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快穿之请尽快找到你老公(穿越重生)——大高个

时间:2019-06-21 11:39:29  作者:大高个

   《快穿之请尽快找到你老公》作者:大高个

 
  文案:系统:[由于你昨日大婚后,婚姻契约系统检测到了,你对你老公爱的情不深意不切,目前他已经被改变容貌身份,并送往其他世界另寻新欢。]
  余景航:“……”太好了!
  系统:[你老公没了,呵呵。]
  “那我再找一个?”
  系统:[契约婚姻终生制无比忠诚,你老公一但在另外的世界和别人上床,就意味着你们的契约婚约终结,你会死掉。]
  “只有我死?”
  系统:[嗯。]
  霸王条款,难以置信。
  可是,“茫茫人海,怎么找?”
  [他的大腿内侧,紧贴着命根子的地方有个胎记,你到那些世界找到看着像你老公的男人,就扒了他的裤子看看。]
  “……”
  [然后用尽你的手段,强行与他发生关系,并让他爱上你,直到契约对你的惩罚结束,并且检测到你们两个人相爱到死去活来,你们才能安全回来。]
  余景航陷入沉思:“呃……扒人裤子什么的……看起来不是很好办啊……”
  系统:[那你就等死吧,呵呵。]
 
标签:快穿 系统 架空 轻松 耽美
 
第1章 楔子
  结婚第一天就争取到和那人分房睡的机会,余景航觉得自己牛逼的很。
  晚上的时候,余景航面带微笑怀揣希望进入梦乡,结果刚刚睡着就听到脑子里有个很正经的声音问他:“你有梦想吗?”
  余景航迷迷糊糊中摇头又点头:“没……不对,我有,我希望换个老公,他太坏了。”
  “可以。”那个正经的声音说。
  余景航问他:“哟语气这么大,你谁啊?”
  “我是你的婚姻导师,继续回答我,你的爱好是什么?”
  闻言,余景航害羞了,半天才道:“这、这不太好说吧?”
  “说就行。”
  “那你可别嘲笑我……我觉得办公室paly、地下车库、废旧仓库、月黑风高的无人操场都挺好的……还有车震、马震、电车痴汉、触手系列、女装paly什么的也不错……”
  正经的声音沉默了很久才道,“要求真多,会尽量满足你的。”
  余景航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还没说完那个声音就消失了,等他清醒后脑子里“叮”的一声,略带感情的男版电子音在脑海盘旋。
  系统:[由于你昨日大婚后,婚姻契约保障系统检测到了,你对你老公爱的情不深意不切,目前他已经被改变容貌身份,并送往其他世界另寻新欢。]
  余景航:“……”太好了!
  系统:[你老公没了,呵呵。]自带冷漠嘲讽音效。
  “那我再找一个?”刚才的梦莫非显灵了?棒!
  系统:[契约婚姻终生制且无比忠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一损俱损……他都没了,你这是让我一个人去死吗?”
  系统:[嗯。]
  “不要这么冷漠啊亲,我还可以抢救一下的!再说了,说好了的忠诚呢?他还去找新欢,那我们各过各的正好,民主社会啊!”
  系统:[你老公一但在另外的世界和别人上床就意味着你们在这个世界的契约婚约终结,你会死掉。]
  “只有我死?”
  系统:[嗯。]
  霸王条款,难以置信。
  “他呢?”
  系统:[不知道,我是你一个人的系统,俗称婚后和谐生活保障系统,你的贴身小管家,所以只能决定你的生死。]
  好感动,我找还不行吗?
  可是,“茫茫人海,怎么找?”
  [他的大腿内侧,紧贴着命根子的地方有个胎记,你到那些世界找到看着像你老公的男人,就扒了他的裤子看看。]
  “……”
  [然后用尽你的手段,强行与他发生关系,并让他爱上你,直到契约对你的惩罚结束,并且检测到你们两个人已经相爱到死去活来,双方才能安全回来。]
  余景航陷入沉思:“呃……扒人裤子什么的……看起来不是很好办啊……”
  办不好的话不是失身就是进局子。
  你真的是我的亲系统吗?
  系统:[那你就等死吧,呵呵。]
 
