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管你干啥(近代现代)——茶老汉

时间:2019-06-20 11:18:45  作者:茶老汉

 =================

书名:管你干啥
作者:茶老汉
晋江2019-06-19 完结
文案
叶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管自己,这辈子也没有人可以管住自己,甚至大咧咧地说:我就是自己的光,是生命中唯一的星!
顾念尘是他大学第一个同桌,长得挺帅,就是话少,外加面瘫,后来发现这个同桌早就认识,不就是小时候弄丢了的小伙伴吗?
于是叶树就想逗逗他,没想到这一逗,嗯,打脸打得真疼…
我不会管你干啥,我希望你自由独立而无用;我会管你一辈子,衣食住行喜怒哀乐都管得好好的。
 
CP:阳光帅气&时不时皮下&经常撩土&树 X 高冷深情&温柔内敛&经常被撩&土,双学霸
 
Tips:
轻轻轻松,有点慢热,前期不虐,后期很甜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树,顾念尘 ┃ 配角:石嘉扬,付哲,其他朋友 ┃ 其它:
 
  ☆、第1章
 
  “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同学加入D大的大家庭”,叶树站在D大的门口抬头瞅了眼大红的横幅,然后垂下眼看了看手机里的地图导航,应该是这里了。他是D大的大一新生,出了火车站之后坐了一趟地铁,倒了两班公交,又步行2公里多才站在D大的门口。
  本来想打个出租车到学校的,可是各个学校都是这两天开学,一个新生的一家人就占用了一辆车。
  好不容易半个小时等到了一辆,结果被一个男生抢先拉开了车门,叶树想和对方拼个车,毕竟两人行李都不多,可是对方面无表情地拒绝了,理由是不顺路。
  司机大哥听完叶树的地址说:“顺路,顺路,完全顺路,都是D大嘛。”
  “我不喜欢有人坐我旁边,先来后到这辆车我包了。”男生淡淡地说。
  “大家都是同学,你看看这里打车那么难,天气那么热,就一起拼个呗,我请你喝冰可乐。”叶树试着说服对方。
  “我最讨厌可乐了,冰的更讨厌。”男生冷冷地丢出一句。
  司机大哥想再劝劝,结果被男生一句“我付你三个人的车费”打得临时改口:“同学,你再等等,说不定很快就有车了,我先走了哈。”然后司机就利索地开走了。
  “冰可乐不行,冰柠檬水也行嘛,巧克力冰沙,可爱多都可以的啊,与人为善不好吗?上天啊,来救救我这棵快被热死的树吧!”叶树无奈嘟囔了两句,然后决定乘公交去学校。
  学校周围挺热闹的,能看到很多送孩子入学的家长,爸妈都拎着大包小包,有的还给孩子打着伞。
  八月的天气,太阳依旧毫不留情地释放着它的热情,叶树用手背匆忙抹了下额头的汗,快步走进学校。
  从正门进入后,按照通知找到了报道的地点。一条两边种满了法国梧桐的道路,每棵树似乎都有几十的年龄,比手掌大的绿油油的树叶就那样肆无忌惮地接受阳光的暴晒。
  树荫下零散地分布着各个院系的报道地点,穿着黄色志愿服的学长学姐在分发新生入学手册,不时响起的“咔嚓”声记录下了一张张青涩的面孔。
  “学弟,你好,是来报道的吗?哪个院系的啊?认识路吗,我带你去你们班报道的地方,好不好呀?”叶树被一个穿志愿服的男生拦住,他看了眼对方,露出一个标准的人畜无害的笑容,“谢谢学长,我是经管试验班的,自己去找就好了,不用麻烦学长了。”
  “那我帮你拉行李箱吧,经管试验班在前边四五百米处,很近的,不麻烦。”男生说着就从叶树手里夺过行李箱,往前走。叶树无奈只好跟着他。
  报道处就一张课桌,旁边的树上贴着“经管试验班1班”的橙底白字纸条,桌子上放着新生入学手册,签到表之类的东西,桌子后坐着两个男生,一个穿蓝色短袖,一个穿黄色短袖,两个人在开黑,看起来都很年轻。
  叶树不知道他们是志愿者还是辅导员,该称呼学长还是老师,只好出声打断,“你们好,我叫叶树,是经管1班的新生,这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
  蓝短袖男生听见声音抬起了头,然后唰地一下站起来,并用胳膊捅了捅黄色短袖男生,“快点,快点,来小朋友了,干正事!”
  然后对叶树说,“哦哦,树叶同学是吧,你好你好,我是你的辅导员尤航,欢迎你加入经管1班的大家庭,希望接下来一起度过四年的美好时光。”
  “这是新生入学手册,随便看看就行啦,这个信封要保存好,里面是你的学生卡和银行卡。”
  叶树接过信封,乖巧地说道:“尤导好,我的名字是叶树,不是树叶。”
  “不好意思啊,叶树,嗯真是个好名字。”蓝短袖男生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这时,黄色短袖男生说“叶树同学好,我是你们的助辅,王洋,是你们尤导的好朋友。能请你站到树旁边吗?就站在班级名牌旁边。对的,对的,就是那里。”
  叶树不明所以地走到梧桐树的旁边,刚站好就听到咔嚓一声,然后就看见王洋晃了晃手里的相机,“新生入学照,看看你们年轻的面孔多么有活力。”
  叶树走过去看了看,就看见相机里一个穿白T恤,脸上有点迷茫表情的人呆呆地望着旁边的梧桐树,树上的“经管试验班1班”贴条很鲜艳。
  “有点傻,怕不是要成为黑照。”无奈地吐槽了一句,叶树从学长手里拉回自己的行李箱,“我先去宿舍看看了,尤导再见,王洋学长再见!”
  “哪里傻了,明明很帅的好吧?尤航你看看,是不是很帅?”
  “得了吧,自己啥水平心里没点AC数吗?帅也是小朋友本身长得帅,和你的直男技术没关系。别祸害我们班可爱的小朋友了。”
  “你好意思说我,也不知道谁上次把人家姑娘一米七的的身高拍成了一米二……”
  叶树听见两人的声音逐渐被抛在身后。刚刚尤导说过宿舍的位置,倒是不太远,走了两三分钟就到了。
  “欢迎各位小鲜橙入住33号楼”,宿舍门上面挂着和班级纸条同款的横幅,橙底白字。有点老旧的灰砖,旁边是看着有些年头的银杏树,宿舍楼流露出一股上世纪的贵妇气质。
