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总有人向我提亲(古代架空)——城玉

时间:2019-06-20 11:21:03  作者:城玉

 《总有人向我提亲》作者:城玉

 
文案
每到发春的季节,裴家的门槛就会被京城公子哥们派遣的媒婆踩报废。
裴公子时常想,要是这些同他提亲的人中,有个姑娘该多好,哪怕一个也行!!!
不不不,是他同姑娘提亲才对!
后来,裴公子被套路了。
裴钰: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沈仪(笑而不语)
 
食用指南
1.本文主受
2.古代背景,同性可婚,勿需考据。
3.单蠢纨绔受×腹黑将军攻,激萌脑洞文。
渣作者微博:软萌哒城玉
欢迎大家关注O(∩_∩)O
然后,求一波作者收藏,小可爱们顺手点一发!~
 
内容标签: 乔装改扮 天作之合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钰 ┃ 配角:沈仪 ┃ 其它:
 
第1章 
“恭喜裴大老爷,沈家可是近几年新崛起的新贵,颇受当今圣上的喜爱,如今握在手上的可都是实权,令公子若是肯嫁,那便是正妻的头衔,若是有后来的女子生了孩子,也是过继到令公子膝下,保准公子受不了委屈。”那宋媒婆笑逐颜开,这等好事降到头上,她不信裴家会拒绝,更何况沈家答应以正妻之礼下聘。
裴大老爷也笑面相迎,只是面有难色:“承蒙沈大将军抬爱,只是我裴家区区一介布衣怎么担得起,更何况犬子顽劣,怕是……”
宋媒婆此时也听出了关键,这裴大公子的婚事,还得他自己首肯才行,她同裴家大老爷询问:“那令公子意下如何?”
裴大老爷招呼了身侧的小厮,道:“把大公子叫过来。”
小厮闻言面色有些古怪,裴大老爷见状便问怎么回事。
那小厮便将大公子与几个狐朋狗友在外厮混彻夜未归的事情一一交代了出来。
裴大老爷闻言怒骂一声“荒唐!”,他揉着眉心,看着坐在下首的宋媒婆道:“让你见笑了。”
宋媒婆也是见过世面的,也笑道:“不打紧,公子哥年轻气盛爱玩一些,再寻常不过。”话虽如此说,内心却也是狐疑的,裴家仅仅是身份低微的商人,这裴大公子如此顽劣,到底是何德何能被沈家公子看上的,并且还有种非卿不娶的架势。
又过了几盏茶的功夫,不光裴老爷,宋媒婆也有些坐不住了。
说亲一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保了这么多年媒,还从未见过由当事人自己决定的。今个可是大姑娘出嫁,头一遭。
就在她忍不住同裴大老爷告辞时,门帘掀起了,一个颀长的人影走进来。
“爹,找我什么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明明十分朴实的一句话,带着慵懒的调调,仿佛没睡醒一般,却让人生不出厌烦之心。
宋媒婆转头望去,只见来人一双漳绒串珠云头靴,身着翠绿的长袍,领口袖口都有银丝流云纹的滚边,腰系玉钩,乌黑的头发用白玉冠束起,更衬的他发黑如墨,当视线转移到他的脸上时,所有的背景都黯然失色,脑海中再也容不下其他,再华贵的物什仿佛只为衬托他的容颜,那精致美丽的眉眼,那浑若天成的风流气质,让人一见就再也挪不开目光。
这样标志的风流人物,难怪那沈家公子念念不忘。
裴大老爷笑眯眯道:“裴钰啊,这是媒人,来跟你提亲的。”
那裴钰看看宋媒婆,又看看自家笑得跟狐狸似的老头子,秀气的长眉一挑:“提亲?男的女的?”
宋媒婆见状,连忙笑吟吟的迎上去:“恭喜大公子,贺喜大公子,老身是代沈将军府向你提亲的,那沈家大公子对公子一往情深,若是公子同意,后半辈子可是享不完的荣华富贵。”
裴钰皱着眉头听完,强忍住暴打眼前这个碍眼的媒婆一顿的心情:“你哪来的往哪去,告诉那个沈家公子,小爷我,只娶姑娘,不嫁男人!”
宋媒婆悚然一惊,这裴公子好生无礼,她转头看向裴大老爷,只见对方歉意的同她笑了笑,喊道:“来人,送客!”
送走了媒婆,裴钰连灌几大碗茶水,毫无仪态的同自己老头子争执:“爹,不是跟你说了,凡是来跟我提亲的,一个都不要放进来吗?”
裴老爷子眯着眼,慢慢捋了捋胡子道:“对方是沈家的媒人,不能不给面子。”
沈家,今年来新崛起的新贵,因抗外敌有功,被封了大将军,赐了将军府,实权在握,颇得圣上倚重,确实,这样的人家不能得罪。
