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成全世界的老祖宗(穿越重生)——禾九九

时间:2019-06-22 09:15:41  作者:禾九九

   《穿成全世界的老祖宗》作者:禾九九

  【文案】
  陆缪意外穿越未来,成为能左右皇位人选的唯一古地球人——全联邦的老祖宗!
  未来人:老祖宗跳起来打皇太子的样子好可爱好迷人!
  未来人:不是说皇太子残暴无道将来一定是昏君吗?可他给老祖宗喂饭的样子好温柔好宠溺!
  未来人:听说古地球人没有精神力极其脆弱,我们要好好保护老祖宗,不能让他被虫族欺负!
  当陆缪炸了一直威胁联邦的虫族老巣,把暴君皇太子彻底变成小绵羊后
  未来人:老祖宗要好好保护我们!!!
  暴力甜心老祖宗受VS傲娇霸道皇太子攻
  内容标签: 星际 甜文 爽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缪,南承逸 ┃ 配角: ┃ 其它:1v1,无敌流苏爽文
  ====================================================
 
 
第一章 
  天已经黑透了。
  院子里拉着横幅的死者家属在黑夜里时隐时现,被吞的不那么清晰,但惨烈悲痛的哭声却如真实的锤子,敲击的治安局地动山摇。
  现在已经是星际2019年,他们却还在用最古老的方式控诉陈清他们的委屈和痛苦。
  萧封藏在窗棱后的阴影里,他不敢让他们看见自己,他回答不了他们的灵魂质问。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将凶手抓到?让我们的女儿安息!”
  他们质问治安局,也同时在质问上天,为什么前所未有的凶残案件会发生在他们亲人身上。
  他们举着死者照片,绝望的责问,“你们怎么面对她们。”
  萧封低下头,他面对不了。
  墙上的电视里已经播放了一整天的专题新闻——【翅膀案仍未告破,治安局到底何时才能将这个恶魔绳之以法!】,
  主持人解读案件的神情正义,面对那一排排文字声音却忍不住颤抖:
  “凶手手段极其残忍,将尸体肢解摆放成翅膀模样,用死者的血书写图腾,像是恶魔的祭祀,也像是对警方的一种挑衅。”
  “他神出鬼没,杀人不挑白天黑夜,防不胜防,只能在此提醒各位女士不要轻易出门,注意安全。”
  “【翅膀案】深受全民关注,谁能抓住凶手一定会成为整个星球的英雄!”
  “治安局是废物!”放下文件,不用再面对那些骇人的文字,主持人正义的气势又恢复了过来。
  萧封只能点头,他们的确是废物,抓不住凶手,没办法给人心惶惶的九龙市带来一丝安心。
  作为治安局的刑侦队队长,萧封比谁都要愧疚,他没办法面对门外的家属,也没办法面对躺在太平间内身体至今不完整的死者们。
  他愧疚的甚至没办法告诉世人他们无法承受的真相。
  如果他说了,世人不会再怪他们治安局无能,他们会因感到太过恐惧而疯狂,甚至可能引发暴乱。
  ——凶手是八级精神力者,而他们星球最高的精神力者不过三级。
  在这个世界,精神力者共有九个等级,在联邦和虫族各占总人口的10%左右。
  每一级精神力者之间差距如同鸿沟,精神力者与普通人之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
  为了维护治安稳定,联邦严格管控所有精神力者。
  大多数精神力者去了军队、科学院、内阁、医院、治安局、特殊局等高级部门工作。
  极少数不愿意从事联邦工作,也会终生被监视,确保普通人安全。
  精神力者天生享有上天恩赐的强大能力,也注定被剥夺自由。
  萧封不知道这个凶手是怎么逃脱联邦系统管理,偷渡到这里犯罪,这不可能的事更证明了凶手的能力和狡猾。
  “萧队!萧队!”
  急促的脚步声给萧封的颓丧和绝望按上了暂停键。
  “怎么了。”萧封抬头。
  刑侦队的队员脸色激动的不正常。
  “凶手抓到了!抓到了!”
  “真的?!”萧封身体一下挺得笔直,又惊又喜,又不能置信。
  “谁抓到的?”
  谁能抓到八级精神力者?难道是……毕竟他是联邦唯一的九级精神力者,如果有人能抓住八级精神力者,只有——
  皇太子?
  萧封生在骨子里的敬畏和等级压制,让他想起这三个字,心都会瑟缩。
  “不不,不是,他是自首的!” 队员激动地语无伦次。
  “自首?!”萧封彻底懵了,这样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人,怎么可能会自首?在耍什么花样?
  审讯室外聚集了治安局所有领导和队员,他们当然会好奇,这个耍的他们团团转,让他们挫败到极点的“翅膀案”凶手,到底为什么来自首?!
  可是,他们奇怪的没有进去,只是默默看着萧封,像在看一场即将举行的葬礼。
  这眼神让萧封十分不解,直到他踏进审讯室,让人窒息的强压猛然袭来,逼得他不得不谨慎、不得不低头,他才知道他们为何不敢进来。
  审讯室内多了一个不属于治安局的人。
  ——皇太子!
  他立刻垂下眼睑,眼膜最后残留的是无意冒犯的一瞥,身穿白色军装的年轻男人气势非凡,高高在上,戴着铂金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再多的观察是不可能了。
  萧封不敢。
  “皇太子。”萧封敬以最高军礼。
  哪怕出现的只是皇太子的全息景象,那恐怖的威压还是让人喘不过气。
  萧封看了眼屋内仅有的一人——治安局最高领导高局,他似乎同样意外,皇太子怎么会关注这件事?
  难道?这件事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很快,萧封的直觉给了他正确的判断。