  没过几天叶树就知道了他们的宿舍楼是最老的,建校之初就有的楼,和整个学校的年纪一样大,113岁,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洗澡要穿过半个校园去公共浴室。不过现在叶树没什么感觉,只是疑问橙色是不是院系的幸运色或是代表色之类。
  叶树刚推开宿舍门就感到一股凉意,然后对上6双视线,室友到了两个,都是爸妈陪着的。
  “你们好,我是叶树,住这间宿舍。”先打了个招呼,叶树指了指贴着自己名字的床位。他们的宿舍是典型的大学生宿舍,四人间,每个人都是上床下桌,不够宽敞倒也不显得拥挤,没有独立卫浴。
  床位大概是辅导员或者宿管老师提前安排好的,每个人的位子都贴上了纸条,写着名字和学号。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床位的选择问题了,叶树挺满意的,觉得比高中没有空调的八人间宿舍好多了。
  “叶树你好,这是付哲,我是他妈妈。”其中一位母亲笑着说。
  “你好,我是石嘉扬,是你室友。”另外一个有一点点胖的男生说。
  “你是一个人来的吗?爸妈呢?家里没人送你吗?”石嘉扬的母亲问叶树。
  “对,一个人来的。”叶树答道。
  “家里的大人还真是放心,让你一个小孩自己过来。”
  叶树笑了笑:“18了,成年人了,没事的。”
  小孩这个称呼不知道多久没有听过了,好像很久就不属于自己了,家里人也是很陌生的存在。
  叶树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其实他的东西很少,就几件衣服,生活用品是打算在学校附近买的。
  看了看室友的三四个箱子,他有点好奇,怎么能有这么多东西呢,宿舍的小柜子怕是放不下吧。不过好奇也仅仅是一小会儿,他向来对别人做什么没有兴趣,也不会主动去问。
  很快地把衣服扔进衣柜,坐在位子上歇了一会,听着室友父母一边帮他们收拾东西一边嘱咐他们,少了什么跟家里打电话,不要整天玩游戏,不要熬夜,要吃好喝好,室友不耐烦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催着爸妈快点收拾快点走。
  幸福而不自知的孩子,叶树在心里这样想到,也或许他们是知道的。然后他出了宿舍门,去买生活日用品。床单被子毛巾,牙刷盆洗衣液什么的,不知道宿舍有没有蚊子,不过蚊帐还是买一个吧。
  去学校里的超市买完东西之后,叶树回到了宿舍,室友的父母都已经离开了,两个室友躺在床上玩手机。
  叶树没有打扰他们,简单地收拾了下东西,也爬上去准备歇歇。
  一觉睡醒就下午五点半了,整个人仿佛都活过来了,付哲和石嘉扬也醒了。
  “你醒啦,我叫付哲,是本地人。”一个有点痞帅的男生说道。
  叶树点了点头:“你好,我叫叶树,以后请多多指教。”
  “叶树,你名字真特别,有没有人叫你树叶啊。”石嘉扬这样说道。
  “有啊,还挺多人这样叫的,你们也可以这样叫。”叶树笑着说道。。
  他的名字特别吗?倒是没有觉得。
  “去吃饭吗?有点饿了,听说大学的食堂比高中好多了。”付哲提议。
  于是三个人就去了最近的一个食堂。D大有四个食堂,分布比较均匀,在各个宿舍区和教学楼周围。
  食堂的人比想象中多,大概是新生对食堂有种好奇心,对周围堕落街隐藏得各种美食黑料也还不熟悉。
  打好了菜,挑了空位坐下,尝了一口面前的番茄炒蛋,叶树睁大了眼睛,怀疑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他又吃了一口,然后又单独吃了一块番茄,一块鸡蛋,再尝了一筷子饭,才相信自己的舌头没问题。
  “番茄炒蛋竟然是甜的,大叔炒菜时是不是把糖当盐放了啊?”叶树心里这样想着就问了出来。
  付哲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番茄炒蛋不一直是甜的吗?难道你们那边做的是咸的?那得是什么神奇的味道?”
  “嗯,我吃的一直是咸的,这种甜的从来没吃过。难道黄瓜炒蛋你们这也是甜的?”
  “也不是,就是偏甜,估计糖和盐都放了。炒青菜,红烧肉,咕咾肉……大部分都是甜口的。”
  叶树在北方的一个小城市长大,对南北的饮食差异没太多了解,他一直以为咸的番茄炒蛋,甜的豆花是理所当然的,猛然吃到相反味道的一时有点接受不过来。
  撇开味道,食堂的饭还是很实惠的,番茄炒蛋里挺多的鸡蛋,鸡腿也挺好吃的,另外一个清炒西兰花也挺不错。第一顿饭还算可以,比着高中食堂的打饭阿姨,不小心盛了两块鸡蛋还要抖掉一块,现在真的是太幸福了。
  吃过饭,三个人回了宿舍,随便聊了聊对D大的印象。
  “哦对了,我们宿舍应该就我们三个,另外一个哥们好像出国了。”石嘉扬说道。
  “挺好的,那样就有一个空床位放东西了。”付哲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虽然叶树对宿舍住几个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和意见,但还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楼下宿管阿姨说的。”石嘉扬回答。
  叶树点了点头,“那亲爱的两位室友,未来四年请多多关照。”
  “哈哈,相聚是缘,千里有缘来相会。”
  “兄弟们,以后一起组队开黑啊。”
  澡堂就在食堂对面,三个人一起去洗了澡,和北方的公共大澡堂子很像。开学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叶树躺在床上想着,大学生活要开始了啊,不知道自己会认识什么样的人,不知道自己会经历怎样的平凡或精彩,不过没想多久就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文,不知道有没有人看orz…
据说新手的前一百万字全是垃圾,啊,心痛!不过这话我竟无法反驳。但那又怎样,我会好好写的,认真敲下每一个字!只是想讲一个故事而已,不管有没有人看,都会坚持下去的!
愚人节快乐啦~
 
