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农家上门男婿(古代架空)——疯狂更新

时间:2019-06-22 09:18:42  作者:疯狂更新

   《农家上门男婿》作者:疯狂更新

  文案:(又名:我的农家武神血脉哥儿妻或者我的哥儿妻给了我第二根金手指)
  陆沉魂穿到一个赌徒身上,家里除了他就有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
  努力洗刷恶名后遇到一个被退婚的黑皮哥儿。
  人说这哥儿打嗝放屁睡觉打鼾,还饭量奇大。
  陆沉却看这哥儿威武高大又听话。
  不过谁知道要娶这哥儿怎么还要来个乡村打擂呢??
  (主攻,生子,攻有奇特不能常用型金手指,陆沉主要是养成了一个威武霸气的哥儿妻!)
  (对哥儿有一点新设定,受有武神血脉,血脉能力也很神奇(辅助型),但不会太牛皮,还是在家种田。)
  内容标签: 生子 乡村爱情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沉贺同心 ┃ 配角:贺老爹张春明等等 ┃ 其它:乡村爱情多福生子
 
 
第1章 被退婚的黑皮哥儿
  陆沉给他邻居家干了几天活,累的跟死狗一样,得了七天的口粮。
  进家的时候脚绊着门槛,磕的膝盖胳膊上都是血口,粮食也撒了。
  喂的一只母鸡哒哒哒的跑过来在粮食堆里一边吃一边拉稀屎。
  “整天吃吃吃,你他娘的倒是下个蛋啊!”陆沉气的抓了一把土砸过去,母鸡立马倒地,腿蹬了两下就不动了。
  “我X!别啊小宝贝!”陆沉过去揉了两下,母鸡蹬腿就跑,朝门外跑了出去。
  “我X!”陆沉急忙跑出去追鸡,这鸡是他从小养到大的,虽然不下蛋但是感情不一样。
  陆沉一追追出了村,就看到对面路上一堆人站着。
  “哎,兄弟帮我拦住那只鸡。”陆沉对着一个高大的背影喊了一声。
  对方弯腰就把鸡抓住了。
  “多谢多谢。”陆沉跑过去,发现人家穿了一身红。
  “成……成亲?”陆沉吃惊的问道。
  那人生的皮黑,五官倒是端正,就是一脸的闷气,配了他的肤色看着就不清爽喜庆。
  “干他大爷的!退婚还想赖着彩礼!”一个粗壮的汉子骂了一句。
  陆沉一看这是是自己村的杀猪户,又看了看旁边那堆人,他拎着鸡退后了几步。
  那鸡扑腾了几下,竟然又挣脱开来叫着就落地跑。
  “哎!”陆沉也不敢大叫了。
  那穿着红衣的黑皮男人走了两步精准的截住了那鸡,抓在手里摸了摸说道:“估计是跑野了,想下蛋了。”
  “真的?哎哟!”陆沉激动的走过去抱住了那鸡。
  红衣男指了指鸡说道:“拎着翅膀。”
  “哦哦,多谢。”陆沉尴尬的拎着翅膀,那鸡又扑腾又叫唤的,惹的前面那群人皱眉看了过来。
  “陆沉你这混货来这干什么,快走快走!”杀猪户烦躁的挥手让陆沉走。
  “二哥别这样。”黑皮红衣男低声说道。
  “四弟你不知道,这家伙是个不成器的,他爹是个老秀才,供他一个读书,他从小就混不好好学,后来还跟人赌。把老秀才留下的东西都赌没了,现在连块地都没。”杀猪户把陆沉的家底掀了个底儿朝天,旁边人看陆沉的眼神就变了。
  那黑皮红衣男也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陆沉。
  陆沉尴尬的笑笑,他总不能说自己是穿来的倒霉鬼,别的也不信啊。
  抱着鸡朝回走,等到了家,看到一院子的鸟在啄他撒掉的粮食。
  陆沉赶跑了鸟,又把鸡关好,细致的捡起粮食,翻腾了几边放到了一个竹筒里。
  肚子又开始咕噜噜的响了。
  “咯咯咯嗒!”
  幸运的是鸡窝那边终于传来了鸡下蛋的声音。
  “可惜没公鸡,不然就可以孵小鸡儿了。”陆沉摸着热热的鸡蛋感叹了一声。
  “有人么?”外面有人叫呢。
  “谁啊?”陆沉怕是还有什么没还清的债找上门,心里虚虚的应了一声。
  “是我啊,你花婶子来给你说媒来了。”门被人推开,进来的是这片村最有名的媒人。
  “花婶子,你找我作甚?”陆沉不解的问道。
  “傻小子,你花婶子可是供奉的报喜鸟,找你是有好事。”花婶子左右看看陆沉这小破院子,嫌弃的眼神扫过院子又落在陆沉尚可的脸上。
  “陆沉,婶子问你,你最近可有赌?”花婶子先警惕的问话。
  “婶子说笑了,村里都知道我爹给我托梦不让我赌了,我自然不赌了,你不信问问去。”陆沉卖力的洗刷前身的污名。
  “那就好,赌可是不能碰。”花婶子又问:“我听说你最近还会给人算账?”
  陆沉点头,这是他给自己找的兼职。
  “那就是说字儿都还没丢?”花婶子面露喜色的追问道。
  “一般的还记得,太深的不行。”陆沉苦笑着说道。
  “嗨,那就行,村里能认字儿的可不多。”花婶子拍了下桌子,接着才眼神闪烁的说起了来意。
  原来是真给陆沉说媒来了,还是隔了仨村的富户,姓贺的,家里三间大瓦房,一口气生了三个女儿,最后这个是小子,开心了一半发现是个黑皮哥儿。
  哥儿小时候黑,长大还黑,而且不似普通哥儿那么细柔,整个高高大大,还被征兵的看上了非要带走参军。
  哥儿差点就要去,被他爹打了一顿,离家出走,被一个秀才收留了两天。
  回来之后哥儿就说要嫁秀才。
  啥都说好了,临门的时候秀才反悔了,还咬定是哥儿非要跟他,自己没碰哥儿一根指头。
  不过确实的哥儿的红痣还在,只是到底是在男人家住了两晚上,有些不好看了。
  现在还被人退了婚更是落得下成。
  “哎哟,你不知道那秀才娘多狠,非说哥儿是个大饭桶,两天吃了她家十天的口粮,还脚臭放屁睡觉打鼾。”花婶子说的就皱起眉来。
  “这么厉害,那花婶子你还跟我说。”陆沉听的有趣。
  “臭小子,也不看看你这光景,你还挑三拣四呢。”花婶子拍了下陆沉。
  陆沉笑着让花婶子继续说。
  “人家贺家这次也恼了,说要一个月内给他家哥儿找个合心合意的夫婿!”花婶子唱戏一样的一拍桌吓了陆沉一大跳。
  “夫婿?”陆沉听出了别的意思。
  “就是得到贺家过日子。”花婶子有些嘴软,这男的倒插门可是很丢人的事儿呢在这边。
  “您要说成了,得给您不少好处吧。”陆沉坏笑的说道。
  “哪有那么好说,除了贺家老子的条件,贺家哥儿也有花说,说是最少得认字。”花婶子说道这里看了一眼陆沉。
  陆沉摸了摸下巴说道:“我是我爹唯一的儿子,您让我倒插门就不怕我爹在您家天上打雷?”
  花婶子一下就慌了,她呸呸呸了几下说道:“胡说什么呢,我这是给你老陆家留后呢!”
  “我跟您说笑呢。”陆沉可不敢得罪花婶子,接着说道:“您这找了好几个了吧?我们到时候还得打擂台?”
  花婶子捏了一下陆沉说道:“还是你小子灵透,看到没?五个铜板,去了就是你的了。”
  陆沉见了铜板就眼放光,伸手捏过来说道:“成,肯定到!”
 