 
第2章 1.该结婚了
  余景航因为带的行李太多,被司机趁机讹了三十五块钱,平时十五块就到家,今天硬是花了五十,内心深处血滴不止。
  司机把他送到小区楼下还笑着问他要不要帮忙送到楼上,余景航扛着大包小包转身问他还要钱吗?
  内心满怀希望。
  司机伸手指比划了一个二,说只要二十块送到家门口,不管在几楼。
  然后余景航头也不回的走了。
  背上背着好大一个背包,手里还有两个大行李箱,余景航把它们徒手提上五楼后,用颤抖着的双手拿钥匙打开家门,顿时被客厅里一群女人的笑声轰了个震耳欲聋。
  “那你家儿子多大了?”有人问余母。
  余母说:“我家的今年二十三了,你家那个呢?”
  被问的那女人穿着十分优雅,端起茶杯的动作都像是被放了慢镜头一样的,可她心情却是不怎么样,“哎,我家儿子今年刚刚从部队调回来,一直都没时间谈对象,年底就要三十了,还是个光棍儿呢。”
  有人笑,“你家儿子就算是光棍儿,那也是黄金单身汉,过两天去打探事儿的人就得把你们门槛儿给踏平咯。”
  余母也跟着笑,“结婚的好年纪,男人三十而立,可别挑花了眼。”
  那优雅的女人瞧了瞧电视正上方挂着的少年穿校服的彩色照片,满意道,“挑什么挑啊,我觉得你儿子就不错啊。”
  “我儿子才不中用呢……呀,你咋回来了?”余母正想抱怨余景航一顿呢,发现这家伙竟然回家了。
  余母便捂着嘴笑着对屋里那群阿姨说,“瞧,说曹操曹操到啊,我儿子回来了。”
  客厅里一群阿姨婶婶儿纷纷把探究的目光望向余景航。
  余景航瞬间觉得自己被审视的头皮发麻,头发几乎要根根竖起,这群阿姨是怎么了……
  “今年二十三岁了?”有阿姨问。
  “长得可真好看啊。”有婶婶这样说。
  “有对象了吗?”不知道哪位阿姨道。
  余景航摇头也不是点头也不是,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他亲爱的母亲。
  果然余母解围来了,“你们别问啦,我儿子才找不到对象呢。”
  余景航:“……”我怎么就找不到了?
  余母看向余景航的行李,奇怪的问,“拿这么多东西回来干嘛?被退学了?”
  “……”余景航很无奈,“妈,我毕业了……”
  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你不看,开视频你也不理我,你是真的不打算要我了吗?
  余母恍然大悟,“哎,我以为你今年大三呢,儿子大啦转眼就毕业了。”
  有人接了一句:“该结婚了。”
  余景航:心好累。
  刚才那女人看完照片又回来上下打量余景航,“哎呀,景航长得可是真俊,毕业了好啊,正好结婚,景航,你还记得阿姨吗?”
  余景航瞧了瞧她的脸,亲切的喊了声:“高阿姨好。”
  这高阿姨是他小时候一邻居哥哥的母亲。
  “那你还记得刑锐扬吗?”高阿姨紧张的问。
  余景航觉得自己很累,他的背包还没有拿下来,行李箱还在脚边躺着,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整个人都快要虚脱,迷糊着问了一句:“什么刑锐扬?”
  “完了。”那阿姨突然两手一摊望向余妈,“完了,锐扬从部队回来的当天就问我呢,问你家儿子谈对象了没,我看他挺上心景航的,结果人家景航根本不记得他。”
  余景航脑子一阵迷糊,“刑锐扬,楼上邻居大哥哥……”
  也就是高阿姨唯一的独生子。
  “可不是吗?既然你都回来了那让他找你玩儿会呗?”高阿姨笑嘻嘻的要给刑锐扬打电话。
 
