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雪上霜华

时间:2019-06-22 09:16:34  作者:雪上霜华

   《豪门校草的男妻(重生)》作者:雪上霜华

  文案:
  2008年,山沟沟里的赵研考上了985大学,一来就喜欢上帅气多金又学霸的校草不可自拔,可是他自卑贫穷成绩差,只有一张脸还能看,他窝窝囊囊暗戳戳喜欢着人家。
  天有不测风云,他莫名其妙被扣上给校草下药欲要霸王强上弓最后未遂的臭名,被全校师生舆论讨伐。
  然后,他更窝囊更贫穷更自卑地度过了五年大学时光。
  很多年后,他再一次看到当年的校草,是在电视上,财经频道,当年的纯白少年成了知名企业家,名利双收。
  而自己,他回头,看到自己家里斑驳的墙面和破旧的家具,还有镜子里那张脸上未老先衰的白发,他一直是一个人。
  深夜,他提着酒瓶在大街上买醉,被车撞了。
  他以为他会死,可是睁开眼睛,他回到了2008年,他被诬陷给校草下药欲要霸王强上弓的第二天。
  重来一次,他决定好好学习做人生赢家,慢慢的,他发现校草颜城看他的眼神不对……
  地点:普罗旺斯铺天盖地的薰衣草丛
  颜城:带身份证了吗?咱们去扯证。
  排雷:
  1、如果你喜欢看无脑爽,请绕道。
  2、喷子和杠精,请绕道。
  3、本故事纯属虚构,不是纪录片。
  4、前期会有些压抑,但后面真的会很甜,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研+颜城 ┃ 配角:连载文→《我曾是他的宿敌》 ┃ 其它:
  =============
 