 
第2章 为你我在农村打擂台
  贺家招婿还打擂台,三五个村的都去看热闹。
  因为给了铜板,到场的男的不少,但是第一关五官端正身体没毛病就刷下不少。
  “嘿嘿这是公主选驸马呢?!”旁边的人笑起来,都给贺家那黑皮哥儿叫起了黑公主。
  陆沉听了也笑了笑。
  第二关种地活儿,陆沉答的不太好,力气也一般,不过还算勉强过关。
  剩下了六个,倒是还算可以,毕竟贺家那家底在呢。
  第三关认字儿,是出的卷子。
  “俺就是一种地的认字干什么!会生儿子不就行了。”最壮那个叫了起来。
  贺家的儿子是个忌讳,他这样说贺家女婿就出来赶人了。
  剩下的答的满头汗,唯独陆沉看了一会儿写了起来。
  他穿的有些破烂,不过收拾的还算干净,坐姿端正,手腕悬空,眉目清俊,倒是让人侧目。
  “陆沉你给我下来!”突然的后面有人叫了一声。
  扭头看到是陆沉的大伯陆海宽,指着陆沉就骂:“老陆家的脸给你丢尽了,小兔崽子你给我下来!”
  陆沉飞快的写完,转身看着他大伯说道:“不行啊大伯,你侄子我得活啊,指着你侄子不得饿死。”
  “你……”陆海宽气的满脸涨红说不出话来。
  “爹,这小子奸滑。” 同村的杀猪户凑过去跟他岳父说了一句。
  他岳父摆摆手,让陆沉交了卷子,打眼一看字儿写的是真好,再看人瘦了点,但是站的直五官清俊,实在出挑。
  “进去给同心说两句话儿吧。”贺老爹挥了手,下面的人就笑闹了起来。
  陆海宽还要说什么也不行了。
  陆沉撇下热闹的人群,脚步有些快的朝侧屋走过去。
  正好贺同心的娘出来,看到陆沉愣了一下。
  “伯母,同心可是在这屋?”陆沉规矩的行了礼。
  “额嗯……在在。”贺同心的娘季氏多看了陆沉几眼。
  陆沉到了门边还敲了敲门。
  “谁?”门里有人声音惊慌的应了一声。
  陆沉嘴角扬了一下说道:“让你帮忙抓鸡的那个。”
  门很快就打开了,院子外面的人正抢糖呢。
  黑皮的贺同心眼也瞟了一下,就低着头让陆沉进去了。
  陆沉进去之后看到贺同心的房间收拾的不错,就是那个针线筐有些别扭。
  “你还会针线?”陆沉惊讶的问道。
  贺同心看着陆沉明亮的双眼,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说道:“只会很简单的。”
  陆沉笑了一下说道:“那也比我厉害。”
  贺同心惊讶的看了一眼陆沉,说道:“我怎么能跟你比。”
  “说反了吧。”陆沉笑着说道。
  贺同心想着他二姐夫说的陆沉的事儿抿嘴笑了一下。
  “你的鸡下蛋了么?”贺同心坐下来问道。
  陆沉手张开,一个鸡蛋出现了。
  “头一个,为了谢你帮我抓着他,我把这个煮了送给你。”陆沉笑着将那鸡蛋递过去。
  “真给我?”贺同心侧目看了一下陆沉。
  “没有你,我怕是要上吊了,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了。”陆沉感慨的说道。
  贺同心又笑了一下,比起刚才放开了一些。
  “你……”贺同心犹豫了一下没问出来。
  “你想问我还赌不赌了?”陆沉接了过来。
  贺同心有些着急认真的说道:“我奶说了那个最不能碰。”
  陆沉点点头说道:“我也是明白了,才卖了家产还了赌债,这样才睡的踏实。”
  贺同心赞同的点头,还要说什么外面敲门了。
  陆沉打开门,外面还有一位要进来呢。
  陆沉点头就走了。
  贺老爹又给了他十个铜板让他回去等消息。
  “这铜板我不能要,要了我就没机会了。”陆沉说完放下铜板就走了。
  “这臭小子。”贺老爹笑着骂了一句,旁边的女婿们都多看了陆沉一眼,这铜板也算是最后一道关,看的是不是看重贺同心跟爱占小便宜。
  不过陆沉虽然过了这一关,但是他在最后这三个里面条件是最不好的,还碰过赌博,大家都知道他的机会很小。
 