 
第3章 2.要做刑锐扬的另一半
  “可不是吗?既然你都回来了那让他找你玩儿会呗?”高阿姨笑嘻嘻的要给刑锐扬打电话。
  “阿姨!”
  被高阿姨这么一吓,余景航脑子清醒不少,假如他没记错的话,他以前挺……挺害怕刑锐扬的……
  害怕到见了那人说话不利索,两腿打哆嗦,假如刑锐扬说话的声音再大一点儿,余景航觉得自己就能被吓到白眼乱翻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高阿姨还没注意到余景航的反常,笑呵呵的就把电话打过去了,“对啊,我在咱家楼下呢,小航回来啦。”
  “还洗啥澡啊,赶快下来,帮小航搬搬行李啥的。”高阿姨笑呵呵的一手拍打自己的大腿一边催促刑锐扬下楼,一脸幸福洋溢的样子。
  余景航哭丧着脸,“阿姨您言重了……”我都到家了,走两步就能把行李放回卧室去,真不用刑锐扬来帮忙……
  可刑锐扬到底是军人出身,行动力十分迅速,这边还没说完楼道里就响起“咚咚”的脚步声,看来是他下楼了……
  余景航已经开始腿脚发软了,提着自己的行李就往卧室跑。
  余母在旁边慈眉善目的瞧着,也不搭把手,听着声音近了一个箭步上去就先把门打开了。
  “咔嚓……”门开了,有人进来了。
  余景航不敢回头,提着箱子往屋里走。
  “锐扬啊,你这头发咋是湿的?”余母对刑锐扬的态度极其热情,可是比余景航刚才来的时候待遇好多了,“万一感冒了可咋办?”
  余母还赠送好阿姨嘘寒问暖服务一套,余景航在心里冷哼出声。
  “阿姨,没事,我身体好。”
  刑锐扬……的声音真他妈有磁性,还带着点儿沧桑感,不愧是比自己大了快七岁的男人……
  这刑锐扬也是个好身手,两分钟内下楼不说,竟然还能顺带洗个头,余景航真是佩服了。
  不过又想到当年自己见识过刑锐扬的身手,快狠准皆不在话下,看来快速洗个头也没什么难的……要不是他妈催的紧,说不定刑锐扬真的会洗个澡。
  余景航不回头,坚决的提着行李往里走。
  “我来。”刑锐扬不容分说把余景航手里的箱子夺过去,又把他的书包撤下来,轻轻松松把一堆行李弄回屋里去。
  余景航怀疑他偷偷按住了自己的某些穴位,不然为什么自己都反抗不了?瞧他那动作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一副好女婿……啊呸,好人的样子。
  余景航跟在刑锐扬身后想要进门,但又踌躇。
  毕竟刑锐扬在屋里,他不敢进,可他的手机没电了,还要从包里拿充电器。
  余景航就这么往门口走了一步,他亲爱的母亲就对他的后背伸出了爱神之掌,这带着凌厉风声的一掌直接把他推进卧室里,余母还顺便帮他们关上了门,“你和你锐扬哥这么久没见,好好聊聊。”
  余景航:“妈……”
  您的表情!您的语气!我亲爱的妈妈!您敢不敢不要露出与您的年龄气质不符的神情?
  你这样主动,让刑锐扬怎么想!他会以为咱家上赶着要巴结他们呢!
  “小兑,你瘦了。”刑锐扬说。
  余景航哆哆嗦嗦的转过身去,“锐扬哥好……就别喊小名了,我都这么大了……”
  呵呵,刑锐扬怎么还记得“小兑”这么傻的名字?
  还不是因为自己那时年幼无知,非嚷嚷着长大了要做刑锐扬的另一半,所以擅自做主把小名换成了锐字的一半?
  “恩,你都这么大了,当时说的话,总算可以兑现了。”刑锐扬无情的提醒着余景航因那时太过年轻犯下的错。
 
 
第4章 3.我还是不是个男孩子啦?
  “恩,你都这么大了,当时说的话,总算可以兑现了。”刑锐扬无情的提醒着余景航因那时太过年轻犯下的错。
  余景航:“……”
  可是你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能现在还在把一个小孩子曾经说的话当真呢?
  能不能尊重这个已经成年了的我,我现在不要面子的?
  余景航面露菜色,心道:我小时候想嫁给你,现在不想了不行吗?我这人性别认知系统有毛病啊……直到第一次梦遗才知道原来男孩子很少嫁人的……
  因为他可以娶媳妇儿啊。
  而且就算法律允许,也不代表我就一定是那批喜欢男人的男孩子啊。
  “锐扬哥……其实吧,我觉得是你太严肃了,我小时候瞎说的话,你不用当真的!”余景航试图打消刑锐扬想要和自己结婚的念头。
  “不行。”刑锐扬面无表情的说。
  “……”
  说起来余景航这么怕刑锐扬不是没有原因的,对刑锐扬产生心理阴影是他上初二那年。
  那年余景航他们学校给每个班里成绩前五名的同学一人发了两张生态公园的门票,余景航那时候特别黏刑锐扬,拿到票第二天就邀请刑锐扬和他一起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