 
第1章 
  夜已深,马路上的车辆越来越少。赵研蹲在马路沿子上喝了四瓶酒,抽了两包烟,然后昏昏沉沉在马路上游荡。
  脑子里乱七八糟都是傍晚时在家里的电视上看到的颜城。
  他一般不会看财经频道,不小心摁错遥控器上的数字点开财经频道,就看到了颜城。15年了,颜城已经成为了知名企业家,那张脸经过岁月的洗礼也更加有魅力。
  而自己,一事无成,穷困潦倒,孤身一人。
  从18岁到33岁,这是他暗戳戳喜欢了又忘不掉十五年的人。
  他喝醉了,他看到天上有两个月亮。前方迎面飞速驶来一辆车,他看到了也想要避开,可他的身体却没有动。
  就这样,他被车撞了。
  赵研再一次睁开眼睛,脑子里还留着被车撞飞时撕心裂肺的疼痛阴影,眼前仿似还闪着车灯刺目的光。
  他条件反射闭上眼睛,再睁开,看到耀眼的阳光。
  不等他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人重重踹在肚子上,疼痛自腹部蔓延开来。他蜷缩起身体,一个自我保护的姿势,感觉有几个人在踹他,踹在他背部和腿上。
  耳朵里清晰的听到骂骂咧咧的嘲讽声:
  “死基佬,恶心死了。”
  “就这德性,还想碰阿城,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也不知道这种东西怎么进T大的,倒胃口。”
  “行了,别打了,别闹出人命。”
  “你不知道吧,人贱命硬,打轻了不长记性。”
  几个人打够了,走了。
  赵研维持着蜷缩侧卧的姿势一动不动,脸上头发上沾满了地上的黄土。等到尖锐的痛感缓解,意识回归,他慢慢躺平,仰面朝天看着天空。
  蓝天白云金黄色的太阳,他眯起眼睛。
  这是哪里?
  他想起刚才那几个人嘴里说的“T大”,微转过头看周围,看到一棵记忆里很熟悉的树。T大北门外的一棵歪脖子老槐树,他以前上学时每天傍晚都要路过这棵树去打工的饭店洗盘子,然后很晚再回来。
  可是他最近一次来T大,城市规划道路改建这棵树已经没有了。
  思及此,赵研“豁”一下猛然坐起来,动作幅度太大,牵扯到腹部背部的伤,疼得他差点又倒回去。
  他闭上眼睛再睁开,那颗歪脖子老槐树还在,他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阳光下有点透明的树叶里的脉络。
  他的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三十多岁,他已经戴起了厚厚的眼镜片。
  他伸手没有在脸上摸到眼镜,却看到手腕上的一个东西,一个红绳串起来的小桃核,这个小东西是他到T市上学时他妈给弄的,山里人迷信,说是可以辟邪。
  顺着小桃核他看到自己的手指,嫩白纤细,而不是粗糙布满老茧。他的眼睛蓦然睁大,脑子里响起巨大的轰鸣声,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现代人对重生穿越之类的不会陌生。
  何况他前一天夜里做梦,还梦到自己回到2008年的T大,见到了颜城。
  T大北门,北门前的道路,道路旁的行道树,一切都这么熟悉,熟悉到陌生。他用33岁的眼睛看着十几年前的景物,他想笑,却笑出了眼泪。
  他何德何能,受晋江重生大神如此眷顾!
  赵研抹了把脸上的黄土站起来,身上的疼痛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事情。
  很快他就回忆起这天是哪一天,2008年阳历12月27,过两天就是元旦。他对这天的记忆很深刻,因为这天对上一世的他来说是噩梦的开始。
  这天是星期天,他一大早起来去做家教,刚走出北门就莫名其妙被人打了一顿。
  打他的这几个人他认识,颜城身边的跟班。自从开学第一次见到颜城后,每当走在校园里他都会四处找他的身影,还会特意跑到经济学院去瞎转悠,为了远远看他一眼,所以颜城身边的人他都认识。
  颜城是T大经济学院金融系的,比赵研高一届,家世好学习好长得好,校草的称呼当之无愧,这样的风云人物有一堆追求者和追随者。
  喜欢男人的赵研一入T大校门就喜欢上了,被迷得五迷三道。
  赵研当时被打懵了,他一直都只是远远地看着,连眼神都不敢与颜城对视。
  他带着疑问和忐忑去上完了家教,回到学校才发现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
  说他是gay,说他昨天晚上给颜城下药想要……想要上他。
  学校官网上的论坛,很多系里和班里的QQ群都在传,毕竟颜城在T大很有名气。
  而他只记得昨天晚上他在自己洗盘子的饭店见到了颜城。他在洗盘子,一个服务生急着上厕所,让他去给一个包厢送菜,在这个包厢里他见到了颜城和其他一帮人。
  当时他还在暗自高兴,每次能远远看一眼颜城,他都会暗自高兴。
  而第二天就这样了。
  现在,他就重生在了这一天,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的这个第二天。
  上一世面对这一切,大山里出来单纯无知的他甚至都动过自杀的念头。这次……
  赵研拍着衣服上的尘土,这次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事,他管不了别人的嘴,也一点都不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陷害了他。他只想好好学习,拿奖学金做学霸,毕业找份好工作。
  至于颜城……
  他已经回忆不起来2008年颜城的面貌,只有电视上那个成功企业家的样子格外清晰。
  注定得不到的人,又何必……,他的心里涌上来一股子酸涩,从18岁开始到33岁整整15年,重来一次又何必还要作茧自缚。
  赵研拍干净身上的尘土,他没有像上一世那样去做家教,而是回身走回学校。因为那个家教的女主人不久后就会因为听到他的丑闻而辞退他,连这个月的工钱都没给,理由是他带坏了自家孩子。
  赵研回到宿舍取了自己的包,一个蓝白两色碎布拼起来的单肩布包,是他妈亲手做的,包带顶部被贴心地垫了棉,怕他勒着。以前他用来当书包的,现在装着些零碎,包括他这几个月来洗盘子、家教和勤工俭学攒下的钱。
  宿舍里其他三个人,两个没起,一个在电脑前顶着熊猫眼玩游戏通宵还没睡。他进来出去也没人理,看来他的臭名还没有被东窗事发,大家还像以往的每一个星期天一样。
  他背着碎布包先去了趟图出馆的厕所,厕所里光线很好,洗手台上镶着一面很大的镜子,他从镜子里打量着自己。
  那几个人打他都打在身上,脸上倒看不出什么伤。赵研一瞬间红了眼圈,原来15年前的自己这么年轻这么美好,而他却一直以为自己一无是处。
  他透过这张白皙年轻的脸看到了重生之前自己那张未老先衰两鬓斑白的面孔。
  从图书馆出来,赵研背着包走出T大校门。
  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九月份来学校报道时家里给买的唯一一套新衣服。九月份套在秋衣秋裤外面穿,大小刚好,现在是12月,他已经穿上了他妈亲手织的毛衣毛裤,这身衣服再套在毛衣毛裤上面穿就显得太小了,他的手腕都露在外面。
  T市在北方,08年的元旦过后会断断续续下一个多月的雪,到时会很冷。
  赵研一边看着久违15年的街景,一边向着卖衣服的那条街走去。
  没有亲身体验一次,你永远无法想象重生的感觉。以前每当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来气的时候,他也会想重来一次该多好。
  真正的感觉比他以往任何一次想象都要更好,他觉得街边的一个又臭又脏的垃圾桶都是亲切的。
  他在一家店里买了件黑色中长款的棉衣,带黑色毛领帽子的那种,很厚实保暖,款式穿起来也不会显得臃肿,价格又实惠。他试穿了下,黑色衬得他的皮肤更白了。
  买完衣服出来没走几步,他看见一辆车慢慢减速停在街对面的一家餐厅门口。
  他没有办法假装没看到,车前的后视镜背面贴了张很萌的猫头图案。这是颜城的车,曾几何时,走在大街上,他都会盯着经过身边的每一辆车的后视镜看,想找到这张图案。
  直到现在他才认出这是一辆宝马。
  不准备再作茧自缚的赵研想走开的,可车门打开得太快,他看见颜城从副驾驶走下来。
  没有看到正面,只看到一个背影,颜城穿着件米白色羽绒服和蓝色牛仔裤,他看见他黑亮柔软的头发。
  赵研发现他的脚和他的眼睛都不受控制了,他的脚走不动了,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追随着颜城。
  驾驶座走出来一个女的,将手里的围巾递给颜城,两人一起走进餐厅。
  这个女的赵研认识,据说是颜城的青梅竹马,T大外语系的,经常和颜城同进同出。
  直到颜城的背影消失不见,赵研转过头,看到街边商店玻璃门上映出的不太清晰的自己的身影。他抬手撩了撩脑门上的头发,太长了,该剪了。
  随便找了个理发店,剪了头发,他不懂发型,据理发师说是今年最流行的。
  赵研看着镜子中剪了头发精神不少的自己,问身后的理发师:“师傅,你说我帅吗?”
  留着非主流发型的帅哥理发师:“要让我承认比我帅的人可不多,你算一个,帅哥,办张会员卡呗,打九五折。”
 
