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豪门老公马上就要挂掉了/重生豪门契约(穿越重生)——血血

时间:2019-06-21 10:42:13  作者:血血

   书名:豪门老公马上就要挂掉了

  作者:血血
  文案
  重活一世,白泽宇决定做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要为自己而活。
  为了摆脱恶毒的继母偏心的父亲还有善妒的继妹白泽宇决定高嫁豪门,给一个眼瞎腿瘫还不举的男人冲喜!
  上辈子那个令整个上层社会颤抖的男人最终在这场车祸两年后就去世了。
  白泽宇心想,那就熬两年吧。
  趁着那个男人眼瞎的时候,白泽宇是胆儿肥的不得了,恃宠而骄。
  然后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四年过去……
  那个一跺脚九区就颤抖的男人还没死。
  贺靳之眼里闪烁危险的光芒,修长洁白的手指用力捏住白泽宇的下巴“听说你要熬死我?”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重生 甜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泽宇,贺靳之 ┃ 配角:白泽宇 ┃ 其它:
 
 
第1章 又瞎又瘫的男人
  扯了扯略微有点发紧的领口,白泽宇发现自己还是不习惯穿戴正式的衣服,可既然来了这里,必须要穿戴正式一些。
  擦了擦额头的细汗,白泽宇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别墅里穿戴雅致,面容精致的男女。来这里的,绝大部分家世不错,能够挤进二流,更有甚者是一些上流子女也在其中,他们都很年轻,一个个面带骄矜之色。
  而这些人来这里,是为一个给一个男人冲喜。
  对,就是冲喜!
  所有人都想要争夺这个名额,就是为了能够进入那个在九区跺一跺脚就能天翻地覆的男人眼。这个男人混迹于最繁华的地段,背后的权势滔天,财富惊人,可以说影响力巨大的人物。然而这段时间却是发生了一些事,使得这个男人眼瞎腿瘫,甚至有传言马上就要英年早逝,也不知是说给大人冲喜,暂时缓过这一劫……
  白泽宇是从上辈子记忆里绞尽脑汁才想起有这么一回事,对的,白泽宇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他重生有几天,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家中如噩梦,学校如监狱,让他不断的在死亡和被校园□□的阴影中不断徘徊。
  重生才来几天,每天看着对他和声细语,背地里却手段层出不穷的继母,以及嫉恨他最后害他悲惨的死去的继妹,还有对他不闻不问,总是冷言冷语的父亲,白泽宇只觉得度日如年。
  先是被诬陷偷盗他人钱财,饮水机投毒,后面强行被退学。退学后他出去找工作,期间被人设计染上毒瘾,然而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努力戒毒,还遭人围堵奸杀,为了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颜面,他以头撞连续撞多次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直到最后,死了灵魂飘在空中,迟迟没有去投胎,他才知道他在学校被校园凌霸,被各种欺辱,后面的被各种陷害,甚至是染上毒瘾,还要遭人奸杀都是他那个继母和继妹一手策划的,皆是因为他母亲留给他的遗产和公司的股份。
  而这些,他那所谓的父亲只是睁一只眼闭一眼……
  这些他都知道,白泽宇痛苦的想。
  他的灵魂在空中痛苦的呻·吟,嚎叫。然而他只能看着这虚伪又恶毒的一家子过的无比的幸福,他被仇恨和痛苦不断折磨着,灵魂在这种浑浑噩噩的飘荡着,突然有一天,他又活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妹妹和笑吟吟的继母,白泽宇只觉得浑身发抖,冷汗直流。被染毒,瘾和惨死的回忆实在太真实了,一看她们,白泽宇就害怕的发抖。
  他不想继续过上辈子一样的生活,实在太苦,太令人窒息太令人绝望了。
  他得想办法自救。
  他不能继续待在白家了,他得找个容身之处,或者靠山什么的,然而他身上的钱财少的可怜,继母柳絮对她表面很好,零用钱从没给他,白泽宇的爸爸从来不管这事,即便是开口,他也是说一句让他去找柳絮。
  可柳絮当面说的挺好,等人一走,别说给钱,还要冷言冷语讽刺一顿。
  没办法,白泽宇只能在在放假的时候打工,可他这个钱被继妹白飘雪□□走了,就算是大学,校园凌霸这种事还是发生在白泽宇的身上。
  如今,他大二了,即便白泽宇想尽办法存钱,他身上的所有家当也不过两千多一点,这还是他藏的很严实很严实的那种,就这么点钱,很让白泽宇没有安全感。
  白泽宇思来想去,把脑袋想破了,终于让他想到了一条捷径,那就是九区的一位顶级大鳄身体的事,这事其实上流社会圈子的都知道,上辈子也有冲喜这事。白泽宇想好了,能够走捷径就走,实在走不了他就带上那为数不多的钱彻底的远离这里,隐姓埋名。
  白泽宇也有想过报复回去,然而他刚从死亡里挣脱出来,脑子浑浑噩噩,看到那一家人眼睛发红,脑子嗡嗡作响,恨不得喝他们的血噬他们的肉!
  可面对即将到来的各种校园暴力事件,这让白泽宇似乎又回到了校园里最阴暗的一面,即便后面过去很久那种阴影也挥之不去。白泽宇知道这事是继母继妹策划的,可他不知道陷害他的人是谁。
  面对那一家人和如同鬼魅一样的同学,白泽宇毫无还手之力。
  家里没有一丁点人权可言,学校人言轻微,因为经常被欺负,被恶意滋事打架斗殴,白泽宇人言轻微,没有人愿意相信他的话。
  为什么他们不找别人专门找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肯定也是那种货色……
  白泽宇摇摇头,从混乱的思绪里抽离,他回想起上辈子那位大佬似乎不相信这个,就走了过场,然后这位大佬最终扛不住命运,还是英年早逝了。白泽宇上辈子被偷同寝室同学钱财,整个人浑浑噩噩,对此也只是一知半解,没有太多关注。
