看到十米外的宫门又死死的关上了,留给他的只有一片死寂。
  “主子……”殿里烧伤的姑娘急忙的跟过来,担忧的说道:“这下完了,主子怎么不忍一忍,这要是被楚帝的人知道主子您清醒过来,哪儿还有咱们的活路啊!”
  韩山河听了这话,转头带笑的看着那烧伤脸的姑娘,说道:“我记得你叫个芍药是吧?”
  烧伤脸的姑娘听到这个名字眼神颤了一下,本能的抚了抚自己的脸说道:“奴婢现在叫个慎奴。”
  “这个名字多不好听,还是叫你芍药吧。”韩山河轻笑了一声说道。
  那姑娘听到这个抬起头眼含泪水的看着韩山河,噗通一下跪了下来说道:“主子,您千万不能做傻事啊,咱们虽然现在大皇朝没了,可还有宋贤将军他们,他们一定会过来救您出去的!”
  “我没有要做傻事,你起来吧。”韩山河说着又朝殿里去了,自己把弄乱的东西摆好,最后整理了一下衣袍说道:“我就是故意让他们知道我醒转过来了,这样才能引的那大楚皇帝过来见我。等他见了我,我才好给他提条件,让他把咱们的吃喝用度朝上面提一提啊。”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终于搞出来了第一章 ,求大家宠爱收藏~~
  霸道总裁皇帝,只有他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他的~
  (韩山河给您跳个小扇子舞,求包养)
 
 
第2章 废帝新帝初碰面
  说引人来见果然很快就来人要见韩山河了,只是这人不是别人,反而是当今的两位太后。
  “这位请吧。”来接的是太后身边的大太监,做事稳当周密,来接的时候也是用的软轿子。
  韩山河知道这是怕给外人看到了,把自己醒转过来的消息传出去,用着软轿子一遮其他的都好说。
  “让芍药跟着,不然我不去。”韩山河也不是傻子,他要是自己走了,回来怕是芍药就没了。
  那太监犹豫了一下,最后点了头。
  芍药大概也是懂的,听到这个浑身都哆嗦了一下,急忙过来抓着轿子一边生怕给丢下来。
  韩山河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坐在软轿上一路朝东宫太后住的地方去了。
  现今太后住的地方自然也是以往太后住的地方,都叫个薇光宫。
  韩山河进去的时候脑子里一片一片的记忆浮动起来,他皱了皱眉将那些记忆强压下去,跟着太监迈步朝里面进。
  “这位,这边走。”那大太监面带微笑的抓着韩山河的手,生怕韩山河表现的太正常一样。
  韩山河倒也随他,任由他拉扯着朝里面去。
  等到进了里面,发现正位坐着一个圆脸贵气的妇人,穿的自然是华贵无比。
  在她下首左边坐着一个有些瘦削的妇人,样子不如正位上的好,可是眼神倒是精明厉害。
  “见了两位太后何不下跪!”大太监说着推了一下韩山河。
  韩山河笑了一下,说道:“这是你们皇帝的太后,又不是我的太后,我做什么要跪?”
  他这话一出,正座的两位太后惊诧的对视了一眼,圆脸的东宫太后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说道:“看来果真是醒转了,话都会说了。”
  韩山河轻微的点了头,说道:“不但话会说了,还会吃东西呢,太后我好歹算个客人,没的连个茶点都供不起?”
  “你这人……”东宫太后听着韩山河的话,皱起眉头总觉得韩山河说这话实在掉价,不像个精明的。
  “给他吧。”下手那位瘦脸的西宫太后说了一句,然后韩山河才得了座跟茶水点心。
  韩山河看着就端起茶喝了两口,接着伸手捏着点心就朝嘴里塞,哪里还有一丝帝王样子。
  东宫太后不屑的轻笑了一声说道:“慢点吃,不过是些点心罢了,看你这样子。”
  韩山河吃的差点噎住,不过好歹填了填肚子,他伸手递给芍药两个,芍药可不敢在这儿吃,害怕的看了一眼两位太后。
  “拿着吧,没的这样可怜。”东宫太后无奈的抬手说了,芍药才敢接了过来。
  “多谢两位太后了。”韩山河笑着歪依在一边,笑着说道。
  两位太后看着韩山河这样子,东宫太后先开口了说道:“我听青瑶说你醒转过来之后,性子大变,不但打伤了她手下的人,连她去找你说理你都给打了?”
  “打了,狠狠的扇了一耳光。”韩山河轻飘飘的说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