  皇太子的影像很清晰,仿佛他本人站在萧封身边,他盯着隔着一层保护膜的审讯房里的犯人。
  “虫族。”
  皇太子似乎确定了犯人的身份,语气冷了几分。
  萧封觉得,比他当年在最北边接受特训时,待过的寒冰森林的烈风还要刺骨。
  高局瞪大了眼睛,看了眼萧封,两人庆幸自己沉得住气,没有惊呼出声在皇太子面前失态。
  竟然是虫族?怪不得皇太子会关注!
  这显然不是简单的谋杀案,虫族有多阴险,联邦领教了千年,这背后极可能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天阴谋。
  萧封收到高局指示进入审讯室,站在凶手对面居高临下的俯视他。
  “你是虫族?”
  凶手淡淡看了一眼萧封,那眼神里的高傲,是虫族刻在骨子里对联邦的藐视。
  “为什么来自首?” 萧封隐下愠怒。
  凶手听见这句话,神态忽然像变了个人,竟然双手双脚畏缩在椅子上的瑟瑟发抖。
  “你以为我想吗!凭你们根本不可能抓到我!”
  凶手的骨子里是轻视萧封的傲慢,可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却呈现出被恐惧碾压过的脆弱,蜷缩的像个无助的受害者一般。
  萧封皱起眉,作为一名刑侦工作者,他不喜欢这样不合理的反常,这让他不安。
  “既然不想,为什么来自首?”
  “不是自首!是他逼我来的!“
  “他?他是谁?!”萧封捕捉到关键词,瞪大了眼睛。
  “都是他……如果不是遇到他,你们永远也抓不到我,他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似乎想起了凄惨的经历,凶手的脸惊恐的扭曲,竟然害怕的哭了起来。
  空气在这一刻凝滞,什么样的人能让一个穷凶极恶,无所畏惧、碾压他们联邦大多数人的八级高手吓哭成这样?
  高局的余光悄悄偷看了一眼皇太子,这个联邦乃至世界最强的男人。
  他依旧冷漠,只是一直惬意放在沙发上的手上的神经渐渐绷紧了。
  皇太子的关注让高局本就不安的心更加瑟缩。
  他甚至觉得,凶手口中的神秘人像漆黑的宇宙深处潜藏的一个未知恐怖的巨兽。
  “他是谁?”
  凶手的恐惧像一股巨大的压力让萧封脸色微微发白。
  “我愿意将杀人经过都说出来,愿意承担罪责,只求你们将我关起来,关到永远不会见到他的地方。”
  一个虫族的凶手竟然对联邦治安局队长提出求饶!
  精神力者比普通人强的不仅是异能,还有精神和身体力量。
  萧封低头看着精神崩溃、脆弱不堪的凶手,明明已经破了案,他却比破案前更加不安。
  “那人到底是谁?”
  萧封深吸了口气,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心理审讯手段,才终于撬开了一丝丝线索。
  “他……不能说!”
  凶手几乎不敢说出神秘人的事情,只肯拿笔来写,好像这样就不会惹怒神秘人似的。
  萧封毛骨悚然。
  凶手精神崩溃又错乱,连画带写乱七八糟,萧封勉强看懂,转述给高局与皇太子。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准备对一个漂亮的女人下手,却非常不幸的遇到了他。”
  “黑色的巷子忽然变成了墓地,那些墓地上的名字我认得,我曾亲手切开她们的喉咙。”
  “我已经分不清是噩梦还是幻觉,更或者是真实,那些死去的女人出现在我面前,她们虔诚的跪拜他,像跪拜一个至高无上的神灵。“
  “然后,她们转过头变了脸,疯狂的朝我扑过来啃噬我,大声叫嚷要报仇。”
  “我想反抗,我可是虫族的八级精神力高手!这些蝼蚁一般的普通人算什么!”
  “可是,因为他在,我竟然一动也不能动,我从来没有被任何人这样恐怖的压制过,我可是八级精神力者!“
  萧封读到这里嘴唇微微动了动,却卡了壳。
  他感觉到皇太子投过来的目光,精神力等级差距巨大造成的威压,让他不得不恐惧的服从。
  “我……我连你们的皇太子也不怕。”
  这大逆不道的话几乎用尽了萧封的力气。
  这虫族人不惧怕皇太子却深深畏惧神秘人,这只怕是对皇太子最高的挑衅。
  高局差点晕了过去,听闻这残暴名声在外的皇太子,最在意的便是自己的能力,这虫族人的话显然触犯了皇太子最大的忌讳,他一定会暴怒吧?
  皇太子动怒的后果,看看网上传出地他撕碎虫族敌人的视频就知道。
  他声音微微发颤,“皇太子,这是虫族犯人的口供……”
  “继续。”皇太子淡淡说。
  萧封深深敬了一礼,继续读口供:
  “我当时的感觉就像即将被捏死的蚂蚁一样,那种感觉恐怖的无法形容,我实在不愿意回想!”
  “他还在月光下怜悯的笑,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个笑容,我觉得,这辈子我都要活在这笑容阴影里……”
  凶手精神已经错乱,无论萧封怎么逼问,也只得到这么多信息。
  “他在第九区N6小区后面的废弃工厂仓库附近!”凶手写到,“我就是倒霉挑错了下手的地方才遇到他的!”
  萧封的声音在屋内落幕,像带走了所有的生命迹象,屋内一片死寂。
  萧封和高局从未有过的失神,只是身旁有皇太子的影像,他们内心再是天崩地裂、地动山摇,也不敢表现出分毫。
  “查清楚他的身份,我要见他。”
  半晌,皇太子开了口。
  皇太子的声音比之前发现虫族人身份时还要严肃冰冷。
  一个身份不明,等级不明,没有登记在联邦系统的强大神秘人,是收为自己所用,还是除掉这个巨大的隐患?
  萧封不敢妄自猜测皇太子的意图,他不敢犯这样严重的错误。
  他只能以最高的军礼回应皇太子的命令,接下这可能对他致命的任务,这是他的职责:
  “是,一切都是为了联邦。”
 