  如今想起来还是因为他那继妹白飘雪,她应该也是想去的,最近各种勤快的购买昂贵的衣服,奢侈的化妆品,嘟囔着一定要嫁给九区第一权势的男人……
  白飘雪对白泽宇是不屑一顾的,特别看不起他,总是用垃圾的眼神看着他,白泽宇也只是偶尔听到一两句,这才联系到白飘雪今天也会到宴会的现场。
  白泽宇非常不愿意与她碰面,他现在完全没有和她正面杠的力量,然而来这场宴会的都是这个圈子的人,白飘雪人际关系还不错,里面有许多交好的小姐妹,白泽宇明显感觉到有几道不对劲的视线正悄悄的打量他。
  估计白飘雪很快就来这里了……
  白泽宇有些心急,这个宴会的主人还没有来,要是被白飘雪爱慕者或者她的那些小姐妹们以抬出去的方式赶走那就白来一趟了。
  打算来这里,白泽宇就给自己做了各种心理暗示,他已经放弃所有脸面,干脆就不要脸,节操也不要了,只要能稳住那个男人,能给自己一点庇护,冲喜无所谓,他受得了,只要不被家里那对母女像玩偶一样拿捏,能够活命,他什么都愿意干。
  之所以用抬来形容,因为白泽宇觉得就算被赶出去,他也要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只有留在这里,才有一丝机会。
  可在看到白飘雪画着精致妆容一脸盛气凌人,眼神如刀子一样刷刷的朝着他射过来的时候,白泽宇还是怂了。
  对方耍手段的方式,以及那微笑像是噩梦一样缠绕在他心头,眼看白飘雪脚步越来越近,白泽宇站不住了。
  算了,他还是先躲一躲,等会儿再来宴会厅。
  “白宇泽!谁容许你来这里的,这地方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吗?你给我站住,这个贱……”白飘雪一眼就看到白宇泽,她在和闺蜜吃甜点的时候,她的小姐妹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她那个哥哥也来了!
  白飘雪接到这个电话都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小姐妹讽刺的笑声。
  白飘雪气疯了!
  简直就是烂□□想吃天鹅肉!
  丢死人,白飘雪觉得她的脸都快丢光了,白泽宇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就那个贱样还想要来参加宴会,他难道还以为自己选的上?!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一副瘦不拉几的样子,穿着过时的衣服,没有造型,也没华贵的饰品,就像个落魄的流浪汉,居然也有脸皮来这种上流社会圈子。
  白飘雪恨不得立马上去就撕烂这个贱人的嘴脸,让大家瞧瞧这种货色几斤几两!
  “你给我站住!白泽宇,你耳朵聋了,谁让你跑了?!给我站住……”眼看白泽宇越跑越快,白飘雪恨的咬碎一口雪白的银牙,然而她的裙子不容许她跑的快,狼狈的跟上去,却发现这人跑到旋转楼梯,上了二楼,然后找个卫生间躲了进去!
  白飘雪还是非常顾忌自己淑女的脸面的,她环顾了一周发现卫生间并没有人,顿时就来气了,用阴恻恻的声音对厕所里头的人恐吓“呵呵!白泽宇你有本事啊,你有能耐啊,有本事你就一直待在里面不出来!”
  听到外面脚步声渐渐消失,白泽宇坐在马桶上松了一口气。
  白飘雪给他的阴影太大了,他一时半会儿还缓不过来,只要一听她声音,白泽宇觉得灵魂都在疼痛。
  在马桶上坐了好一会儿后,白泽宇放了水,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还是得出去,不出去就接触不到那位大佬,别谈什么冲喜了……
  就在白泽宇提裤子走人,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他的发小打来的,这位发小人家里挺富裕的,人也很好,只是人有点傻白甜,这次他身上的衣服还是对方给提供的,看到是发小,白泽宇又坐回了马桶上和发小通话。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白泽宇问。
  发小王明浩小心翼翼的问:“大佬看中你了吗?”
  白泽宇无力,声音很失落:“我都没看到他的人啊,圈子里来了很多人,我看机会不大,而且我还遇到了我那个继妹,现在堵在厕所里,哎,我一会儿再去碰碰运气。”
  王明浩觉得自己不够给力:“早知道就给你买一套衣服了,那样你肯定夺目一点,你偏不,看看,现在人都见到。”
  白泽宇觉得自己希望也不是很大:“我也是撞撞运气,也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男人……”
  王明浩有些不理解,不明白发小突然就跟中蛊了似的:“你怎么突然好好的就去找他了,我听说他那个人命不好,而且混黑道的,手段特别凶残,你要是缺钱,我可以借给你啊……小白,我,我真的怕你有一天把自己小命赔上去。”而且,他从来不知道,好友喜欢男人啊。
  那是因为我马上就要陷入绝境了,完全无力反抗的那种,必须找个靠山啊。
  发小是有钱不错,然而他现在也有个后妈,他爸爸看他越发不顺眼,往后钱估计也越来越少,他要是借了,还钱不知道何年何月,还有极可能断了发小的后路。
  白泽宇记得发小在他落难后,过的也十分艰苦。
  “没事的,就算再凶残,也不可能立马就要了我的命,而且他也不是个长寿的。如果我真的被选中了,那我就继续熬一熬,最多两年就好了,熬过两年,我兴许还家财万贯也说不定……”因为在后来,这位大佬就是冲喜之后过了两年就去世了。
  叮!
  一声极其细微的撞击声在隔壁厕所响起,正在和发小聊天的白泽宇没有注意,等他打完电话,推开厕所的门,发现厕所门口站着两名穿着纯黑色西装的男子,他们同时伸出右手,示意白泽宇跟着他们走。
  白泽宇:“……”
  这是怎么回事?
  白飘雪还有这么大的权利?
  等白泽宇走出厕所,看到走廊尽头,临近窗户那里一个坐在轮椅的男人正背对着他,暖色的斜眼从窗台照进来,将那个男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几乎将白泽宇整个人覆盖住。
  “把他带过来。”
  他听到那个男人用清冷,冷漠的没有感情的声音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求收藏么么哒~(^з^)-☆
 
