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不是渣攻(快穿)——巧克力奶加糖

时间:2019-06-20 11:23:03  作者:巧克力奶加糖

 《我不是渣攻(快穿)》作者:巧克力奶加糖

 
 
文案
 
莫念茹一直担心自己的哥哥会被人骗走,于是努力给自己哥哥普及那些可能会发生的狗血情节,却不知道自己普及着普及便为自己哥哥给普及了一个哥夫?
因为看了妹妹推过来的小说而穿越的莫念骄:“这是哪,我在哪,我是谁”
被推倒之后,第二天一早,美人在怀,莫念骄:“????”
好吧,既然不能拒绝,那就接受好了:)
过了好久之后,莫念骄才意识到,上面虐渣都是借口!
就是为了逼他谈恋爱!!!
好气!!!
受:“啥(⊙_⊙)?”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主攻!主攻!主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念骄 ┃ 配角:好多好多 ┃ 其它:快穿
 
 
  ☆、穿越
 
  “哥哥!哥哥!哥哥!”
  “怎么了?”莫念骄回头看一脸气愤的妹妹莫念茹,看到突然放大的屏幕,再仔细一看内容,莫念骄不由失笑,笑着说:“不就是一本小说吗。”
  莫念茹气鼓鼓的说:“哥哥你不知道,里面的小受太坏了,用白莲花来形容他都是在玷污这个词!”
  莫念骄摇摇头说:“那就不看了呗!”
  莫念茹猛摇头:“才不要,我要多了解一些套路,免得哥哥你以后被骗!”说完又气鼓鼓的翻看起来。
  莫念骄先是一怔,后看到莫念骄的反应,不由失笑。
  没错莫念骄是个GAY,俗称基佬,莫念骄很早就向妹妹坦白了,他想得到妹妹的支持,坦白时莫念骄是不安的,没想到妹妹的反应却很让他惊喜。
  莫念茹当时的第一反应便是,我未来的嫂嫂会是个男的,那我要怎么称呼,嫂夫?哥夫?
  莫念骄:“……”
  接受的非常快的莫念茹便开始注意哥哥旁边的优秀的男生,也开始了解同性恋这一方面,莫念骄不知道自家妹妹在哪里找到了一个绿色网站,里面有很多耽美小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晚上到家后,已经吃过晚餐的两兄妹在客厅看电视,虽然途中莫念茹一直看手机,还时不时发出一些怪笑,但莫念骄已经习惯自家妹妹的不着调了,温馨的家庭活动过后,两人便回自己房间了。
  十点整,莫念骄刚放下手机,打算睡觉了,一条特殊提示音响了起来,那是莫念骄为自己妹妹设的特别关注。
  于是刚躺下的莫念骄又起床去拿了手机,打开手机一看,莫念骄推送过来的信息“年度最佳耽美文,甜到你发烧!”
  加粗加大的一行字出现在屏幕上面,莫念骄一脸无奈。
  “滴滴滴滴滴”
  手机疯狂的提示音充分表达了莫念茹的愤怒,只见屏幕上飞快的闪现着莫念茹发过来的消息。
  微信上面的聊天界面已经被莫念茹发过来的消息给刷屏了!
  莫念骄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手机可能要死机,好在莫念茹也冷静了下来,没有再发消息。
  莫念骄头疼的翻了翻上面的记录,发现是一溜的表情包,四个字简述:气死我了(╬◣д◢)
  莫念骄:“……”
  已经了解自己妹妹的莫念骄知道,妹妹肯定是被小说里的某些情节给气到了,随后手机又是一响,莫念骄又发了消息过来。
  “哥,你看看我之前给你发的,一定要看,好不要被那些低劣的手段给骗了!”这来自总觉的哥哥会被骗的莫大妈!
  莫念骄:“……”
  “哥哥,你一定一定要看QAQ”这来自永远担心哥哥太单纯的莫十七!
  莫念骄:“好的(*^▽^*)”
  莫念茹:“表情&lt老母亲的微笑&gt”
  莫念骄:‘我妹妹的表情包是从哪里来的!’
  莫念骄向上滑了好久,才从一堆滑稽的表情包里找到了那条可怜兮兮的推送。
  在点开之前莫念骄觉得应该也没什么,在点开看了一下之后,被刷新了三观的莫念骄才明白莫念茹为什么会抓狂。
  莫念骄看了看里面小攻跪求小受回头的桥段,摇了摇头,只觉得里面的小攻是个傻逼,点了红叉叉,退出了页面,心塞塞的躺下睡了。
  睡着睡着莫念骄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这个时间应该能听到自家妹妹咋咋呼呼的声音了,怎么会这么安静!
  而且莫念骄总感觉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不对劲,猛地惊醒的的莫念骄立马坐了起来,睁眼后环视一周后。
  莫念骄看着这满眼的绿油油,懵逼了。
  要说男人最讨厌什么颜色,那肯定是绿色了!
  莫念骄环视一周后终于找到了那个一直盯着自己的‘人’,不对也不能用人来称呼,毕竟莫念骄的视线里是一坨绿油油毛,趴在自己前面,在这一片绿色里面要不是那一坨不知名的东西还有两点黑点的话,莫念骄还真找不到它。
  莫念骄警惕的看看,发现这个小空间里确实除了自己就只有这一个活物后,默默戳了戳绿团子,嗯,软乎乎的,手感还行。
  “你摸够了没有。”冰冷的机械音毫无感情的说了这句话。
  莫念骄被这声音小小吓了一跳,当然面上没有显现出来,只是在心里面默默吃了一惊。
  “没有。”