想到这,裴钰扯了扯嘴角:“那你把人家说媒的媒人赶走了,就不算不给面子了?”
裴老爷子面露沉痛之色:“为了我们裴家,为了你的终身幸福,你做做样子,绝食一个月。让沈家知道你实在无意于此道,应该也不会太难为你。”
裴钰闻言,觉得老爷子说的有道理,遂照做。
另一边,沈将军府上。
听宋媒婆复述了裴钰的话。
沈大公子曲起食指,一下一下的扣击着桌面,似乎是在沉思,然而通身冷冽的气质却不容忽视,宋媒婆低头,不敢抬头直视。
“‘只娶姑娘,不嫁男人。’他是这么说的?”他淡淡的出声询问,带着压迫性的气势。
宋媒婆头更低了,她紧张的回话:“是,是的,您所言一字不差,裴公子就是这样对老身说的。”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宋媒婆冷汗从额头上低落,原以为这是个好差事,沈家肯提亲,哪家公子不是上竿子求倒贴,怎么那裴家就这般不识好歹。
过了良久,一块硕大的银锭子扔到了她面前。
“知道了,下去吧。”
宋媒婆方才松了一口气,她面露喜色,拾了银锭,千恩万谢的告退了。
……
这厢裴钰对外宣称绝食一个月,事实上,本人也是清汤寡水,小粥咸菜,凄凄惨惨的过了一个月。
裴大公子准备同裴老爷子理论时,得到的解释却是这样的:你说在家绝食抗议一个月,到时候出门膘肥体重,油光水滑,别人肯定是不信的,到时候诸人定以为你要娶女子的话也是开玩笑。
姜还是老的辣,一番话又赌上了裴大公子的人生幸福,于是一向风流似野马的裴大公子也真的蔫蔫的宅了一个来月,整个人都清瘦了许多。
不过效果也是显著的,仰慕裴大公子的公子哥们听到了消息,也是颇为心疼,这一月来再也没有媒婆上门来提亲了。
不过,到底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见风头过去,裴大公子那颗躁动的纨绔心又复萌了。
他派遣小厮订了醉仙楼的雅间,又给好友薛麒和殷白泽下了帖子。
换了一身骚包的月白色长袍,配着玉带银冠,怎么看怎么有种翩翩浊世佳公子的味道……就这么自我陶醉了一番,裴大公子终于打马出街了。
等裴钰到达醉仙楼时,那二人已在雅间等候多时了。
“今儿个我裴小爷终于解放了。”他很激动。
薛麒上去就给他胸膛来了一拳:“你小子做东,怎么还要我们等你。”
裴钰作势若西子捧心状捂住了心口,美色撩人:“薛老二你下手真黑。”
薛麒却是从小同他玩到大的,对此早就产生免疫了,闻言嗤笑:“我还没嫌你咯手呢,怎么,这一个月当真在家绝食了?”
一直含笑看着他俩打闹的殷白泽紧盯着裴钰道:“这么说来,裴弟确实清减了许多。”
这一个多月来光吃咸菜小粥,能不清减吗?亏得他家老爷子还是富甲一方的皇商。
裴钰蹙眉摆手:“别提了,我信了我老子的邪!”
他入座,毫无形象的撸了撸袖子,挥手示意侍女上菜,嘿嘿一笑“不过,今儿个倒是可以好好补一补。”
薛麒见状一脸嫌弃:“就你这样还是大瑜第一美人,真是瞎了京城那帮公子哥们的狗眼!”
裴钰挑眉,翘着二郎腿,单手托着腮看他:“不服你来当啊,小爷我还真不稀罕!”
那做派若是换个人做起来定是粗鄙的,但是在他的身上就相当的舒适自然,是一种风流写意浑然天成的姿态,怎么看怎么顺眼。
殷白泽回神,谦然笑道:“说不定公子哥们就喜欢你这种自然不做作的。”
裴钰连连摆手,面露惊恐之色:“殷兄你可别咒我,我这人比较庸俗,就喜欢前凸后/翘,玲珑有致,手感绵软的大姑娘,男人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薛麒点头附和:“果真是庸俗的喜好。”
“呸,我还没嫌弃你呢。”虽然自己嫌弃自己是一回事儿,但被别人附和就是另一回事了,这薛麒生来也是不喜那女子的脂粉味,说到底也是个基佬,只是由于同裴钰太熟了,儿时穿一条裤子的交情,对裴钰提不起兴致来,也因此同裴钰玩耍到现在也没断了交情。说起来,薛麒这跟风好男色的习性才是真庸俗。
他不服的转头倾身,凑到殷白泽面前问:“殷兄,你来说到底是谁庸俗?”
对方温热的鼻息扑上他的面颊,水润偏粉的薄唇一开一合,墨色的长发随着倾身的动作从肩头流泻而下,轻轻挠着他的指尖,让人心里痒痒的,殷白泽眸色一暗,他抬手夹了一只水晶猪蹄到裴钰面前的玉盘中,岔开话题:“裴弟清瘦,还需好好进补一番。”
作者有话要说:
新开文,如果合眼缘就点个收藏吧!
一时脑补的小萌文,不长,预计十几万字左右。
我们的目标是:船戏!船戏!船戏!!!
 
