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影帝今天也自恋(近代现代)——巷子浅

时间:2019-06-20 11:21:39  作者:巷子浅

 《影帝今天也自恋》作者:巷子浅

 
文案
 
郁恒进娱乐圈的本意是想混日子,他只想当个安静如鸡的十八线,结果天不如人愿,他随便挑了个经纪人,随便接了部戏演,最后居然爆火了???
 
紧接着,他演了第二部戏,播出之后,郁恒天天就看着热搜上那个一起搭过戏的影帝秦长朔和自己绝美爱情style全场,同人文剪辑视频同人画遍地飞,私信都是各种询问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吗,再不然就是直接祝福。
 
最致命的是,影帝本人,也以为自己,暗恋他……
 
郁恒:“???”不是,秦长朔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他?你走开啊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1v1,双洁,甜文
 
○受有特殊能力金手指甲,能辨别他人口中语是真是假,还可以看到他人未来气运。
 
○不止受有特殊能力。
 
○国骂一流暴躁老哥动心了死不承认有金手指打架超牛逼受×看着面瘫轻蔑实际上是个闷骚自恋狂生活佛系攻
 
○非正统娱乐圈,同性可婚背景,前期大概就是追妻火葬场,后期夫夫一起对抗黑恶势力,净化世界。
 
○苏苏苏爽爽爽甜甜甜!!!苏爽甜!就是这么狗血!
 
○文中人物三观并不代表作者三观,请勿代入!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恒,秦长朔 ┃ 配角:郁佐莨,郁也意,卓均文,白俟 ┃ 其它:
 
 
 