 
第2章 
  赵研回到学校时是快到吃中饭的时候,比上一世他做完家教回来更晚,所以这个时候他的丑闻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
  他的相片,包括籍贯,甚至更详细的个人信息可能已经被无聊且具有狗崽潜质的人士扒了出来。
  他走进宿舍楼大门,眼角余光瞥见正在小窗内跟人唠嗑的楼管阿姨见到他进来,立马闭嘴给身边的人使眼色。
  身边人没有会意,继续说道:“楼里有个这样的人也蛮让人担心的,就像男生楼里混进个女生,不对,就像女生楼里混进个男生……”
  赵研目不斜视走过,很快将那个边嗑瓜子边说话的含混声音抛到身后。
  三楼,303,是赵研的宿舍。
  他推开宿舍门,像上一世一样,两个人的交谈声戛然而止。赵研走进来,看了下左手边靠里的那张床,那个通宵玩游戏的哥们不知什么时候睡下的,现在还在睡,发出低微的鼾声。
  这个哥们叫刘立,刚开学那两个月还挺正常的,后来不知怎么的迷上游戏,火速买了台笔记本,拉了网线,一有空就玩,有的时候还旷课,有点走火入魔的节奏。
  刚才正在交谈的这两个,一个叫陈向东,一个叫蒋海。
  四个人都是医学院的同班同学。
  “好家伙,哥们你出名了。”蒋海笑嘻嘻地看着赵研说。
  上一世,赵研就是通过蒋海的嘴,最后一个知道自己下药霸王强上弓颜城最后未遂还东窗事发这件事。
  当时他懵了,然后无地自容,因为他确实是gay,也确实觊觎人家颜城,最后一个人偷偷蹲在角落里抹眼泪。
  赵研放下包,把自己买来的棉衣从购物袋里掏出来,挂进衣柜。
  没有从赵研脸上看到自己预想的反应,也一点没有影响蒋海的热情,“不仅你出名了,咱们医学院二号宿舍楼303宿舍也在校网上被热搜了,连咱们哥几个都榜上有名。”
  赵研没说话。
  蒋海继续:“话说回来,你真的是gay吗?一开学我就觉得长得细白细白的像个女生,不过你的眼光还真不错,颜城哎,全校的女生都在追他。”
  赵研爬上床,拿出自己刚才回来时顺路买的帐子。不是蚊帐,就是类似于窗帘那种,挂在床的四周,隔出自己的小小空间,别人看不进来。
  一般这种东西女生宿舍很常见,男生宿舍基本没人挂。赵研之所以会挂,是因为他知道今天晚上,303宿舍的其他三个人都会在自己的床上挂起这种帐子。
  与其让他们三个人挂,还不如自己一个人挂,可以达到同一个大伙想要的效果。
  赵研很不理解蒋海为什么这么兴奋,他说:“我说我不是,你信吗?”
  正自沉浸在自己脑补剧情中的蒋海没听明白:“什么?”
  赵研:“我说我不是gay,你信吗?”
  蒋海很给面子:“不信,我相信群众的眼光。”然后目光掠过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刘立,戳了戳坐在他对面表面看起来事不关己,实则支着耳朵听八卦的陈向东,“东子,你信吗?”
  在这个宿舍里,就陈向东和刘立关系好,因为陈向东学习好,高考分数全班最高,刘立有点上赶着的意思。
  陈向东觉得今天的赵研有点淡定得不像他:“赵研的意思是,他说什么你都不信,又何必问。”
  蒋海:“东子不愧是学霸,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