 
第2章 
这醉仙楼在京城里算是属一数二的酒楼了,而他家的水晶猪蹄做的也是京城一绝,晶莹剔透,清凉爽口,入口即化,不带半点腥味,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因此很是风靡。
已经素了整整一个月的裴钰本就是来打牙祭的,因此也不再纠结什么性向比较庸俗的问题。
他抬眸同殷白泽笑了笑,一双勾魂的凤眼,眸子却是清清亮亮的:“多谢殷兄。”
殷白泽只觉得胸口重重的跳了一下,他有些慌乱的别开目光:“裴弟莫须多礼。”
裴钰低头咬了一口猪蹄,像是饿了几天的小兽一般,看着凶狠,却没什么力道。
“噗——哈哈哈哈,裴大公子你不会是绝食几天连牙口都退化了吧!”损友薛麒恶意满满的嘲讽。
美食当前,裴钰无暇他顾,因此只是慢悠悠的啃着肉。
他轻飘飘的瞥了薛麒一眼,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薛老二你等着倒霉吧!
十几年的发小了,裴钰一个眼神,薛麒就能get到其中的真意。
裴钰这小子,看着不动声色,实际上记仇的紧,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他能记好几年,找到恰当的时机,一并报复回去。
他是知道的,并深受其害。
想起了某次不太好的回忆,薛老二连忙扯出个真诚的笑脸:“老裴啊,你尝尝这道松鼠鳜鱼,是醉仙楼新聘请的江南厨师做的,外脆里嫩,香酥可口……”活像一个狗腿子。
在薛麒眼巴巴的目光中,裴钰很给面子的夹了那么一筷子,优雅的置入口中,微微颌首:“味道还行。”
薛麒内心已经把裴钰这装X犯暴打了一遍又一遍,面上仍是一派真诚:“怎么会,你再尝尝这道锅包肉,也是刚出的新菜色。”
裴钰尝了尝,炸的金黄的酥肉,口感筋道,酸酸甜甜,丝毫不腻,太对他的口味了!
然而余光瞥到薛麒着急的样子,面上还是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尚可。”
这祖宗!薛麒快要气炸了,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损友!
他低头以手扶首,额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指缝间却窥见裴钰飞快的又夹了一块锅包肉塞入口中。
薛麒立马抬头眯眼看着身侧裴钰。
被当场抓了个现行的裴钰一口肉在嘴中咽也不是,吐也不是,装作淡定的回视。
薛麒扯扯嘴,自己这么多年来还会上这蠢发小的当,都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即使朝夕共处多年,每次再见时,依然很惊艳。
裴钰是那种,乍一看很惊艳,再一看更好看,越看越惊艳的容貌。
每次被他整了,即使是一肚子气,见到他,却总也发不起火来,最后就不了了之。
薛麒无奈的冲殷白泽笑笑:“让殷兄见笑了。”
“无妨。”殷白泽道。
只是他的视线却控制不住的看向另一侧那人的被油光润泽的愈发鲜艳的唇。
……
本就是为着玩乐所设的私局,不过中途殷白泽听到侍从传讯,同裴钰道了声抱歉后,匆匆离去。
剩下裴大公子和薛二公子两个人面面相觑。
禁闭了一月之久,裴钰原本是想要兴风作浪一番,听闻殷公子赌术十分高超,于是便邀请他一同玩耍,顺便带他们威风一下。
要知道裴大公子的赌技可是一点都没有辜负裴老爷子给的姓氏。
几年前薛麒同裴钰去过几次赌场后,便给他起了个爱称——赔赔!
当然,薛麒的技术也没有好到哪里。
他同裴钰二人进赌场,就是赌场老板眼中的“大客户”。
人傻钱多,地主家的傻儿子二人组。
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裴钰也没了探索赌场的兴致。
赌场去不成了。
不过,身为新一代的京城风流俊美的少年纨绔,自然还有另一个好去处。
那就是传说中的烟花柳巷!
原本薛二公子同裴大公子性向有别,是不可能进一处馆子的。
薛麒最近迷上一个清倌,恨不能一天三遍的往那跑。
虽说裴钰对此道并无兴趣,但是他却极想看一看薛二公子所迷恋的人是个什么模样。
于是便同薛麒一道。
出了醉仙楼,天色还尚早。
薛麒便带着裴钰直冲书画铺子奔去。
裴钰木着脸站在一片文房四宝,诗集书画之中,觉得自己的纨绔心受到了由内而外的玷污。
他想一爪子拍醒已经沉浸在书墨的臭味中的薛麒:醒醒,你是个纨绔啊!
那知对方回头,手中拿了两方雕刻精美的砚台:“裴钰,你看那个比较好?”未等裴钰回话,他又自言自语接话“两块都买好了,清言一定会喜欢的。”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傻笑。
嗯,清言就是薛麒最近很迷恋的那个清倌。
不行了,辣眼睛,那一瞬间似乎整个空气都充斥着恋爱的酸臭味。无法接受画风突变的发小,裴钰选择走出铺子透透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