  莫念骄看着听了自己话后没了动静的绿团子,嗯,继续撸,莫念骄本就是个绒毛控,但又有洁癖,有毛毛的动物大多都很容易掉毛,再加上一些原因,不得放弃了养宠物,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软乎乎的还不会掉毛的由着自己撸,莫念骄当然不会拒绝!
  “再摸下去时间就不够了。”
  依旧是没什么感情的声音,莫念骄默默放下了自己的手,问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团子:“这是你需要做的事。”
  莫念骄:“……你在听我说话吗!”
  “欢迎来到妹妹的怨念空间,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请把进度条刷满,则进入下一个世界,总进度条刷满返回原世界,附赠大礼包一份,奋斗吧!少年!”
  莫念骄:“请不要用机械音说着如此搞笑的台词,另外我已经23了。”言下之意,我已经不是少年了。
  绿团子:“…………奋斗吧!老男人!”
  23年华老男人莫念骄:“……”请拿我的三十米大刀过来!
  “传送倒计时!5.4.3.2.1.0”
  莫念骄:“等等等等……”
  在一顿晕头转向之后,还来不及看自己到了那里的莫念骄只觉得一阵寒意窜上心头,反射性得往旁边一滚,‘铮’,巨响过后一股寒气传来。
  莫念骄转头看去,这一眼让莫念骄感觉那股还未褪下去的寒意渗进了骨子里,只见刚刚莫念骄躺的地方已经被一片寒冰覆盖,被寒冰冻住的花草还保持着鲜活的模样,却脆弱不堪。
  一阵风吹过,被冰住的花草被吹散了,破碎的冰凌被风吹起,在阳光的折射下很是漂亮。
  而踏着着一地晶莹而来的人,长相更是让人惊艳,一身张扬的红衣,略带女气的面容上满是骄横,却没有让人感到厌恶,反而让人觉得他可爱。
  莫念骄看看走到他面前的人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躲!”
  这语气仿佛是莫念骄做错了,他的那一击是恩赐一般。
  莫念骄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的看着他,不躲,当我和你一样傻,逼吗!
  来人见莫念骄用那种眼神看着他,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袭来,让他想起了那不堪的一段时光,一时之间失去了理智,抬手便要打莫念骄。
  “啪!”
  响亮的一声过后,来人不可置信的捂着脸质问道:“你居然打我!”
  莫念骄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说道:“你脑子有病吧!你要打我,我如何打不的你。”
  “你,你……”
  莫念骄看着这人你了半天没说出句话来,转头便走,不知为何,他看着这人心里便一阵厌恶,于是选择了顺从本心。
  转过身后,看着面前的高山平原,莫念骄:“这是哪!我是谁!”
  还没带莫念骄想明白这件事,一声怒喝伴着一团火球袭来,莫念骄反射性往旁边一躲,却还是被火球灼伤了手臂,手臂上的衣服被烧了个精光,原本白皙的手臂上被烈火灼出裂痕,血液缓缓留下。
  打出火球的人愕然的看着莫念骄流着血的手臂,莫念骄怎么不躲,要是被莫家知道自己居然打伤了莫家少主,只怕是没自己什么好果子吃了!
  一时间竟是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而被打伤的莫念骄:“我艹,好多血,要不要这么凶残,咦,居然不痛!(ノ ̄▽ ̄)”
  而在一旁被莫念骄打傻的红衣少年此时也已经缓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情况,眼底一丝红光闪过,开口道:“枫哥,你怎么打伤了他?”
  柳枫转过头无措的看着他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躲!”
  红衣少年看着傻在哪里的莫念骄,眼里的厌恶更甚,转过头对柳枫做了个灭口的手势。
  柳枫傻了一下也反应过来了,他却还是有些犹豫,做了莫念骄后难保莫家不会知道,要是知道以后只怕……
  想到这里柳枫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犹豫着说:“啊阮……”
  被叫啊阮的少年见柳枫这样便知他心中所想,心里鄙夷面上却是不显,眼里很快便盈满了泪水,说:“可是枫哥你已经打伤他了,要是他回去向莫家主说了,只怕枫哥你……”
  一双水汪汪的翠色眸子担忧的看着自己,里面有害怕,有依赖,还有没隐藏好的爱慕和不舍,被这样一双眼眸看着,之前什么顾虑都丢了精光。
  一把抱住还在瑟瑟发抖的少年,安抚的吻了吻少年光滑的额头,随后便提着剑朝莫念骄走去,也就没有看到他背后的少年用衣襟狠狠的擦着他刚刚吻过的地方。
  莫念骄倒是把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果然不是个小白花!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小萌新一枚,还请各位看官多多指教(*^▽^*)
 