  ☆、第一章
 
  凌晨两点,机场。
  一个青年坐在候机厅,他整个身子仿佛没有骨头一般靠在椅子上,脚边是中号的行李箱,上面被彩笔涂鸦了笔法稚嫩的图案画。
  他头上带着鸭舌帽,压低到眉毛,又带上衣服自带的帽子,脸上黑色的口罩遮了将近大半张脸。
  他低头刷手机,屏幕上发出莹莹的幽光,落到他的眼底。
  广播里空姐字正腔圆的声音开始播报登机信息,青年收了手机站起身,顺手拿过旁边的行李箱。
  目光在接触到行李箱上的涂鸦时,他的动作停顿了两秒。
  两秒后,郁恒揉了揉脑袋,似乎很是苦恼。
  那行李箱上歪歪扭扭的涂鸦是他姐和她姐的同性情侣领养的小家伙画的。
  不知为何,明明是他姐领养的孩子,偏偏粘他粘的紧,天天有事没事就要找舅舅,他姐索性就直接把孩子丢给他带。
  小家伙是个四岁小女孩,叫郁秋,小名秋秋,刚从福利院被带回来的时候怕生的紧,缩在他姐背后一直在发抖。
  养了半年,除了刚来的那天,小家伙天天都粘着他,搞得郁恒差点以为这孩子是自己领养的了。
  得知他要回国这一消息,小家伙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抱着他的大腿哭的不能自我,郁恒哄了半天,最后答应她等自己在国内稳定下来一定把她接过来住才堪堪拯救了自己的腿。
  郁恒这句话罕见的不是鬼扯,因为他姐正好也打算回国发展。
  而这涂鸦,就是小家伙拿着蜡笔趴在上面画的,说是她和两个妈妈还有舅舅。
  他看了半天,终于看出来这原来是三男一女,三大一小四个人,顿了下,郁恒违心的夸赞画的很好。
  小家伙这才破涕为笑。
  .
  郁恒定的机票是头等舱。
  凌晨两点的飞机上除了他之外只零零散散的有几个人,不管头等舱商务舱还是经济舱。
  他把鸭舌帽压低,整张脸都看不见,活像个冷血无情的杀手。
  他戴上耳机闭上眼,等他回了国内,那边时间约莫是下午三点。
  机程有七个小时之久,郁恒最近为了哄秋秋,基本上都没怎么睡好,现下正好可以睡上安稳的一觉。
  于是他安心的闭上眼,等着下飞机。
  七个小时后。
  郁恒睡眼惺忪的随着人流出了机场,他抬手看了眼腕表,下午三点半。
  “嗡嗡嗡。”
  放在裤兜里的手机振动起来,郁恒拿起来一看,他姐郁也意的电话。
  “喂,姐。”
  对面是一道冷冽的女声,带着些许严厉,“下飞机了?”
  郁恒没心没肺的笑,藏在鸭舌帽下的眉眼舒展开来,“没下飞机我怎么接的你的电话。”
  “那就好,我派了人接你去公寓,莨莨也住在哪。”
  郁恒的声音带上了几分惊讶,“哟,那丫头住的地方不有挺多明星的嘛。”他话音一转,“姐,你该不会真打算让我火吧?当个清闲的十八线我觉得就挺好的。”
  郁也意的声音很冷,“怎么,你自己说的要当明星,一年之内成为双料影帝,走上人生巅峰、康庄大道,月入千万都忘了?”
  郁恒显然也想起来自己当初随口扯的鬼话,他讪讪的笑了两声,没说话。
  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小孩子的嘟囔,又传来了他嫂子的声音,“秋秋醒了?”
  “你别惯着她,让她自己穿衣服。”这是他姐的声音。
  郁恒听见他嫂子温柔的笑道:“秋秋还小。”
  秋秋也跟着附和。
  郁也意揉了揉额角,对着郁恒道:“挂了,不然这臭丫头又哭着要找舅舅了。”
  郁恒挑起一边眉,“怎么?”
  “她一早上醒来就在找你,找不到就哭,哭累了就又睡了。”
  郁恒噗嗤一下笑出声,“行了行了,挂吧。”
  挂了电话,郁恒抬头,恍然对上手机镜头,周围好几个小姑娘都拿着手机在拍他,眼睛里冒着红心,见他终于抬头,连忙把手机收了回去。
  郁恒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为接电话把口罩拉了下来,一张白生生的俊脸露出来吸引了好几个小姑娘。
  郁恒朝那几个姑娘礼貌的笑了笑,手指一勾把口罩拉上去。
  找到郁也意安排的车子坐上去,郁恒长腿一伸,一个人霸占整个后座,这才舒舒服服的躺下去。
  他正准备趁着这段路继续睡一会儿,兜里的手机又响起来。
  郁恒乐了,他这手机平常一声都不见响的,今个响的这么勤快。
  也没看来电人是谁,郁恒闭着眼睛手指一划放在耳边。
  “有事说,没事滚,打扰了爷爷补觉要你狗命。”
  “呸!就你,还爷爷,好意思么。”
  郁恒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眼里意味十足,“原来是芳芳啊。”
  被唤做芳芳的人沉默了两秒,“芳芳个屁芳芳,你给我取的这什么个鬼名字,还芳芳,我还叫你玉玉呢。”
  “玉鸡儿,滚。”
  “嘿,我说,怎么的,就准你叫我芳芳,不准我叫你玉玉咯?”
  “方放,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听到自己的大名,方放才不再插科打诨,转而说起正事。
  “郁姐说你回国了,正好出来聚一聚?我说你小子啊,一出国就是五年,怕是都忘了国内还有你一帮兄弟吧,晚上七点酒吧约起,你敢不来试试!”
  郁恒的眼睛从一条缝变成半睁着,“酒吧?你是嫌我活太长还是嫌你活太长?我一回国就踏进了酒吧的门,不说刁蛮公主,铁血女王都能从国外飞回来打断我的腿。”
  方放不客气的嘲笑,“你吹,你接着吹,我信你才怪,不过你也真是惨,但是,活该!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够了才接着道,“你也就幸亏我早知道,定的地方是清吧,位置发给你了。”
  “那成。”他话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方放一句“酒吧我们可以改日去,反正不差这点时间”硬生生卡在喉咙里,他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对方已挂断,气的七窍生烟。