 
第2章 听说你要熬死我
  白宇泽上辈子没有见过那位大佬,而且大佬向来神秘,他也只是在大佬去世从新闻上看到这人的面容,面色苍白,神情阴郁,眼神锋利如刀,给人一种十分凌冽的感觉。
  单单只是看照片,就给人感觉气势逼人,眼眉间如风霜刀剑般,令人不敢直视。
  可以说非常的有震慑力。
  大佬这次还只是刚刚出了车祸,面部较为丰盈,脸颊还有些肉,脸部轮廓英俊,鼻梁高挺,眼眉如墨,唇形冷硬,整体而言是那种冷酷类型,和上辈子他看到的那种阴郁森冷,神情如孤狼不一样。
  白泽宇觉得自己能来这里,也是胆子够肥了,可他真的走投无路了,逼迫之下自身的潜力也是无限大的,白泽宇就这般自我安慰的想着,人不知不觉就被人左右夹送下来到了一间宽大且舒适的卧室中。
  此刻,那位坐在轮椅中的神秘男人坐在红木桌后面,他的身后站着一男一女,皆是面无表情,眼神冷酷,看待白泽宇如同一只蝼蚁。
  站在下方,白泽宇起初还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等看到那轮椅上闭着眼睛的男人,白泽宇突然不那么害怕了。
  起码,成功了一半,见到了真人不是吗?
  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能攀附这课大树,既然来了,他就得抓住这个机会。
  白泽宇稳了稳心神,让自己表现的好一点,让大佬对自己印象好一点,做不了冲喜的对象,做狗腿他也愿意啊。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还是说,对他一见钟情?
  哦,不,选中他当冲喜的?
  白泽宇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一见钟情的本事,不过他身份低微,身世清白,比较好拿捏,这点应该是他目前无数不多的优势。
  空气里有那么一刻的凝固,白泽宇觉得自己似乎问了什么不应该的问题,就看到不远处闭着眼睛的大佬突然发话,他的声音依旧没得感情,冷酷且带几分咄咄逼人:“听说,你要熬死我?”
  贺靳之的声音清冷,冷冽如寒风,带着几分刺骨的寒意。
  刚萌生一点庆幸心里的白泽宇打了个寒颤。
  他立马想起他在厕所给发小的电话,唾骂自己没脑子,同时脑子非常的运作想各种自救的方法。
  “没,没有,我胡说的,根本就没这事。”白泽宇就差对天发誓。
  “不说真话?”
  明明那人眼睛瞎了,腿也不行了,可那渗透着阴恻恻的声音钻到白泽宇耳朵内,就仿佛一条阴冷的毒蛇攀附在颈部吐着蛇信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