  ☆、第2章
 
  开学的第一周是迎新周,没有安排课程。报道的这天是周日,第二天尤导就在班级微信群里通知大家,下午两点在第一教学楼报告厅开班会。
  叶树和付哲,石嘉扬一起到了报告厅,和尤导打了个招呼,三人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
  大家基本到齐了,尤导就开始讲了。说是班会,其实就是讲讲这一周的安排,领院服,参加开学典礼,以及一系列的定向活动。
  “这是我的手机号和邮箱号,一定要记住,手机24小时开机,可以随时联系我。每个人有一个对应的学号邮箱,邮箱很重要,你们会经常用到。这个邮箱是永久的,即使你们毕业了,也可以用。”
  “辅导员类似于你们高中的班主任,但是不教课。换句话说,除了不教课,其他的事情都归我管。”尤导是研究生一年级的新生,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和昨天报道时见的时候不太一样,叶树觉得讲事情时的尤导很严肃,有点像是老干部的感觉。
  “大家的专业是经管试验班,你们报专业时应该都清楚,这不是一个具体的专业,是一个大类。大一大二你们会一起学习专业基础课程,和一些通识课程,大二结束会让你们选择具体的专业,大家可以在这两年的学习里好好考虑。”
  “从今天起,可以在网上选课了,昨天报道时发的《本科教学培养方案》有每个专业的课程要求和建议修读时间,你们可以参考下。”
  “选课分三轮,第一轮只能选自己学院开的课和通识课程,第二轮也是,到第三轮可以选其他学院开的课,具体操作方法等会王洋会发班群里,你们自己看下。”
  “我的天,我们竟然要学数分,别拦着我,我要哭会。”开完班会,回到宿舍,石嘉扬翻开培养方案喊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