 
第二章 
  陆缪打开生锈斑驳的黑色铁门。
  门外的院子里种着一堆参差不齐跟杂草似的植物,整个院子像极了末日后被遗弃的废土。
  陆缪从门口拎起一辆破旧的连脚撑都没有的自行车,将手里的大旗子插在自行车后座。
  踩着积着水的水泥地走到院子门口,打开积着厚灰的铁栅栏。
  陆缪优哉游哉的骑着车,进入一座破旧的小区后门,门旁墙壁上一排掉漆的字体:
  第九区N6小区。
  单元楼楼下的草地旁,四个老太太正搓着麻将。
  “下了这么久的阴雨,总算晴了,翅膀案的杀人狂魔也终于被抓住了。”
  “网上铺天盖地都在讨论这件事,不知道抓住凶手的好心人是谁?”
  “死者家属出那么多钱找恩人都没人认,想必他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大人物,做好事不留名的英雄!”
  一道身影乘着阳光远远移过来,孙老太太顿时眼睛一亮。
  “小陆!快过来,今天的早餐是鸡蛋灌饼,我特意给你留了一个!”
  陆缪停下车,漂亮的脸晃了其他三个老太太的眼睛。
  “哟,这小伙子长得可真俊,老婆子我活了这么久,今天算开眼界了”
  “孙奶奶,这孩子是谁?你哪来这么漂亮的孙子?!”
  孙老太太笑的牙不见眼:“我家哪能有这么漂亮的孩子。”
  陆缪是她两周前夜里在小区后门口捡到的无家可归的少年。
  当时,他像初生小猫一样懵懵懂懂,什么也不认识不了解,一问三不知。
  孙老太太猜他是不是从偏僻的山里来到城市迷了路,心生怜惜的将他带回家。
  第二天,陆缪就离开了。
  孙奶奶知道他不想添麻烦,毕竟第九区住的都是九龙市最穷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