  ☆、初见?
 
  在他们俩调情时,那个自称系统的团子已经把资料传给了他。
  他穿进了他妹妹发给他的书里,要消除读者的怨念才能出去,说的这么笼统,鬼知道他们不爽的是什么!
  这本书写的是一个苏炸天的美少年重生后虐渣攻勾美男的爽文,嗯,莫念骄便是那个要被虐的渣攻!
  至于提着剑向他走过来的便是这篇文里众多炮灰攻里最不起眼的一个,因为前期就被KO了!
  至于KO他的是谁,嗯,人来了!
  一道凌冽的剑气打在柳枫前面,强烈的剑气把柳枫直接给震的倒飞了好几米。
  一白衣中年男人从飞剑上面下来,心疼又头疼的看着莫念骄,到:“少主,你怎么又把自己整成这样,让家主看见了还不得心疼死……”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的瓷瓶,倒出一个白色的丸子让莫念骄服了下去,又拿出药粉为莫念骄开始敷药,那药触碰到伤口后,那恐怖的烧伤便开始愈合。
  莫念骄看着中年男人用着一种十分不符合他自身气质的语气说着琐碎的注意事项,宛如他面前的莫念骄还是个毫无自保能力的稚子一般。
  当然或许以前的不是,但是现在的肯定是!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对法术一无所知的莫念骄还就真的跟个三岁小孩没两样!
  莫念骄耐心的听着这中年大叔的唠唠叨叨,让大叔反而有些奇怪了,试探的问道:“少主?你没事吧?”
  莫念骄道:“没事,秘境快要到关闭时间了吧,三叔我们赶紧出去吧!”
  莫三叔想也是,于是说:“你先等一会,我先去把那对奸/夫/淫/夫抓起来!”
  话出口才意识到不妥,自家少主那么喜欢那个小妖精,这么听着只怕要生气,转头一看却发现莫念骄脸色如常,似乎并没有在意莫三叔那句奸/夫/淫/夫。
  莫三叔松了口气,心想,如果少主不在迷恋那个小妖精了,这次秘境也不算白来!
  莫三叔用缚网将两人牢牢捆了起来,对阮苏没有丝毫客气,阮苏实力本就不济,没怎么反抗便被绑了起来。
  莫三叔扶着莫念骄上了飞剑,至于阮苏跟柳枫则被莫三叔十分随意的挂在了剑尾,在莫三叔把两人挂上去时,还特意看了看莫念骄的神色,见他神色如常,并不在意他怎么对待阮苏才放下心来,想着回去以后一定得告诉莫家主这个好消息,不知道那老头子会激动成什么样!
  两人乘着飞剑便出了秘境,丝毫不在意旁边的修士奇异的目光,而被吊在空中的阮苏则是气的发抖,竭力想掩盖自己此刻难狈的现象。
  却不知下面的那群修士火眼金睛早就看的一清二楚,不多时修真界便传出了两件大事情:一是莫家当宝贝似的莫念骄居然在一个没什么危险性的秘境里受了伤,二是那个仗着莫念骄宠爱胡作非为的小妖精阮苏终于失宠了,真是可喜可贺!
  这修真界谁人不知莫念骄在莫家有多受宠,又有谁人不知莫念骄有多宠爱那个三灵根的废物阮苏!
  莫念骄为阮苏做的荒唐事真说出来怕是一天一夜也说不完,现在莫念骄眼睛终于好了,真是修真界一大幸事!
  刚刚养完伤出来就听到如此多传言的莫念骄:“……”淡定,以前那个‘莫念骄’不是我!
  “少主,家主传你去大殿。”
  “好的。”
  在莫念骄走了以后,立马便有一群人围上了刚刚通报的那个女弟子,“怎么样,大师兄好些了?”
  “面色红不红润?”
  “有没有瘦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