  .
  到地方下车,司机把门禁卡递给郁恒,同时还有一张名片,“三单元十六楼二号,以及这是我的电话,您有事出门的话可以拨打我的电话,随叫随到。”
  郁恒接过门禁卡单手甩了几圈,又把名片随手揣进包里,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朝小区里边走。
  这小区是有名的富人区,住的大多是些名人明星商富,安保性很强,轻易不会放人进去。
  郁恒是新来的住户,门卫不认得他,他把钥匙给门卫看,又说清楚是几单元几楼几号才得以进去。
  小区环境很不错,随处可见植被花草池塘小亭,路都是鹅卵石铺做的,被午后的阳光晒的暖洋洋的。
  郁恒顺着单元号找到了六单元,用门禁卡把门刷开,摁下电梯按键,低下头只顾刷手机。
  电梯门发出“滴”的一声。
  郁恒一抬头,正对上一张和他有三分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两秒后,他反应过来那是张海报。
  海报下方还有一行小字,人气偶像歌手左莨。
  半晌,郁恒收了手机,若无其事的走进电梯按了十六。
  .
  不得不说,郁也意给安排的房子,郁恒很满意。
  尤其是他房间那三台电脑和客厅巨大的电视屏幕,以及堆在沙发边他一堆大件行李旁边的,那些手柄游戏。
  郁恒乐的止不住的笑,笑的眉眼弯弯。
  进了门,郁恒才摘下双层帽子以及口罩,随意地丢在一边。
  他理了理被鸭舌帽压了一路而显得有些凌乱卷的头发,往看上去很软实际上非常软的沙发上一倒,沙发被他压塌下去。
  郁恒懒洋洋的躺在上面,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电视机正上方就是挂钟,他看了眼,离七点还有三个小时,正好够他睡个姗姗来迟四小时的午觉。
  郁恒舒适的闭上眼,一点想要动手收拾行李的想法都没有,懒的没边儿了。
  郁恒这一觉睡醒才是刚睡饱,他拿上还剩一半电量的手机和门禁卡,换了双鞋,重新戴上口罩出门。
  懒得等司机开车来,他在小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照着方放微信发来的地址去。
  郁恒此人,懒得感天动地,考了驾照三年,自己亲自动手开车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就连驾照,都是郁也意让他考他才考的。
  现在懒得连打个电话让司机过来都不了。
  方放找的是家位置很好的清吧,装修古典,没有震耳欲聋闹心的音乐,也没有各式各样搭讪放肆的目光。
  清吧里灯光昏暗,刻意营造复古的气氛,喇叭里放出来的都是舒缓的古典乐,纵使人来人往也只有小声的交谈。
  方放一群人都在二楼包厢,因此郁恒看都不看一楼一眼,顺着楼梯径直上了二楼。
  这家清吧共有三楼,一二楼供给客人,三楼只有老板能进去。
  清吧隔音做的很好,郁恒推开方放所在的包厢门才听到里面群魔乱舞的吵闹声音。
  他推门的手顿了两秒,“对不起,走错门,打扰了。”说罢就要关上门。
  “郁恒你丫的给我过来!”方放眼尖,看清推门的人是郁恒,立刻出声吼道,边吼边跑过去抓人。
  被抓回来郁恒听着包厢里面吵闹的声音,皱眉道:“你还真是会选地方,隔音挺好啊,外面一点都听不见。”
  要是外面能听见,他打死也不会推开包厢的门。
  方放全当他是在夸自己,“那你也不看看谁挑的地方。”
  “呵呵。”
  “我说你可不够份啊,回国都还要郁姐给我打电话,当年一声不响的跑国外,一跑跑五年,现在又一声不响的跑回来。”
  郁恒坐在位置上,听周围人都在附和方放说的狗屁话,长腿蹬在地上,懒得搭理这群人。
  包厢里只不过安静了几秒又开始吵闹。
  方放赶走坐在郁恒旁边的人,一屁股稳稳当当坐下来,“老郁啊,你当初到底为什么出国该给我解释了下吧,微信问你你推,QQ问你你推,邮箱问你你推,电话问你你推,短信问你你也推,死活就是不肯告诉我你为什么出国,现在让我逮着人了吧?你还不快老实交代。”
  郁恒凉嗖嗖的瞥他一眼,懒洋洋的出声,“难不成你以为见到我本人就能问出来了?真这么容易你早几年前就问出来了。”
  方放被噎住了,他翻白眼,“我真是……”
  “你真是个屁,你弄这么个名义上的清吧实际上吵成这幅鬼样子,就不怕铁血女王从国外回来手撕了你?”
  方放神色有明显的推脱,他干笑起来“哈哈哈,那你不说我也不说郁姐怎么可能会知道。”
  郁恒回以他嗤笑。
  说是为了庆祝他回国,实际上只是这群少爷小姐出来玩的一个借口。
  方放在台上拿着话筒唱歌,说是唱,不如说鬼哭狼嚎更贴切一点。
  郁恒面无表情的听了两秒,在周围人都捂着耳朵不忍直视的眼神里,拽着他的脖子硬生生把人拖了下来。
  方放依依不舍自己手上的话筒,怎么都不肯放开,“你拖我干嘛啊!”
  “你要是再唱下去,我这耳朵今天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方放不甘示弱,“那说的好像你唱的好听一样。”
  两个唱歌同样难听,只不过区别在于一个是鬼哭狼嚎,一个是跑调全部跑成一个调子的人在这里争吵谁唱歌更难听。
  画面可以说是很有喜感了。
  “我至少都在一个调子上。”
  “那我就算鬼哭狼嚎起码我偶尔也会在调子上。”
  “我声音比你好听。”
  “我声音还软萌萌。”
  “我会弹吉他,你不会。”
  “我会……操,我还真不会。”
  这场斗争,最终以郁恒会弹吉他胜。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