 
第3章 你亲我一口
  陆沉回了家,他家的鸡又下了鸡蛋。
  陆沉摸了摸又收起来没吃。
  他大伯对他今天说的话很生气,拍门骂陆沉是白眼狼,要跟陆沉断绝关系。
  “奇怪?不是这话跟我爹已经说过了么?!咱们两家早就断了好么!”陆沉说完就关了门,再骂也只当听不到。
  晚上的时候花婶子没来,陆沉想着那个贺同心叹了一口气,心里沉甸甸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陆沉也没起床。
  “要不到镇上找点活儿干干吧!”陆沉摸了铜板出来,左右看看他家,最后把铺盖一卷,去了鸡圈把鸡弄进笼子里就打算走人了。
  门打开,就看到贺同心站在门口。
  “你这是?”贺同心疑惑的看着陆沉。
  “打算搬到镇上去。”陆沉尴尬的笑着说道。
  “啊?”贺同心吃惊又无措的退后两步,露出后面一个贴着红色喜字的箱子来。
  陆沉叫了一声,转身进了院子关上了门。
  贺同心没反应过来呢,陆沉已经重新打开门,满脸带笑的说道:“我以为没我事儿了呢。”
  贺同心也笑说道:“那你还不要那十个铜板。”
  “后悔了。”陆沉接了一句。
  “哎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后面花婶子来了,贺同心急忙脸红的站开。
  “你就是陆沉?”来了个年轻圆脸的妇人带笑的看着陆沉。
  陆沉看了一下贺同心。
  贺同心急忙说道:“这是我二姐。”
  陆沉笑着叫了一声二姐。
  “哎!”圆脸妇人笑着塞给陆沉一个红包,陆沉自然不能要,正推搡呢陆沉的大伯母李氏进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